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56章 大胆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王妃娘娘吩咐,大夫人一天没抄完家规,一天不能出东院院门一步。”

    婆子拦着顾玖的去路,一板一眼地说道。

    青梅拿出一叠厚厚的稿纸,甩在婆子脸上,“看清楚了,这是一百遍家规,还不拿去给娘娘交差。”

    婆子愣住,“这才几天,一百遍,哪有这么快就能抄完。青梅,你可别哄我。”

    “点一点,这里是不是一百遍?少了一遍,我将这些稿纸都吞下去。”

    青梅叉着腰,极为泼辣,就差直接朝婆子脸上吐唾沫。

    顾玖吩咐道:“白仲,拿着这些稿纸去春和堂交差。替我告诉王妃,儿媳不敢有丝毫怠慢,一百遍,一个字都不少。”

    白仲躬身领命,拿着稿纸,冲拦路的婆子怪笑一声:“还挡着路做什么?身为下人,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说完,他一把扯过婆子。又躬身对顾玖说道:“夫人请!”

    顾玖满意地点点头,白仲很机灵。

    等她走远了,还听见那婆子在叽叽歪歪,同白仲抱怨。

    白仲则强行拉着婆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穿过中庭,来到碧玺阁。

    不出意外,被侍卫拦住。

    顾玖说道:“本夫人求见王爷,麻烦禀报一声。”

    宋正上前,几个荷包送出去,又说了一通好话。

    守门的侍卫松了口,“都等着,我去禀报王爷。”

    青梅有些担心,悄声问道:“王爷会答应见夫人吗?”

    顾玖点头,“他会。”

    没多久,侍卫从里面出来,“大夫人请,王爷在偏厅。”

    “多谢!”

    顾玖带上王依,青梅,邓存礼,还有方嬷嬷走进碧玺阁。

    碧玺阁很大,足有三进院落。

    院子套着院子。

    小黄门领着他们来到偏厅。

    听动静,宁王正在听小曲。

    顾玖笑了起来,“外面都快打疯了,王爷倒是好兴致。”

    从偏厅出来的内侍常恩,听到这句话,眉眼上挑,“王爷请大夫人进去。”

    顾玖看着常恩,微微颔首,“常公公,王爷不欲解决外面的事情吗?”

    常恩笑了起来,“一点小事,何须王爷费心。”

    “银两掉包,也是小事吗?”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常恩。

    常恩面不改色,“王爷说是小事就是小事。”

    顾玖了然一笑,“我知道了。多谢常公公实言相告。”

    常恩让出门口,请顾玖进去。

    顾玖抬步,走进偏厅。

    唱小曲的伶人,是个眉眼清秀的青年男子,大约二十来岁。

    他眉眼如丝,丝丝缠绵。

    眉梢眼角朝顾玖瞥了眼,声音里透着魅惑。

    好个男儿身女儿貌。

    顾玖站在偏厅中央,拔高音量,“儿媳拜见父王,父王安康。”

    她的声音,将伶人的小曲盖了过去。伶人语调一乱,就跟不上节奏。

    宁王挥挥手。

    伶人和乐师如蒙大赦,急忙退出去。

    伶人经过顾玖身边的时候,始终低着头,但是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顾玖的双手。

    真是一双漂亮的手,好想摸一摸。

    乐师知道伶人的脾性,狠狠瞪了他一眼,找死滚远一点。

    伶人哼了一声,傲娇得不行。

    不相干的人离开,宁王才问道:“大郎媳妇,你不是在抄写家规吗?怎么跑碧玺阁来了?”

    顾玖微微躬身,说道:“回禀父王,家规已经抄完。我来,是因为有个疑问,一直压在心头,不吐不快。”

    宁王点点头,“说吧,什么疑问。”

    顾玖抬起头,直面宁王,“儿媳想问父王,刘诏可是父王亲子?”

    宁王眯起眼睛,不怒自威,“放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儿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请父王明白的告诉儿媳,刘诏到底是不是父王的亲子。”

    顾玖执拗,一脸地倔强。

    宁王握着椅子扶手,冷冷一笑。在他的眼里,顾玖此刻的样子,和刘诏真是一模一样。不愧是夫妻。

    “刘诏当然是本王的亲子。你满意了?”

    顾玖面无表情,继续质问,“既然刘诏是父王的亲子,为何父王要害他?父王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刘诏死吗?”

    “大郎媳妇,本王劝你说话注意点。这里是王府,不是顾府,当着本王的面,你口不择言,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顾玖低头一笑,“来之前,儿媳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刘诏名义上是王府大公子,好事却没有他,坏事则算在他头上。

    而王爷你,也从不考虑刘诏的安危。刘诏若死,儿媳岂能有好下场。反正都没好下场,儿媳又有什么可怕的。”

    宁王面目严肃,“说了这么半天,你就是想指责本王没有给予刘诏足够的宠爱,是吗?

    可你别忘了,刘诏身为王府大公子,享受了大公子的尊荣,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光想要身份地位,却不想承担应承担的责任,这世上没有这样的好事。

    别说王府公子,就是本王,若是朝廷有需要,陛下有需要,一声令下,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本王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顾玖挑眉一笑,“王爷说的对,儿媳绝对相信这番话都是王爷的肺腑之言。

    只是陛下下令,清理户部积欠,王爷忠心耿耿,理应替陛下分忧。为何偏要将银两掉包?

    真不怕陛下问责,不怕陛下迁怒刘诏?王爷口口声声赴汤蹈火,莫非只是一句空话。”

    宁王哈哈一笑,“果然你是为了顾大人而来。真是孝女。顾玖,你别忘了,你现在是王府的嫡长媳,你先弄清楚自己的立场。”

    “儿媳的确是为了顾大人而来,也是为了公子而来。公子身陷囹圄,王爷果然不担心?”

    宁王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玖,“本王真没看出来,你对诏儿的感情还挺深厚。亦或是,你只是在利用诏儿的身份,为自己谋取好处?”

    顾玖一脸坦然,“我所谋的好处,公子也能得益。我曾听人说,对于诸位公子之间的争斗,王爷一直是乐见其成。儿媳秉承父王教诲,要与众人斗一斗,父王不乐意吗?”

    “本王没有不乐意。但是你妄想斗一斗本王,简直是胆大包天。你若是识趣,速速退去。看在诏儿的面上,这一回本王就不和你计较。”

    顾玖了然一笑,“说了这么多,王爷一直对银两掉包一事避而不谈。来之前,我以为此事同王爷无关,说不定是其他人所为。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银两掉包一事,必定是王爷亲自下令,下面的人只是奉命行事。

    用西南银掉包官平银,王爷应该不是单纯冲着那九千两去的吧。”

    宁王呵呵冷笑,“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就不要瞎掺和,否则本王不介意下令动刑。”

    顾玖点点头,“儿媳知道了。来人,将这偏厅的摆件都拿走。这件,这件,那件……”

    她指着博物架上一件件摆件,凑足了一万两就收手。

    方嬷嬷和邓存礼两个老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话吗,怎么开始搬家了?

    青梅和王依完没有顾虑,顾玖指着哪件,她们就搬哪件。没有因为这里是碧玺阁,是宁王的地盘,就心生胆怯。

    常恩怒斥:“大胆!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搬王爷的东西。”

    顾玖似笑非笑,“自然是王爷给的胆子。照着我的吩咐,都搬走。”

    常恩惊疑不定,朝宁王看去。

    宁王表情慵懒,躺在榻上,像是没骨头的人。

    只听他说道:“区区死物,都搬走搬走。反正本王正想换一换这屋里的摆件。”

    这画风不对啊。

    不是剑拔弩张吗?

    不是堂堂王爷吗?

    怎么顾玖要搬东西,宁王半点反应都没有。

    大家都看不懂,事情的发展太过诡异。

    邓存礼没有迟疑,上前,搬起一尊青铜小狮子,一个瓷瓶。

    以他的眼光看,这些都是好物件。

    瓷瓶少说能折价几百两。青铜小狮子,能折价几千两。

    方嬷嬷也拿起了一个玉雕,这算下来也值不少钱。

    四个下人,每人手里面都拿着品种不一的物件。

    顾玖问道:“都拿齐了吗?”

    王依嘿嘿一笑,“都拿起了。”

    瞧她兴奋的劲头,要是让她去抄家,肯定跑得比谁都快。

    “既然都拿齐了,我们就走吧。”

    顾玖面对宁王,躬身,准备离去。

    宁王则是一脸嫌弃,“赶紧走,赶紧走。本王是怕了你,以后没事别来碧玺阁,这里不欢迎你。”

    顾玖面无表情地说道:“儿媳谨遵父王教诲,无事绝不敢叨扰父王。”

    她带着下人,拿着各色摆件,大大方方地离开了碧玺阁。

    下人们见到这一幕,都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大夫人抄了王爷的碧玺阁!

    这个消息,就像是风一样,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出去。

    顾玖走出碧玺阁院门,宋正迎了上来。

    他见到青梅几人手中抱着的东西,有点回不过神来,“夫人,这些都是?”

    顾玖回头,对邓存礼说道:“将这些物件交给顾大人,算下来,差不多能折算一万两。你交代他,将这些物件带回户部交差,以后别来王府。”

    王府水深,顾大人继续不管不顾的找上门来,只怕要陷入泥潭里爬不出来了。

    邓存礼隐约摸到了事件真相的边缘。

    他躬身领命,“老奴这就将所有物件交给顾大人。若是顾大人追问,老奴该如何回答?”

    顾玖想了想,说道:“你就告诉他,不想死,就别瞎掺和。”

    顾大人最惜命,听到她的警告后,肯定会迅速冷静下来,赶紧带着衙役们离开。

    邓存礼领命而去。

    宋正带着人跟上,顺便从青梅她们手里接过所有物件。

    “夫人,我们去了。”

    “当心点,别将东西摔坏了。”

    顾玖叮嘱了一句,然后又对青梅几人说道:“我们也走吧,去春和堂。娘娘差不多该派人叫我过去问话。”

    ……

    碧玺阁偏厅。

    内侍常恩给宁王换了一杯参茶。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爷为何同意大夫人将偏厅的摆件都搬走。”

    宁王哈哈一笑,“本王可是很有良心的人,不能让顾大人白白替本王承担九千两的损失。老大媳妇将摆件搬走,也算是替本王了结了此事。”

    常恩眉头抽了抽,“王爷既然肯让大夫人搬走那些摆件,替顾大人平账,那一开始就不该吩咐下人掉包银两。”

    宁王摇头,“你不懂。倒是老大媳妇聪明得很,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本王一个字都没吐露,瞧她的样子似乎已经猜到了本王的计划。嘿,女人太过聪明了也不好。诏儿娶了她,也不知是福是祸。”

    常恩这才知道,宁王让人掉包银两,另有深意。

    就是不知道,宁王此举,剑指何人?

    ……

    王府门外,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两帮人,突然罢了手。

    顾大人盯着箱子里的各样摆件,心里头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这些摆件,着实眼熟。

    分明就是之前宁王命人装在箱子里,问他要不要抬走的那些。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尤其是那尊青铜小狮子可不多见。

    这么说,宁王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

    他却没看透宁王的奸计,被宁王一再戏耍。

    实在是欺人太甚。

    邓存礼见顾大人神色不对,凑近了,说道:“这些都是诏夫人命我等给顾大人送来的,折算下来差不多价值一万两。将这些物件带回户部,足够平账,也能了大人的脸面。”

    顾大人恼怒至极,“本官还有脸面可言吗?”

    “顾大人不声张,谁会知道这些物件是诏夫人送出来的?只会认为是王爷心虚,叫人填补了九千两的亏空。”

    顾大人神色微微和缓了一点。

    邓存礼又说道:“诏夫人还命我转告大人一句话,她让你以后不要再来王府。”

    顾大人不满,“这是何意?难道她是在嫌弃本官吗?子不嫌母丑,她懂不懂?”

    邓存礼悄声说道:“顾大人误会了,诏夫人是是担心大人的安危。王府这潭水太深,恐波及大人,甚至有性命之忧。在事情了结前,大人千万记得不要来王府。”

    顾大人脸色一变,问道:“真有这么严重?”

    邓存礼肯定地说道:“只会比大人猜想的更严重。还记得陈驸马吗?那就是前车之鉴。”

    陈驸马没死多久,上个月才被腰斩弃市。那惨状,想都不敢想。

    顾大人哆嗦了一下,脸色铁青,被吓的。

    “本官这就回户部复命。你告诉诏夫人,叫她保重。家里一切安好,她不用担心。不年不节的,也不用回家。”

    顾大人这是怕顾玖牵连到顾府的节奏。

    邓存礼心中了然,说道:“大人的话,我一定会转告夫人。”

    “我们走!”

    顾大人一挥手,衙役们抬着箱子,趾高气扬地离去。

    这时,顾玖已经到了春和堂。

    “大嫂,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抄王爷的碧玺阁。”

    萧琴儿一脸的幸灾乐祸。

    顾玖轻声一笑,“四弟妹的消息倒是灵通。为何金吾卫上门的时候,你却没能及时得到消息?”

    萧琴儿被噎了一下,辩解道;“一码归一码。大嫂切莫将两件事混为一谈。”

    顾玖笑了笑,“我也请四弟妹别多管闲事,以免显得面目可憎。”

    “你……”

    “人到了吗?到了就进来。”

    王妃裴氏知道萧琴儿在和顾玖争执。

    她瞧着萧琴儿似乎不是对手,于是及时出声,替萧琴儿解围。

    顾玖走进大厅,躬身行礼,“儿媳给母妃请安。”

    裴氏冷嘲热讽,“本王妃安不了。儿媳妇都已经骑到了公婆的头上,改天你是不是要将本王妃关到柴房里,将本王妃活生生饿死?”

    顾玖故作惶恐,“母妃何出此言?”

    裴氏厉声质问:“你连碧玺阁的摆件都敢搬走,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