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53章利诱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海西伯凑了三万两银钱,当面交给顾大人。

    他满眼怒火,“本伯变卖家产,才凑出这么多钱。若是顾大人还不满意,那么你就将本伯关进诏狱。不过即便如此,本伯也拿不出更多的钱。”

    顾大人哈哈一笑。

    户部尚书只是让他清理积欠,多多少少要收回一点欠债。

    本以为海西伯这边,能有个一两万两就不错了。

    没想到海西伯一口气拿出了三万两,这可是意外之喜啊。

    当然,顾大人并不知道这里面有三四千两,是顾玥的嫁妆银子。

    有了银子,就能交差。

    顾大人和颜悦色地同海西伯说道:“亲家太见外了。本官岂会抓人,绝对没这事。”

    海西伯满是鄙视,嘲讽一笑,“顾大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就凭这厚脸皮,要钱的时候一口一个伯爷,拿了钱则是一口一个亲家,顾大人仕途一片坦途,妥妥的奸佞之臣。

    顾大人假装没听懂海西伯的嘲讽之意。

    他哈哈一笑,“亲家公务繁忙,本官就不打扰你,告辞!”

    他一挥手,衙役们抬着一箱箱的银两出了海西伯府,直接前往户部交差。

    顾大人从海西伯府收回来的三万两,竟然是最近几天,户部收回来的最多的一笔款项。

    户部尚书大喜过望,将顾大人夸了又夸,说顾大人是能吏,京城府尹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屈才了。

    顾大人少不得谦虚几句,“老大人谬赞了,下官只是想着绝不能辜负陛下,为陛下尽忠,为朝廷分忧。”

    “好!若是人人都如顾大人这般忠心耿耿,何愁不能清理积欠。”

    户部尚书给顾大人灌了一肚子**汤,将顾大人哄得晕乎乎的。

    然后等时机一到,他就甩出新的任务。

    顾大人定睛一看,恨不得自戳双目。

    如果说海西伯府是超级难模式,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则是地狱级别的难度。

    顾大人从**汤里面瞬间清醒过来。

    他脸色苍白似雪,“老大人是要陷害本官吗?”

    户部尚书哈哈一笑,“顾大人就是喜欢开玩笑。本官是看好你的才能,故此才会委以重任。这一单积欠,非你莫属。”

    顾大人抹了一把脸,“海西伯府还欠着近十万两,下官不能半途而废。下官要继续追缴海西伯府的欠款。”

    户部尚书体贴道:“海西伯府那里,已经顺利撕开了口子,接下来的追缴工作会有其他人接手。

    本官给你另外安排了追缴任务,也是不忍心看着你同海西伯反目成仇。

    好好的亲家,不能因为一点银钱就翻脸。真要那样,你家姑娘岂不是很为难。”

    顾大人咬牙切齿。

    都说户部尚书老而不死是为贼,老狐狸一个,这话果然没有说错。

    他已经和海西伯翻了脸,这个时候户部尚书才假惺惺地说替他着想,真是虚伪,无耻。

    真要替他着想,就不该让他负责海西伯府的积欠。更不应该让他负责宁王府的积欠追缴任务。

    顾大人脸色铁青,“请老大人见谅,此事下官无能为力。”

    户部尚书似笑非笑地看着顾大人,“果真不愿?”

    顾大人肯定确定,他不愿意接受这份工作。

    户部尚书轻轻敲击桌面,语气和缓地说道:“今日本官进宫面圣,陛下说京城官员多是尸位素餐之辈,要趁着这次清理户部积欠的机会,将一批不敢任事,不能任事的官员罢官去职,甚至是问罪流放。

    同时要提拔一批敢任事,能任事的能吏。以顾大人你的能力,只要你肯拿出清理海西伯府积欠的本事,本官保举你高升。户部侍郎,虚位以待。”

    顾大人的脸色连连变幻,眼神飘忽不定。

    要如何抉择。

    户部尚书继续蛊惑,“机会就在眼前,顾大人切莫错过。错过了这回,你这辈子,极大可能,就要在京城府尹的位置上致仕养老。你,甘心吗?”

    顾大人年富力强,当然不甘心仕途就此到了终点。

    他还想更进一步,他和无数读书人一样,想要出将入相,进入朝廷中枢,做一品大员,天子近臣。一句话就能让京城抖一抖。

    可以说这是每一个读书人的梦想。

    户部尚书将诱饵放在了顾大人面前,就等着他上钩。

    见对方还在犹豫不决,他干脆下了猛料。

    “本官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得罪宁王,在朝堂上无法立足。本官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此事无需担心。陛下对诸位皇子早已经生厌,以猪狗比喻。你去找宁王清缴欠款,就算得罪了宁王,也有陛下做你的靠山。就算官司打到陛下跟前,陛下也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顾大人半信半疑,“当真?”

    “此事千真万确。陛下如何对待诸位皇子,你就算没亲眼见过,也该耳闻过。自太子以下,没有一位皇子能让陛下另眼相看。”

    顾大人皱眉,“陛下如此厌恶诸位皇子,那太子……”

    “太子的事情,我们不论。你放心,东宫那边本官已经另外安排人清缴积欠。”

    顾大人松了一口气。

    户部尚书趁机将公文交给他,“顾大人,拿着吧。这项任务,非你莫属。”

    顾大人头皮发麻,薄薄的公文,犹如烫手山芋,感觉双手都不是自己的。

    “老大人,下官若是顺利清缴宁王府积欠,之后还请你老人家饶我一命,别再派任务给下官。下官还想多活几年。”

    户部尚书乐呵呵的,“瞧你说的,有如此严重吗?”

    顾大人重重点头,只会比他说的更严重。

    户部尚书答应他:“放心,清理了宁王府的积欠后,本官会安排一些轻省的事情给你。本官对你的承诺,自会兑现。”

    户部侍郎,朝廷大员。

    顾大人心动。

    他咬咬牙,接下了这份艰巨的任务。

    这一回,顾大人没有莽撞地带着人直接上王府要钱。

    海西伯府是海西伯府,宁王府是是林王府。

    这是完全不同的对象,事情的性质也不尽相同。

    他敢和海西伯撕破脸,但是不敢朝宁王的脸上啪啪啪地打。

    他还想长命百岁,不想哪天死得不明不白。

    顾大人左思右想,还是将主意打到了顾玖的头上。

    他派人管家去王府送信,就说许久不见,甚是想念。若是有空,不妨回家看看。

    顾玖接到门房的通报后,让人将管家顾全请到东院花厅。

    顾全第一次来,还有些紧张。

    直到见到顾玖,才终于安定下来。

    “小人给夫人请安。”

    “免礼。父亲让你来,有什么事吗?”

    顾玖没有寒暄,开门见山地问道。

    顾全躬身回答,“过年的时候,夫人因故没能回去,老爷甚是遗憾。老爷希望夫人能回去一趟,一家人整整齐齐,热闹热闹。”

    顾玖笑了笑,“不年不节,这个时候回去,家里人可凑不齐。管家,你还是同本夫人说实话吧,老爷派你过来,究竟有何目的?”

    顾全尴尬了。

    顾玖心中了然。

    她说道:“我听人说,前几天父亲带着衙役将海西伯堵在了家门口,并且顺利要到了三万两欠款。这三万两可是户部这些日子以来,收回的数额最大的一笔欠款。父亲的名字也入了陛下的眼。”

    顾全低着头,“老爷这些日子被户部差遣,忙的脚不沾地,每日疲惫不堪。想到过去夫人智谋无双,多次出谋划策,这一回也一定能替老爷化解困难。”

    顾玖挑眉,“这么说,父亲接下来要清缴王府欠款?”

    顾全惊疑不定,“夫人怎会知晓此事?”

    顾玖笑了笑,“本夫人是如何知道此事不重要。我来问你,父亲叫我回去,是不是希望我劝服王爷,让王爷主动将钱拿出来,还清户部的欠款?”

    顾全没办法否认,只能点头承认。

    顾玖曲手,轻轻敲击着桌面。

    一下接着一下,敲击在顾全的心头上,让顾全越发紧张不安。

    顾玖如今身份不一般,是王府诏夫人,自有威严。

    花厅内,似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顾全。顾全的头越来越低,恨不得趴在地上,俯首称臣。

    顾玖轻声一笑,“你回去告诉老爷,最近府中事务众多,改天得了空我再回去看望他。

    至于户部积欠,此事我会找机会同王爷提一声。成不成,我也不敢保证。

    不过,用于海西伯身上的手段,千万不能用在王爷身上。海西伯要脸,王爷嘛,就得看谁更不要脸。”

    顾全听了这番话,先是松了一口气。听到最后一句,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他张口结舌,不敢置信,“王爷不要……”

    “王爷的确很不要脸。”

    顾玖帮着顾全,将未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顾全胆战心惊,四下张望。生怕这番话传到宁王耳朵里,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顾玖摆摆手,“无需紧张。别说这番话不会传到王爷耳朵里,就算传了出去,王爷也不会怎么样。”

    宁王突破了底线,整个人混不吝,他才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他。

    就算知道顾玖吐槽他不要脸,最多就是申斥两句。

    不过因为刘诏此时还在宗正寺,王爷心虚,少不得对顾玖更为纵容。

    顾全松了一口气。

    顾玖突然问道:“海西伯府,最近有什么动静?”

    “动静?”

    顾玖笑了笑,“父亲从逼着海西伯陶了三万两,海西伯上下岂会对顾玥客气?就没传出什么消息?顾玥没找家里求助吗?”

    顾全摇头,“回禀夫人,这些日子,都不曾听说三姑奶奶的消息。三姑奶奶也没派人回府。”

    顾玖琢磨了一下,以顾玥的性子,要么是出不了府,要么就是在憋着什么坏招。

    她叮嘱顾全,“提醒老爷太太一声,还是该派个人到海西伯府看一看。”

    她担心海西伯府弄死了顾玥,同时也担心顾玥将海西伯府的人给弄死。

    不管谁弄死谁,后果都不堪设想。

    因她一人,将两家都牵连进去,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顾全领命,还说顾玖心善,还会惦记着顾玥的安危。

    顾玖也不解释,让邓存礼送顾全出去。

    在花厅坐了一会,顾玖问方嬷嬷,“王妃这会在哪里?”

    “应该是在春和堂。府里新采买了几个唱曲的伶人,王妃娘娘正在兴头上,叫了伶人唱曲。两位侧妃,诸位美人淑媛也都在。”

    这才消停几天,王妃就有兴致听人唱曲。

    至于关押在宗正寺的刘诏,果然除了她外,无人关心。

    可怜的刘诏,混得忒惨。

    她又问道:“王爷人呢?”

    “王爷在碧玺阁,同几位先生一起喝酒作画。”

    所谓的先生,都是王府宾客。名为宾客,其实都是王爷的谋士。

    既然宁王正在和谋士喝酒作画,此时不宜过去。

    她站起身,“随本夫人走一趟议事堂。”

    她本想直接去账房,思虑一番,还是迂回一点,方能拿到真实的数据。

    冒然直接去账房查账,账房一干人等肯定不会卖她的账。

    忙完了过年逐项事情后,王妃裴氏没给顾玖安排新的差事。

    故此,这段时间,她都很闲。

    她也乐意享受这份清闲,暂时还不想揽事。

    等到刘诏出狱,看清楚形势后,她再夺权也不迟。

    倒是欧阳芙,萧琴儿两人每天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在议事堂,处理各种琐碎的家务事。

    不过二人甘之如饴。

    这就是权利啊。

    只要权利在手,再苦再累也不觉着苦累,反而感到十分得意。

    所以,当顾玖跨进议事堂的时候,萧琴儿便做出一副得意地样子。

    “大嫂怎么来了?大嫂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吧,你可是稀客。”

    顾玖挑眉一笑,“本夫人身为王府嫡长媳,想去哪里,何时去,还需要同四弟妹报备吗?”

    萧琴儿掩唇一笑,“大嫂就是嘴硬。要不你去求求母妃,母妃见你态度恭敬,说不定一高兴也会派点差事给你。”

    顾玖恍然大悟,“原来四弟妹的差事是求来的吗?不好意思,本夫人做事,从不喜欢求人。”

    萧琴儿撇嘴,很是不屑。

    顾玖也就是嘴硬,还敢大言不惭说从不喜欢求人。

    哼,总有一天,有你求人的时候。

    顾玖找到王府家令,“正月已过,过年期间的费用,是不是该结算?”

    家令大人点头,“正要找人做个账本。”

    顾玖说道:“此事当初由我负责,所谓善始善终,账目结算依旧由我来做。最后由大人查漏补缺。”

    “这,会不会太辛苦夫人?”

    顾玖笑着说道:“不辛苦。做事就是要有始有终,家令大人无需担心我。”

    王府家令很忙,人手本就不够。顾玖肯帮忙分担,他是求之不得。

    一大堆账本,放在顾玖面前。

    顾玖拿出算盘,心无旁骛,开始算账。

    这一忙,就忙到了天黑。

    她不仅将过年期间的所有账目算了一遍,她还替欧阳芙分担,帮忙盘点账目。

    靠着这一本本地账目,顾玖抽丝剥茧,算着王府每月的开销,一年的盈余。

    以她的估算,王府账房那边,目前应该有不少于四万两的存银。

    按照往年的规矩,这些存银会拿出去钱生钱。

    然而今年,一开年,形势急转直下,短短两月发生了太多事情。

    无论是宁王,还是王妃裴氏,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将钱投出去,就怕被宫里盯上。

    但是顾玖,已经盯上了这笔钱。

    今天天色已黑,已经来不及。

    等到明日,她得找宁王,王妃裴氏讨论一下刘诏的待遇问题。

    顾玖将账本交回家令大人,然后带着人离开了议事堂。

    萧琴儿伸了个懒腰,望着顾玖的背影,哼了一声,嘀咕道:“装腔作势。”

    欧阳芙劝道:“四弟妹,见到大嫂的时候好歹客气点。”

    萧琴儿轻蔑一笑,“为何要对她客气?二嫂,你乐意巴结她,可别拉上我。”

    欧阳芙微蹙眉头,“大嫂人挺好的,你对她有成见。”

    “你没说错,我对她是有成见。所以你也不用劝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