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47章搅家精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午后,王妃领众人回到王府。

    湖阳公主府被围,陈家被查。淑妃也不肯让湖阳公主留在宫里,担心她触怒天子。

    湖阳公主一时间没了去处。

    无奈之下,湖阳公主母子三人只能来到王府安顿。

    裴氏将他们分别安置在客院,嘱咐下人好生照顾,切莫让湖阳公主随意出府。

    若要出府,需得经过她的同意才行。

    人都回来了,独独不见宁王和刘诏。

    顾玖来到春和堂,开门见山问道:“不知王爷和公子去了何处?为何没有归来?”

    王妃裴氏沉着脸,没作声。

    萧琴儿左右看看,说道:“大嫂别着急,大公子被留在了宫里,陛下有事问询。”

    顾玖挑眉,“那王爷呢?陛下也有事问询吗?”

    萧琴儿连连点头,“那是当然。”

    顾玖却不接受这个含糊的说法。

    她干脆问裴氏,“请问母妃,到底出了什么事?事到如今,王爷和公子均被留在宫里,还请母妃实言相告。”

    裴氏板着脸,“你四弟妹刚才不是说了吗,陛下有事问询,故留他们在宫里。”

    顾玖低头,嘲讽一笑,“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定是出了天大的事情,王爷和公子才会被留在宫里。难不成驸马盗墓,同王府有关联?”

    “当然不是。”

    裴氏矢口否认,却发现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她。准确的说,是在关注她的回答。

    都不是傻子,大家心里头都有一本明账。粉饰太平的话,并不能安抚众人慌乱的心。

    裴氏大怒。

    但是她又不能说她什么都不知道。那样一来,岂不是显得她这个王妃很无能。

    她斟酌了一番,才说道:“驸马盗墓,此事非同小可。王爷和大公子被留在宫里,就是为了查明此事。总而言之,你们都不要胡思乱想。很快王爷和大公子就能顺利回府。”

    直到此刻,顾玖才抛出另外一件事,“母妃回府之前,金吾卫上门,查抄了文书苑。”

    “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裴氏急得半死。

    顾玖一脸无辜,“儿媳不知金吾卫为何上门,以为母妃清楚。难道母妃也不知道金吾卫为何上门吗?”

    “本王妃哪里知道。金吾卫奉皇命行事,此事只有陛下清楚。”

    裴氏又气又急,她心知肚明,王爷和刘诏肯定有事瞒着她。

    她咬咬牙,王爷和刘诏不在府中,那她就去问湖阳公主。

    湖阳那个贱人,一定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裴氏当即打发了众人,接着又命下人将湖阳公主请来。

    顾玖走出春和堂,她已经确定,裴氏不知道湖阳公主私铸钱币一事。

    一会,这对姑嫂定会大战三百个回合,裴氏知道了真相后,非得抓烂湖阳公主的脸不可。

    顾玖回到东院,琢磨起陈驸马的案子。

    刘诏肯定没有性命之忧,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最多受点皮肉之苦。

    只是刘诏什么时候能出宫?

    陛下取消正旦朝拜,到底几个意思?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下人禀报,说是顾府有人来访。

    顾玖一听,定是顾府听闻王府出事,担心不已,派人过来询问情况。

    她对下人说道:“快将顾府的人请到花厅。”

    东院极大,东院内院子套院子。关起门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府邸。

    顾府的人被请到东院花厅。

    顾玖打起精神前往花厅。

    “哥哥,六哥,苏表哥,怎么会是你们?”

    她还以为,顾府派来的人是顾全管家。没想到来的是两位哥哥,还有苏表哥。

    顾珽几步冲到顾玖面前,“妹妹,你没事吧?今儿一早听说宫里出了事,牵连到了王府,我担心得不行。、

    父亲要派人过来看看,我就主动请缨。父亲又担心我莽撞,于是叫上了六弟。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苏表哥,然后你就看到了,我们三人一起上门。”

    顾玖眉眼弯弯,心里头暖暖的。

    她招呼三人坐下,下人奉上香茗。

    然后她才说道:“累你们担心了,我没事,王府也没事。主要是湖阳公主府和陈家那边,事情比较严重。”

    顾琤问道:“王府果真没事吗?我们进府的时候,听王府下人议论,说是王爷和公子诏还留在宫里。”

    顾玖面对娘家人,自然是报喜不报忧。

    有些事情,她独自承担就好。

    她照着裴氏的话,说道:“王爷和公子之所以还没回来,是因为陛下留下他们,有事情问询。”

    苏政很敏锐,“难道说湖阳公主府好陈家的事情,牵连到了王府?”

    顾玖朝苏政看去,“苏表哥在市井上听到了什么传闻?”

    苏政摇头,“事情还没传到市井街坊,故此市井流言极少。不过二叔父认识好几个官吏,都说这一回陈家完了,又说陈家的案子十有九八牵连到王府。夫人可知,赵王,燕王等人都没有出宫,都还留在宫里。”

    顾玖诧异,“此事当真?”

    为何之前没有听到王妃裴氏提起此事?

    顾玖朝方嬷嬷看去。

    方嬷嬷微微摇头,邓存礼同宋正都还没有回来,都还在外面打听消息。

    苏政说道:“此事千真万确。我想,王爷和公子诏被留在宫里,未必是因为湖阳公主府同陈家的案子。或许是因为别的事情。”

    顾玖紧蹙眉头。

    难道昨晚她出宫后,宫里头又出了什么事情吗?

    “多谢苏表哥告知此事,我知道了。”

    苏政极为担心,“会不会牵连王府?”

    顾玖微微摇头,“暂不清楚。”

    王妃裴氏所知甚少,指望从裴氏那里打探消息,纯粹是白费功夫。

    她对苏政说道:“我已经派人出门,相信很快就会有确切的消息送回来。不过你们也别担心,王府这回最多就是有惊无险,不会有事。”

    顾珽着急,“妹妹,你不是安慰我们吧?”

    顾玖笑了起来,“哥哥请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若是王府有事,你们来的时候,就该看见大批金吾卫围着王府。”

    顾琤吃惊于苏政的敏锐,然后说道:“希望这一次真的是有惊无险。”

    顾玖笑道:“你们都放心吧,王府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

    苏政点点头,“夫人是新妇,即便王府逃不过这次出了事,理应不会牵连到夫人身上。只是担心夫人会担惊受怕。”

    顾玖微微一笑,缓缓摇头说道:“苏表哥太小看我。我这人优点不多,唯独胆子大。”

    苏政舒了一口气,“夫人不为王府而苦,我就放心了。”

    顾珽说道:“苏表哥,你就别酸溜溜的。”

    苏政笑笑,保持沉默。

    顾玖问道:“别光说我。府中可好?”

    顾琤忙说道:“明日初二,二妹妹要回去吗?”

    明日?顾玖不确定刘诏届时能不能出宫。

    不过她还是说道:“若无意外,我会回去。”

    顾琤有些担心,“二妹妹方便吗?”

    顾玖笑了笑,“我知道六哥在担心什么。如果王府有事,我自然不方便回去。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明日我定会回去。”

    顾琤松了一口气,“这是二妹妹出嫁后第一个新年,父亲也盼着你能回去。”

    顾玖点头,“麻烦六哥代我问候父亲。累他老人家担心了。”

    “二妹妹太过见外。”

    三人不便在王府多留,确认顾玖无事,他们就准备告辞。

    走的时候,顾珽冲顾玖挤眉弄眼,一脸促狭。

    他定是有许多话想说,却因为场合不对,于是约定明日顾玖回娘家的时候,兄妹二人再叙。

    送走三人后,顾玖问方嬷嬷,“邓存礼和宋正回来了吗?”

    方嬷嬷摇头,“还不曾回来。”

    顾玖轻轻敲击桌面,“等他们一回来,叫他们即刻来见我。”

    “奴婢遵命。”

    消息不通畅,这是顾玖最烦恼的地方。

    如今看来,所谓天子病重,应该是假的。估计是出了别的事情。

    顾玖端坐书房,抽出一本书,想要看看书,冷静一下。

    然而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

    她干脆丢开书籍,提笔习字。

    写了一页,总算冷静下来,渐渐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写了半个时辰,手腕有些累,顾玖停下笔揉揉手腕。

    这个时候,她一改之前的急躁,显得很平和。

    青梅端来养生汤,让顾玖趁热喝了。

    顾玖喝了半碗养生汤,然后问道:“邓存礼回来了吗?”

    青梅点头,“刚回来,就在门外。”

    “叫他进来。”

    片刻,邓存礼走进书房。

    “老奴拜见夫人。”

    “免礼。事情打听得怎么样?”

    “不辱使命,终于打听到内情。”

    顾玖内心一阵激动,然而她又克制了。

    她沉声问道:“具体什么情况?”

    邓存礼斟酌了一下,说道:“陛下临时取消正旦朝拜,并非因为重病,而是因为太子中毒。”

    “你说什么,太子中毒?太子为何会中毒?太子中毒,陛下为何要取消正当朝拜?”

    邓存礼说道:“老奴打听到的消息,说是有人安插了探子在东宫,潜伏了数十年。

    因为陛下迟迟没有下定决心废太子,有人等不及,便对太子下毒。

    经过太医确诊,太子的确是中毒了,慢性毒药。幸亏发现及时,还有救。再晚一点,太子就真的一命呜呼。”

    顾玖惊疑不定,想起新婚第二天去宫里拜见天子,在兴庆宫遇见昏迷不醒的太子。

    当时,她以为太子果然是病重,却没想过可能是中毒。

    “这么说太子身体虚弱,缠绵病榻,是因为中毒?”

    邓存礼点头,“正是。陛下听闻太子中毒,据说极为震怒,下令少府狱丞彻查此事,并将诸位王爷皇子全都留在宫里,不得出宫一步。”

    顾玖苦笑一声,“明面看陛下是在彻查太子中毒一事,实际上陛下这是杯弓蛇影。他在担心,有人胆敢对太子下毒,也会对他下毒。”

    邓存礼小声说道:“老奴也是这么想的。陛下惜命,下毒一事,这是犯了大忌。陛下绝不会善罢甘休。”

    顾玖还有疑问,“昨日宫宴,为何不见太子站出来,太子妃也沉默不语。陛下到底是如何知道太子中毒的事情?”

    “据闻兴庆宫申常侍到东宫传旨,无意间发现太子中毒一事。东宫见藏不住,才承认太子中毒。陛下震怒,当即下令诸位王爷皇子不得出宫一步。”

    顾玖笑笑。

    什么无意间发现太子中毒,这话也就骗骗三岁小孩。

    显然东宫早有筹谋。

    她感慨一句,“东宫的反击来了。”

    年前,朝堂弹劾东宫,让东宫损兵折将。

    没想到东宫的反击,这么快就来了。而且来势凶猛,大有要将所有人一网打尽的势头。

    “不过,我瞧着东宫这回的手笔,不像是太子一贯的行事作风。莫非太子后面有高人?”

    邓存礼小声提醒顾玖,“太子妃出自陇西孙氏一族,孙氏擅谋。孙氏祖上,就是高祖身边的谋士,后为丞相。

    之后数代,孙氏一族一直活跃在朝堂上。历代天子继位诏书,立太子诏书,皆是孙氏一族起草。

    光是这份荣耀,无人能出其右。

    只是孙氏一族秉承组训,家风低调,外人看着不显赫,实则底蕴深厚。

    即便有一天,太子妃落难而死,陇西孙氏一族,也不损皮毛。

    孙氏一族,才是朝堂上根基最稳的家族,他们从不靠联姻巩固地位,全凭家族子弟的真本事立足于朝堂。”

    好牛逼的家族,好厉害的太子妃孙氏。

    难怪睿真崔皇后会选孙氏为太子妃,估计就是看中了孙氏身后的家族。

    然而,孙氏一族绝不会将家族前程性命,寄托于东宫。

    他们自有立足本钱。

    如此一来,即便东宫太子被废,对孙氏一族而言,也没有太多损失。

    孙氏一族,依旧能凭真本事立足朝堂,为陛下起草传位诏书。

    这才是真正能传承千年大世家的作风。

    没想到太子妃孙氏看着不显山不露水,背后却有如此牛逼的娘家。

    而她本人,看看这次的反击手段,就知道她是个狠辣的主。

    比起已经过世的睿真崔皇后,太子妃孙氏半点不逊色。

    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主。

    一时间,顾玖对太子妃孙氏竟然生出敬佩之心。

    厉害的女人,总是能得到顾玖的好感。

    像是谢氏那种窝里横的女人,只会得到顾玖一个白眼。

    顾玖说道:“你猜太子妃孙氏玩出这一手,会不会是贼喊捉贼?”

    邓存礼皱眉,“有这个可能。不过以太子的秉性,不太可能会配合这样的计划。除非,这一切太子妃都是瞒着太子,独自所为。”

    “也有可能真的有人安插了探子潜伏在东宫,伺机下毒。凡做过必留下痕迹。太子妃孙氏有如此智谋,理应不会亲自下毒。或许她只是将计就计。不过事情真相如何,太子中毒一事是真的,陛下震怒也是真的。”

    顾玖都能想象得到,天子现在一定很慌乱,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怀疑。

    怀疑某个人是不是潜伏在身边的探子,伺机对他下毒。

    这个时候的天子,既多疑又暴躁,谁都的别去招惹。

    谁敢招惹,就做好尸首分离的准备吧。

    难怪淑妃将湖阳公主赶出了皇宫,不让她留在宫里。

    以湖阳公主的性子,说错一句话,说不定就要步陈驸马的后尘,前往诏狱走一趟。

    正想到湖阳公主,方嬷嬷就进来请示。

    “启禀夫人,二夫人请你赶紧去春和堂。湖阳公主和王妃闹了起来,吵着要出府,要进宫找淑妃娘娘评理。王妃这会也正在气头上。”

    顾玖问道:“没人拦着湖阳公主吗?”

    方嬷嬷说道:“拦不住。沈侧妃和罗侧妃,都被湖阳公主打了耳光。王妃则让湖阳公主滚出王府。”

    顾玖蹙眉,湖阳公主这个搅家精。王妃裴氏也太不理智。

    “我这就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