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45章作大死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臣,臣冤枉啊!臣是冤枉的!”

    陈驸马大呼冤枉。

    宁王惊疑不定,他朝湖阳公主看去。

    见湖阳公主眼神飘忽,明显心虚。

    他内心我艹一声,大骂湖阳两口子不是东西。

    敢情这两口子为了钱,不仅敢私铸钱币,还敢组织人手盗墓。

    他怎么不知道陈渊这混账,还有分金点穴的本事。

    眼看着湖阳要站出来替陈渊说话,宁王哪里放心。

    湖阳哪个大嘴巴,说不定被老头子一诈,就把私铸钱币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于是乎,宁王猛地跳出来,抬起脚,直接将陈驸马踹翻。

    “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敢盗墓?盗墓是死罪,斩立决,你不知道?”

    宁王踹陈驸马是一半真一半假。结果他越说越气。那一半假也变成了真。

    宁王对着陈渊拳脚相加,口中大骂,问候了陈家八辈祖宗。

    湖阳公主爱驸马爱得深沉,即便明知宁王是在救陈驸马,却也无法忍受眼睁睁看着陈驸马被打。

    她突然冲出来,扑倒陈驸马身上。

    “王兄若要打,便打我吧。”

    宁王指着湖阳公主,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他指着湖阳,“你,你简直是愚不可及。一个盗墓贼,你竟然还护着他。”

    湖阳公主痛哭流涕,精致的妆容都花了,她也不在意。

    她哭着说道:“不管他做了什么,他都是我的驸马。父皇,驸马是被冤枉的,真的是被冤枉的。”

    天子全程冷漠看戏,眼神森冷。

    “是不是被冤枉,让金吾卫审一审就清楚了。”赵王跳出来说道。

    湖阳公主大怒,“赵王兄,你不要落井下石。”

    赵王幸灾乐祸,“湖阳,你是要包庇犯人吗?按律,凡盗墓消灾,当斩。别将律法当儿戏。”

    湖阳大吼:“究竟是谁将律法当儿戏?”

    赵王指着湖阳,“自然是你。”

    湖阳又怒又悔又怕又慌,“父皇,驸马真的是被冤枉的,女儿不敢欺瞒父皇。”

    天子板着脸,威严天成。

    “湖阳退下!”天子呵斥湖阳。

    湖阳不肯,宁王叫上刘诏,强行将湖阳拖下去。

    陈驸马鼻青脸肿,都是被宁王给打的。

    他战战兢兢,浑身抖如筛糠,跪在地上请罪。

    天子问道:“盗墓一事,你不认?”

    “臣,臣真的是被冤枉的。”

    陈驸马还抱着侥幸,想着靠着淑妃,宁王,湖阳,说不定能够顺利脱身。所以,他是万万不能认罪的。

    天子懒得同陈驸马废话,当即下令,“将陈渊打入诏狱,让金吾卫仔细审一审。”

    陈驸马闻言,倒在地上,软如一滩烂泥。数名朗卫进殿,将他拖走,押入诏狱。

    湖阳公主大叫一声,“父皇,饶命啊。驸马进了诏狱,可有活路?”

    “放肆!”眼看着天子震怒,连湖阳都要收拾。

    淑妃着急了,“湖阳闭嘴。如果此事陈渊没做过,金吾卫自会还他清白。你赶紧退下。”

    宁王干脆利落,直接捂住湖阳的嘴巴,不准她说话。

    天子兴致全无,甩袖离去。

    今日这场家宴,不欢而散。

    陈驸马被拖走,湖阳公主直接昏了过去。

    陈家兄妹二人,陈敏大哭,陈律惶惶然。

    赵王幸灾乐祸,“宁王兄,好好管教湖阳,太不像话。”

    宁王为兄长,他可不是太子,不会和赵王客气。直接一脚踹过去,“滚一边去。”

    赵王躲闪及时,没被踹到,心头却大怒。

    “宁王兄好大的脾气。我倒是要看看,湖阳和陈驸马最后会是什么下场。”

    说完,赵王甩袖离去。

    薛贵妃擦擦嘴角,对淑妃说道:“湖阳这孩子,自小就任性。可惜啊!”

    淑妃这会着急得不行,哪里有空同薛贵妃打口水官司。直接起身,朝湖阳走去。

    啪!

    淑妃一巴掌狠狠甩在还在哭闹不休的湖阳脸上。

    湖阳被打懵了。从小到大,王兄挨过很多打,唯独她,从未挨过打。

    却没想到,今日竟然挨打。

    懵逼过后,湖阳更是放声大哭。哭得又伤心又委屈。

    淑妃娘娘双目怒睁,“你还有脸哭,给本宫滚回去。”

    一声令下,长春宫的几个宫女上前,拖着湖阳出了承晖殿,前往长春宫。

    福明公主幸灾乐祸,说了一句:“活该!”

    看来她和湖阳也是不和。

    大殿内,众人纷纷离去。

    皇长孙扶起太子殿下,东宫一家也准备离开。

    顾玖站在边上,留意着太子妃的动静。

    太子妃神色如常,几步上前,扶着太子,“殿下,我扶着你。”

    她脸上并无任何喜意。

    顾玖甚至怀疑,之前她是不是看错了。或许这件事同太子妃并无关系。

    顾玖怀揣着疑问,回到长春宫。

    湖阳依旧哭哭啼啼。

    淑妃长吁短叹,又是一脸恼怒。

    宁王心头有杀人的冲动,若非湖阳是他琴妹妹,他早就提剑宰了她。

    “行了,别哭了!”

    淑妃出声呵斥湖阳。

    湖阳的哭声果然小了下去。

    淑妃板着脸问道:“湖阳,你老实告诉本宫,驸马参与盗墓一事,是不是真的?”

    湖阳连连摇头,“驸马是被冤枉的。”

    “说实话!”淑妃提高音量,随后又压低声音说道:“你若是不和本宫说实话,本宫和你王兄,就无法救驸马出诏狱。”

    湖阳大惊失色。

    宁王直接说道:“让陈渊去死,他就是祸害。”

    “王兄,你真要见死不救吗?”

    宁王冷冷一笑,“盗墓都敢做,还有什么是你们两口不敢做的事情?你们是穷疯了吗?”

    湖阳呜呜咽咽,小声抽泣。

    淑妃双目微微一闭,显然是对湖阳极度失望。

    她说道:“湖阳,你若是不肯说实话,那你就回你的公主府。本宫接下来一个月身体不适,你就别进宫打扰本宫。

    “母妃,女儿知错了。女儿这就说实话。驸马他,驸马他说大墓陪葬甚多,只需取几件,便可够我们一年开销。”

    “糊涂!你难道不知道盗墓是死罪?你竟然同意驸马盗墓的提议,你是猪脑子吗?”

    湖阳委屈道:“府中开销极大,若不想想办法,只能每月上王兄那里打秋风。”

    裴氏一听,都快要气死了。

    湖阳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还想月月打秋风。

    淑妃同样快被湖阳气死了,“所以你就纵容驸马盗墓?”

    湖阳微微点头,承认了此事。

    淑妃咬牙切齿,“你堂堂公主,每年光爵禄就有数万两,本宫又给你准备了诸多陪嫁。一年近十万两的收益,也不够你们夫妻二人开销,竟然还要去盗墓?你是找死吗?你难道不知道你父皇最恨这类事情吗?”

    盗墓,那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身为帝王,不仅要关心生前事,更要关心身后事。

    凡是帝王,最恨盗墓贼。

    历朝历代,多少皇帝陵寝被盗。

    天子一想到盗墓贼就在身边,就在皇室,哪能不怒。

    没有当场杀了陈渊,已经是极为克制。

    淑妃接着一叹,对湖阳公主说道:“诏狱如同炼狱,驸马肯定受不住刑,会将一切招供出来。湖阳,你且做好准备吧。”

    湖阳脸色一白,“什么准备?”

    淑妃不欲说,怕打击湖阳。

    宁王可没有这个顾虑,“驸马这回死定了,会不会牵连到陈家,得看案子大小,陈家有无参与其中。若是陈家也参与其中,陈家完矣。”

    湖阳公主一听驸马死定了,顿时跌坐在地。

    紧接着,她回过神来,哭着求道:“王兄,你救救驸马吧。我不能没有驸马啊。”

    宁王冷酷地说道:“驸马即由自取,本王力有不逮,救不了。你就认命吧,收拾收拾,赶紧和驸马撇清关系。”

    湖阳公主大哭出声。

    陈律陈敏两兄妹也跟着哭起来。

    淑妃叹息一声,“事到如今,湖阳你还是以两个孩子为重。万一你父皇震怒,牵连陈家,这两个孩子还要需要你来保下。”

    陈律和陈敏都吓坏了。

    “外祖母!”两个孩子在淑妃面前跪下。

    淑妃心疼,对宁王说道:“尽力保住两个孩子。”

    宁王点点头,答应下来。

    湖阳公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偏偏雪上加霜。

    宫人急匆匆进殿禀报,“启禀娘娘,启禀王爷,金吾卫围了公主府,以及陈府。驸马身边一干小厮常随丫鬟,全都被下了诏狱。陈家大老爷,二老爷也都被下了诏狱。”

    “啊!”

    湖阳公主大叫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快将湖阳抬下去,请太医。”

    淑妃担心不已。

    宫人七手八脚,将湖阳抬了下去。

    淑妃着急发慌,问宁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快?”

    宁王神色凝重,“父皇这回是来真的。而且驸马平时名声又不好,陈家那一大家子,手脚未必干净,此事难办。”

    淑妃瘫坐在椅子上。

    宁王想了想,挥挥手,示意众人退到偏殿。

    然后他俯身对淑妃说道:“母妃,湖阳同驸马还私铸钱币,驸马被抓了现行,幸亏没透露身份。此事我已经让诏儿料理妥当。不过驸马若是熬不住刑,一旦吐露此事,父皇震怒,说不定会牵连到儿子。”

    “什么?湖阳竟然……”

    “嘘!母妃轻声点。此事仅有儿子,诏儿,还有母妃知晓,切莫声张。”

    淑妃脸色连连变幻,她咬牙切齿地说道:“驸马该死,湖阳该死。这两人简直荒唐,盗墓不算,竟然还敢……金吾卫抓了驸马身边的人,那些人定然扛不住刑罚,私铸钱币一事,很可能会被吐露出来。你千万要当心,切莫让此事牵连到你头上。”

    宁王蹙眉,“只怕晚了。”

    淑妃咬咬牙,狠了狠心,“若是陛下果真问罪,你将此事悉数推到刘诏头上。他是皇孙,陛下应该会对他网开一面。”

    宁王眉头紧皱,“让诏儿一人承担,这恐怕不合适。”

    淑妃大怒,“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犹豫。刘诏是你儿子,难道不是本宫的孙儿吗?本宫难道不心疼他吗?可是在这紧要关头,首要的责任是保住王府。王府不倒,诏儿自然不会有事。王府一旦倒下,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此事就这么说定了。”

    宁王迟疑了片刻,最后重重点头,“好吧,此事真到了那一步,只能让诏儿出面顶一顶。”

    刘诏完全不知道,大祸将临头。

    淑妃心头不安,眼皮子一个劲的跳动,“大过年的,怎么就出了这件事。绣衣卫不过年吗?这个时候还要抓盗墓贼,简直是荒唐。”

    “此事儿子也觉着有些蹊跷。”

    淑妃同宁王交换了一个眼神,“莫非背后有人算计?”

    宁王说道:“我即刻派人到绣衣卫打听,母妃莫急。”

    “此事抓紧。若果真有人算计本宫的女儿,本宫定不会饶他。”

    淑妃眼神凶狠。

    偏殿内,顾玖来到刘诏身边,悄声问道:“会牵连王府吗?”

    刘诏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

    顾玖眯起眼睛,有些紧张。

    “难不成盗墓一事,王府事先知情?”

    刘诏摇头,“并不知情。”

    他是想到了私铸钱币一事。驸马和他身边的人,百分百扛不住大刑,届时私铸钱币一事肯定瞒不过。连带他帮着料理此事,也会被金吾卫翻出来。

    刘诏盯着大殿,父王同淑妃已经里私聊了一盏茶的功夫,有些不妙。

    刘诏猛地抓住顾玖的手,力气很大,顾玖感觉生痛。

    她望着刘诏,“你……”

    刘诏悄声吩咐顾玖,“即刻出宫回府,带着我的印信,叫钱富将书房离间檀木盒子交给你,你替我保管。”

    顾玖心头跟着一跳,“出了什么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刘诏迟疑片刻,附耳说道:“公主府私铸钱币,此事由我了结。”

    顾玖大惊失色,她反手握住刘诏的手,低声怒骂,“你疯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敢经手?”

    在开耀三年,那时天子根基不稳,有宗室私铸钱币,事发后,被天子诛三族。

    顾玖读史,对这一段记忆犹新。

    当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她还在想,竟然有胆抢皇帝的钱,果然是为了钱不要命。

    她以为有了前车之鉴,就无人敢再犯。

    却没想到湖阳和驸马两口子作大死,不仅盗墓,还敢私铸钱币。

    罪加一等,驸马百分百得死。

    帮着驸马善后的刘诏,顾玖很是担心。

    她可不想刚进门就做寡妇。

    刘诏脸色铁青,“没想到驸马还敢盗墓,竟然还被绣衣卫抓到了盗墓贼。”

    顾玖咬牙切齿,“你能否自保?”

    刘诏肯定地说道:“你放心,最多一点皮肉之苦,并无性命之忧。总之,你先回府,按照我吩咐的去做。”

    顾玖对刘诏说道:“你最好能自保。本夫人绝不做寡妇。”

    刘诏脸色阴沉沉的,“不准胡说八道,本公子绝不让你做寡妇。”

    顾玖板着脸,“你最好说到做到。另,驸马案发,时机未免太巧合一点。你最好派人调查,东宫那边也不能放过。”

    刘诏狐疑,“你怀疑东宫?”

    顾玖冷哼一声,“我怀疑任何人。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陈家有人告发此事。”

    这的确有可能。

    驸马骄奢淫逸,为人张狂,肯定得罪了不少人。

    有人怀恨在心,告发他是有可能的。

    时间不等人,顾玖不再迟疑,带着丫鬟小黄门,悄声离开偏殿,急匆匆赶回王府。

    等到有人注意到顾玖不见的时候,顾玖已经拿着腰牌坐上了马车。

    “诏儿,你媳妇人呢?”淑妃问道。

    刘诏面色平静地说道:“她身子不舒服,孙儿就让她先行出宫回府。”

    淑妃蹙眉,“既然身体不舒服,为何不留在宫里,让太医诊治?”

    刘诏恍然大悟,“祖母提醒的是,孙儿忘了这点。只是她已经走了许久,这会或许已经到了王府。”

    淑妃闻言,冷哼一声,“毫无规矩可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