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44章案发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宁王吹胡子瞪眼,语气不善,“交代你的差事不好好办,还找出这么多理由,放肆!”

    刘诏眉眼都没动一下,“此事难处,父王应该最清楚。为何独独为难儿子?”

    宁王哼了一声,“替本王分忧,这是孝道。”

    刘诏清冷一笑,“儿子很想替父王分忧,奈何力有不逮。不如让四弟担起这副重担,如何?”

    刘议一听,顿时急了。

    叫他筹措银钱还户部积欠,他哪有这个本事。

    他忙说道:“大哥身为长兄,理应以身作则,为兄弟们做个表率。”

    刘诏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议,“四弟一直说敢任事,也能任事。如今父王有事吩咐,你却频频推辞,是何道理?莫非你以前说的那些话,只是说说而已吗?”

    刘议急忙辩解,“大哥说笑了。我历练时间太短,本事不济,大哥都做不好的事情,我哪能行。还请大哥不要为难我等。”

    刘诏又看回宁王,“此事还请父王定夺。”

    宁王一脑门子官司,钱啊钱,真是个糟心的玩意。

    裴氏小声同宁王嘀咕,“今年南边生意不顺,亏损严重,收益比去年整整少了两成。”

    宁王蹙眉。

    淑妃赶紧说道:“大过年的,就不要讨论煞风景的事情。户部积欠,既然皇上还没下旨,你们也别自己吓唬自己。湖阳,你也别愁眉苦脸的,船到桥头自然直。真到了那一天,本宫同你一起想办法。”

    湖阳公主转忧为喜,“多谢母妃。”

    宫人来报,说是宴席已经备好,让大家前往承晖殿。

    淑妃问道:“陛下可有说,今晚谁主持家宴?”

    宫人摇头,“陛下不曾明说。”

    不曾明说,这是何意?

    淑妃挥挥手,先让宫人退下。

    她朝宁王看去,“你如何看待此事?”

    宁王不动如山,“不看好。”

    淑妃皱眉,“贵妃最近动作频繁。今晚家宴可以随意,然而明日正旦朝拜,又该如何?睿真崔皇后已经过世,命妇进宫,难道要去未央宫拜谒灵牌吗?”

    宁王不在意地说道:“母妃庸人自扰。”

    淑妃大怒,“此事关系我们母子的前程,关系到你的子孙后代是跌落尘埃,还是一飞冲天。你竟然敢说本宫庸人自扰。本宫看你是越来越荒唐了。”

    宁王懒洋洋地坐着,“母妃真的以为,争到那个位置有用吗?”

    淑妃冷哼一声,没有作声。

    宁王又说道:“父皇可不会随便受人摆布。这个时候一动不如一静。而且我瞧着,父皇未必有册立皇后的想法。”

    淑妃蹙眉,“不册立皇后,这后宫……”

    宁王干脆利落地打断淑妃的话,说道:“睿真崔皇后过世快一年了吧,后宫还是那个后宫,有因为没了皇后后宫就乱了吗?现如今,没有皇后对大家都好。”

    淑妃皱眉深思。

    大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顾玖偷偷地朝刘诏看去。

    刘诏一脸严肃,仿佛有人欠了他五百两没还一样。

    顾玖低头,心头琢磨着。

    又是户部积欠,又是后宫纷争,朝堂上是越发的混乱。

    太子还稳稳地坐在那个位置上,无论多少人攻讦诋毁,都没能让天子下定决心。

    世人都看得出来,天子不喜太子,对太子各种看不顺眼。

    那么天子又在等什么?

    为何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他是在等太子狗急跳墙?

    是在借此机会观察诸位皇子品性?

    还是说,因为睿真崔皇后让太子守孝三年,天子遵守承诺,真会给太子殿下三年时间吗?

    不过观天子过去行事,他可不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翻脸无情,有仇必报,才是天子的真性情。

    湖阳公主提醒大家,“宴席已经备好,我们是不是该过去了?”

    宁王朝淑妃看去。

    淑妃说道:“不急。”

    宁王招手,叫来一个宫人,吩咐道:“留意薛贵妃那边的动静。若是贵妃娘娘出门,即刻禀报。”

    宫人领命退下。

    淑妃笑了起来,同宁王说道:“你同本宫想到了一起。”

    宁王哈哈一笑,“儿子自然要替母妃分忧。”

    直到薛贵妃那边动身,淑妃才让宫人准备出行软轿,前往承晖殿。

    承晖殿内,灯火通明。

    淑妃一进门,薛贵妃就笑着迎了过来。

    “淑妃你可算是来了,就差你了。”

    淑妃面容矜持,“陛下不是还没来吗?”

    “哦?淑妃竟然想晚于陛下?一会陛下来了,我可得和陛下说说。”

    薛贵妃似笑非笑。

    淑妃脸色一板,“过去你就喜欢曲解别人的话,往往无中生有,过了这么多年,这个毛病还是没改。”

    薛贵妃挑眉一笑,反击道:“淑妃说话还是这么直接,这么多年过去,你这毛病怎么也没改?”

    淑妃冷哼一声,不欲和薛贵妃多说。径直朝大殿尽头走去。

    一排排案几摆放整齐,众人席地而坐。

    顾玖同刘诏分开,前往右手边的女眷位,端坐在王妃裴氏身后。

    欧阳芙同萧琴儿,则位于顾玖的下首位置。

    顾玖今日穿了一件暗红曲裾深衣,无过多修饰。头上是一套赤金头面首饰。

    手腕上,是相衬的赤金镯子。

    萧琴儿今日一套翡翠头面首饰,一身绣着富贵牡丹的曲裾深衣,明媚皓齿,笑容甜美。

    她双目顾盼,周围都是她所熟悉的人。

    顾玖听到她嘀咕了一句,“东宫也来了。”

    果不其然,东宫在太子的率领下,全体出席。

    大家看着东宫诸人,女眷们少不得要和太子妃见个礼,寒暄几句。

    诸位王爷们可没那么客气,少不得对太子冷嘲热讽几句。

    太子殿下轻咳两声,脸色苍白,他的病还没好。

    他也不理会兄弟们的冷嘲热讽,径直走到最前面,在案几后,席地而坐。

    东宫诸位公子,则坐于太子身后。

    顾玖发现,太子一家到来,令大殿气氛随之一变。

    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目光都朝太子看去。

    太子不动如山,仿若并不知道众人议论的对象就是他。

    倒是太子妃,始终低着头,垂手而坐。笼在衣袖里的双手,早已经攥成拳头。

    “陛下到!”

    随着内侍一声唱喝,天子到了。

    天子脚下生风,大步走进大殿,走向主位。

    众人纷纷起身,准备行礼。

    当天子看到太子时,脚下明显一顿,接着又若无其事地来到主位,席地而坐。

    “参见父皇(皇祖父)”

    “免礼。”

    淑妃同薛贵妃一左一右,随侍在天子身边。

    如此一来,倒也不用分谁为尊。大家都是天子的嫔妃。

    天子一声令下,“开宴!”

    宫人鱼贯捧着酒菜,鱼贯进入大殿。

    顾玖看着摆在面前的杯盘碗碟,皇室家宴同宫宴并无区别。真要论区别,好歹家宴上的酒菜是热乎的,而非冷冰冰。

    今日是大年三十,一年的最后一天。

    天子性质不错。

    歌舞饮宴,又没外人在场,在座全都是皇室成员,气氛很快就热闹了起来。

    赵王率先起身,来到太子一席,“大哥,弟弟敬你一杯。”

    太子还没怎么样,太子妃先紧张起来。

    太子脸色苍白,连着咳嗽两声,“弟敬酒,按理我该喝。只是本宫身体不适,太医叮嘱不能喝酒,还请弟见谅。”

    赵王当即不满起来,“大哥是看不起兄弟吗?区区一杯酒都不肯喝?”

    “并非不肯喝,而是不能喝。”太子声音都透着一股虚弱劲。

    赵王脸色一板,“太子是看不起兄弟我,认为我粗鄙,不配与你喝酒,是不是?”

    太子矢口否认,“本宫绝无有此想法。”

    “那你就喝啊。”

    赵王死死地盯着太子殿下,非要逼着太子喝酒。

    腾!

    皇长孙猛地起身,“我与王叔喝酒。”

    赵王哈哈一笑,指着皇长孙,“黄口小儿,退下。”

    皇长孙大怒,“王叔可是看不起侄儿?”

    赵王眼神如鹰隼,将皇长孙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番,“你还不配让本王敬酒。”

    “侄儿敬王叔。”皇长孙端起酒杯,恭敬一杯。

    赵王却不鸟他,只盯着太子,“太子果真要皇长孙替你喝这杯酒?”

    太子连连咳嗽,咳到话都说不出来。

    “我来替他喝。”

    一声怒喝,太子妃站了起来。

    “本宫替太子喝这杯酒,可够资格?”

    赵王回首看着太子妃,哈哈一笑,“嫂嫂替太子喝下这杯酒,自然是可以的。来,弟敬嫂嫂一杯。”

    太子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赵王也喝光了杯中酒,并亮出杯底,以示杯中酒已经喝完。

    他又回头看着太子,哈哈一笑,笑声中多是嘲讽之色。堂堂太子,竟然要女人出头喝酒,哈哈,太子也就这点能耐。

    太子的双眸朝太子妃看去,目光太过复杂,饱含了太多情绪。

    自始至终,天子都没有出面干涉这件事。全程作壁上观,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顾玖左右看看,当天子看向太子的时候,眼神中明显透着失望之色。

    失望什么?

    失望太子没喝酒?

    还是失望太子连这样小小的刁难都无法应付?

    顾玖心道:太子危矣。

    或许不用三年,天子就会废掉太子。

    赵王开了头,王爷皇子们穿梭于舞姬中,四处找人喝酒。

    场面热闹又显得随意。

    宁王跑到天子跟前,说要敬酒。

    天子难得给了宁王一个好脸色,喝了半杯。

    宁王还不知趣,“父皇为何只喝半杯?”

    天子冷冷地扫了宁王一眼,言简意赅,“滚!”

    宁王果然滚了。

    顾玖看到这一幕,顿觉好笑。

    倒是刘诏等皇孙上前敬酒的时候,天子全程和颜悦色,眼神慈爱。

    果然是隔代亲。

    宁王在下面吐槽,“老头子偏心得没眼看了。”

    顾玖身边的萧琴儿自斟自饮,也是快活。

    等到酒酣耳热,她举起酒杯,“嫂嫂,我敬你一杯。”

    顾玖含笑,“多谢弟妹。今儿是皇室家宴,弟妹千万别喝醉了。”

    萧琴儿哼了一声,“我才不会喝酒。嫂嫂就是话多。”

    顾玖也不计较,喝了一杯。

    萧琴儿又端着酒杯跑到前面,王妃敬酒。

    此时,一名内侍急匆匆来到陈监正陈大昌身边,附耳说了几句话。

    陈大昌脸色微微一变。

    原本一直安静的太子妃,不动声色地朝陈大昌那边扫了眼。笼在衣袖内的拳头,也跟着松开,脸上多了笑容。

    顾玖留意到这一幕,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朝对面看去,搜寻刘诏的身影。

    刘诏正被人围着敬酒,根本脱不开身。

    当陈大昌朝天子走去的时候,顾玖攥紧拳头,莫名地竟然有些紧张。

    她扫了眼周围,似乎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刚才进来传来的那个内侍,只忙着喝酒。

    会出事吗?

    会是朝堂出事?

    哪里出现天灾?

    顾玖端起酒杯,遮掩住唇角,不露声色地留意着天子那边。

    陈大昌来到天子身边,附耳悄声说话。

    两边的薛贵妃,淑妃,都没有留意此事。即便留意,也不敢竖耳倾听。

    顾玖分明看见,随着陈大昌说完话,原本心情还不错的天子,一瞬间,脸上阴云密布。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顾玖心头一跳,完了,完了,肯定是出事了。

    她继续以袖遮掩面目,只露出双目,留意天子动静。

    只见天子的目光,先是朝她们看过来。

    顾玖心头一惊,莫非是宁王府出了事。

    仔细一看,天子的目光并非是看向她们这一排,而是朝湖阳公主看去。

    紧接着,天子的目光又朝坐在末尾的陈驸马看去。

    顾玖酒杯差点落地。

    湖阳公主和陈驸马?

    这二人究竟犯了何事?以至于天子眼神像是要吃人似得。

    顾玖心头着急,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尽管湖阳公主婊里婊气,这个时候决不能落井下石。

    她无法提醒宁王和刘诏,只好提醒坐在她前方的王妃裴氏。

    顾玖起身,来到裴氏身边,悄声说道:“启禀王妃娘娘,陛下刚才看了眼湖阳姑母和陈驸马,似有危机。”

    王妃裴氏一愣,下意识地朝天子看去,果然见天子双目隐含怒火。

    她问顾玖,“你没看错,真的是湖阳和驸马?”

    顾玖郑重点头,“没有看错。还请娘娘想办法提醒父王。”

    裴氏摆摆手,让顾玖下退下。

    她心头也有些乱,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又担心牵连到宁王府。

    想了想,还是先提醒宁王要紧。

    薛贵妃敏锐,第一个察觉到天子情绪不对劲,于是问道:“陛下可是身体不适?”

    天子灌下一杯酒,微微摇头。

    砰!

    天子手中酒杯,砸落地面。

    众人皆惊。

    宁王吐槽:“老头子又在发什么疯。”

    天子目光直指陈驸马陈渊。

    陈渊正浑身难受,久坐不动,下肢麻木。连带着他的伤势加重,犹如酷刑。

    突然间,乐师停下演奏,舞姬退到边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天子的目光朝他看来。

    他心头一慌,手一乱,案几上的杯盘碗碟跌落在地,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下子,他更是紧张地浑身冒冷汗。

    “皇,皇……”

    宁王突然出声问道:“父皇这是何意?”

    “你给朕闭嘴。稍后朕再和你算账。”天子厉声怒斥宁王。

    裴氏胆战心惊。

    怎么回事?湖阳公主和驸马到底犯了何事?

    “陈渊!”

    “臣在!”

    陈驸马即刻从位置上起来,走上前,在大殿中央跪拜。

    天子怒极反笑,“朕早闻你花钱似流水,果然名不虚传。”

    陈驸马吓得冷汗津津,“臣知罪。”

    湖阳公主手心冒汗,脸色苍白,频频朝宁王,淑妃看去。

    淑妃微微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数天前,绣衣卫抓获一批盗墓贼。据这伙人交代,他们盗墓所得,均由京城陈氏驸马销赃。还说,下面有大墓,也是陈氏驸马告知。甚至他们能一起行动,也是因为陈氏驸马作保。朕倒是不知道,堂堂驸马竟然还有分金点穴,寻找大墓的本事。”

    此言一出,大殿众人俱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