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43章婊气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年三十,皇室家宴。

    顾玖随王妃裴氏进宫。

    自明德门进宫,在第二道宫门前下马车。

    之后前往长春宫拜见淑妃娘娘。

    王府三位未婚姑娘,这段时间一直住在皇宫,在淑妃跟前尽孝。

    顾玖一行人,刚进长春宫宫门,王府三位姑娘就迎了出来。

    “拜见母妃,三位嫂嫂。”

    “免礼!”

    王妃裴氏先是朝长春宫正殿看了眼,然后问道:“淑妃娘娘近日可好?你们可有淘气?”

    “启禀母妃,女儿不敢淘气。只是有一事,一直困扰着祖母。”

    说话的是刘婳,她也是三姊妹中最大的一个。

    裴氏先是哦了一声,“淑妃娘娘为何事困扰?”

    刘婳四下看了看,小声说道:“今晚的家宴,该由谁主持?明日朝拜,又该以谁为尊?”

    裴氏一听,心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自睿真崔皇后过世,朝堂上一直有请立皇后的声音,但是天子对这些声音一概充耳不闻。

    天子充耳不闻,不代表后宫众妃就能超然物外,不在意皇后之位。

    一旦被册封皇后,那么自己的儿子就能成为嫡子。

    嫡子二字,对诸妃的吸引力,好比磁铁对铁钉的吸引力,无与伦比。

    裴氏压下心头慌乱的情绪,叮嘱刘婳,“此事不可声张,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女儿听母妃的。”

    裴氏打起精神,带着女儿,儿媳,前往正殿拜见淑妃娘娘。

    顾玖同欧阳芙交换了一个眼神。

    天子还没定下今晚家宴以谁为尊,只怕今晚的家宴不会太平。

    别看宫里的嫔妃,个个面容和善,私下里斗起来,比男人都狠。

    刀光剑影,一言不合就要见血,就得死人。

    进入寝殿,淑妃懒懒地靠在榻上。

    “给母妃请安,母妃福寿安康。”

    淑妃看了眼裴氏,“来了啊!坐下说话吧。”

    之后,顾玖以嫡长孙媳的身份,领着二位妯娌上前请安。

    淑妃嗯了一声,懒洋洋地说道:“都坐下说话吧。”

    裴氏关切地问道:“母妃身子可好?”

    淑妃换了个更放松地姿势,“老样子,不好也不坏。人老了,整日都不想动弹。”

    裴氏立马请罪,“儿媳不孝,不能在母妃跟前伺候。”

    淑妃笑了笑,“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王府可好?听闻湖阳前些天又找她王兄要钱?”

    裴氏点点头,“前些天,湖阳的确到过王府,同王爷说了许多话。”

    淑妃问道:“王爷怎么没来?”

    “他这会正领着孩子们,在兴庆宫给父皇请安。”

    淑妃哦了一声,明显没有说话的兴致。

    裴氏小心翼翼地问道:“母妃可是在为今晚的家宴担心?”

    淑妃不置可否。

    裴氏小声嘀咕,声音足够让淑妃听见,“也不知道贵妃娘娘那边有什么动静。”

    淑妃嗤笑一声,“她的动静可多了去,这宫里谁不知道贵妃想要登上后位。薛家一干走卒,正在替她摇旗呐喊。瞧她那嘚瑟的劲,还真以为皇后之位非她莫属。”

    淑妃说起薛贵妃,真是一肚子的怨气。

    两人自进宫就开始争斗,争斗了几十年,谁也不服谁。

    如今还要继续争斗,争后位,也是为了争皇位。

    裴氏忙说道:“母妃息怒。贵妃太过张扬,父皇定然不喜,她休想得逞。”

    淑妃皱起眉头,她可没有裴氏那么乐观。

    最近萧家人也在替她奔走。

    宁王身为皇子,不好直接出面,只能安排下面的人替他出声。

    以天子的权威,如果天子决定了立谁为后,那么将无人能够更改天子的决定。所以必须抢在天子下定决心之前活动,尽可能的影响到天子的决心。

    只是天子真有那么好影响吗?

    睿真崔皇后用了一二十年的时间,也没能打消天子对太子的成见。

    可见天子是一个意志坚定,行事霸道,不会轻易受人左右的人。

    想要影响天子的决定,那是难之又难。

    顾玖心头一跳,后宫因为皇后之位又斗了起来。

    后宫一动,必然影响朝堂。

    朝堂一动,诸位王爷皇子哪里还坐得住。

    事关切身利益,自然要拼尽全力。

    此时,宫人禀报,湖阳公主到了。

    淑妃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快将湖阳请进来。”

    没一会,湖阳公主被请进了寝殿。

    湖阳公主长得像淑妃,看人的时候,眉眼都显得有些凌厉。

    湖阳公主笑盈盈的,她三十出头的年纪,已经生了两个孩子,身段依旧保持得极好。从背影看,仿佛年轻的大姑娘。

    当然,她的脸不再年轻,已经染上了岁月的痕迹。

    她的笑容,张扬高傲。

    她也有本钱高傲,她是公主,是天之骄女。世上有几个女人能比她更尊贵。

    她在长春宫,犹如是在自家。

    一进寝殿,就直接朝淑妃走去,紧挨着淑妃坐下。

    “母妃,女儿可想你了。”

    她挽着淑妃的手,学那娇俏的小姑娘撒娇。

    淑妃难得露出慈爱的笑容,“可是又淘气了?听说前些日子,你去找你王兄,你王兄一定烦了你。”

    一说起此事,湖阳公主就有满腔怒火。

    刘诏那混账小子,下手太过狠毒,以至于驸马在床上躺了数日都不得下床。

    今日家宴,驸马还要拖着伤势未愈的身体到宫里饮宴。等宴席结束,驸马不知道有多惨。

    湖阳公主眼神怨毒,“母妃,一会你得替我说说王兄。只是让他帮个小忙,他却派刘诏将驸马打了一顿。驸马好惨,前两天才能下床,今儿就要进宫饮宴。女儿担心,今日过后,驸马的伤势又会加重。”

    淑妃在大事上并不糊涂,她虽然宠爱湖阳,却也不是一味的毫无原则的宠爱。

    她说道:“你王兄打驸马,定是有他的理由。是不是你和驸马又做错了事情,惹怒了你王兄?”

    湖阳公主急得跺脚,“母妃,驸马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还替王兄说话。”

    淑妃脸色瞬间一冷,“你和你王兄,才是本宫的孩子。至于驸马,就算死了,大不了再给你选一个。”

    湖阳公主表情一愣,心头一凉,“母妃,女儿……”

    “行了,本宫不想听你驸马长驸马短的。”

    湖阳公主委屈地低下头,“母妃即便不在意驸马,好歹也该顾忌一下你的两个外孙。”

    湖阳公主的两个孩子还站在大殿内。

    一儿一女。大的是儿子,叫做陈律,小的是女儿,叫做陈敏。都还是一团孩子气。

    两兄妹齐声说道:“孙儿(女)拜见外祖母,恭祝外祖母福寿安康。”

    淑妃复又笑起来,“好孩子,都坐下说话吧。”

    两兄妹很自觉地坐在下首位置。

    湖阳公主拉着淑妃娘娘的衣袖,恳求地喊了一声,“母妃!”

    淑妃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裴氏轻咳两声,准备说话。

    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湖阳特不要脸。

    裴氏说道:“湖阳妹妹,你今儿这套头面首饰,以前怎么没见过?新做的?”

    湖阳公主笑了笑,不甚在意地说道:“好让嫂嫂知道,我这套头面首饰,工匠花费数月制作,靡费上千两。光是这上面的珠宝,就价值连城。”

    裴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湖阳妹妹果真阔气。却不知为何不年不节要上王府?这又是为何?”

    裴氏当着淑妃的面,还是给湖阳公主留了点面子,没有拆穿湖阳公主上门打秋风的事实。

    不过就算裴氏不说,淑妃也是门清。

    湖阳年年上王府打秋风,她能不知道吗?

    她只是给女儿留点脸面。

    顾玖她们几个,低头一笑。

    裴氏同湖阳公主,她们姑嫂二人针锋相对,还是当着淑妃的面,有好戏看了。

    其实,王府的人都不忿湖阳公主年年上门打秋风。

    你说每次要个几百两就算了,湖阳却不,每次上门,没有三五千两,上万两,是绝不能打发她的。

    萧琴儿心头很是不满,那些钱可都是王府的,将来王府分家,也有她的一份。

    湖阳公主上门打秋风,便是分薄她和刘议的财产,她岂能高兴。

    欧阳芙则是看不起湖阳公主的为人,在人前摆阔,人后却要打秋风,真是没皮没脸。

    顾玖嘴角微翘,不管是哪个年代,都是没脸没皮的人活得更舒坦。

    她们拿了别人的钱,理所当然要潇洒奢靡。

    至于旁人的感受,她们是从不在意的。

    你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存点钱,最后被人以各种理由借走。

    借钱的人身背上万包,脚踩名贵鞋,用着最贵的化妆品,三天两头出门潇洒,一两个月出门旅游,又豪又奢。

    你问她还钱,她还理直气壮:借你一点钱,怎么天天问,烦不烦。最后再来句,没钱。

    没钱还钱,却有钱出门旅游,有钱买最新款包包。

    你见了,非得气死不可。

    湖阳公主和后世某些人,在某些方面真的是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湖阳公主出身高贵,有摆阔的本钱,也有人替她兜底。

    所以湖阳年年作死,年年不死。三十岁的人,依旧像个心智不全的骄纵小孩子。

    湖阳公主理直气壮地冲裴氏说道:“我上门找王兄说话,嫂嫂也要管?”

    裴氏暗自冷哼一声,若非淑妃在场,她真想上前抽湖阳公主一巴掌。没羞没臊,没脸没皮,气煞人也。

    淑妃知道裴氏心中有怨气,出面安抚道:“都少说两句。湖阳,不可对你嫂嫂无礼,说话放尊重些。”

    湖阳公主低头认错,“母妃教训的是,女儿错了。嫂嫂,你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裴氏轻咳一声,“我哪敢同你计较。”

    湖阳公主掩唇一笑,“我就知道嫂嫂最大度不过。”

    裴氏心头恼怒,屁的大度。

    她才不要大度。

    年轻的时候,受够了妾室的气。如今年龄上来,却还要受湖阳的气。

    岂有此理。

    淑妃揉揉眉心,自古以来,姑嫂就是天敌。

    她干脆说道:“琴儿,你过来。本宫问你,在王府可有淘气?”

    萧琴儿心花怒放,淑妃娘娘总算注意到她。

    她朝顾玖扫了眼,哼,你休想压过我。

    顾玖无语望天,萧琴儿太会脑补了吧。

    她还没动手,萧琴儿就一副要和她争个高下的样子。

    等她真正动手的时候,萧琴儿岂不是要撕了她。

    萧琴儿模样娇俏,声音清脆如黄鹂。

    她恭敬回话,只说好的,不说坏的。裴氏偶尔补充两句。

    婆媳二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萧琴儿高兴坏了,心想王妃今日对她和颜悦色,会不会是已经消了气?

    等回了王府,她得到王妃跟前尽孝,巩固自己的地位。

    正说着话,宫人禀报,宁王领着诸位皇孙过来了。

    紧接着,就见宁王步伐如风,身着褐色深衣走了进来。

    “母妃可好?”

    宁王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可见宁王人虽荒唐,却十分注重保养身体。

    只因为续了胡须,所以看起来有些老。若是将胡须剃掉,说不定又是一美中年。

    “本宫无需你来担心。你父皇那里,可好?”

    宁王直接在左面第一个位置上坐下,“老头子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他哪有好的时候。今儿将我们几兄弟全都痛骂了一顿,我还差点被砚台砸中,幸亏躲得快。”

    淑妃惊呼,“你父皇为何置气?可是你们又闯了祸。”

    宁王摇头,“哪能呢。户部没钱,年年都要少府贴补,老头子气狠了。

    早就说要清理户部积欠,看样子这回是要来真的。

    我们兄弟数人,每人都欠了户部不少钱,加起来就是个大数目。

    户部尚书上本,将矛头对准了我们这些皇子,扬言只要我们还了户部的积欠,户部从此无忧矣,战事无忧矣。

    户部那老头,专门找茬,实在是欺人太甚。

    老头子还真信了那老头的话,逼着我们还钱。我哪里有钱还。

    我和燕王弟一起辩解了几句,老头子就开始发疯,恨不得弄死我们才好。”

    听着宁王一通抱怨,淑妃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你啊你,和你父皇说话,就不能正经一点。非得吵吵嚷嚷,惹怒你父皇。”

    裴氏也是一脸紧张。

    湖阳公主则是慌乱。

    公主府也从户部借了不少钱,具体多少她不清楚,但是肯定不少就是了。

    湖阳公主紧张地问道:“王兄,父皇真要清理户部积欠吗?”

    宁王哈哈一笑,“哪还能有假。过完元宵后,就会有旨意下来。”

    湖阳哭丧着一张脸,“我没钱。”

    宁王半点不同情,“没钱自己想办法,本王也没钱。老大,本王上次交代你的事情,你办得如何?”

    刘诏蹙眉,目光看着宁王,果真要在此处讨论这些事情?

    宁王板着脸,“叫你说你就说。”

    刘诏沉声说道:“并无进展。”

    宁王不满,“这么长时间,为何没有进展?”

    刘诏语气淡定,“一是府中开销大,二是儿子不管账,三是儿子长时间在军营,没空料理此事。”

    顾玖一听,就知道刘诏和宁王是在说钱的事情。

    钱是人的胆。

    即便贵为王爷,若是没钱,也是寸步难行。

    宁王早就预料到,天子清理户部积欠决心很大,此事是迟早的事情。故此前往皇陵之前,吩咐刘诏收拢钱财,早做准备。

    刘诏的确收拢了一些钱财,只是数量有限,他全添给顾玖的聘礼。

    原本王妃裴氏只准备了一万两的聘礼。

    刘诏嫌少,于是私下里添了一万五千两。

    后来一直忙,一直忙,加上他不管账,又长期身在军营,能收拢的钱财自然很少。

    其实,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刘诏没上心。

    他想借清理户部积欠这事,让宁王长个教训。

    也好让宁王知道,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王府看似花团锦簇,富贵奢靡,其实内里已经有了衰败迹象。

    继续这么下去,或许真有一天,王府会和那些穷亲戚一样,三天两头上别家打秋风。

    户部积欠,给了刘诏机会。

    刘诏要让宁王知道,不要每次一有事,就要他这个做儿子服其劳。

    做老子的,也该做个表率,身先士卒,扛起钱财大难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