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40章要钱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来到少府。

    今儿她是来挑人的。

    身边人手不够,她得亲自挑选几个人回去。

    方嬷嬷之前给她介绍的那位做过常侍的黄门,名叫邓存礼,年过四十。

    邓存礼过去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

    若是顾玖肯给他一个机会,他应该是愿意出宫吧。

    不过她还是要先看看人再说。

    万一不合眼缘,看着不顺眼,不要也罢。

    嗯,没毛病。

    顾玖也是个隐藏的颜控。

    她要求不高,模样端正就好。

    少府家令命人挑选了二十个小黄门,供顾玖挑选。其中就有年龄最大的邓存礼。

    顾玖目光朝邓存礼扫去,人显老,看着像是五十出头的人,头发灰白。不过浑身上下,收拾得很干净,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

    并无想象中邋遢中年人的的模样。

    邓存礼留意到顾玖的目光,他缓缓抬起头,看到站在顾玖身后的方嬷嬷,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恍然大悟。

    他就奇怪,诏夫人挑人,怎会亲自点他的名字。

    他一个半截身子入棺材板的人,哪里入得了诏夫人的眼。原来是方嬷嬷替他美言。

    他内心有微微激动,很快又变得无动于衷。整个人平静地站在那,存在感极低。

    顾玖注意到邓存礼的目光,他的目光依旧锐利,并没有被苦难消磨掉意志。

    她暗暗点头,她对邓存礼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其余小黄门,皆是十六七岁到二十一二岁的年纪,模样都很端庄。

    有那机灵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偷偷朝顾玖看去,希望能引起注意。

    也有那木讷的,仿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顾玖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去。

    然后她让每个人简单介绍一些自己,从姓名,年龄,籍贯,何时进宫,做过什么差事说起。

    她一边听着小黄门们介绍自己,一边对照册子。

    最后轮到邓存礼,他倒是简单,就说了下自己名字,年龄,籍贯,旁的什么都没说。

    顾玖心中已经有数。

    少府家令问道:“夫人可有看中的人选?若是这些都不满意,老夫再让人挑选二十名供夫人挑选。”

    顾玖轻声笑道:“多谢老大人,我已经选好了。”

    “哦?不知夫人选中了谁?”

    顾玖笑了笑,指着两个模样机灵的小黄门,“他们两个。”

    接着又指着一个憨厚的小黄门,最后才挑中邓存礼。

    少府家令见顾玖挑中的邓存礼,不由得笑了起来。

    “夫人选人,果然很是独到。”

    顾玖轻声一笑,“我人年轻,什么样的都选一个,以后就知道哪种人才是真正好使唤的。”

    少府家令哈哈一笑,“夫人说的有理。一样米养白样人,是该不拘一格挑选使唤的人。”

    说完,少府家令命人办手续。

    将四个黄门的名字从后宫名册划掉,记录到宁王府名册中。

    又给四人办了身份名牌,从今以后他们四人就是王府的人。

    其余十六人被打发走。

    四人齐齐上前,“拜见夫人。”

    顾玖点点头,“以后你们就在本夫人身边当差,须谨记一条,凡事都必须听从本夫人的吩咐。除本夫人外,其余人等无需理会。若是有人胆敢背主,下场你们自己都清楚。”

    “谨记夫人教诲。”

    顾玖嗯了一声,“邓存礼经验老道,你们三人以后遇事多听听他的意见。”

    这就定下,四个黄门以邓存礼为首。

    邓存礼倒是不卑不亢,“多谢夫人。夫人再造之恩,铭感五内。”

    顾玖轻声一笑,“邓公公果真感激我,就一心一意替本夫人办事,可好?”

    “当不起公公二字。能得夫人看重,定会一心一意为夫人办事,不辜负夫人的恩德。”

    顾玖笑道:“如此甚好。都起来吧,随本夫人到街上逛逛。”

    顾玖难得出门一趟,自然不会这么早就回王府。

    她坐着马车,轻车简行,来到四海杏林堂。

    她没急着进去,而是透过车窗,打量成药铺的情况。

    田大夫正在为人诊脉开方,他儿子田苦拖着不太灵便的腿,正在柜台后面抓药。

    二壮拿着一把算盘算账。

    有衙役来到成药铺,二壮满脸堆笑地迎了出去。看他们说话的神态,显然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错。

    闲聊了一会,二壮邀请衙役晚上喝酒,衙役自然欣然答应。

    送走了衙役,又来了一波绣衣卫。

    二壮同样是热情相迎,和对方有说有笑。

    顾玖见到这一幕,笑了起来。

    没想到二壮和绣衣卫也打好了关系,不错。

    如此,她就可以趁机在绣衣卫养几个钉子。

    等二壮送走了绣衣卫的人,顾玖才下了这马车,穿过街道,来到成药铺。

    邓存礼护卫在顾玖身边,小心警惕着街上的行人。

    顾玖暗暗点头,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果然竟然老道。

    至于另外三个黄门,年轻,见识少,少不得偷偷四下张望,好奇地打量着热闹的街面。

    二壮猛地一见顾玖,吃了一惊。

    他急忙迎上前,悄声问道:“夫人怎么来了。”

    同时打量着顾玖身边的几个陌生面孔。

    顾玖笑道:“过来看看。”

    “夫人请到后院说话。”

    顾玖如今身份不一般,二壮生怕有热冲撞了她,又担心她的身份被人识破。于是赶紧将顾玖一行人迎到后院。

    穿过大堂的时候,顾玖微微摇头,示意田大夫继续诊脉,无需行礼。

    到了后院,青梅熟门熟路,泡了一壶茶。

    二壮将开业后的账本全都抱了来,“请夫人过目。”

    顾玖的手压在账本上,“此事不急。我先给你介绍他们几个,这位是邓存礼,这位是……”

    将四位黄门介绍给二壮认识后,顾玖又说道:“从今以后,他们四人就在我身边伺候。若是有事,我也会派他们四人来通知你。你若是有事,让门房唤他们出府就行。门房那里我会打一声招呼。”

    说罢,顾玖给了二壮一份盖有她本人印章的凭证。

    “有这个凭证,王府门房就会替你唤人。”

    二壮郑重地收下凭证。

    看着上面猩红的“诏夫人印”,二壮笑了起来。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顾玖笑笑,“这不算什么。成药铺生意可好?”

    二壮说道:“才开业,生意很一般,有些入不敷出。不过前些日子,有个城门吏用了我们自制的风湿止痛膏,说是效果极好。昨天那人又来配药,还推荐了他的袍泽过来。”

    顾玖一听,笑了起来。

    她拿出来的四个药方,都是后世老教授总结前人经验,翻阅各种医书,收集各种数据,亲自配置的药方,效果极好。

    绝非现在敝帚自珍,一代代传下来,没有改进的药方可比。

    顾玖说道:“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这个成药铺子不急着赚钱,先将名声打出去。”

    二壮应下,“小的明白。”

    顾玖拿起账本,随手翻阅。账目很清晰,每一笔开销,进账,都记录在册。

    她满意地点点头,又问道:“聚美斋那边生意怎么样?”

    二壮眉开眼笑,“到了年底,生意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顾玖说道:“若有盈利,记得将银钱给苏家表少爷送去。”

    “说道苏家,昨日苏二老爷来到铺子。”

    “二舅舅来了吗?他可有说什么?”

    二壮笑道:“苏二老爷不放心,就是过来看看。又问我们现在缺什么药材,列个单子给他。若是要的急,他可以先写信回去,让人将药材带来。

    昨晚上,小的和田大夫一起请苏二老爷喝酒,一直喝到半夜。小的和他说了,腊月先不进药材,等到过完年,小的会列个单子给他。”

    顾玖点点头,“你这样处置很妥当。二舅舅有可能会在京城常住,替我多照看着。”

    “小的明白。昨晚上,还命酒楼小厮,给苏表少爷送了酒菜。”

    二壮办事果然周到。

    顾玖问道:“宋正呢?今日怎么没见他?”

    “他出门打听消息去了。”

    “你告诉宋正,下个月他的身份文书会办下来。以后他就在王府当差,听候差遣。”

    “宋正一直盼着这一天,得知这个消息,定然十分欢喜。”

    顾玖问二壮,“你若是想要一个身份,我也可以替你办。”

    二壮频频摇头,“小的只愿意在夫人身边听候差遣,小的这辈子就做夫人的马前卒。”

    顾玖感慨道:“委屈你了。”

    二壮憨厚一笑,“小的不委屈。夫人将我们母子三人从高二福手里救出来,又给我们营生,小的现在很满足。”

    顾玖笑了笑,问道:“你母亲和你大哥可好?马场现在经营情况如何?”

    一提起西北那边,二壮兴奋起来。

    “大哥来信,马场经营良好。今年又添了五十匹小马驹,卖了十五匹壮马给庆平马场,抵消了去年的账目。”

    说完,二壮将昨日才收到的信件拿出来,交给顾玖过目。

    “大哥还在信里说,等到明年,马场就能自负盈亏,不用夫人继续贴补。至于账本,要等到正月过后才会送来。”

    顾玖看着信件,点点头。

    她原本计划,用三五年时间将马场经营起来,没想到大壮没用两年,就能实现马场自负盈亏,很了不起。

    二壮又兴奋地从库房里搬出一匹羊毛织布,“夫人请看,这是从西北寄来的。”

    看到羊毛织布,顾玖很高兴。

    带着色彩的羊毛织布,摸上去格外柔软。

    紧接着,二壮又搬出两匹素色羊毛织布,“我母亲用棉麻同羊毛混纺,说是更耐水洗,还能降低成本。小户人家也能用得起。”

    顾玖意外惊喜。

    她伸出手,触碰布匹。手感同纯羊毛织布果然有所不同。

    二壮告诉顾玖,“这种和棉麻混纺的羊毛织布,在西北格外受到青睐。工坊每天都忙不过来,供不应求。小的留意过京城这边,羊毛织布还没有传到京城。夫人,我们要不要也在京城开个布庄。”

    顾玖说道:“不用另外开布庄,我的陪嫁里面有一家布庄。这些布匹都可以拿到布庄去贩卖。对了,这些布匹有没有多的?”

    二壮点头,“这次随信一共送来了二十匹羊毛织布。”

    顾玖说道:“很好。每样挑选一匹,明日你亲自送到柱国公府,交给柱国公府大少奶奶。”

    裴芸嫁给了柱国公府的嫡长子,如今是柱国公府的大少奶奶。

    顾玖设在西北的羊毛工坊,是同裴芸一起合作。

    工坊有了成果,她自然要将成果给裴芸送去,以示坦诚,共享。

    等到明年工坊将今年的账本交上来,届时还要给裴芸送去一份。

    顾玖也挑选了几匹,准备带回王府。

    羊毛织布,最合适冬天。

    眼看天色已晚,顾玖启程回王府。

    刚回到东院上房,小翠就来禀报,“启禀夫人,湖阳公主来访,这会正在和王爷说话。”

    湖阳公主,宁王胞妹。

    之前顾玖一直没机会同湖阳公主见面,听说湖阳公主去行宫别院度假去了。

    她问道:“这个时候湖阳公主上门,有没有说所为何事?”

    “奴婢不晓得。不过奴婢听二门的婆子说,湖阳公主上门的时候,眼睛红肿,似是有为难的事情。”

    不年不节,这个时候上门,自然是有为难的事情。

    顾玖没太在意此事,又问道:“公子回来了吗?”

    “公子这会正在碧玺阁,同王爷一起。”

    顾玖愣了一下,“你是说公子这会正和王爷,湖阳公主一起?”

    “正是!”

    前些天,刘诏得了一个消息后,就每天早出晚归,莫非同湖阳公主有关?

    顾玖走进上房,一边沉思。

    回过神来后,她吩咐方嬷嬷,“让几个小黄门出门走动走动,尽快熟悉王府。另外,分别给他们一点银钱,方便他们行事。”

    “奴婢这就去安排。”

    这个时候,小丫鬟来禀报,说是二夫人来访。

    顾玖笑道:“快将二夫人请进来。”

    欧阳芙被请到小书房落座。

    “二弟妹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欧阳芙笑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大嫂刚回来,应该已经听到湖阳公主来访的消息。”

    顾玖点头,“正是。就是不知不年不节,湖阳公主为何此时来访。”

    欧阳芙说道:“我知。湖阳公主是来要钱的。”

    咦?

    竟然是要钱。

    顾玖随口一问,“莫非王府欠了湖阳公主钱?”

    欧阳芙摇头,“那倒不是。湖阳公主同驸马都尉二人好奢华,每年爵禄不够开销,年年都要来往府打秋风。谁让父王同湖阳公主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顾玖笑了。

    都说皇室奇葩多,她才进门,就已经遇到了一个奇葩。

    “据我所知,湖阳公主每年爵禄至少有三五万两,还有各类收益。驸马都尉名下也有各种产业。一年少说有十几万两的收入,竟然不够花销?”

    欧阳芙抿唇一笑,“谁说不是。等着瞧吧,明儿一早,王妃娘娘定会大发雷霆,迁怒你我等人。大嫂早做准备,切莫让王妃娘娘抓住把柄。”

    “多谢二弟妹提醒。”

    顾玖送走欧阳芙,心头有些不安。

    湖阳公主上门,果真只是单纯的打秋风吗?

    喜乐堂。

    萧琴儿红着眼睛,望着刘议。

    “这几日我在府里,连头都抬不起来,人人都在笑话我。眼看就要过年,你替我到母妃跟前美言几句可好?好歹也让我参与过年逐项事宜。否则到时候,我真是没脸见人了。”

    刘议把玩着一把名剑,“今儿湖阳姑母上门,母妃正恼火。你让我这个时候去见母妃,岂不是触霉头。晚几天吧。”

    “再晚几天就过年了。到时候哪有我的份。”

    刘议盯着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母妃年轻的时候,可是说一不二的主。如今年龄大了,才多了一些慈爱。你竟然敢瞒账不报,实在是大胆。”

    萧琴儿委屈坏了,“我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在外面花钱似流水,那钱又不会从天上掉下,我只能想尽各种办法筹措银钱。”

    刘议不耐,“行了,这话你要说多少回。”

    他将名剑放下,丢给内侍,然后又说道:“我去父王那里看看。不知今年湖阳姑母想要多少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