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9章请罪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二夫人欧阳芙说道:“儿媳听说,今年海贸不顺,先是台风,之后又有海盗肆虐,每条船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田庄和铺子,今年的收成和去年基本持平,甚至略有多出。但是因为在海贸上面损失惨重,故此今年的收益相比去年才会少了两成。”

    裴氏重新翻阅账本,翻到海贸的收益,同她记忆中往年的收益相比,的确是明显减少。

    “此事为何没有及时禀报本王妃?”

    欧阳芙侧头,朝萧琴儿看去。

    萧琴儿张张嘴,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儿媳担心打扰母妃,就没让账房禀报。”

    “荒唐!”

    裴氏丢下账本,目光不善地盯着萧琴儿。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敢隐瞒,你想做什么?一句担心打扰到本王妃,此事就能解释吗?整个王府,到底是谁在当家,你心里头没数?翅膀还没长硬,就敢越俎代庖,替本王妃当家,谁给你的胆子。”

    裴氏脾气一上来,才不管萧琴儿是不是刘议的妻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

    萧琴儿涨红了脸,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太丢人了。

    沈侧妃和罗侧妃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见了笑意。

    要顾玖说,那不是笑意,那分明就是幸灾乐祸。

    沈侧妃出声说道:“王妃息怒,议夫人她是好心办坏事,只想着孝顺王妃娘娘,却忘了做事情也要分个轻重缓急。还请王妃原谅她这回。年轻人嘛,做事不周到都是难免的。多历练几次,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裴氏瞪了眼萧琴儿,很是不满,“听到没有,沈侧妃都在替你说好话,你也不知道道一声谢谢。”

    萧琴儿又羞又恼,起身,面对沈侧妃福了福身,“谢谢沈侧妃替我美言。”

    沈侧妃捂嘴浅笑,“议夫人快坐下。你也别怨王妃娘娘,她也是为了你好。这么大的事情,王妃当家,却最后才知道,实在是不应该。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

    萧琴儿委屈极了,眼泪都快下来了。

    她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下次不敢了。请母妃原谅我这回。”

    王妃裴氏冷哼一声,“这次念在你是初犯,本王妃就不予追究。下次再敢隐瞒,你也不用协理管家,先管好你那院子里的事情吧。”

    萧琴儿脸色一白,嘴唇哆嗦着应道:“儿媳遵命。”

    萧琴儿自嫁入王府,第一次受这么大的委屈,眼泪当差就落了下来。

    欧阳芙低头一笑,偷偷和沈侧妃交换了一个眼神。

    萧琴儿以为抢了她的差事,就能顺风顺水,在王府说一不二,纯粹就是做梦。

    顾玖微微垂首,留意着两位妯娌的反应。

    当她看到欧阳芙眼中的笑意时,她也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王府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人人心里头都有一把算盘,盘算着自己的利益。

    萧琴儿是从一开始,就打算隐瞒此事?

    还是有人面授机宜,给了她灵感,让她做出这个荒唐又大胆的决定?

    顾玖无从得知。

    却也知道,过年逐项事宜,这回是轮不到萧琴儿出风头。

    果不其然,裴氏这会还在气头,就吩咐欧阳芙,“老二媳妇,过年各项事宜,你多辛苦一点,照着去年旧例,好好做准备。”

    欧阳芙躬身领命,一脸心满意足。

    顿了顿,裴氏又朝顾玖看去。

    她就两个亲儿子,刘诏和刘议。两个儿媳,一个萧琴儿,一个顾玖。

    萧琴儿这回犯了错,裴氏打算冷落她一段时间。

    想了想,于是就点了顾玖的名字,“老大媳妇,你和老二媳妇一起准备过年逐项事宜。”

    “儿媳遵命。”

    顾玖意外,真没想到裴氏竟然会点她的名。

    她还以为,裴氏厌恶她,就一定会永远将她撇弃在外,永远不会让她管家。

    她还打算,清闲半年一载,等到明年寻个合适的机会再撸袖子开干,将属于自己的荣耀抢回来。

    没想到才进门几天,裴氏就点了她的名。虽然是协理,也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只是,她之前的机会,就得全部推翻。

    什么清闲一年半载,如今看来是不可能的。

    裴氏又对萧琴儿说道:“老四媳妇,将你手中的差事做好,旁的事情暂时不用过问。”

    萧琴儿委屈地点头,“儿媳听母妃的。”

    她本想在过年期间出个风头,让所有人见识一下她管家的本事。却没想到,一朝不慎,全盘皆输。

    准备过年的差事是她从欧阳芙手里抢来的,没想到,最后这个差事又回到了欧阳芙手中。

    更可气的是,王妃竟然点了顾玖的名字,让顾玖协理准备过年事宜。

    等一会这事传扬出去,她可就丢脸丢大了。

    一想到被下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萧琴儿感觉自己已经没脸做人,难受得恨不得再也不出来见人。

    沈侧妃笑道:“王妃娘娘这番处置,极为妥当,妾身自愧不如。”

    王妃裴氏笑了笑,神情淡漠,对沈侧妃说道:“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不过如今我们都老了,该让年轻人练练手。”

    “王妃说的是,的确该让年轻多练练手。”

    沈侧妃一张笑脸,处处奉承王妃裴氏,将王妃裴氏哄得极为高兴。

    事情料理完毕后,大家就起身告辞,各自忙碌。

    “二弟妹。”

    顾玖叫住欧阳芙。

    欧阳芙回首,笑脸相迎,“大嫂叫我何事。”

    顾玖笑道:“王妃娘娘命我协理过年逐项事宜,我是来问二弟妹取经的。”

    欧阳芙掩唇巧笑,“大嫂真会开玩笑,我也是在慢慢摸索,不懂的就问王妃娘娘,或是两位侧妃娘娘。”

    二公子刘评是沈侧妃所生,因此欧阳芙同沈侧妃才是正经的婆媳。

    当然,对于这一层关系,顾玖暂不用理论。

    她挽着欧阳芙的手,“我们一起前往议事堂,可好?”

    “我听大嫂的。”

    “我有不懂的地方,还请二弟妹教我。”

    “不敢当,我们一起摸索学习。”

    “没想到王府竟然还做海贸。”顾玖问起最关心地问题。

    “海贸盈利可观,京城不少人家都在海上参了股。对了,像是平南侯顾家,也在海贸上面参了股。”

    侯府也有做海贸?

    顾玖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好奇地问道:“我们王府进行海贸,那海船是自己的,还是船家的?”

    欧阳芙瞄了眼顾玖,“大嫂对海贸如此感兴趣,难不成想用嫁妆银子参一股?”

    顾玖哈哈一笑,“我倒是想,奈何嫁妆银子有限,可不敢投到海上去。我就是好奇。”

    “大嫂说的没错,海上风险大,我们就不参与了。”

    顾玖又问道:“弟妹还没告诉我海船的事情,我总听人说海船极大,一艘海船就得靡费数万两建造。之后每年还要另外花钱保养。”

    欧阳芙点头,“那是自然。一艘像样的海船,没有三四万两,可买不到。

    像是那种最大的海船,少说得要十几万两吧。

    京城的大户人家,有自己买海船做生意的,也有几家人凑在一起买一条海船。还有就是同船行合作,租用船行的船跑海。

    不过这些年朝廷也开始关注海贸,有关系的就搭着朝廷的船出海。只是朝廷水师战力不行,遇上海盗还不如船行的护卫。”

    顾玖闻言,若有所思。

    欧阳芙拉着顾玖,“大嫂,我们不说这些。再有几天就是小年,今儿得准备许多事情。”

    顾玖点头。

    她心里头热血澎湃,对海上极为向往。

    她不仅是眼馋海贸的高额利润,更是想为自己找一条退路。

    鬼才知道又朝一日,宁王府会不会败落。

    即便宁王府不会败落,谁又能知道刘诏会不会败落?

    自古以来,嫡长子继位皇帝宝座,那是少之又少。

    青史留名的更没几个。

    真正有大作为的皇帝,都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

    刘诏身为嫡长子,以皇室嫡长子悲剧论来估算,顾玖很不乐观。

    所以她得提早给自己寻一条退路,一条生路。

    出海,就是最佳选择。

    只是海船造价太高,让顾玖郁闷得不行。

    钱的问题,将来可以慢慢解决。

    最关键的问题是,她没有合适的人选。

    果然,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最宝贵的依旧是人才。

    她需要许多忠心可靠的人替她办事。

    顾玖将这个想法暂时压下,先随欧阳芙到议事堂,第一次正式接触王府内务。

    王府内务又多又杂,事情比顾府多了几倍不止。

    光是王府的下人,就比顾府多了几百人。

    算上田庄,铺子,王府属官,侍卫,那便多出近千人。

    外面的事情,自有王府属官们处理。

    内务,其实也有王府家令带领一个团队处置。

    不过王妃裴氏不是那么放心,很多事情,还是会亲自过问。

    议事堂内,王府家令史大人正带着七八个账房先生在算账。

    顾玖同欧阳芙到来,账房们手下都没停。

    王府家令独自起身,向她们二人行礼。

    顾就说道:“免礼。这是在忙什么?”

    王府家令说道:“各处账目,需要一一盘算。王爷和王妃名下的收益,也要尽快算清楚。另有王爷爵禄,需要另做一本总账。”

    顾玖了然。

    王府家令又拿出几本厚厚的册子,“这是王府下人名册,请大夫人过目。”

    顾玖颔首,接下册子。

    紧接着,王府家令又拿出几本账册,“这是过年期间,打赏下人的预算安排。另外几本,是过年期间,逐项开销预算。请大夫人过目。”

    顾玖一来,王府家令就跟陶家底一样,将所有的事情都朝顾玖交代。

    欧阳芙眼角抽动数次,心情十分复杂。

    想当初,她初次协理管家的时候,王府家令可不是这样。直接丢给她一本账册,让她过目即可。

    哪有什么下人名册,什么过年逐项预算。

    这些统统都没有。

    两相比较,顾玖的待遇未免也太好了。甚至就连萧琴儿都比不上。

    王府家令对萧琴儿,那可是公事公办。

    难道就因为顾玖是嫡长媳,是大夫人,所以王府家令才会如此行事吗?

    是了!

    王府家令说到底,算是王爷的人。

    平时虽然也听王妃调令,但是真正忠心的人还是王爷。

    王府家令对顾玖的态度,从侧面反映出王爷的态度。

    欧阳芙不由得多看了顾玖几眼。

    顾玖来到里间,选了空白的一张书桌坐下。

    从今以后,她就要在这里协理管家,了解王府上上下下。

    她先是翻阅名册,翻得极快。

    青梅,青竹两个丫鬟,也不用吩咐,直接拿起算盘,开始算账。

    方嬷嬷则是伺候在边上,替顾玖介绍名册上的人物。

    欧阳芙从外间走进来,身后还跟着萧琴儿。

    顾玖扫了眼,萧琴儿眼睛红红的,却依旧坚持到议事堂管事。

    “四弟妹来了。”

    萧琴儿嗯了一声,在左侧位置上坐下。

    欧阳芙则坐在右侧书桌前。

    每人各管一摊事。

    王府过年期间,先是要进宫参加宫宴,之后王府也要准备宴席,宴请亲朋好友。

    对于宴席的准备,欧阳芙有过一次经验。

    不过今年得有新花样,不能让宾客以为,没次来王府都是那几样,看都看腻了。

    比如,去年的宴席,摆盘的餐具是成套的的富贵牡丹。

    今年就不能再用富贵牡丹,得换做花团锦簇。

    又比如待客的花厅,去年的屏风是仕女图。今年就得换成花鸟图。

    所有的细节都要考虑到,该换的全部换下来。

    这些事情极为琐碎,偏偏又不能出半点差错。

    之前,一直是萧琴儿忙这些事情,欧阳芙协理。

    萧琴儿第一次应付这样的差事,效率很低。

    欧阳芙却不曾提醒她,只是在一旁看着。

    果不其然,萧琴儿主动揽事,结果就出了事。

    如今这份差事又回到欧阳芙手中。

    欧阳芙偷偷瞄了眼顾玖。

    顾玖还在翻看下人名册,似乎不打算插手她的差事。

    她又朝萧琴儿看去。

    萧琴儿原本就管着针线房的采买,油水最多的一个差事,这会正翻看着针线房的账本。

    说到底,王妃娘娘还是最疼公子议萧琴儿两口子。否则也不会将油水最多的差事,交给萧琴儿。

    至于欧阳芙,让她协理管家,那就是协理。哪里需要她,她就忙活哪里。

    欧阳芙暗自冷笑一声,继续埋头做事。

    顾玖一心二用,一边翻看名册,听着方嬷嬷的介绍。一边留意着两位妯娌的反应。

    萧琴儿今日被王妃娘娘落了面子,这会老实得很,一句话都不吭。

    有婆子前来请示,她也是轻言细语,看着温柔得很。

    至于欧阳芙,顾玖笑了笑,心思不少。

    当然,王府的人,没有一个心思单纯的。

    每个人都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

    否则如何能在王府立足。

    说皇宫是吃人的地方,王府也差不离。

    青梅算完了过年打赏下人的预算,她悄声同顾玖说道:“启禀夫人,这本账目没问题。就是具体打赏的数目,还请夫人亲自过目。”

    顾玖挑眉,接过账本翻阅。

    打赏数目看着令人咋舌。

    最多的有数百两,最少的则只有几百钱。

    她飞快地翻完账本,又对照名册,于是顾玖明白了王府家令的用意。

    打赏多的人,才是她需要关注的人。

    王府家令这份人情,她收下了。

    顾玖也没遮掩,直接提笔,对着名册抄写了一份重点关注人员名单。

    忙忙碌碌,时间总是过得极快。

    感觉才忙了一会,就到了午时。

    顾玖走到外间,将名册,账册全都还给王府家令。

    “多谢家令大人。”

    王府家令有些惊疑不定,“夫人都看完了吗?”

    顾玖点头,“已经看完了,对于过年期间的预算,我没有任何异议。”

    她初来乍到,情况都还没彻底了解,自然不能有异议。

    王府家令吃惊,“竟然这么快?”

    顾玖笑道:“我算账一向很快。家令大人还有什么需要我分担的,尽管说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