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8章暴毙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顾玖和刘诏回到了王府。

    刚下马车,就有一个小黄门来到内侍林书平身边,附耳禀报事情。

    林书平脸色微变,紧接着又悄声禀报刘诏。

    刘诏不动声色,微微点头,然后对顾玖说道:“你先回房,我得外出一趟。”

    顾玖担心,“你吃了酒,身体受得住吗?”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无妨。今晚或许会很晚回府,你不用替我留门,我直接歇在文书苑。”

    顾玖说道:“我会给你留门,无论多晚。”

    在人前,顾玖会给足刘诏面子。

    刘诏果然受用,坚硬的心突然变得柔软。

    他也不管在场有没有人看着,直接握住顾玖的手,还不许顾玖睁脱。

    他低声对她说道:“你晚上等我,我尽量早点回来。”

    顾玖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她硬着头皮说道:“那你一定要早点归来。”

    刘诏重重点头,松开顾玖的手,带着人出了王府。

    顾玖定了定神,带着丫鬟婆子回东院。

    刚进东院上房院门,留守王府的小翠,就告诉了顾玖一个惊人的消息。

    “吴美人暴毙?此事当真?”

    小翠频频点头,“此事千真万确,奴婢还去看了,吴美人已经没了。”

    顾玖心头发凉。

    她敢以自己的项上人头保证,吴美人的身体,绝不至于暴毙。

    吴美人年轻,身体看着也还不错,只是流产,而且胡太医已经为她诊脉用药,无论如何,吴美人也没有暴毙的理由。

    除非人为。

    有人想要要吴美人死,所以吴美人不能不死。

    在王府,能做到这件事的人,除了王妃,就是宁王本人。

    顾玖问道:“尸身收殓了吗?”

    小翠点头,“已经入殓。因是暴毙,天黑之前就要送到义庄。”

    顾玖揉揉眉心,王府的残酷,可见一斑。

    昨晚上还笑颜如花的吴美人,今日就被宣告暴毙。

    她到底犯了何事,以至于不得不死。

    难道真如王妃裴氏猜测的那般,吴美人不贞?

    可是昨晚观王爷的脸色,应该没有怀疑吴美人的贞操。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顾玖又问道:“王妃娘娘说了什么吗?”

    小翠想了想,才说道:“奴婢没见到王妃娘娘,只见到王妃娘娘身边秦嬷嬷。秦嬷嬷传话,让人尽快葬了吴美人,将吴美人的院落清扫干净。还下了封口令,不准府中众人谈论吴美人。”

    这样啊。

    顾玖又问道:“王爷回来了吗?王爷有没有说什么?”

    小翠说道:“王爷午时一过就回来了。得知吴美人暴毙,只吩咐人妥善办理后事。”

    顾玖心冷,皇室子弟的冷酷,可见一斑。

    方嬷嬷悄声说道:“不知是王爷,还是王妃下了命令,让吴美人暴毙。”

    顾玖说道:“自然是王爷下的命令。”

    方嬷嬷奇怪,“夫人为何如此笃定是王爷下的命令。”

    顾玖嘲讽一笑,“王爷午时过后回来,听闻吴美人暴毙,并不意外,只让人妥善安葬。显然王爷早已知晓吴美人的下场。

    天未亮,王爷就去了皇宫,如何得知吴美人暴毙的消息?

    其次,若是王妃下令处置吴美人,王爷岂会问都不问一句。

    很显然,答案只有一个,是王爷下令处置吴美人,令吴美人暴毙。”

    青梅猜测,“难道王妃娘娘说的是真的,吴美人真的不贞?”

    顾玖摇头,“此事无从得知。或许是这个理由,或许是别的理由。”

    顾玖更倾向于别的理由。

    一定有什么内情,让王爷临时改变主意,让吴美人不得不暴毙。

    只是她对此事一无所知,也就无从猜测。

    方嬷嬷出去了一趟,片刻后回来,“启禀夫人,东院下人到齐,夫人现在要见她们吗?”

    这事原本昨日就该做的。

    只是昨日会亲,太过劳累,便推迟到今天。

    顾玖点点头,“让她们分批进来。”

    四个小厮,洗笔,洗墨,洗砚,侍剑。四人自小就跟在刘诏身边伺候,算是刘诏身边得用的人。

    据方嬷嬷介绍,这四个小厮都会武。他们既是小厮,也是护卫。

    之后又是四个黄门郎,十二个侍卫。

    侍卫本有二十四人,其中十二人随刘诏出门办事,不在府中。

    顾玖和他们一一见过,全都给了一二等的封赏。

    之后,就是婆子丫鬟。

    婆子里面,有个叫孙大娘的人,据说曾奶过刘诏一段时间,算是半个奶嬷嬷。因此,孙大娘在婆子里面,极有体谅。

    她管着东院的针线房,小丫鬟们想拿点针线布头做个荷包,都得经过孙大娘的同意。

    孙大娘满脸堆笑,冲着顾玖说道:“夫人想做什么针线,尽管吩咐奴婢。奴婢保证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顾玖笑了起来,“有劳大娘。不知大娘有几个子女,都在何处当差?”

    孙大娘就说道:“我男人替王府管着一个庄子,我家小子在管家手下当差,干点跑腿打杂的活。我家闺女就在公子身边当差,叫春娟。”

    哦!

    孙大娘一家,俨然成了王府的家生子。一家子都靠着王府吃饭。

    只是孙大娘的闺女,竟然在刘诏身边伺候。

    顾玖留意到这个信息。

    她对孙大娘笑了笑,“以后遇事,不可叨唠公子,直接来请示本夫人。”

    “奴婢听夫人的。”

    顾玖给了孙大娘一等封赏,将他打发了出去。

    她和方嬷嬷交换了一个眼神,方嬷嬷心领神会,她会盯着孙大娘。

    如果孙大娘老实本分,那便罢了。

    如若不然,定要找机会敲打敲打孙大娘。

    最后,顾玖才见在刘诏身边伺候的几个大丫鬟。

    八个大丫鬟,以侍琴,侍棋,侍书,侍画四人为首。

    另外四个大丫鬟,其中就有孙大娘的闺女春娟。

    八个大丫鬟,个个容貌秀雅,身段高挑。

    随便一个拿出去,都比普通官宦人家的小姐还要体面几分。

    “你们在公子身边伺候多年,辛苦了。”

    “奴婢不敢当。伺候公子,是奴婢等人的本分。”

    顾玖点点头,“知道恪守本分,这一点很好。以后你们继续在公子身边伺候,不可调三窝四,惹是生非。”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

    她们原本以为,夫人进了门,定然看她们不顺眼。

    来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夫人撤了她们的差事,不许她们在公子身边伺候,她们八人定要据理力争,不惜闹到王妃娘娘跟前。

    却没想到,夫人竟然让她们继续在公子身边伺候。

    八人大喜过望。

    为首的侍琴说道:“夫人放心,奴婢等人一定尽心伺候好公子,不让夫人担忧。”

    顾玖挑眉一笑,“论伺候人,本夫人自然信你们。这两日见你们伺候公子,又细心又周到,我身边几个丫鬟多有不如。

    青梅,青竹,有空多和侍琴她们学学,不可骄傲自满,要谦虚向学。侍琴,你们几个可愿意教导青梅,青竹?”

    侍琴几人低着头,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想不通夫人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为何要让她们教导青梅,青竹?

    不过夫人开了口,她们自然不能拒绝。

    侍琴说道:“夫人看得起我们,奴婢等人自然愿意。”

    青梅暗自讥讽,夫人给你们三分颜色,还真敢开染坊。

    方嬷嬷甩了个眼神,提醒青梅稍安勿躁,不可坏了夫人的大事。

    青梅急忙低下头,没有流露出丝毫心头的想法。

    顾玖笑了起来,“你们都是极好的。来,这是给你们的封赏,一人一个,不要嫌弃。”

    “夫人折煞奴婢等人,夫人赏赐,奴婢等人岂敢嫌弃。”

    顾玖笑着说道:“今晚公子回来得比较晚,你们先自行安排。有事的时候,我会唤你们。”

    “奴婢听夫人的。”

    八个大丫鬟鱼贯退出上房。

    顾玖舒了一口气,见这么多人,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她靠在软塌上,问道:“方嬷嬷,那几个丫鬟你怎么看?”

    方嬷嬷躬身说道:“个个自视甚高,丫鬟身子小姐心。仗着在公子身边伺候的体面,颇有些不甘人下。”

    顾玖嘲讽一笑,“若是她们在我身边伺候,我倒不介意给她们机会,让她们攀高枝。不过她们既然在公子身边伺候,那又另当别论。”

    这年头,和江燕一般想法的丫鬟不少。

    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丫鬟,都如江燕那般坦诚。

    多半人都是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不敢,心里头却打着各种算盘。

    顾玖倒是不讨厌那几个大丫鬟,但是若是敢触动她的利益,同她抢男人,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她和刘诏之间,迟早是要有孩子的。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分薄孩子的利益,威胁孩子的地位。

    总而言之,如果那几个丫鬟安分守己,顾玖自然容得下她们。

    若是心眼太多,顾玖也不介意亲自动手,将那几个丫鬟打发出去。

    当初她能打发桃红,如今自然也能将刘诏身边的丫鬟打发掉。

    青梅有些不忿,“奴婢瞧着侍琴她们,个个都长了一张狐媚子脸,全都是不肯安分守己的主。夫人不得不防。”

    顾玖哈哈一笑,“的确不太本分。你同青竹,小翠,你们三人跟她们多接触接触,套套近乎。等她们和你们熟悉后,对你们自然也就少了防备。”

    青梅喜笑颜开,“奴婢晓得了。奴婢一定会和侍琴她们好好相处。”

    晚上,顾玖给刘诏留了门。

    然而等她睡着,刘诏都不曾回来。

    等到天明醒来,摸摸床铺,早已经冷了。

    看看床上的痕迹,分明是有人睡过的。

    顾玖揉揉眉心,刘诏到底是回来了,还是没回来。

    她拉响铃铛,几个丫鬟进门伺候。

    顾玖问道:“昨晚公子回来过吗?”

    青梅点头,“回来过。子时才回来,天不亮又出门了。”

    顾玖哦了一声。

    然后问道:“公子可有说什么?”

    “公子吩咐奴婢几人,不可打扰夫人歇息。还让奴婢叮嘱夫人,要好好吃饭,多吃点,才能长肉。”

    顾玖嘴角抽抽。

    刘诏真要将她当猪养吗?

    是不是养肥了以后就可以宰来吃了。

    顾玖又问道:“公子还说了别的吗?”

    青梅点点头,“公子说,他这几天会比较忙,每天早出晚归。让夫人不用等他。”

    顾玖了然。

    要么是朝中出了事,要么就是私下里出了什么意外。

    用过早餐,顾玖前往春和堂,给王妃娘娘请安。

    她到的时候,二夫人欧阳芙已经到了。

    “二弟妹来得这么早?”

    欧阳芙起身,“见过大嫂。大嫂来得也挺早的。”

    顾玖轻声一笑,“我初来乍到,不知王妃娘娘有何喜好?二弟妹可否教我?”

    二夫人欧阳芙点点头,悄声说道:“王妃娘娘啊,自然是喜欢人人都顺着她。对于和她唱反调的人,那是深恶痛绝。另外,王妃娘娘喜欢奢华,不喜朴素。”

    有这两点,顾玖基本上能猜到王妃的行事原则。

    这时,四夫人萧琴儿也到了。

    至于三夫人,因为在病中,怕过了病气,这些日子一直没有露面。

    五公子,六公子,都未成婚。

    府中还有三位未嫁的姑娘,昨日一起进了宫,在淑妃娘娘跟前尽孝,一直要住到过年。

    她们三个做儿媳妇的,既是来请安,也是回禀事情。

    如今府中由欧阳芙,萧琴儿协理管家,琐碎事情,她们自己就能处理。大事必须禀报王妃裴氏定夺。

    她们三人到齐,之后两位侧妃,诸位美人,才人也来到春和堂请安。

    等人到齐了,内侍一声唱喝,王妃裴氏搭着丫鬟的手,走了出来。

    众人起身,上前行礼拜见,“给王妃娘娘请安。”

    “都坐下说话吧。一家人,不用讲究这些虚礼。”

    裴氏在主位上坐下。

    顾玖坐在左下首,身边是萧琴儿,欧阳芙。

    她的对面,坐着沈侧妃,罗侧妃等人。

    裴氏先是扫了眼进门后,第一次来请安的顾玖。

    她问道:“老大媳妇,昨日回门,亲家可好?”

    顾玖微微躬身,“回禀母妃,顾府一切都好。侯府大夫人还让儿媳代为问候母妃。”

    裴氏哦了一声,“小魏氏我是知道的,年轻的时候,我们也算是闺中好友。她还好吗?”

    顾玖点头,“挺好的。”

    裴氏今儿说话,和颜悦色,并没有挑剔顾玖的错。

    顾玖心头猜测,前几天,是不是因为王妃小日子来了,所以脾气格外暴躁。

    裴氏并没有过多关注顾玖,而是问起协理管家的萧琴儿。

    萧琴儿正襟危坐,“启禀母妃,各地田庄,铺子,南边的几条生意线,都已经将今年的收益送到府中。这是账本。”

    原来萧琴儿早有准备,知道裴氏要问起账目,故此连账本都带了来。

    顾玖挑眉,公中账本,账房不在的情况下,萧琴儿竟然私自将账本带出来。就不怕有人篡改账本,中饱私囊。

    或许是她想多了,账房应该做了几本账本。

    裴氏接过账本,一页页翻看。

    看到最后的汇总,裴氏眉头皱了起来。

    她问道:“可是比去年少了?”

    萧琴儿躬身说道:“回禀母妃,是比去年少了两成。”

    “怎会少这么多?今年不曾出现天灾,怎会如此?”

    裴氏显然对于收益少了两成极为不满。

    她和宁王都喜奢华,一年开销不少。

    王府又要养这么多人,收益减少,也就意味着明年用度也要裁减两成。

    虽然不会裁减到她头上,但是裴氏依旧不痛快。

    收益少了,等于是她挪进私库的钱也跟着减少,如何能高兴。

    萧琴儿小声说道:“回禀母妃,儿媳也不太清楚。不如将账房叫来问问。”

    裴氏冷哼一声,对萧琴儿有些不满。

    带了账本,却不知道今年的收益为何比去年少,就说明功课没做到家。

    此时,二夫人欧阳芙开口说道:“启禀母妃,儿媳倒是知道一点缘由。”

    “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