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7章怂货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那么丢人的事情,谢氏当然不愿意提起。

    更可气的是,海西伯夫人竟然派人上门,叫她多加约束顾玥。还责问顾琤为何要动手打人。

    真是欺人太甚。

    昨日,若非顾忌脸面,她就直接将那婆子给打出去。

    “二弟妹别生气。儿孙自有儿孙福,顾玥这事,只能慢慢调和。希望他们小夫妻,能够彼此体谅,有事好好商量,怎可一言不合就动手。那赵二郎,实在是不像话。”

    谢氏不高兴,“多谢大嫂宽慰。玥儿的事情我自有打算,就不劳大嫂操心。”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罢了,看来我又做了回恶人,十分讨嫌。弟妹,我先告辞。”

    说罢,大太太张氏带着大少奶奶小张氏,还有顾珺离开了芙蓉院。

    这下子,屋里就只剩下二房的人。

    啪!

    谢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茶杯震荡,发出刺耳的响声。

    顾琳受了惊吓,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顾珊劝慰:“母亲放宽心。三姐姐求仁得仁,无需挂念。”

    谢氏瞪了眼顾珊,“顾玥即便不对,那也是顾家的姑奶奶。海西伯府如此折辱人,根本就没将我们顾府放在眼里。”

    顾玖出声说道:“若是太太有心替三妹妹出气,不如直接带着人打上门去。也好让人知道顾府不是随意可欺的人家。”

    “胡说八道。直接带人打上门去,还有没有体统,要不要规矩。”

    谢氏怒斥顾玖。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只许海西伯府打人,就不许顾府还击?难怪那赵二郎有恃无恐,不就是笃定顾府不会真的过问此事,才敢越来越放肆。

    太太若是真想争一口气,带人打上门去,就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

    打什么口水官司,纯粹是浪费时间。海西伯府也不会在意费点口舌周旋。

    像赵二郎这样的人,将他打怕了,他自然知道收敛。就是不知太太有没有这个胆气,愿不愿意替三妹妹出头。”

    顾珊紧张地看着谢氏。

    谢氏哼哼两声,对顾玖说道:“你就别瞎捣乱,尽出些馊主意。难不成你在王府受了委屈,也是直接打过去吗?”

    顾玖笑着点头,“若是有人如此折辱我,不打他一顿,难不成要留着过年吗?”

    噗嗤!

    顾琳笑出声来,又赶紧捂着嘴,小心地朝谢氏看去。生怕谢氏责罚她。

    谢氏狠狠瞪了顾琳一眼,然后才说道:“二姑奶奶好胆量,我等着你打过去的那一天。”

    顾玖笑道:“我自然不会让太太失望。太太歇着,我先四处逛逛。”

    顾玖起身离去。

    顾琳趁机告辞。

    谢氏恼怒道:“真当海西伯府无人,想打就能打吗?”

    顾珊说道:“赵姐夫三天两头总要出门,真要收拾他,总有机会。”

    “胡闹!你莫非也信了顾玖的话,真以为将赵二郎打一顿就能解决问题吗?那天你哥哥带着人堵截赵二郎,结果如何?第二天,海西伯府就派了人过来兴师问罪。最后丢人的还不是我。”

    顾珊弱弱不敢言,心头却笑开了花。

    她就是试探一下母亲的态度。见母亲没有替顾玥出头的打算,她心头就放心下来。

    顾玥才受这点苦,哪里够。

    她恨不得顾玥这辈子都活在赵二郎的阴影下,永世不得翻身。

    谢氏挥挥手,“我乏了,你下去吧。”

    “母亲保重身体。”

    顾珊急匆匆离开芙蓉院,前往芷兰院。

    她果然在芷兰院见到了顾玖,还有顾琳。

    “二姐姐!”

    “四妹妹快来,我们都等着你。”

    顾玖看着熟悉的芷兰院,心中感慨万千。

    以后她再也回不到这里。过些日子,这个院子就会有其他人住进来。

    顾珊喝了一口茶,同顾玖面对面坐下。

    “二姐姐可知,你大婚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玖笑道:“刚听五妹妹说了个开头。”

    顾珊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显然是很高兴的。

    她笑着说道:“那天吃过酒席,顾玥本该启程回海西伯府。结果她当着宾客的面直说不想回去,要继续住在娘家。

    当时母亲脸色都变了。宾客们都在议论纷纷,猜测出了什么事。

    赵二郎那厮,不是个好东西。他派人叫顾玥赶紧回府,顾玥不应,他就直接找到后院拉扯顾玥。

    幸亏当时,宾客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要不然更丢人。”

    顾玖好奇问道:“后来了?顾玥乖乖跟着他走了吗?”

    顾珊摇头,“顾玥怎么可能乖乖跟着他回海西伯府。顾玥当场就闹了起来,说赵二郎打她。

    赵二郎气狠了,还真打了她,当着我们的面动了手。六哥不忿,赵二郎欺人太甚,竟然在顾府撒野,真当顾家无人吗?

    六哥就带着人,围攻赵二郎,将赵二郎打了一顿。若非父亲和大伯父及时出面阻拦,赵二郎肯定会被六哥打断腿。”

    顾玖说道:“赵二郎被打,岂能善罢甘休?”

    顾珊轻蔑一笑,“赵二郎理亏,被打是活该。父亲说了很多重话,赵二郎倒是知趣,指天发誓说以后不会再对顾玥动手。

    我瞧着他就是敷衍,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估计,指天发誓的话他也没少说,完全不在意誓言。

    父亲见赵二郎认了错,也就没有深究此事。还劝顾玥不要胡闹,跟着赵二郎回去。

    二姐姐没看到,当时顾玥哭得可惨了,抓着廊柱,死活不肯放手。不过最后她还是被赵二郎带了回去。”

    “有很多人看见这一幕吗?”顾玖问道。

    顾珊摇头,“那倒是没有。不过流言总是传得很快,顾玥的事情,亲朋好友们都知道了。我们府上的婆子和侯府的下人唠嗑,天天议论顾玥的事情。”

    府上的婆子都是大嘴巴。没影的事情都能被她们说得有板有眼,顾玥那事,有前因有过程有**,婆子们肯定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顾玥的八卦,怕是要等到过年才会消停下来。

    顾玖问道:“我听大伯母说,昨日海西伯夫人派了人过来?”

    顾珊点头,“赵二郎被打了,海西伯夫人心疼儿子,所以派人过来责问此事。母亲为此,发了老大的脾气。”

    顾琳啊的叫出来,感觉不可思议,“我还以为海西伯夫人派人上门,是为了赵姐夫打三姐姐一事道歉。没想到竟然是上门责问。”

    顾玖冷笑一声,“海西伯府真当顾府无人吗?”

    面对海西伯府的强势,顾玖身为顾家女,自然是同仇敌忾。

    不说顾玥那摊子烂事,在外面,她顾玖也是顾家女。顾府被人打脸,她脸上也不光彩,等于是海西伯府在朝她脸上招呼。

    关起门来,她和谢氏的矛盾是一回事。

    对外,大家都是顾家人,可不能怂。

    “父亲是什么态度?海西伯府欺人太甚,难道就不过问一声?”

    顾珊说道:“这事母亲没声张,怕丢人。”

    顾玖嗤笑一声,“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还在意丢人不丢人。在府中不丢人,却在外面丢人。真不知太太如何想的。”

    顾玖对谢氏选择忍气吞声,很是鄙视。

    谢氏脑子不清醒,平日里张牙舞爪,应该维护顾府脸面的时候却怂了。谢氏果然只敢窝里横,在外面屁都不敢放一个。

    谢氏被人看不起,果然是有原因的。

    顾玖这么一说,顾珊突然也觉着谢氏选择忍气吞声很丢人。

    顾珊咬着唇,“那怎么办?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如何是好。”

    顾玥被打不要紧,要紧的是顾府的脸面。

    不争馒头争口气,顾府被人打脸却不回击,以后就会有越来越多人骑到顾府的头上撒野。

    人家一听她是顾府的姑娘,说不定也会露出鄙薄的眼神。

    一想到那个场面,顾珊心里头就乱了。她不要被人看不起,更不要因为顾玥的事情被人看不起。

    顾玖说道:“此事简单。海西伯夫人既然敢上门责问,那就直接打回去呗。太太没胆子打上门,不如就让六哥带人打赵二郎黑棍。”

    这可不是替顾玥出气,这是在为顾家找回场子。

    你海西伯夫人敢上门打脸,我们顾府就打你儿子。

    海西柏夫人是诰命夫人,不能对她动手。但是赵二郎可是白身,无官无职,打了就打了。

    就算海西伯上门,也是这个态度。

    这个时候就不能怂。

    顾珊说道:“六哥心头一直憋着火气。若非父亲拦着,他就打断了赵二郎的腿。”

    顾玖悄悄对顾珊说道:“不想顾玥解脱,千万别打断赵二郎的腿。”

    顾珊心领神会,笑道:“多谢二姐姐提点。”

    顾玖又叮嘱道:“叫六哥保护好自己,切莫亲自动手。”

    顾玖想了想,“此事我亲自和六哥谈。”

    打人也要讲究方式方法。

    顾珊担心起来,“是有什么问题吗?”

    顾玖摇头,“不用担心,只是要做好防范措施。”

    酒席置办好,丫鬟前来通知三人。

    顾玖起身,“我们先去吃酒席。”

    酒席上,谢氏还是一张难看的脸。

    大太太张氏就劝她想开一点。

    谢氏板着脸,“大嫂没有摊上这些事情,自然可以超然物外。”

    大太太张氏笑了起来,“二弟妹就是心思重。今日是小玖回门的日子,大家都高兴高兴。”

    谢氏偏要煞风景,冷哼一声,摆着一张臭脸给人看。

    顾玖完全不在意她,该吃吃,该喝喝,半点不受影响。

    对于谢氏怂货本质,她已经深刻认识到。

    谢氏只敢仗着二房当家太太的身份耍横,遇到比她更横的人,只会认怂,摆脸色。除此之外,别无办法。

    顾大人果真眼瘸,才会将谢氏扶正。

    不对,应该说是顾大人色迷心窍,又被谢茂蛊惑,才会将谢氏扶正。

    这顿酒席,忽略掉谢氏的臭脸,吃得还是很开心的。

    大家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吃过酒席,顾玖借口歇息,转道去了外院,给顾老爷子请安。

    顾老爷子也在吃酒席,和小妾一起吃酒席。

    听到门房禀报,说是顾玖来了,他还挺意外的。

    顾老爷子赶紧将小妾打发走,又擦擦嘴,似乎很怕顾玖挑剔他的不是。

    “快,将小玖请进来。”

    顾玖走进正厅,见到餐桌上来不及收拾的酒壶,微蹙眉头。

    顾老爷子哈哈一笑,“随便喝喝,随便喝喝。”

    顾玖躬身说道:“孙女给老爷子请安。老爷子还是该少喝点酒,当心身体。”

    顾老爷子乐呵道:“放心,老夫身体没事。”

    顾玖问道:“我给老爷子的药方,老爷子有在服用吗?”

    “在服用。你放心吧,老夫身体已经好了许多。”

    看着顾老爷子半醉的样子,还有眼里的红血丝,这话真的半点说服力都没有。

    顾玖也不废话,直接上前,探手诊脉。

    顾老爷子诶诶诶几声。

    顾玖眼一瞪,“别说话。”

    顾老爷子果然不敢说话,心头想着,死丫头,凶巴巴的,难为公子诏看上她,还将她娶回门。、

    顾玖微蹙眉头,顾老爷子身体很虚,一场大病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她盯着顾老爷子的面相看。

    顾老爷子摸摸自己的脸,“怎么啦?没擦干净?不能啊。”

    “老爷子想长命百岁吗?”

    顾老爷子嘿了一声,“屁的长命百岁。一家子的蠢货,老夫迟早被他们气死。”

    顾玖低头一笑,“我重新给老爷子开个调养的方子,每日早晚服用,不可懈怠。”

    “小玖,你还会诊脉开方啊?”

    顾玖点头,“久病成良医。”

    顾老爷子叹了一声,“那些年委屈你了。要是当初将你留在京城,你也不用受那么多委屈。”

    顾玖笑着问道:“那为何老爷子没将我留在京城?”

    “老夫又不会带小孩。你身体又不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没办法同你父亲交代。而且京城冬天冷,不利于你养病。南方温暖,适合调养身体。谁能想到,你父亲在南边没干几年,又被调任到西北。”

    顾玖笑道:“我和老爷子开玩笑,当年大家都有难处,我都知道。”

    顾老爷子笑呵呵的,“姑娘家嫁了人,果然懂事许多。”

    顾玖提笔写下药方,叮嘱顾老爷子务必照方吃药。

    顾老爷子满口答应,半点不含糊。

    顾玖却很担心,担心顾老爷子前脚答应,后脚就给忘了。

    只能再三叮嘱。

    顾老爷子嫌弃她,啰里啰嗦,像个唠叨老太婆。

    顾玖翻了个白眼,“老爷子,你可有忠心可靠的人?”

    “你想做什么?”

    顾玖于是将海西伯夫人派人上门责问,谢氏忍气吞声的事情说了。

    顾老爷子闻言,大怒,“谢氏蠢妇,人家都打上门来了,她竟然忍气吞声。丢人现眼的玩意。老夫大半辈子,什么时候这么怂过?不行,老夫得亲自上海西伯府,找他们说说理去。”

    “此事无需老爷子出面。老爷子只管派几个忠心可靠的人,先私下里将赵二郎收拾一顿。之后老爷子再出面也不迟。”

    顾老爷子捋着胡须,连连点头,“是不能太便宜姓赵的小子。人,我有。不过你先告诉老夫,要怎么做。”

    顾玖嘀咕了几句。

    顾老爷子拍着手,哈哈大笑。

    “不错,不错。这个法子好。”

    顾玖迟疑了一下,“只是有个难办的事情。”

    “什么事情?老夫替你解决。”

    “我听说赵二郎在外面有个相好的,还是个身份贵重的人物。打了赵二郎,我担心那位贵人不会罢休,会替赵二郎出头。”

    “别管那个贵人是谁,他都不敢明目张胆替赵二郎出头。此事老夫打包票。”

    顾玖不确定,“果真?”

    顾老爷子乐呵呵的,“这事是他们理亏,那个贵人真敢露面,大不了老夫到御前打官司。到时候赵二郎和他的贵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我料他们也没胆子到御前打官司,所以你的办法可行。”

    顾玖放心下来。

    只是便宜了顾玥。

    教训赵二郎,等于间接替她出气。

    真是令人郁闷。

    不过顾家脸面同顾玥孰轻孰重,顾玖还是分得清的。

    先替顾家找回场子,将来自有机会收拾顾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