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6章 回门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今日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这些都是暂时的。他日,我定让你扬眉吐气。”

    刘诏紧握着顾玖的手,郑重的对她许下承诺。

    顾玖模样柔美。低头一笑,眉目间,展露风情。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这会刘诏就觉着顾玖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他有些情动,却不想被顾玖打断。

    “你既然知道我受了委屈,为何还要和我争执?”

    刘诏沉默。

    许久,顾玖自嘲一笑,“我就知道你是在迁怒。你见到贵妃娘娘送了我见面礼,淑妃娘娘却没有给,心头便不痛快。我的可对?”

    刘诏只道:“别胡思乱想。”

    顾玖挑眉一笑,“自第一次见到淑妃娘娘,我便知道她不喜欢我。只因为我家世不显,不如萧家,裴家钟鸣鼎食,配不上你。”

    “别胡!我当初选你,看中的是你的人,而非家世。”

    顾玖抿唇一笑,眼神温和,好奇地问道:“果真是看中我的人?”

    刘诏突然伸出手,捏捏顾玖的脸颊。果然如他想象中一样,手感超棒,脸颊真嫩。

    顾玖特嫌弃地看着他,扭头,不让他捏自己的脸颊,“不准碰我。”

    “你我夫妻,该做的都做了,为何还不能碰?”

    顾玖脸颊微微泛红,“不许胡。你先承认,同我争执,是不是迁怒?”

    刘诏摇头,“别乱想。以后我会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不与你争执。”

    顾玖才不相信。

    感情再好的夫妻,也有一百次想要杀死对方。

    夫妻,夫妻,哪能事事如意。

    少不了床头打架床尾和。

    两人新婚夫妻,还需时间磨合。

    顾玖哼了一声,“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罢,顾玖就要躺下去。

    刘诏却拉着她,不肯放手。

    顾玖甩了两次,都没甩掉他,便问道:“你还有话要吗?”

    刘诏轻抚顾玖的面颊,温柔,缠绵,不带任何**。

    顾玖耳根泛红,难以想象,平日里看着不近情面的刘诏,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她声音都在发抖,“你,你到底想什么?”

    她感觉自己都被刘诏影响,有些不正常了。

    刘诏摇摇头,“没什么,睡吧。明儿一早还要早起。”

    顾玖躺回床上,琢磨了一会,翻了个身,面对刘诏。

    “可是因为吴美人?吴美人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刘诏先是嗯了一声,然后才道:“已经处理完了。孩子没了,身边的丫鬟照顾不周,严惩。”

    顾玖道:“不是吴美人吃了相冲的食物,没找到源头吗?”

    刘诏靠坐在床头,道:“食物只是工具,源头还是在人身上。”

    顾玖心中了然。看来吴美人这件事,王爷不打算深究。

    不管什么原因造成吴美人流产,吴美人身边的丫鬟都逃不掉这顿板子。

    刘诏把玩着顾玖的手指头,“你是大夫,你看父王的身体如何?”

    顾玖愣了下,“没有诊脉,单凭面相,不好判断。难道父王身体有恙?”

    刘诏微微摇头,“那倒不是。父王年龄大了,整日纵情声色,有些担心罢了。”

    顾玖笑道:“有太医为父王调养身体,你无需太过担心。”

    “你的对,我的确不该担心。”

    刘诏垂首一笑,笑容未曾达到眼底。

    夜已深,蜡烛熄灭,卧房安静下来。

    听着身边绵长的呼吸声,刘诏迟迟不曾入睡。

    他想着,得派人查一查王太医。

    一夜无梦。

    早上起来,顾玖神清气爽。

    这么多天,终于让她睡了个安稳觉,整个人精神奕奕。

    只是没想到,刘诏比她更早醒来。

    一睁开眼睛,就要面对身体火热的男人,虽大冬天的,有个人体火炉在身边,的确很暖和。

    可是大男人那双如狼似虎,仿佛要吃人的眼睛,着实令人有些心悸。

    顾玖下意识地咽下一口唾沫,声道:“我先起床。”

    刘诏一手抱住她,“时辰还早,再躺一会。”

    顾玖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她不敢再躺一会,因为太过危险。

    她分明从刘诏的双目中看到了危险的信号。

    “放心,我什么都不做。”刘诏信誓旦旦。

    顾玖更紧张了。

    相信男人在床上的话,母猪都能上树。

    “我,我要起来。你先让开。”

    刘诏不让,反而将人搂得更紧。

    顾玖动都不敢动,她怕动一下,危险的火苗就会成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就这样,你搂着我,我躺在你怀里,谁都没话,仿佛岁月静好。

    其实都是假象。

    顾玖身体都快僵硬了。

    也不知过了许久,感觉身体已经僵硬到血液不畅,刘诏总算放开了顾玖。

    刘诏双目深邃,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吧。”

    顾玖迫不及待地爬起来。

    吓死个人了。

    刘诏那眼神,她是不敢看一眼。就怕看一眼,今早就别想起床了。

    将自己收拾一番,等到刘诏也穿戴整齐后,顾玖拉响门口的铃铛,让丫鬟进来伺候。

    两拨丫鬟,鱼贯进入卧房,分别伺候顾玖,刘诏。

    青梅憋着劲,势要和对方比一比。

    顾玖不在意这些事情,只要别起冲突,她也不会次次过问。

    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又上了妆。

    刘诏已经在饭厅坐下,等她一起用早餐。

    早餐一如既往的丰盛,而且分量很足。

    刘诏食量巨大,似乎再多的食物,他都能吃完。

    今儿比昨日早了不少。

    出门的时候,顾玖问他:“要不要先去给母妃,父王请安?”

    刘诏摇头,“不用。父王这个时候已经进宫,母妃应该还没起。”

    咦?

    顾玖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王妃早上起得如此晚。

    刘诏道:“每日辰时三刻,去给母妃请安,时间正好。”

    此时刚过辰时一刻,不定这会王妃正在洗漱,的确不适合给王妃裴氏请安。

    顾玖甜甜一笑,“我听你的。”

    王妃既然起得这么晚,那她以后每天都可以多睡一会,不用着急着去请安。

    既然不用给王妃请安,顾玖就打算直接出门回顾府。

    她和刘诏一起,前往二们。

    她悄声问刘诏:“这次假期,你有多少天?”

    刘诏回头看着她,“放心,要过完正月十五,我才会回军营。”

    二人来到二门,顾玖上了马车,刘诏则骑马出行。

    这一回,刘诏没往马车里钻,顾玖偷偷松了一口气。

    马车摇摇晃晃,速度不快不慢。顾玖被摇晃着,差点睡过去。

    好在,就在她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顾府到了。

    门房非常热情地迎了出来,“二姑奶奶,二姑爷回来了。老爷和太太正等着。”

    马车从侧门进入顾府,一直到二门。

    婆子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奴婢给二姑奶奶,二姑爷请安。老爷和太太正在花厅等候。”

    顾玖忙道:“累父亲和太太等我,真是过意不去。”

    “二姑奶奶太客气了,请随奴婢这边走。”

    顾玖回头冲刘诏笑了笑,刘诏冲她点点头。

    两人跟着婆子来到花厅。

    顾家人齐聚花厅内。

    一见到顾玖,顾珽就冲她挤眉弄眼。

    顾玖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与刘诏一起,上前给顾大人,谢氏请安。又给大伯父大伯母请安。

    顾大人心情极好,“好好好。”

    连着了好几个好字。

    顾大人目光炙热,对刘诏十分欣赏。

    “快坐下话。”

    顾玖和刘诏二人,在下首坐下。

    顾大人问道:“王爷和王妃可好?”

    刘诏回答:“回禀岳父大人,父王和母妃都很好,累你挂心。”

    顾大人哈哈一笑,“我家玖没淘气吧。”

    刘诏先是朝顾玖看了眼,然后道:“玖很好,岳父大人不用担心。”

    顾大人捋着胡须,老怀大慰,“玖,在王府万事要守着规矩,知道吗?”

    顾玖恭敬应下,“多谢父亲教诲。”

    谢氏好几次想要张口话,却惧于刘诏。每次当刘诏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谢氏都感觉胆战心惊。

    又想到刘诏身份高贵,堂堂皇孙,她实在是没有勇气开口摆岳母大人的谱。

    最后,只能沉默不语。

    大家齐坐一堂,不尴不尬的聊着。

    到底,大家还是顾忌刘诏的身份。

    即便顾玖嫁给了刘诏,顾府同王府做了亲家,还是没办法以平常心看待刘诏。

    一同刘诏话,就想到他皇孙的身份,自然要谨慎心。

    顾大人同刘诏闲聊了几句,就道:“你们先去侯府请安。之后我们翁婿二人,再一起喝酒。”

    刘诏点点头,“婿听岳父大人的。”

    顾玖和刘诏两人,起身准备前往侯府请安。

    等他们二人一走,花厅里,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谢氏嘀咕道:“头一次回门,二姑爷也太过冷漠。”

    顾大人轻声呵斥,“慎言!二姑爷是皇孙,自然要有威严。”

    谢氏撇嘴,不以为意。

    顾玖带着刘诏到侯府请安。

    侯府松鹤堂,欢声笑语。

    大家面对刘诏,可比顾家人从容多了。

    老夫人魏氏还叮嘱刘诏,“你可要好好对待我们家玖,她是个好孩子,你不能委屈了她。”

    刘诏躬身应下,“老夫人放心,我会一直待玖好。”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有你这话,老身就放心了。来,老身给你们两口准备了见面礼,千万别嫌弃。”

    “长者赐,不敢辞,岂能嫌弃。”

    刘诏恭敬地收下礼物,又了几句吉利话,将老夫人魏氏逗得哈哈大笑。

    接着,老夫人魏氏又拉着顾玖的手,悄声问道:“公子诏对你可好?”

    顾玖羞涩一笑,先是点点头,然后声道:“挺好的。”

    老夫人魏氏又问道:“王妃娘娘和淑妃娘娘可有为难你?”

    顾玖摇头,“不曾为难。”

    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行,不必出来,让大家跟着一起操心。

    老夫人魏氏松了一口气,“在王府,凡事多留个心眼。不要惹事,也不必怕事。你毕竟是王府大夫人,是嫡长媳。你的身份就是你的底气。”

    “多谢老夫人教诲,侄孙女谨记在心。”

    老夫人魏氏笑了起来,拍拍她的手背,“早日生下王府的承重孙,才是要紧的。你和公子诏可要抓紧了。”

    顾玖嗯了一声,表情羞涩地点点头。

    “好了,老身也不留你们。赶紧回府吧,你家老爷还等着你们回去吃酒。”

    “侄孙女就此告辞。”

    辞别侯府一干人等,顾玖和刘诏又回到顾府。

    刚到二门,顾珽就拉着刘诏,叫他到外院喝酒,还不醉不归。

    刘诏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珽,“三舅兄确定要不醉不归?可别又耍酒疯。”

    顾珽尴尬,上次送嫁,本想灌醉刘诏,结果他反被灌醉,很丢人。

    不过这回他是主场,他是半点不怵,“自然是不醉不归,莫非你怕了?”

    今日可是他们兄弟齐上阵,就不信灌不醉刘诏。

    刘诏笑了笑,“舅兄相邀,岂能拒绝。请吧!”

    “走走走,喝酒去。”

    顾珽拉着刘诏离开,还偷偷回头对顾玖做鬼脸,要顾玖不用担心。

    顾玖笑了起来,她才不担心。

    以刘诏的酒量,不部分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即便顾珽拉上诸位兄弟轮番上阵,真将刘诏灌醉,也无妨。直接让下人将刘诏扛回去就行了。

    总之,顾玖是半点不担心。

    顾玖来到芙蓉院。

    顾府女眷,这会都在芙蓉院话闲聊。

    等到顾玖一到,大伯母张氏就朝她招手,“玖快过来。”

    顾玖含笑上前,“给大伯母请安。”

    “客气什么。王府可有人为难你?”

    顾玖在椅子上坐下,微微摇头吗,“不曾有人为难我。”

    大伯母张氏放心下来,“那就好,那就好。”

    谢氏放下茶杯,“可别是打肿脸充胖子,受了委屈,也不敢回娘家吱声。”

    顾玖笑了笑,道:“累太太担心。太太刚才的是三妹妹吧,三妹妹的确受了委屈,又不敢吱声。若非四妹妹发现端倪,我们全都蒙在鼓里。”

    顾珊低头偷偷一笑。

    谢氏板着脸,“顾玥是顾玥,你是你,怎可混为一谈。我就不信,王府诸人,都能对你客客气气的。”

    顾玖轻声一笑,“大家都是守规矩的人,凡事自然是按照规矩来。太太担心我,想替我操心,我心里头自然是感激的。不过王府的人也不是洪水猛兽,没太太想得那么难以相处。”

    谢氏眯起眼睛,“希望真如你所,王府的人都是好相处的。改明儿若是听闻你在王府过得不如意,我可是要笑话你的。”

    顾玖点点头,“太太尽管笑话我,我不在意。就像三妹妹,她都被人打了,不也一样不在乎。”

    谢氏恼怒,顾玖果然是她的克星。频频提起顾玥,分明是想让她难堪。

    顾琳突然出声,“二姐姐可知道,前日你大婚,酒席散了后,六哥带人将赵姐夫给打了。”

    啊?

    还真让顾珽中了,顾琤果然带着人打了赵二郎。

    谢氏眼一瞪,“顾琳,慎言。什么话都敢,一点规矩都没有。”

    顾琳惧怕地缩起脖子,不敢再足作声。

    大太太张氏道:“起顾玥同赵姑爷的事情,真是为难。那天酒席结束,顾玥分明是不想回海西伯府,当时闹成那个样子,难怪六郎要替顾玥出气,将赵姑爷打一顿。”

    到底闹成什么样子?

    顾玖很好奇。

    她朝顾珊看去。

    顾珊偷偷冲她努嘴摇头,示意一会私下里话。

    顾玖了然。

    她问大伯母张氏,“三妹妹没出事吧。”

    张氏摇头,“有我们拦着,自然是没出大事。只是场面闹得很难堪,当时还有其他宾客在场,着实有些丢人。如今,亲朋好友都传遍了,都知道顾玥在海西伯府受了委屈。二弟妹,昨日海西伯夫人派了婆子上门,可有什么?”

    谢氏板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没什么,大嫂就别问了。”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