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5章 不孕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血,好多血!”

    许才人大叫起来,指着吴美人。

    “吴美人大出血。”

    “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将吴美人抬回房里。”

    宁王大怒。

    下人七手八脚,抬起吴美人,安置在厢房。

    吴美人痛到冷汗直冒,面色扭曲,一个劲地喊着,“孩子,我的孩子。王爷,救救我们的孩子。”

    “快请太医。”

    宁王握着吴美人的手,一起进了厢房,“你坚持住,太医很快就到了。”

    吴美人痛得不出话来,她连连摇头,眼泪顺着脸颊落下。

    宁王一脸心疼。

    裴氏跟着走进厢房,“这是怎么回事?吴美人什么时候有了身孕,怎么没人禀报本王妃?”

    沈侧妃同罗侧妃齐齐摇头,都表示不知情。

    裴氏又朝其他美人才人看去。

    众人也都摇头,表示不知道吴美人怀孕的事情。

    宁王突然怒吼一声:“问什么问,本王知道她怀孕就成了,你问那么多做什么。都给本王出去。”

    裴氏大怒,“王爷,此事……”

    “闭嘴!你想什么本王一清二楚,你先出去。此事事后本王自会给你解释。”

    心腹秦嬷嬷拉了拉裴氏的衣袖,冲她微微摇头。

    裴氏哼了一声,甩袖出了厢房。

    顾玖站在门口,有一瞬间,她差点想要跟着进去。

    还是方嬷嬷拉住了她,她才清醒过来。

    这里是王府,不是顾府。

    吴美人怀孕落红,王妃裴氏事先完全不知情,此事颇多蹊跷。

    这滩浑水,她不能参与其中。

    不知何时,刘诏来到顾玖身边。

    他对她道:“你先回房,我晚点回去。”

    顾玖问道:“我现在离开合适吗?”

    刘诏捏捏她的手,“接下来的事情,你留下来不方便。听我的,你先回房。”

    顾玖想想也是,宁王内宅事务,她身为儿媳,自然不便参与。

    她对刘诏道:“我先回房。你也早点回去,明日一早陪我回门。”

    刘诏难得一笑,“放心,误不了正事。”

    顾玖带着丫鬟,准备回房歇息。

    在院门口,她遇见急匆匆赶来的胡太医,以及王太医。

    胡太医的到来,顾玖能明白。王太医为何会来?

    据她了解王太医擅长外科,没听还擅长妇产科。

    时间紧急,只来得及点个头,朱太医和王太医就急匆匆进了锦绣阁。

    顾玖站在院门口,隐约听见王妃裴氏在审问吴美人身边的丫鬟。

    顾玖对身边的下人道:“我们回去吧。”

    这滩浑水,她还是离着远远的比较好。

    回到东院上房,顾玖洗漱完毕,就准备上床歇息。

    这几天真的将她累坏了。她连刘诏身边伺候的下人,都没时间去认识。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房舍,陌生的人,大婚,会亲,回门,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忙得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这会,她只想往床上一趟,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可是真当她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又睡不着。

    一幅幅画面在她脑海闪过。

    一会是江燕,一会又是吴美人,还有刘诏也来捣乱。

    方嬷嬷在顾玖身边伺候,“夫人可是睡不着?”

    顾玖干脆坐起来,“锦绣阁那边结束了吗?”

    方嬷嬷轻声道:“奴婢已经让翠去打听,翠这会还没回来,想来还没结束。”

    顾玖咬着唇,她身边的人手还是太少。偌大的王府,单靠翠一人打听消息不现实。

    她直接道:“我身边得添几个人。嬷嬷上次提起的那位在宫里当差的公公,现在什么情况?”

    方嬷嬷赶紧道:“还是老样子。夫人要是看得上他,改明儿让少府将他派给夫人?”

    顾玖道:“再添两个人吧。偌大的王府,多几个人,就几条消息。”

    “夫人的是。这事奴婢去办,一定挑那忠厚老实的人。”

    这时,翠回来了。

    她顶着寒风,回到房里,一脸被冻坏的样子。

    青梅给她拿来热毛巾,擦脸擦手。

    翠问道:“夫人睡了吗?”

    “还没。正在和嬷嬷话。”

    “那我进去见姑娘。”

    “先喝了热茶再去,当心将寒气带给姑娘。”

    “还是青梅姐姐想得周到。”

    翠喝了热茶,浑身暖烘烘的,这才进了卧房。

    “夫人,奴婢回来了。”

    “快进来。现在什么情况?”

    顾玖朝翠招手。

    翠在脚凳上坐下,这才道:“吴美人流产了,是已经怀孕两个来月。除了吴美人和她的贴身丫鬟外,谁都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顾玖道:“既然没人知道吴美人怀孕,那她今日流产,就有可能只是意外?”

    翠连连点头,“王妃娘娘也是这么的。但是奴婢瞧着,王爷似乎不相信。太医,吴美人是吃了相冲的食物,引起腹内出血,才会流产。可是吴美人所吃所喝,都是她平日常吃的,并无问题。”

    方嬷嬷朝顾玖看去,“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

    顾玖想了想,道:“吴美人怀孕的消息到底有没有传扬出去,其实问问吴美人身边的丫鬟就该知道。她的情况,她身边的丫鬟最清楚。”

    方嬷嬷道:“夫人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借今晚酒席害吴美人,消息一定是吴美人身边的丫鬟传出去的。”

    顾玖点点头,“吴美人怀孕后,没来日子,无需换洗,她身边的丫鬟能不知道?浆洗贴身衣物这活,总不能也是贴身丫鬟在做。”

    “夫人的有理。”

    顾玖问翠,“王妃和王爷起了争执吗?”

    翠点头,“王妃似乎是在怀疑吴美人不贞。”

    顾玖大感意外,“王妃怎会怀疑吴美人不贞,这从何起?”

    方嬷嬷突然想起一件事,“奴婢可能知道原因。”

    “嬷嬷快。”

    方嬷嬷斟酌着道:“据奴婢所知,王府已经有十余年没有添丁进口。王爷身边的侍妾,这些年似乎都没动静。”

    原来如此。府中十多年,不曾听闻哪个女人有身孕。这会突然爆出吴美人怀孕,难怪王妃裴氏会怀疑吴美人不贞。

    顾玖忙问翠,“王爷怎么?”

    翠摇头,“奴婢不知道。王妃娘娘嗓音大,奴婢就顺耳听了几句。后来话声音越来越,管事又来赶人,奴婢就什么都没打听到。”

    顾玖了然,赞许地对翠道:“能打听到关键的消息,非常不错。时辰不早了,你先下去歇息。”

    “夫人也早点歇息。”

    ……

    碧玺阁书房,只有宁王同王太医二人。

    屋里光线昏暗,宁王的身影在墙上变得扭曲,看上去有些狰狞。

    他用着低沉地嗓音问道:“王太医,本王身体如何?”

    王太医为宁王诊脉,之后他斟酌着道:“王爷身体将养了这么多年,已经好了许多,是有可能使女人受孕。”

    “果真?为何只有吴美人一人受孕?”

    王太医道:“微臣检查了吴美人的身体,一是她年轻,二是身体好。所以吴美人能够受孕。”

    宁王神色变幻,“这么本王的身体已经彻底好了?”

    王太医点点头,“差不多好了。不过王爷切忌好生保养,不可沉迷女色。”

    “哈哈……”

    宁王放声大笑,“本王知道轻重。这些年多谢王太医,尽心替本王调养身体,又一直替本王保守秘密。此事,请王太医继续守口如瓶,陛下那里也不要透露半句。”

    王太医有些意外,“王爷要瞒着陛下?”

    宁王目光锐利,死死地盯着王太医,“你不愿意替本王保守秘密吗?”

    王太医连连摇头,“微臣谨遵王爷吩咐,一定守口如瓶。只是吴美人怀孕一事,传到宫里,陛下不定会问起此事。”

    宁王呵呵一笑,“若是陛下问起此事,你就照实。”

    “照实?”王太医一脸懵逼。

    宁王点点头,“除了与本王身体相关的事情外,其余你都照实。包括王妃的怀疑,你也可以如实转告陛下。”

    王太医惊诧莫名,“可是这样一来,王爷岂不是名声受损。”

    宁愿背负被女人戴了绿帽子,也不肯承认身体好转,皇室成员的想法一般人果然理解不了。

    宁王混不在意,“区区名声,本王不要也罢。再了,本王还有名声可言吗?总之,你就按照本王的要求去办,事成之后,本王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微臣遵命。王爷要是没别的吩咐,微臣告退。”

    “去吧。”

    内侍常恩命人送王太医出门,然后走进书房禀报,“王爷,大公子求见。”

    “这么晚了,他不回房跑来做什么?”

    “不知。”

    宁王冷哼一声,“叫他进来。”

    刘诏被请进书房。

    书房一切如常,若非亲眼看见王太医从书房出来,还以为王太医没来过这里。

    宁王坐在榻上,懒洋洋的,“这么晚,你求见本王有何事?”

    刘诏在椅子上坐下,道:“皇祖父让父王明儿一早进宫。皇祖父还,若是明早没看见父王,就让金吾卫上门。”

    “嘿,老头子除了金吾卫就没别的招数了。偏偏本王还真怕了金吾卫。老头子可有召见本王为了何事?”

    “自然是为了清算父王在守皇陵期间的不当言行。”

    宁王一脸嫌弃,“老头子管得真快。不就是喝喝酒,随口嘀咕了几句,老头子就要秋后算账。哼!”

    刘诏提醒道:“父王明儿记得早起。”

    “行了,就你啰嗦。听太子病重?你见到太子,看他的模样离死还有多远?”

    刘诏一本正经地道:“儿子不是大夫,看不出太子的寿数还剩下多少。”

    宁王嘬了口酒,“太子真是命长啊。当初那些人都睿真崔皇后一死,太子不出半年就会被废掉。这都快一年了,太子还稳稳当当地坐在那个位置上。那帮人真是无能。”

    刘诏面容严肃地道:“皇祖父对太子还有一点旧情。”

    “本王知道。所以我们得等机会,等到能够一击必中的机会。你多留意留意京城内外的动静,有事即刻禀报。”

    “儿子遵命。父王还有别的吩咐吗?”

    宁王盯着刘诏,“听过去在睿真崔皇后身边伺候的方少监,如今就藏在东宫,此事当真?”

    刘诏点头,“基本可以确定,方少监就藏在东宫。”

    宁王问道:“是太子所为,还是太子妃所为?”

    “太子妃所为。”

    宁王点点头,“本王猜测,应该也是太子妃所为。太子没这魄力,否则他也不会被下面的属官耍得团团转。太子妃此人……”

    宁王欲言又止,当年他差一点就娶了太子妃孙氏。可惜,后来孙家选择了太子,放弃了他。

    宁王哈哈一笑,几十年前的事情,何必纠结。

    他冲刘诏挥挥手,“退下吧。本王要静静。”

    刘诏起身,躬身退下。

    来到外面,他叮嘱常恩,“明儿一早,父王要进宫面圣。记得叫醒父王,不要迟到。”

    “的遵命,的派人送公子回房?”

    “不用。照顾好父王。”

    林书平打着灯笼,走在前面,为刘诏照亮道路。

    刘诏沉默走在王府花园。

    他抬头一看,今儿难得,竟然有月亮。

    不知顾玖睡了没。

    这几天她定是累坏了,依着她的脾气,肯定不会等着他回去,就会早早上床睡下。

    他把玩着手上的扳指,顾玖真的在意她的皇孙妻身份吗?

    不管顾玖在不在意皇孙妻的身份,总之,她已经嫁给了自己。这辈子两人都要捆绑在一起,谁也逃不掉。

    到了东院上房。

    守门婆子一见到他,就要去上房禀报。

    他拦住守门婆子,“不要吵醒夫人。”

    他沉默地走进上房,几个丫鬟正等候着。

    “奴婢见过公子。”

    “夫人睡了吗?”

    青梅点头,“夫人刚躺下。”

    刘诏径直朝卧房走去。

    顾玖刚翻完两页书籍,准备睡下,就听到门口传来动静。

    她睁开眼睛一看,正好和刘诏的目光对上。

    四目相望,一时间谁都没话。

    还是刘诏打破了沉默,“怎么还没谁?”

    “正准备睡觉。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顾玖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刘诏解开腰带,脱下外袍。

    “和父王了会话,所以回来迟了。”

    刘诏只穿着里衣,在床头坐下。

    他握住顾玖的手,轻轻摩挲顾玖细长的手指。

    “今日在甘露宫,那位宫女,是你的人?”

    果然是要翻旧账。

    顾玖斟酌着道:“她以前是我的丫鬟,现在不是我的人。”

    刘诏挑眉,有些意外,“她既然是你的丫鬟,怎么又进了宫?”

    顾玖道:“她叫江燕,在西北的时候,卖身进了刺史府。我见她长得好看,就要了她。

    别看她是个丫鬟,却野心勃勃,心中有抱负。我有心成全她,想看看她究竟能爬多高,于是拖关系将她送入京城。

    我也没想到,她会在甘露宫当差,还是最低等的洒扫丫头。今日见到她,我自己也吃了一惊。

    我以为凭着她的姿色,好好利用一番,不定真能爬上去。”

    刘诏闻言,笑了笑,“宫里可不是光凭姿色就能爬上去的。”

    顾玖点头,“这个道理我现在已经明白,过去是我将事情想得太简单。”

    刘诏凑近顾玖,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你将江燕送入皇宫,不是因为忌惮她的美貌,特意打发她?”

    顾玖白了她一眼,“我是那种人吗?还是,你看中了江燕的姿色?干脆明儿我替你要了她,如何?”

    “醋坛子,我有看中她吗?”

    “哼!一回来就问江燕,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顾玖故意找他的茬。

    刘诏低头,闷声一笑,“江燕在甘露宫当差,果真是阴差阳错?”

    “那是当然。难不成你认为我有本事左右宫里的人事安排?我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今日何须受人闲气。”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