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4章身份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刘诏偷偷握住顾玖的手,似乎是在给她勇气。

    顾玖很想说,她没事,她没那么脆弱。

    刘诏松开了顾玖的手,冲淑妃娘娘说道:“祖母若有不满,直接冲我来,为何要为难小玖?”

    淑妃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刘诏:“你是在指责本宫吗?”

    刘诏沉声说道:“孙儿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不要废话。”

    淑妃厉声呵斥。

    顾玖有点憋不住,很想站出来,辩解几句。

    刘诏察觉到她的意图,果断按住了她。

    刘诏语气清冷地说道:“看来祖母并不欢迎孙儿和小玖的到来。既然如此,孙儿和小玖就此告辞。”

    淑妃冷哼一声,“本宫有让你们离开吗?我看你分明就是对本宫不满。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敢和本宫顶嘴,真是越来越放肆。”

    刘诏掷地有声地说道:“小玖不是普通女人,她是我的妻子。”

    “你放肆!”

    “我放肆也是学自父王。祖母若要问罪,找父王去。问问他,如何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你竟然敢编排你父王,你不孝。”

    “孙儿孝不孝,还请祖母听听父王的说法。告辞!”

    这一次,刘诏直接起身,径直朝大殿外走去。

    顾玖紧跟着站起来,朝淑妃娘娘行了个礼,然后跟着刘诏离去。

    淑妃大怒,气得砸了一套茶具。

    宫人劝道:“娘娘息怒。”

    淑妃表情扭曲,“本宫如何息怒?臭小子,从小就不讨人喜欢,气煞人也。那个顾玖有什么好,刘诏竟然如此维护她。”

    宫人小声说道:“公子同诏夫人此时正是新婚燕尔,浓情蜜意。公子维护诏夫人,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再好的感情也有淡下去的一天。到时,娘娘只需在后面推一把,轻轻松松就能将诏夫人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若自怨自艾,最后就会变成一个惹人厌恶的怨妇。”

    淑妃娘娘转怒为喜,暗暗点头,“你说的对,本宫今日太着急了。再等一段时间,等他们度过了新婚,本宫再动手教训顾玖。”

    “娘娘睿智。”

    刘诏心头火大,出了长春宫,还一直板着一张棺材脸。

    顾玖跟着他的脚步,轻声说道:“谢谢!”

    “无需道谢,你我夫妻,本公子自该维护你。”

    顾玖低头一笑,然后劝道:“不用置气。娘娘说的那些话,我并不在意。”

    刘诏盯着她,“为何不在意。你是我的妻子,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反而被轻慢,你为何不在意?难道说,你心里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不在意被人轻贱?你知不知道,别人轻慢你,就等于是不给本公子脸面。”

    顾玖微蹙眉头,神情古怪地看着刘诏。

    他干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气。

    顾玖没客气,直言说道:“我说不在意,并非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娘娘今日发火,果真是冲我而来吗?

    娘娘明显是对你不满,借机挑剔我的家世,想要让我难堪。

    而且很明显,娘娘对你的不满并非一朝一夕。

    她借口敲打你我二人,今日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如果次次都要计较,一年到头,哪有安生日子。

    还是说娘娘挑剔我,我就得痛哭流涕,要死要活,才算在意吗?

    如果你需要这样表面化的在意,我现在就可以表演给你看。”

    “闭嘴!”

    刘诏轻声呵斥顾玖。

    顾玖冷着一张脸,“你别忘了,这是在宫里,是我们新婚第二天。你若是要冲我发火,等回了王府,我给你机会,把话一次说清楚。”

    刘诏深吸一口气,“你也知道这是在宫里,就敢教训我。真不怕被人看见,传出流言蜚语?”

    顾玖垂首,“我不知道你今天发的是哪门子疯。不过我要提醒你,时辰不早了,还要去拜见贵妃娘娘,贤妃娘娘。

    之后还要去一趟少府。出宫之后,还要去拜见诸位王爷王妃。

    今日行程很紧张,母妃提醒了我们,叫我们赶回去吃晚饭。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只怕天黑都走不完这么多亲戚。”

    刘诏抬头望天,心情阴郁,目光森冷。

    内侍林书平悄声提醒道:“公子,夫人说的对。时间紧张,有什么话回王府后再说吧。”

    刘诏看着顾玖,饱含深意得说道:“是我太着急。走吧,去见贵妃娘娘。”

    顾玖沉默地跟在后面。

    青梅很是担心,新婚第二天就争吵,可不是个好兆头。

    方嬷嬷小声提醒她,“不要胡思乱想。有些事情,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你只管伺候好夫人,其他事情不要过问。”

    青梅点头。

    来到甘露宫,等候宫人通报。

    顾玖站在屋檐下,同刘诏隔了两个身位。

    她看着花园。

    冬天,花园一片萧条。

    一阵风吹过来,落叶飘下。

    洒扫丫鬟及时清理地面上的落叶,保证地面任何时候都是干干净净。

    当洒扫丫鬟起身的时候,顾玖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江燕偷偷地瞄了眼顾玖。

    当她得知公子诏和诏夫人要来拜见贵妃娘娘的时候,她就和人换了排班,一直等候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见到了。

    青梅也认出了江燕,赶紧捂住嘴,就怕自己叫出来。

    方嬷嬷没见过江燕,很是疑惑。

    顾玖手中的手绢,飘落在地。风一卷,落到了院子里。

    “夫人的手绢。”

    青梅小声叫道。

    江燕眼疾手快,第一时间将手绢捡起来,送到顾玖面前。

    “这是夫人的手绢。”

    顾玖接过手绢,“有劳,你退下吧。”

    两个人的手接触的瞬间,江燕的手中多了点东西。

    江燕赶紧将手背了过去,躬身退下。

    顾玖目送她的离去。

    刘诏顺着顾玖的目光,盯着江燕的背影。

    他主动靠近顾玖,悄声问道:“你认识她?”

    顾玖先是心虚,接着坦然承认。

    刘诏眯起眼睛,神情若有所思。

    顾玖猛地抓住刘诏的手,微微摇头。

    江燕只是一个洒扫丫鬟,并无利用的价值。

    顾玖不希望江燕因她而丧命。

    当初她给江燕攀高枝的机会,不是让江燕来送死的。

    刘诏反手握住顾玖的手,目光深邃。

    他手上的力气很大,似有怀疑。

    怀疑什么?

    顾玖愣了片刻,紧接着恍然大悟。

    刘诏是在怀疑她偷偷在皇宫安插人手吗?

    顾玖想要挣脱。

    刘诏却死死地抓着她的手,绝不放手。

    他附耳说道:“回去再说。”

    顾玖顿时放松下来。

    恰在此时,宫人前来邀请,“贵妃娘娘请公子和夫人前往大殿。”

    “请前面带路。”

    江燕神色如常地回到房里,将房门反锁,然后摊开手掌心。

    两张银票,两张百两的银票。

    江燕捂着脸,失声痛哭。

    她滑下地面,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臂。

    不能哭出声,决不能哭出声。

    可是为何心里头竟然如此心酸,难过。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两百两银票,犹如黑夜里的一盏明灯,让江燕痛哭失声,却又倍感幸运。

    江燕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哭过之后,洗干净脸,重新燃起了斗志。

    薛贵妃对刘诏和顾玖都客客气气的,没有丝毫为难。

    “刘诏,你眼光倒是不错,一眼就相中了小玖。小玖这孩子本宫瞧着就喜欢,怪惹人疼的。”

    刘诏先是看了眼顾玖,然后说道:“娘娘说的是,是我有福气娶到了小玖为妻。”

    薛贵妃哈哈一笑,“本宫就是喜欢你坦诚。小玖,同刘诏好好过日子,不要理会外面那些闲言碎语。”

    顾玖躬身应下,“谨遵娘娘教诲。”

    薛贵妃端茶送客,“你们时间紧迫,本宫就不留你们。”

    刘诏和顾玖起身告辞。

    顾玖得了一套头面首饰,是薛贵妃送的见面礼。

    刘诏盯着青梅手中的头面首饰,表情阴冷。

    青梅被吓得差点将薛贵妃送的头面首饰扔出去。公子的眼神太吓人了。

    刘诏什么话都没说,继续接下来的行程。

    见过宫里诸位娘娘后,又前往少府。

    少府家令等候多时。

    拍拍手,属官端来一个托盘。

    “请公子夫人过目。”

    托盘上放着一方印章,一枚玉蝶,一本金册。

    有了这三样东西,也就意味着顾玖的名字上了皇室族谱,真正成为了皇孙妻。

    玉蝶金册,身份象征。

    印章留档,平日常用。印章签章,就代表了顾玖的意愿和言行。

    “辛苦家令,这么快就准备齐全。”刘诏客气道。

    少府家令捋着胡须,含蓄一笑,“公子客气。夫人要不要试试印章。”

    顾玖含笑上前,拿起印章,沾上印泥,然后在空白的纸张上,留下一道签章。

    “诏夫人印”四个大字,让顾玖很满意。

    她笑道:“多谢家令大人,我很满意。”

    “那就好。”

    青梅用荷包装印章,方便顾玖随身携带。

    玉蝶同金册,由内侍林书平保管。

    辞别少府家令,两人继续马不停蹄的会亲。

    别的亲戚可以不去,诸位王爷皇子府上,不能不去。那都是刘诏的叔父。

    一家家走下来,顾玖送出不少见面礼,封赏了不少荷包。同时也收获了一堆见面礼。

    等到天黑,顾玖坐着马车,疲惫地回到王府。

    刚下马车,二门婆子就来禀报。

    “启禀大公子,大夫人,酒席已经预备好。王妃吩咐,让公子夫人回来后,直接去锦绣阁。”

    刘诏点点头,对顾玖说道:“走吧,去锦绣阁。”

    顾玖对王府还不熟,锦绣阁在哪里都还没有弄明白。只能跟在刘诏身后,一路走过去。

    到了锦绣阁,就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笑声。

    王妃娘娘正高兴着。

    今日晚宴,王府众人,齐聚一堂。两位侧妃,外加有品级的美人,才人都来了。

    宁王身边,除了宁王妃和两位侧妃外,一水的绝色女子,个个都是风情万种。

    “总算回来了。”

    宁王哈哈大笑一声,招呼刘诏和顾玖赶紧上桌。

    顾玖上前行礼,然后同妯娌小姑子们坐在一起。

    刘诏和他的兄弟们坐在一桌。

    宁王妃裴氏轻咳一声,众人都安静下来。

    她对刘诏说道:“淑妃娘娘派人把见面礼送来了,放在本王妃那里,一会你派人拿走。”

    宁王诧异,“母妃怎将见面礼送到了王府。诏儿,你没去拜见你祖母吗?”

    刘诏微微躬身,说道:“我与小玖进宫内,先是拜见皇祖父,紧接着就去拜见了祖母。祖母可能是体谅我们不方便,于是将见面礼送到了王府。”

    宁王哦了一声,没有深究此事。

    裴氏的目光,从顾玖脸上扫过,问道:“可是你说话不当,惹怒了淑妃娘娘?”

    “儿媳不敢。”

    裴氏笑了笑,“按理,既然是见面礼,就该送到你手上。结果淑妃娘娘派人将见面礼送到了王府。要说你没有触怒淑妃娘娘,本王妃是不信的。”

    顾玖挑眉,怎么一个两个,全都冲她来。

    真当新媳妇好欺负吗。

    不过今天注定没有顾玖发挥的余地。

    刘诏抢先说道:“是我说话不当,触怒了祖母。”

    裴氏气恼,气刘诏维护顾玖,又气刘诏不懂分寸。

    她板着脸说道:“你因何事触怒了淑妃娘娘?”

    “触怒祖母,还需要理由吗?”刘诏理直气壮地说道。

    裴氏气了个倒仰。

    宁王轻咳两声,“老大,你怎么说话的。你这小子,就是脾气太冲,难怪不讨人喜欢。”

    “父王教训的是。”刘诏承认错误倒是很快。

    裴氏恼怒,冲宁王说道:“你就惯着他。”

    宁王哈哈一笑,“行了,今儿全家难得聚在一起用餐,你就少说两句。开席!”

    宁王一声令下,下人端上酒菜。

    酒菜很丰盛,味道也很好。大厅内的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顾玖端起酒杯,“诸位妹妹,弟妹,我敬大家一杯。”

    “大嫂客气,该我们敬大嫂。”欧阳芙很捧场。

    顾玖轻声笑道:“我初来乍到,若有不妥当的地方,还请诸位弟妹不吝指教。”

    欧阳芙说道:“大嫂放心,你若有不清楚的地方,尽管使人来问我。”

    萧琴儿跟着笑了笑,“大嫂同二嫂还真是一见如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过去就是好姐妹。”

    顾玖笑了起来,“我与二弟妹自是一见如故。四弟妹可是羡慕我们?”

    萧琴儿抿唇一笑,“大嫂别说笑了,我怎会羡慕你们。大嫂不是说喝酒吗,怎么不喝。”

    顾玖眉眼微动,端起酒杯,一干二净。

    “大嫂好酒量。我敬大嫂一杯。”

    萧琴儿第一个敬酒。

    顾玖拉着她的手,“四弟妹先喝了这杯酒再说,你可不能耍赖哦。”

    萧琴儿有些尴尬,“我怎会耍赖,大嫂又开玩笑。”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就等着她喝酒。

    萧琴儿扭扭腰,“喝就喝。”

    说完,端起酒杯一干二净。

    顾玖笑起来,“四弟妹好酒量,来,我再单独敬四弟妹一杯。”

    就这样,顾玖找各种理由灌萧琴儿的酒。

    萧琴儿要是不喝,顾玖就用激将法。

    萧琴儿不争馒头争口气,说什么也不能被顾玖看遍了。

    她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很快就喝醉了。

    欧阳芙偷偷一笑,“大嫂好酒量。”

    顾玖今晚也喝了不少,不过她事先吃了解酒药,这会倒是清醒得很。

    她笑道:“四弟妹性子真要强,我都不让她喝,她还偏要喝。”

    欧阳芙内心吐槽:萧琴儿被你刺激成那样,能不要强吗?

    不得不说,顾玖真会挑动人心。三言两语,就逼着萧琴儿喝成了一滩烂泥。

    王妃裴氏见萧琴儿喝醉,很不满。

    偷偷吩咐下人,赶紧将萧琴儿送回房,以免一会耍酒疯,惹人笑话。

    酒酣耳热之际,吴美人突然捂着腹部,惨叫一声,“我,我肚子好痛。王爷救我,孩子,我肚子里的孩子,救救孩子。”

    众人色变,大厅落针可闻。

    吴美人怀孕了吗?

    王妃裴氏死死地盯着吴美人,她怎么不知吴美人有了身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