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1章夫妻

时间:2018-09-03作者:我吃元宝

    夜色渐浓。

    外面的婚宴,正步入尾声。

    顾玖歇了一觉,又吃了点东西,这会精神正好。

    王依一直在院门口守着,远远地看见公子诏,就急急忙忙跑到新房禀报。

    “夫人,公子来了。”

    方嬷嬷赶紧提醒青梅,将凤冠给顾玖带上。

    凤冠戴上,大红嫁衣穿在身上,顾玖端坐床头,又变成了那个端庄美貌的新娘子。

    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转眼,新房房门从外面推开,刘诏进来了。

    “见过公子。”

    方嬷嬷领着四个丫鬟,给刘诏见礼。

    刘诏的目光从五个人脸上一一扫过,“不错,好好伺候夫人,都有赏。”

    “谢公子赏。”

    方嬷嬷安排人打来热水。

    青梅本想伺候刘诏净面,被方嬷嬷拦住。

    “时辰已晚,公子和夫人早些歇息。奴婢们就在外间守着,有何需要,公子和夫人唤一声就成。”

    说罢,方嬷嬷带头,领着几个丫鬟出了新房。顺便将林书平他们给拉走。

    新婚小夫妻头一晚,做下人的守在边上,太没眼力见。

    赶紧的,都站远一点。

    刘诏往床头一坐,紧挨着顾玖。

    顾玖嫌热,稍稍移动了一下。

    刘诏盯着她看,眼神就跟狼似的,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他扯开领子,喝了酒,浑身发热。

    顾玖被刘诏的眼神打败,问道:“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刘诏嗓音低沉,有点粗哑,还带着一点酒气。

    “时辰不早了,赶紧洗漱吧。”

    顾玖哦了一声,“我已经洗过了,你自个洗吧。”

    刘诏伸出双手,看着顾玖。

    顾玖问他,“做什么。”

    刘诏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伺候我洗。”

    “我不会伺候人。”顾玖同样理所当然地说道。

    刘诏蹙眉,“你在娘家,嬷嬷没教你吗?”

    顾玖斜了眼刘诏,“嬷嬷教我规矩,没教我怎么伺候人。”

    小狐狸,又在胡说八道。嬷嬷不可能不教导这些。

    刘诏收回双手,靠近顾玖。

    顾玖蹙眉,往身后倒去。

    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

    她一脸嫌弃,挥手扇了扇,“你喝了多少酒?”

    刘诏目光深邃地盯着顾玖,双目发亮,“没喝多少,也就一斤。”

    顾玖暗自咋舌,真是好酒量。

    她说道:“你喝醉了,我叫人进来伺候你。”

    “不要叫人。”

    刘诏抓住顾玖的手,不让她动弹。

    面对醉鬼,顾玖有些紧张,“你这样子,今晚怎么歇息?”

    刘诏轻声一笑,指腹擦过顾玖的嘴唇。顾玖更加紧张了。

    “你是在担心吗?”刘诏附耳问道。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顾玖的耳边。

    顾玖感觉耳朵发烫。

    她继续往后倒,“我不担心。”

    “竟然不担心自己的夫君,你可真够狠心的。”

    刘诏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他分明是在调侃顾玖。

    顾玖推了他一把,没推开。

    她觉着腰酸,这么仰着,她的腰非断了不可。

    “你让开,别挨这么近。”

    刘诏不仅没退开,反而更加逼近她。

    他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是夫妻,本就该靠这么近。而且,我认为我们现在的距离还不够近。”

    酒气喷鼻,顾玖有些慌乱。

    “你先让开,先去洗漱,去去酒味。你这样子,我不喜欢。”

    刘诏闷声一笑,突然袭击,在顾玖的嘴唇上轻轻一啄,留下女儿红的酒香味。

    不等顾玖反应过来,他主动起身,转过屏风,进浴室洗漱。

    顾玖赶紧坐起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拍拍脸颊,脸颊为什么发烫。

    她内心有些慌乱。

    尽管她早就做好了各种心理建设,想到了各种可能,可是真当要真刀实枪开干的时候,她内心还是止不住的慌乱。

    一会刘诏出来,她该怎么做?

    要不她先睡了。

    什么洞房,什么新婚夜,嘤嘤嘤,还是以后再说吧。

    一想到要和一个刘诏坦然相对,躺在一个被窝里面,她就有些手足无措,脑子空空如也。

    没经验害死人。

    别管看了多少书籍,电视,电影,没有亲身体验,难免会慌张。

    顾玖将凤冠一扔,很怂的爬上床,躲在最里面。

    她一直竖着耳朵,听着房里的动静。

    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果然喝了太多酒,脚步都有些不稳。

    她的眼睛睁开一条缝,朝床外面看去。

    刘诏洗漱完毕,头发上还挂着几滴水,身穿一件单衣。

    单衣贴在身上,好身材展露无遗。

    这男人的本钱真厚啊。

    顾玖刚这么感慨,就听见刘诏的笑声。

    刘诏笑道:“没想到小玖如此热情。”

    顾玖逞能,“胡说!我,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你说。”刘诏在床头坐下,侧着身,目光深邃地盯着顾玖。

    顾玖咬着被面,在刘诏目光逼视下,最后小声说道:“我小日子来了,身上不方便。今晚,你另找地方歇息吧。”

    刘诏挑眉,“身上真不方便?”

    顾玖连连点头,“这种事情我岂能瞒你。”

    刘诏笑了笑,“无妨,今晚我还是歇在这里。我不嫌弃。”

    谁稀罕你嫌不嫌弃啊。

    顾玖咬着唇,内心纠结不已,“那多不好。万一弄脏了,多晦气。”

    刘诏干脆利落地上了床,“我说了,我不嫌弃。累了一天,睡了吧。”

    顾玖盯着他,“你真要和我睡一起?”

    刘诏俯身靠近,顾玖拉起棉被,心虚。

    “我们是夫妻,难不成你想让我睡院子?”

    顾玖摇头,“你可以打地铺。”

    刘诏低头一笑,紧接着脸色一沉,“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果然是嫌弃我的。”

    顾玖沉默不语。

    “可我不嫌弃你,所以你还是认命吧。”

    说完,刘诏就躺了下来。

    平生第一次,同一个人躺在一张床上,还是盖一床被子,顾玖浑身不自在。

    她在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可是夫妻敦伦这种事情,真的没办法,好为难。

    顾玖努力想要睡着,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干脆翻了个身,头朝里面,眼不见心不烦。

    已经成亲了,只能尽快适应。

    屋里的光线暗了下去。

    两只蜡烛熄灭。

    顾玖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上一重,一只手压在腰间。

    她回过神来,意识到情况不妙,浑身绷紧。

    她赶紧拿开刘诏的手,超凶的吼了他一句,“不准乱动。”

    刘诏就在她的身后,两个人的距离早已经无限拉近。

    刘诏在她背后问道:“我怎么乱动了?是这样乱动,还是那样乱动?”

    “你别乱来。”

    顾玖紧张到声音都变了。

    “嘘!别叫,当心被下人听见。”刘诏咬着顾玖的耳朵,“小坏蛋,真以为能骗过我。”

    “你……”

    话没说完,顾玖的嘴唇就被堵住了。

    ……

    事后,已经是半夜。

    顾玖心头那个悔啊。

    她躲在被窝里,忽略身上的痕迹,还是很美的。

    她目光朝凶地盯着刘诏,大骗子。

    刘诏一脸满足的模样,大手一伸,就将顾玖搂在了怀里。

    顾玖挣扎,想要离他远一点。

    “别动。”

    刘诏嗓音暗哑,透着危险的信号。

    顾玖意识到什么,果然不敢动了。

    她有些委屈,有些恼怒,有些烦躁,更多的是疲惫,累死她了。

    “你放开我,我要去浴室洗漱。明儿一早还得早起。”

    刘诏关心地问道:“还能动吗?”

    顾玖怒火升腾,罪魁祸首还好意思问她能不能动。

    二话不说,顾玖张嘴,就朝刘诏的胳膊上一口咬下去。

    刘诏得意一笑,“咬重一点,最好留下印记。”

    顾玖气坏了,“仗着皮糙肉厚,你是成心气我吗?”

    刘诏轻抚顾玖的脸颊,将碎发都拨到耳后,“真累坏了。”

    顾玖甩了个白眼给他。

    刘诏憋着笑意,“都叫你别嘴硬,你偏要嘴硬。下次可别这样了。”

    “你还说!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床。”

    “我不信。”

    顾玖使出洪荒之力,狠狠踹向刘诏,还真让她将刘诏踹下了床。

    刘诏躺在地上,单手支撑着身体,丢脸丢大了。

    这女人,竟然真将他踹下床。这是谋杀亲夫,知不知道。

    身为男人,真是太没面子。

    内侍在外面听到动静,敲门问道:“公子,有事吗?”

    刘诏怒斥,“没事!都给本公子滚远一点。”

    被老婆踹下床这种糗事,当然不能让下人知道。

    刘诏恼羞成怒,脑子里脑补一百零八般手段。

    顾玖卷着衣服,赶紧爬下床。

    刘诏还是光溜溜的。

    顾玖飞快的扫了眼,一脸傲娇,哼了一声,昂头前往浴室洗漱。

    刘诏躺在地上,突然不气了,反而闷声发笑。

    他怎么就娶了这么个臭毛病一堆的女人。

    不会伺候人,不知道温柔,又傲娇,脾气又大,还敢脚踹亲夫。

    这么一数,毛病果然不少。

    刘诏笑过之后,有种满足感从心头溢出来。

    他咧着嘴,像个傻小子。

    他往床上一趟,回味着之前的滋味,耳朵却听着浴室那边的动静。

    估摸着差不多了,他拿着衣服也跟着进了浴室。

    顾玖怒叫一声,“你怎么进来了。出去!”

    刘诏大老爷一样,往水池里面一趟,“不出去。”

    顾玖哼了一声,眯起眼睛,“已经看过了,没什么看头。我先出去。”

    顾玖起身,披上毛巾,走出了浴室。

    刘诏卒!

    他低头看着自己,什么叫做没看头。

    他没看头?

    小坏蛋什么眼神?

    本来想刺激一下顾玖,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反被刺激到了。

    等他洗漱完毕,回到床上,顾玖已经躺下,呼吸绵长,显然是睡着了。

    刘诏很干脆,伸手,一手揽着顾玖,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熄灭蜡烛,睡觉。

    黑夜里,顾玖睁开眼睛,闻着陌生又熟悉的气味,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回,她真的很快就睡着了。

    刘诏无声地笑了。

    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

    天才麻麻亮,青梅就在外面敲门。

    顾玖睡得沉,主要还是因为这几天太累了,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敲门声,她都没听见。

    “别敲了。不要打扰夫人休息。”

    刘诏一早就醒了。养成了生物钟,不管睡得多晚,每天都是天不亮就会醒来。

    醒了后,他一直没动,保持着搂着顾玖睡觉的姿势。

    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很累。

    刘诏却不觉着累,反而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听见丫鬟敲门,敲个没完,他就出声呵斥。

    青梅在门外小声说道:“一会要去给王爷王妃敬茶,起晚了时间会来不及。”

    刘诏很干脆,“无妨。凡事有本公子顶着。”

    青梅还想再说,被方嬷嬷拦住。

    “嘘,别说了。夫人这两天累坏了,就让她多睡一会。”

    青梅担心,“可是王爷和王妃那里,迟了会被说闲话的。”

    方嬷嬷说道:“一会等夫人起来,你们动作都快一点,就不会迟到。”

    “好吧,我听嬷嬷的。”

    方嬷嬷又说道:“别担心。大家该高兴才对,公子在意夫人,这是好事。”

    青梅一想,的确如此。

    她笑道:“没想到公子还会关心人。”

    “谁说不是。”

    刘诏一直拖着时间,拖到不能再拖的时候,才唤醒顾玖。

    顾玖起床气发作,一巴掌朝刘诏脸上招呼。

    啪!

    巴掌准确地落在刘诏脸上。

    刘诏眯起眼睛。

    女人,呵呵,好,非常好。

    昨晚被踹下床,今早又被拍巴掌。

    刘诏板着脸,一副不怒自威地模样。

    顾玖这女人,是要翻天吗?

    回头,他非得振一振夫纲不可。

    顾玖从睡梦中睁开眼睛,还有些迷迷糊糊。

    她先看了眼自己的睡姿,擦擦嘴角,还好,睡觉没流口水。

    然后她朝刘诏看去,一大早就黑着一张脸,几个意思啊?她都没黑脸,刘诏有什么资格黑脸。

    顾玖没走心,随口问道:“大早上,谁惹你了?还是说,你平时起床的时候都这样。”

    刘诏没作声。

    顾玖起床,伸了个懒腰,没睡醒,难受。

    她准备下床,刘诏挡着她。

    她朝对方看了眼,算了,黑着一张脸,她就不招惹对方。

    她准备爬过去,却不料,半途遭遇黑手,趴在了刘诏身上。

    “你放开我!天都大亮了,我得赶紧起来。”

    “仔细想想,醒来的时候,你干了什么事?”

    刘诏算是看透了,这个小没良心的小坏蛋,他要是不提醒她,她肯定不会想到挥出去的那一巴掌。

    顾玖一脸无辜,“我干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刘诏眉眼抽动两下,指着自己的脸颊,“想起来了吗?”

    顾玖愣了会,仔细回想,最后恍然大悟。

    “我不是故意的。”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要是故意的,本公子非把你给……

    要将顾玖如何,刘诏也没想好。

    小没良心的小坏蛋,才一个晚上,就能把他给气死。

    刘诏深吸一口气,“起来吧,一会要去给父王,母妃敬茶。”

    顾玖问道:“父王,母妃会为难我吗?”

    刘诏反问:“你担心被为难吗?”

    顾玖低头一笑,“有你在,我自然不担心。”

    这话一出口,刘诏顿时心花怒放。什么生气,什么振一振夫纲,全都扔到一边去。

    他板着脸,故作严肃地说道:“规矩严谨些,别让人挑出错来。”

    顾玖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别那么严肃,不好看。我叫丫鬟进来。”

    刘诏很是心塞。

    顾玖拉响门口的铃铛,青梅她们听到动静,端着热水进门伺候。

    之后,内侍林书平领着几个王府丫鬟,也跟着进来伺候。

    那几个丫鬟,常年在刘诏身边伺候,对刘诏的习惯非常了解。

    不仅如此,她们动作又快又轻柔,伺候得十分周到。

    青梅她们,见自己被对方比下去了,也加快了动作,势要追赶上去。

    顾玖悄声提醒,“无需和人比较,慢慢来,不着急。以防忙中出错。”

    青梅微微点头,“夫人今日穿正红色,还是穿桃红色?”

    顾玖想都没想,直接说道:“正红色,妆容淡一点。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吗?”

    “夫人放心,昨晚上就已经准备好了。另外还准备了三百个荷包,用作打赏。按照方嬷嬷的提点,一等封赏二两,二等封赏一两,三等封赏五百钱。”

    顾玖对着镜子,轻声一笑,“没想到王府打赏下人,都比别家富贵。”

    这是妥妥的通货膨胀,钱不够花的节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