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0章 婚礼

时间:2018-08-29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腊月十六,诸事大吉。

    寅时一刻,整个京城还在沉睡中,顾玖就被青梅给叫了起来。

    她没睡醒,困得很。

    叫青梅打来一盆冷水,往脸上一洗,彻底醒来。

    沐浴,上妆。

    丫鬟们进进出出,喜娘忙里忙外,眼看着天就亮了。

    顾府上下,早已经忙碌起来,准备今日的酒席。

    顾珊,顾琳,顾珺三姐妹,一早就到芷兰院陪着顾玖说话。

    “二姐姐今日真美。”

    顾玖看着镜子中糊成墙灰的脸,实在是看不出哪里美。

    她问喜娘,是不是非得这么化妆。

    喜娘笑呵呵的,“二姑娘别多想,新娘子都是这么打扮。”

    顾珊她们也劝顾玖别多想,新娘妆就是这样,真的很美。

    顾玖认命了,入乡随俗吧。

    离着吉时不到两个时辰,青梅着急得很,总觉着时间不够用,很多事情都来不及做。

    顾玖安抚她,“别着急,慢慢来,我们的时间很充裕。”

    顾珊掩唇笑道:“青梅这丫头,看着比二姐姐还紧张。”

    顾琳好奇地问道:“二姐姐,你马上就要出嫁了,你紧张吗?”

    顾玖笑了起来,眼神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我不紧张。”

    “换做我,我一定很紧张。一想到要嫁到一个人陌生的家里,和一群陌生的人住在一个屋檐下,我就浑身不自在。”

    顾琳说完,手臂上还起了鸡皮疙瘩。她成功地将自己说紧张了。

    大家发出善意的笑声。

    小丫鬟进门禀报,说是三姑奶奶来了。

    昨晚上,顾玥成功留了下来,就宿早紫竹院。

    这会,她来给顾玖送嫁,顾玖少不得要道一声谢谢。

    顾珊三人的脸色却不太好看,她们都不待见顾玥。

    “三妹妹来了。今儿三妹妹气色倒是不错。”

    “今日是二姐姐大喜的日子,恭祝二姐姐夫妻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顾玖眉眼舒展,回头瞧着顾玥,“多谢三妹妹吉言。三妹妹随便坐吧。”

    顾玥打量着芷兰院内的摆设,感觉空旷了许多。大部分的物件,都随着嫁妆,送到了王府。

    尤其是书房内的书籍,就有三台。

    那些难得的孤本,古籍,没看完的书籍,全都被顾玖当做嫁妆陪嫁到了王府。

    顾玥抿唇一笑,“二姐姐就是念旧,用惯的东西,都要陪嫁到王府。就不担心被王府的人笑话你寒酸吗?”

    顾玖垂眉一笑,“为何要担心?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可管不了。我只管自己过得舒坦就行。”

    顾玥低头一笑,眼神讥讽。

    顾珊出面,替顾玖打抱不平,“今儿是二姐姐大喜的日子,三姐姐成心要和二姐姐过不去吗?三姐姐难道不懂什么日子说什么话的道理?”

    顾玥脸色一沉,“四妹妹,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顾珊嗤笑一声,“你说话那么难听,这里不欢迎你。”

    顾玥冷笑,态度强硬地说道:“这里是芷兰院,你说了不算。”

    顾玖似笑非笑,“三妹妹要是没别的事情,就去花厅喝茶吧。我和几位妹妹,还有些话要说,你在这里不方便。”

    顾珊大笑起来,看着顾玥的笑话。

    顾玥的表情连连变幻,双目喷火。咬咬牙,最后一声不吭,转身离去。

    “呸!”顾珊特别嫌弃,“她就是故意找不痛快。她不要脸,我们也不用给她脸面。”

    顾玖说道:“行了,不用为她置气。”

    吉时将到,迎亲的人上门。

    顾珽带队,堵在大门口。

    想娶他妹妹,没那么容易。

    上次在刘诏手下没走到一招,这回可算让他有机会,定要重重为难对方。

    他和顾琤两人,一文一武,一个难题接着一个难题地抛给刘诏。

    刘诏全都一一化解。

    喜娘急匆匆赶回卧房,“吉时将到,二姑娘赶快。”

    顾玖穿着大红的嫁衣,美美地端坐在床上。

    喜娘蹲下身,“我背二姑娘出门。”

    “辛苦喜娘。”

    喜娘背着顾玖,来到正堂。

    在这里,顾玖要告别家人。当她跨出大门的时候,她就不再是顾府的二姑娘,而是皇孙妻,顾府的二姑奶奶。

    顾玖身着大红嫁衣,面对顾大人,深深一拜。

    顾大人十分欣慰,“快起来。”

    之前一直借口生病的谢氏,终于露面了。

    她与顾大人并排坐在一起,神情肃穆。

    顾玖面对她,微微躬身,算是全了礼数。

    顾大人老怀大慰,“好孩子。到了王府,一定要严守规矩,孝顺王爷和王妃,夫妻和睦。”

    顾玖颔首,“女儿听父亲的。”

    谢氏轻咳一声,“二丫头,到了王府要严守妇道,相夫教子,以夫为天,不可耍小性子。”

    顾玖低头一笑,“多谢太太教诲。”

    之后,顾玖一一拜别大伯父,大伯母,诸位兄弟,还有二舅舅苏二老爷。

    苏二老爷见顾玖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高兴得眼眶湿润。

    他叮嘱顾玖“好好过日子,有为难的地方,千万别委屈自己。”

    顾玖甜甜一笑,“二舅舅的话,我会谨记在心头。”

    谢氏眉头一皱,大有要发飙的意思。

    顾大人眉眼一瞪,大喜的日子,谁敢闹腾,就是和他过不去。

    谢氏偃旗息鼓,忍了。

    喜娘禀报,结亲的人已经进门了,二姑娘也该出门。

    顾珽从外面跑进来,“妹妹,我送你出门。”

    顾玖冲顾珽温和一笑,然后她再次拜别顾大人。

    顾大人竟然有些不舍,声音哽咽,“去吧,去吧,被误了吉时。”

    喜娘将盖头给顾玖盖上。

    顾珽背起顾玖,跨出房门。

    “妹妹,我送你。”

    “哥哥别伤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是你的妹妹。”

    “我始终是你的哥哥。要是刘诏对你不好,你告诉我,我揍他。”

    “揍他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他若是对我不好,无需哥哥动手,我自有办法收拾他。”

    “嗯,我相信妹妹的手段,定叫那刘诏生不如死。”

    兄妹二人,原本应该伤感的送嫁路,画风突变,十分诡异。

    喜娘顺耳听了几句,妈呀,这兄妹疯了吧。大喜的日子,还没进门呢,就开始商量如何收拾新郎官。

    喜娘为新郎官掬一把同情泪。

    刘诏很兴奋,不过他一直掩饰着内心的兴奋。

    鼻子有些发痒,他也不在意。

    顾玖偷偷骂他,没关系。反正马上就能将人娶回家,一振夫纲。

    再远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花轿到了。

    顾玖透过红盖头,隐约看见了刘诏。

    她对顾珽说道:“哥哥保重。”

    “你也要保重。婚宴的时候,我会试着将刘诏灌醉,叫他行动不便。”

    顾玖偷笑一声,她的哥哥是各种奇思妙想。

    “哥哥不用担心我,我会过得很好,你也要过得好好的。”

    顾珽将顾玖送入花轿。

    起轿。

    轿子随之摇晃,离开顾府,越走越远。

    随着喧哗声传入耳中,在花轿里睡了一觉的顾玖被吵醒。她知道,花轿到了王府,马上就要拜堂了。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的小镜子照照,妆容没花。

    将小镜子收起来,赶紧盖上盖头,眼前的一切又变得一片模糊。

    喜乐奏响,花轿停下。

    轿帘掀起,喜娘背着顾玖来到喜堂。

    周围很多人。

    顾玖隔着盖头,看得模模糊糊,却也知道,喜堂内恐怕不下百人。

    好多人,乐声,说话声,混在一起,像是要刺穿耳膜。

    “别紧张,一会就好了。”

    一道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声音远去,温热的气息还留在耳边。

    是刘诏。

    赞礼官一声唱喝:“一拜天地!”

    身边的人有了动静。

    顾玖在喜娘的搀扶下,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顾玖往前一拜,她似乎听见了王妃娘娘的声音,还有宁王的笑声。

    宁王从皇陵回来了?

    “夫妻对拜!”

    由喜娘搀扶着,顾玖同刘诏互相对拜。

    “礼毕,送入新房!”

    红绸入手,喜娘提醒顾玖,“跟着红绸往前走。”

    听着耳边的动静,顾玖知道她离开了喜堂。

    周围有不少人簇拥着他们,一起前往新房。

    似乎走了许久,又像是只走了一会,新房终于到了。

    她被送入新房,端坐在床头。

    喜娘笑呵呵的,将秤杆交给刘诏,“请新郎官挑盖头。”

    周围闹哄哄的,许多人起哄,叫刘诏快点挑盖头。

    刘诏第一次,竟然生出紧张的情绪。

    他拿着秤杆,深吸一口气,缓缓挑起顾玖头上的盖头。

    盖头挑起,顾玖微微抬头,冲他羞涩一笑。

    刘诏瞬间被惊艳到了,那一刻,仿佛呼吸都停止了。周围的声音离他远去,他的眼里,心里,只有顾玖一人。

    “哈哈,新郎官看傻了眼。”

    “新郎官看新娘子都入迷了。”

    “真没想到大哥也有如此傻气的一面。”

    新房内围着很多人,大家善意地调侃刘诏。

    也有夸新娘子漂亮的。

    顾玖偷偷扫了眼,说话的人很多,她却一个人都认不出来。

    刘诏在笑声中回过神来,并不在意众人的取笑。

    他的确是看得入迷,内心激动。

    当日,随笔一圈,圈住了顾玖的名字。

    这个决定,果然是明智的。

    丫鬟端来两杯酒,喜娘说着一串的吉利话,然后将两杯酒分别交给顾玖和刘诏。

    新房人满为患,一阵阵起哄,看热闹。

    刘诏端着酒杯,目光像是胶水一样,粘在顾玖的脸上。

    顾玖冲他盈盈一笑,表情娇羞。

    刘诏暗暗嘀咕,果然女人嫁了人,就会变得温柔。

    顾玖想着,在人前,她定要做到满分,做足面子。

    新娘子面对众人的起哄和调侃,自然是无限娇羞的模样。

    不过今日刘诏真的很帅很帅,那张脸真的很好看。

    顾玖感觉脸颊有些发烫。她偷偷提醒自己,万万不能被男色所迷。

    在喜娘的提醒下,顾玖同刘诏,手臂交缠,喝下各自杯中的合卺酒。

    第一次,二人靠得如此的近,近到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他的心跳得好快。

    她的心跳的好快。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处。

    四目接触,顾玖红了脸颊,垂眸躲避。

    刘诏附耳,悄声说道:“我争取早点回来。”

    顾玖冲他娇羞一笑,刘诏顿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哎呦喂,新婚小两口都舍不得分开了。”

    “新郎官,走走走,喝酒去。”

    “今日不醉不归。”

    爷们们将刘诏拖走了。

    临走的时候,刘诏特意嘱咐人照看好顾玖。

    其他女宾,也都陆续离去。

    最后剩下王府二夫人欧阳芙。

    “大嫂别见外啊,我让厨房准备了一桌酒席,一会就送来。大嫂可是饿了?”

    顾玖迅速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冲欧阳芙温和一笑,“多谢二弟妹,已经饿过了头,这会到不觉着饿。”

    欧阳芙掩唇一笑,“和我当初成亲的时候一样,连着三顿没吃,结果一点都不饿,一直扛到晚上。最后同夫君一起吃完了一桌酒席。吃完后倒头一睡,一觉睡到天亮。”

    顾玖附和地笑了笑。

    欧阳芙又说道:“大嫂趁着这会好好歇息。外面不知道要闹多长时间。”

    “多谢二弟妹提醒。我的几个丫鬟……”

    “放心,她们都在。我让人将她们叫来。”

    欧阳芙告辞离去,没一会,方嬷嬷领着青竹,小翠来到新房。

    三人都很激动,“姑娘,你可算进门了。”

    方嬷嬷呵斥道:“从现在起都要改口称呼夫人,记住了吗?”

    “记住了。”青竹吐了吐舌头。

    顾玖叫人将新房大门关上。

    新房内就只剩下她们主仆数人。

    顾玖浑身放松,直接往床上一趟,完全是没规矩的样子。

    方嬷嬷给急坏了,“夫人快坐起来,小心将发饰弄乱了。”

    顾玖坐起来,叫来青梅,“快将凤冠取下来,重死了。”

    新娘凤冠足有三四斤重。戴在头上这么长时间,顾玖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断了。仿佛头已经不是自己的头。

    青梅急忙将凤冠取下来,轻拿轻放,放在妆台上。

    顾玖扭扭脖子,“总算解脱了。”

    说完,又是往床上一趟。累死她了,这会一放松,浑身肌肉都在抗议她。

    方嬷嬷着急,“夫人,公子还没回来,你这样躺着,不太好。”

    顾玖不甚在意,“嬷嬷不用担心,公子那里有我,没事。嬷嬷先和我说说王府的情况。拜堂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了王爷。王爷从皇陵回来了吗?”

    方嬷嬷微微躬身,“启禀夫人,王爷昨晚上回来的。”

    哦!

    顾玖坐起来,喝了一口热茶。

    “王爷还会回皇陵吗?”

    方嬷嬷摇头,“王爷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奴婢打听到,按制,公子身边能有八个大丫鬟,十二个二等丫鬟,二十四个三等丫鬟,黄门郎八人,内侍二人。

    这些人都经过少府精心调教,优中选优,送到公子身边。另有书童若干,侍卫若干。据奴婢了解,公子身边无论是丫鬟还是黄门,全都满额。”

    “这么说,公子身边足有四十多个丫鬟伺候?”顾玖说完后,暗自咋舌。果然是皇室子弟,排场够大。

    方嬷嬷点头,“正是如此。”

    顾玖非常直接地问道:“可有通房丫鬟?”

    方嬷嬷摇头,“并无。宫里有安排专人伺候,不过全都被公子打发出去了。”

    顾玖又问道:“可有侍妾,美人,亦或是相好的?”

    “并无侍妾,美人。至于相好的,时间太短,奴婢没有打听到。”

    青梅几个丫鬟,听着顾玖同方嬷嬷的对话,感觉被刷新了世界观。

    明明是大婚第一日,又是在新房,竟然谈起如此严肃的话题。和新房的气氛,一点都不符。

    顾玖想了想,“八大大丫鬟,谁是贴身伺候公子的人?”

    方嬷嬷躬身说道:“公子身边,据说向来是由内侍和书童贴身伺候。”

    是吗?

    刘诏应该没有断袖之癖吧。

    被赵二郎和顾玥的狗血刺激,顾玖也变得疑神疑鬼。

    青梅小声问道:“姑娘……夫人是在担心吗?”

    顾玖笑了起来,“我不担心,只是在了解基本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