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8章 大婚(2)

时间:2018-08-28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玥看着众人脸上诧异的表情,内心十分得意。

    都说她在海西伯府过得不好,她就拿真金白银,让众人看看她到底过得好不好。

    顾玖收下礼物,“多谢三妹妹。如此贵重的添妆礼物,让你破费了。”

    顾玥昂着头,“不算什么。二姐姐大婚,我岂能小气。”

    顾玖低头一笑,“三妹妹坐下喝茶。”

    顾玥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上首。

    她朝顾珍看去,目光落在顾珍的腹部。

    “听闻大姐姐有了身孕?”

    顾珍点点头,眉梢眼角都是喜意。因为怀孕的好心情,使得顾珍看着顾玥都觉着顺眼许多,没过去那么讨人厌。

    顾玥挑眉一笑,“恭喜大姐姐。只可惜大姐夫很快就要去北边换防,等不到孩子出生。”

    顾珍不乐意了,她刚还想着顾玥比过去顺眼了些,果然都是错觉。

    顾玥就是顾玥,一开口就能将人得罪光。

    她收起笑容,“不劳三妹妹操心。三妹妹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顾玥怨怪道:“我替大姐姐操心,大姐姐还不领情。”

    顾珍翻了个白眼,“我可不稀罕你替我操心。没你在身边,我这日子过得甭提多好。你一来,就故意招惹我。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说完,顾珍起身,离顾玥远远的。不乐意和她坐在一起。

    顾玥心生恼怒,顾珍胆肥了。当着姐妹们的面,让她下不了台。

    顾玫拉着顾玖,悄声问道:“玥妹妹是怎么回事?脸糊得跟白墙似的。”

    顾玖轻咳一声,含蓄地说道:“可能是想遮掩一二。”

    顾玫聪慧,一瞬间反应过来。

    她捂着嘴,一脸震惊,小声问道:“难道赵二郎真如外界传言那般,性情残暴,竟然敢对玥妹妹动手?”

    顾玖斟酌着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三妹妹从不回家诉苦,她身边的丫鬟也不肯说实话。”

    顾玫皱眉,“玥妹妹糊涂!如果赵二郎真敢动手,这种事情岂能纵容。为了面子,她连这种事情都能忍,结果只会让赵二郎变本加厉,越发肆无忌惮。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不能有半点妥协。”

    “玫姐姐说的对,只是我们说的话三妹妹听不进去。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就算跪着也要走下去。”

    顾玫叹息一声。

    心里头虽然鄙薄顾玥,看不上顾玥的言行。却也不希望顾玥婚姻不幸,遭受暴力对待。毕竟大家都姓顾,都是顾家女。

    只是她说的话,顾玥肯定听不进去。

    顾玥那模样,一看就是个固执倔强的人。

    顾玫问顾玖,“小玖妹妹,你替我看看。”

    顾玖抿唇一笑,心领神会。

    她伸出手,搭手诊脉,“脉象平稳,玫姐姐这一胎没问题,孩子肯定能顺利出生。

    “真的吗?”顾玫还是有些不放心。

    顾玖重重点头,“少油少盐,少吃多餐,体重不要增加太快。孕后期有体力的话,就多走动走动,有助于孩子出生。”

    顾玫惊讶,“小玖妹妹,没想到你连这个都懂,太厉害了。”

    顾玖笑道:“不算什么,书本上其实都有。”

    “可是能如你一般,静下心来博览群书的人是少之又少。”

    “玫姐姐别夸我了,我只是恰好喜欢看书。”

    两人相视一笑。

    笑过之后,顾玫说道:“小玖妹妹,你去招呼吧。我还要去和母亲说话。”

    顾玖叮嘱道:“玫姐姐慢一点,当心脚下。”

    顾玫笑道:“你不用担心我。“

    她由丫鬟扶着,出了厢房,去找大夫人小魏氏说话。

    顾玖客气地招呼顾玥。

    顾玥一脸笑模样,“还没恭喜二姐姐。听闻王府送来了两万五千两聘礼,看来王府很重视二姐姐,真是可喜可贺。”

    顾玖客气道:“承三妹妹吉言。今儿赵妹夫上门了吗?”

    “他啊,差事繁忙,明日才有空过来喝喜酒。”

    顾玥笑眯眯地说话,提起赵二郎,她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顾玖暗暗想到,顾玥肯定是爱惨了赵二郎,才能在赵二郎动手打她的情况下,一如既往地付出感情。

    换做顾玖自己,她肯定做不到。

    某个男人要是敢对她家暴,她一定想办法弄死对方没商量。

    顾玖暗暗警醒自己。自从亲手杀了谢茂后,她发现自己也有了暴力倾向,动不动就想弄死人。

    这样不好。

    她可是貌美如花的弱女子,怎么能动不动就是死啊死的,太暴力了,太不符合她的形象。

    就算真要弄死某个人,也得将想法藏在心里头,不能流露出分毫。

    顾玖笑着说道:“三妹妹和赵妹夫感情深厚,大家都放心了。”

    顾玥斜了眼顾玖,“难道二姐姐之前不放心我吗?没想到,二姐姐如此关心我。”

    顾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们是姐妹,互相关心难道不应该吗?”

    顾玥捂着嘴,咯咯咯地笑起来。

    “真没想到,能从二姐姐嘴里听到互相关心的话。我还以为二姐姐今天不欢迎我上门。”

    顾玖随口说道:“三妹妹真会说笑,我怎么可能不欢迎你上门。你可是家里的姑奶奶。”

    顾玥眉眼上挑,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玖,“二姐姐得了那么多嫁妆,又有那么多的聘礼,一定很得意吧。真是羡煞旁人。”

    顾玖反问:“三妹妹羡慕我吗?”

    顾玥说道:“我羡慕你有这么多嫁妆,却不羡慕你能嫁给皇孙为妻。二姐姐,嫁给皇孙,可是一条不归路哦。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圈禁,甚至被赐毒酒,你准备好了吗?”

    顾玖嘲讽一笑,“难不成三妹妹嫁给赵家二郎,就有回头路可走吗?今日你脸上糊着厚厚的一层粉,莫非又是在遮掩什么?”

    顾玥眯起眼睛,目光锐利。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顾玖难道不知道吗?

    故意揭她的短,无非就是想看她的笑话。她岂能让顾玖如意。

    顾玥冷冷一笑,“就算我在遮掩什么,难道碍着二姐姐了吗?刚二姐姐还说欢迎我上门,这会怎么就变了一张脸。二姐姐,你变脸这么快,可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顾玖垂眸,嘴角挂着一抹嘲笑,“三妹妹难道就很有诚意吗?开口就说圈禁,赐毒酒,大喜的日子,你是成心找我不痛快,还不许我回敬一二?”

    顾玥哼了一声,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可是在好心提醒二姐姐,叫你当心。”

    顾玖凑近,笑着说道:“我也是在好心提醒三妹妹,叫你别遮掩了。脸糊得跟墙灰一样,不过是欲盖弥彰。赵二郎是什么德行,真当京城的人不知道吗?”

    “他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二姐姐你来过问。”

    顾玖点头,“这句话我非常赞同,所以也不劳你操心我的事情。将来我是圈禁,还是被赐毒酒,都与你无关。你和你家赵二郎好好过日子,我盼着你们二人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顾玥绞着手绢,一张好好的手绢,都快被她绞烂了。

    她呵呵一笑,“我和夫君,自会白头偕老。二姐姐别太羡慕我。”

    顾玖忍着笑意,“你尽管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羡慕你。你那样的生活,我可消受不起。”

    顾玥猛地站起来,“我还要去看望母亲,告辞。”

    “三妹妹慢走。路滑,当心脚下。”

    顾玥走到门口,脚下不稳,差点跌倒。幸亏丫鬟扶住了她。

    她回头瞪了眼顾玖,“多谢二姐姐好心提醒。”

    顾玖冲她挥挥手。

    顾玥哼了一声,昂首挺胸地走出厢房,前往芙蓉院。

    “三姐姐,我同你一起去。”

    顾珊岂会轻易放过顾玥。她追上去,挽着顾玥的手,执意要和顾玥一起前往芙蓉院。

    顾玥嫌弃顾珊,“放手。”

    顾珊嘲讽一笑,“三姐姐是越来越金贵了,都不准挽手。”

    顾玥指着顾珊,“别玩花样。”

    顾珊笑道:“我从来不玩花样。难不成我去看望母亲也有错?三姐姐未免太霸道。”

    顾玥懒得同顾珊废话,径直前往芙蓉院。

    春草正在向谢氏禀报添妆的情况。

    听到亲朋好友们俱都上门,纷纷送上价值不菲的添妆礼物,谢氏心头堵得很,浑身难受,一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都是一群势利眼。真以为顾玖嫁给皇孙,她们就能跟着沾光吗?哼,不被牵连就算好的。目光短浅之辈。”

    “太太喝口汤,消消气。”

    春草端来养生汤,伺候谢氏喝了两口。

    谢氏喝了汤,心头舒服了一点,“今儿我没露面是明智的,否则非得被气死不可。顾玖那个死丫头,就不是好东西。”

    春草内心嘀咕,太太也忒小气。亲朋好友添妆,她也能气一场。

    此时,顾玥和顾珊来到芙蓉院,经过禀报,被请进了卧房。

    “见过母亲!母亲身体好些了吗?”

    “来了啊!”

    谢氏见到顾玥,神情淡淡的,让她随便坐。

    然后谢氏又将顾珊叫到身边,关心地问道:“外面那么冷,可有冷着?”

    顾珊摇头,“累母亲操心,女儿不冷。”

    谢氏拉着顾珊的手,“手冰冷的,还说不冷。那个什么暖手宝,怎么没带在身边?”

    顾珊不好意思地笑笑,“女儿忘了。”

    谢氏当即吩咐春草,“去,将我的暖手宝给四姑娘拿来,再将黄铜手炉拿来。”

    “奴婢遵命。”

    “谢谢母亲。”顾珊甜甜一笑。

    “你身边的几个丫鬟也该敲打敲打,不能照顾好你,要她们何用。”

    “不怪她们,都是女儿太任性。”

    顾珊笑着说话。

    谢氏说道:“你啊,就是太不懂照顾自己。”

    丫鬟拿来暖手宝和黄铜手炉,顾珊的手很快就暖和起来。

    顾玥干巴巴地坐在椅子上,从进门到现在,谢氏没问过她一句。全程都是在关心顾珊,生怕顾珊冻着。

    顾玥想说,她从花厅走过来,她也冷。她没有暖手宝,也没有黄铜手炉,甚至连一句关心都没有。

    顾玥内心,冰凉一片。

    亲情如此冷漠,她又何必上门看望。

    失望,伤心,愤怒,仇恨,各种情绪轮番折磨着她。

    那对母女,还在上演着温情戏码。

    顾玥实在是看不下去,她重重咳嗽一声。

    谢氏总算拿正眼看着她,“玥儿,你病了吗?病了就该在房里躺着,今日你就不该上门。要是过了病气给客人,怎么得了。”

    顾玥面无表情地说道:“母亲误会了,女儿并没有生病。”

    谢氏换了个姿势,坐得更舒服。

    “是吗?既然没生病,你咳嗽什么?”

    顾玥咬着唇,心头在愤怒地呐喊。凭什么将本该属于她的关心爱护,全都给了顾珊。

    她深吸一口气,“女儿特意来看望母亲。”

    谢氏先是哦了一声,“你有心了。我这都是老毛病,需要静心调养,没什么可担心的。你在海西伯府还好吗?赵二郎对你如何?”

    谢氏终于肯关心一下顾玥。

    顾玥说道:“女儿挺好的,母亲不用担心我。”

    谢氏笑了笑,“我不担心你。从小你就主意大,极有主见。我说的话,你向来都听不进去,所以如今我也就懒得说了。”

    顾玥一脸心塞,她干脆转移话题,“四妹妹也不小了,该说亲了吧。”

    谢氏眉眼一弯,笑了起来,“珊儿还小,晚两年也没关系。”

    顾珊趁机说道:“我想一直陪在母亲身边。”

    谢氏满是慈爱,拉着顾珊的手,“傻孩子,姑娘家哪能一直留在家里。不过你放心,为娘一定替你找一门好亲事,让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谢谢母亲。女儿舍不得母亲。”

    “就嫁在京城,你就能常回娘家看看。”

    顾玥再次被忽视。

    她端起茶杯,先是喝了一口,紧接着手一松。

    啪!

    茶杯掉落在地上。

    谢氏受惊,“怎么回事?”

    她很不高兴,眼中都是嫌弃和厌恶。

    顾玥一副无辜愧疚的模样,慌张地说道:“女儿手没拿稳,不小心将茶杯掉在地上。没惊着母亲吧。”

    谢氏嫌恶地看着顾玥,“下次当心点。我乏了,你们姐妹都出去吧。”

    “母亲可是在怪罪女儿?”顾玥一副小心翼翼地模样。

    谢氏很不耐烦,“出去!春草,让小丫鬟进来收拾干净。”

    “奴婢遵命。”

    顾珊上前拉着顾玥的手臂,“三姐姐,母亲要静养,我们都出去吧。”

    “放手,我自己会出去。”

    顾玥甩开顾珊,率先走出去。差点和进门收拾残局的小丫鬟撞在一起。

    谢氏骂了一句,“祸害!”

    这话被顾玥听到,顾玥脚下一顿,很想原地爆炸。

    尤其是看到顾珊那张笑脸,真想撕烂了她。

    当初那把火,怎么就没将她烧死。

    顾珊附耳说道:“三姐姐,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顾玥嘲讽一笑,“过去你不是我的对手,将来你同样不是我的对手。”

    顾珊笑道:“那我们就走着瞧。”

    “好啊!”

    顾玥甩袖离去。

    顾珊盯着顾玥的背影,眼里满是讥讽之色。

    她叫来丫鬟,“替我盯着三姑奶奶,看她去了哪里,和谁说话。”

    丫鬟领命而去。

    顾珊回到花厅厢房,果然没看见顾玥人影。

    等了好一会,丫鬟前来禀报,“启禀姑娘,三姑奶奶去了紫竹院。”

    紫竹院是顾玥出嫁前,所居住的院落。目前紫竹院是空着的,暂时没人住。

    大太太张氏准备过了年,就要重新布置紫竹院。

    顾珊问道:“知道不知道三姑奶奶去紫竹院做什么?”

    “奴婢听到三姑奶奶在哭。”

    “你说她在哭?”

    顾玥会哭?

    见鬼吧!

    顾玥是死不悔改的典型,她怎么可能会哭。

    “难道三姐姐后悔了吗?”

    “海西伯府的婚事,可是三姑奶奶自己求来的,她能哭吗?”

    顾珊嘲讽一笑,“估计是受不了吧。不过她有今天,全都是她咎由自取。现在后悔也晚了。”

    顾家没人待见顾玥,也无人愿意替顾玥出头。

    顾玥就算后悔,没有娘家的支持,也是白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