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7章 大婚(1)

时间:2018-08-27作者:我吃元宝

    ,。

    顾大人一回府,就得知顾玖送礼,人人有份,唯独忽略了谢氏。

    顾大人正想说顾玖太不懂事,礼数不周。

    紧接着就听说顾玖同谢氏,因为苏家吵了起来。

    管家顾全说道:“太太说苏家礼数不周,没资格上门吃喜酒。二姑娘气狠了,同太太争执了一番。听说吵得很厉害。”

    顾大人蹙眉,“苏家是二丫头的舅舅家,她成亲,舅舅为大,这个道理太太不懂吗?二丫头不给她送礼,固然不对,却也是太太咎由自取。”

    故此,顾大人权当不知道这件事。反而还让人提醒谢氏,顾玖大婚那天,不准任何人对苏家人不敬。

    谢氏连着生气,当晚又病倒了。

    大太太张氏同大少奶奶小张氏嘀咕,“二太太这身子骨,是越来越娇气了。要我说,她就是心胸太窄,整日给自己找不痛快。苏家是二姑娘的娘舅家,人不在京城就算了,既然在京城,岂能不上门喝喜酒。”

    大少奶奶下张氏说道:“二婶娘是气糊涂了,娘舅为大,这个道理都不懂。”

    大太太张氏说道:“她不是不懂,而是故意装糊涂。她就是想仗着二房当家太太的身份,落苏家人的面子。

    你苏婶娘过世那么多年,却依旧是她心头的一根刺。

    苏家虽说败落,却坚持耕读传家,总有起来的一日。

    谢家则不同,不过是暴发户,毫无底蕴可言。谢茂一死,谢家就被打回了原形。

    她面对苏家人,没底气,心虚,所以不想让苏家上门。”

    心虚的谢氏并不认为自己心虚。

    她认定顾玖不忠不孝,是个奸人。

    更令她寒心的是,顾大人的态度。

    顾大人不斥责顾玖放肆,却派人敲打她,是何道理?

    谢氏想不开,眼看着婚期将近,她却躺在床上不起来,闹起情绪。成心要给顾玖的婚礼添堵。

    大太太张氏抽空来看望谢氏,劝谢氏想开些。

    顾玖大婚,好歹给点面子。

    谢氏却当着张氏的面哭了起来,“大嫂,我心头苦啊。身为继室,这些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自问对二丫头还有三郎两兄妹仁至义尽,没有任何亏欠的地方。结果我换来了什么?这些年的付出,不值啊!”

    张氏偷偷翻了个白眼,谢氏真敢往脸上贴金。

    不过她还是劝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里苦。再有几天,小玖就要出嫁了。等她出了门子,这家里又该冷清下来。”

    谢氏止住了哭声,“大嫂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身体不争气,一时半会还起不来。不过大嫂放心,等二丫头大婚那天,说什么我也要亲自送她一程。”

    张氏见谢氏成心闹脾气,就没继续劝下去。

    青梅几个丫鬟有些担心。

    “太太还病着,会影响到姑娘大婚吗?”

    顾玖笑了起来,“怕什么?她不露面才好。”

    方嬷嬷也说道:“太太就是矫情。她若是年轻二十岁,玩这种手段,还能得到老爷的怜惜。如今她一把年纪,还玩这种套路,只会惹怒老爷。”

    顾玖说道:“不用管她。方嬷嬷,辛苦你走一趟,将这两张养身的药方给老爷子送去,嘱咐他爱惜身体,好歹多活几年。”

    方嬷嬷接过药方,“二姑娘有孝心。”

    顾玖摇头说道:“祖父待我不薄,我只是尽到本分罢了。”

    “奴婢这就将药方给老爷子送去。”

    顾老爷子收到药方,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说顾玖多事,心里头却也受用。

    等方嬷嬷一走,他就和小妾嘀咕道:“小玖这孩子还是关心我的。”

    小妾笑道:“二姑娘果真关心老爷子的话,怎不来给老爷子请安。”

    “你知道个屁。就你这猪脑子,只配喝酒。”

    转眼就到了腊月十五,添妆的日子。

    四万两的嫁妆,外加两万五千两的聘礼,摆在花厅里,摆得满满当当。

    谢氏不肯露面,顾大人不勉强她。反正他对谢氏也不抱什么希望。

    他直接请大太太张氏出面招呼客人。

    大太太张氏带着大少奶奶小张氏,一起在花厅里招呼客人。

    侯府是最先到的。

    看见满满当当的嫁妆,都替顾玖高兴。

    大夫人小魏氏同顾玖说道,“有了这些嫁妆,等你到了王府,也就有了足够的底气。”

    说罢,大夫人小魏氏给顾玖添了一副头面首饰,价值好几百两。

    顾玖忙说道:“谢谢大堂伯母,让你破费了。”

    “你这孩子,同我客气什么。上次你使人送来的暖手宝,用着很好。你有心了。”

    顾玖有些不好意思,“针线粗糙,大堂伯母别嫌弃。”

    大夫人小魏氏笑道:“针线倒不粗糙,就是用料不够讲究。”

    说完,她让丫鬟将新作暖手宝拿上来。

    果然比顾玖送去的精致多了。

    里面那层用的是棉布,暖和。外面那层则用的是缎面,绣了富贵牡丹,还用金线镶边。一看就是富贵太太们用的。

    顾玖脸红,“还是大堂伯母身边的丫鬟手巧。这个暖手宝,瞧着又精致又好看,还暖手。”

    大夫人小魏氏笑道:“你这孩子,真会说话。”

    二夫人王氏,给顾玖添了一副翡翠镯子。

    三夫人段氏,给顾玖添了数匹锦缎棉布,外加金银棵子若干。

    大伯母张氏也给顾玖添了一对碧玉镯子。

    大少奶奶小张氏添的同样是布匹。

    侯府的姑娘们,拉着顾玖到厢房说话。

    她们拿出自己精心准备的添妆礼物,种类就比外面的丰富多了。

    有文房四宝,有古籍书画。

    “知道小玖妹妹爱看书,我特意从老侯爷的书房搜罗出来的,小玖妹妹可喜欢?”

    顾玖抱着古籍,爱不释手。一脸欣喜地说道:“喜欢。”

    顾珊,顾琳,顾珺也都纷纷送上添妆礼物。

    她们准备的是各类针线活。

    顾珊准备了三十个用金线绣的荷包,“二姐姐到了王府免不了要打赏下人,我想着多做点荷包,方便二姐姐。”

    “多谢四妹妹,你考虑得太周到了。”

    用金线绣的荷包,一个就值五钱银子。光用荷包打赏小丫鬟都行。

    昨晚上,青梅还在为打赏用的荷包不够用发愁。

    她和青竹一起,一共准备了两百个荷包。

    结果方嬷嬷一检查,直说不够用,可把青梅急死了。

    青梅拉着青竹小翠,还有院子里的小丫鬟,连夜又赶着做了一百个荷包出来,凑足三百个。

    今晚,青梅她们还要继续做荷包。

    顾珊送来的三十个带金线的荷包,可是替她们解决了大问题。

    金线难绣,现在用金线绣荷包已经来不及。

    顾珊的礼物正合用。

    顾琳,顾珺也都送上针线活。有手绢,有荷包,都是很实用的。

    丫鬟禀报,“大姑奶奶,三姑奶奶,还有韩大奶奶来了。”

    韩大奶奶就是顾玫,玫姐姐。

    一听玫姐姐来了,顾玖急忙迎出去。

    “玫姐姐。”

    顾玖的目光,一下子就注意到顾玫微微隆起的小腹。

    她立马笑了起来,“恭喜玫姐姐,贺喜玫姐姐。”

    顾玫娇羞一笑,拉着顾玖的手,“该我恭喜小玖妹妹。”

    然后又悄声说道:“小玖妹妹,一会你替我看看,可好?”

    顾玖好奇问道:“几个月了?”

    顾玫低头一笑,“三个多月了,之前一直没声张。趁着今日,正好公开。”

    顾玫怀孕的消息一公开,许多人纷纷过来道喜。

    顾珍和顾玥也回来了。

    顾玖迎上去,拉着顾珍的手,“大姐姐,你可算回来了。咦!”

    顾玖盯着顾珍的腹部。

    顾珍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偷偷点点头,悄声对顾玖说道:“刚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顾玖大喜过望,“恭喜大姐姐,贺喜大姐姐。姐夫也很高兴吧。”

    “他极满足的,今日他还不肯让我出门,生怕我磕着碰着。我说今日是二妹妹添妆的日子,说什么也要来。他便请了假,亲自送我过来。”

    说完,顾珍又有些不好意思,耳根都红了。

    顾玖打趣道:“姐夫关心大姐姐,大姐姐该高兴才对。”

    顾珍无限娇羞,让人惊艳。

    “你别笑话我。等你嫁了公子诏,也能如我们一般恩恩爱爱。”

    “托大姐姐吉言。”

    顾玖将顾珍请进厢房落座。

    顾玥还待在花厅,看着摆得满满当当的嫁妆,心头像是有一股火在燃烧。

    今日,她依旧化着大浓妆,脸上盖了厚厚的一层粉。

    顾珊可是一直惦记着她。

    一听说顾玥来了,她就赶到花厅。

    “三姐姐怎么不去厢房喝茶?”

    顾玥听到动静,抬头朝顾珊看去。

    顾珊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玥,“三姐姐干什么将自己打扮得这么丑?这个妆可不适合三姐姐。难不成三姐夫又对三姐姐动了手?”

    顾玥压低声音,“你别胡说八道。”

    顾珊嗤笑一声,“三姐姐敢净面吗?不敢就别逞能。瞧瞧,这都是二姐姐的嫁妆,比三姐姐的多了一倍还有余。就连亲朋好友们的添妆,比起给三姐姐的添妆,也贵重了许多。三姐姐羡慕吗?”

    顾玥咬牙,“又不是你的嫁妆,你得意什么?”

    顾珊凑到顾玥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只要三姐姐难受,我就得意。”

    “你……”

    顾珊拉开同顾玥的距离,眉眼弯弯,高兴得不行。

    “三姐姐,你要死要活求来的婚事,如愿以偿嫁给了赵家姐夫,你满意吗?你定是满意的吧。不过瞧你这妆容,就像是脸上糊了一层墙灰。难道就没人告诉你,你这模样很丑陋吗?”

    “你闭嘴!”

    顾玥轻声呵斥顾珊。

    顾珊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玥,“三姐姐放心,今日我不会弄花你的妆容。今日可是二姐姐的好日子,我可不能给二姐姐添堵。”

    顾玥咬牙切齿,“你这个吃里扒外……”

    “你给我闭嘴。”

    顾珊怒斥顾玥。

    她双目泛红,眼神凶狠地盯着顾玥,“杀人放火的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我只后悔没有早一点吃里扒外,没早一点扒下你的皮,叫你猖狂到今年。不过老天有眼,叫你嫁了个恶人。正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你就是欠收拾。”

    顾玥双手攥起,拳头紧握。

    她恨,她怒!

    谁都可以踩她,唯独顾珊不可以。

    顾珊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三姑奶奶,四妹妹,你们怎么站在这里。快去厢房喝茶,姑娘们都在里面。”

    大少奶奶小张氏一见两人势头不对,赶紧出面阻止。

    她拉着顾珊的手,又挽着顾玥的胳膊,“快去,快去。别让大家都等着你们。知道吗,韩大奶奶,还有大姑奶奶都有了身孕。真是可喜可贺。”

    此时,顾玥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恶意。

    她脱口而出,直接冲小张氏而去,“大嫂和玫姐姐差不多时间成亲,怎么肚子还没动静?”

    小张氏尴尬了。

    为什么肚子没动静,那是因为她和顾班聚少离多。

    顾班有差事在身,三五个月都不见回来一趟。

    只能盼着过年的时候,顾班能休一个月的假期。她都算好了日子,争取过年期间,能怀上身孕。

    结果顾玥哪壶不开提哪壶,连点眼力见都没有。

    小张氏顿时就看顾玥不顺眼。

    会不会说话啊?

    她盯着顾玥的腹部,“三妹妹有身孕了吗?”

    顾玥心虚,板着脸,说道:“还没。我不着急。”

    小张氏笑了起来,“我也不着急。三妹妹要是有了身孕,一定要和家里说一声。到时候我去看望你,给你送礼。”

    顾玥绞着手绢,“大嫂有心了。大嫂身为宗妇,还是赶紧怀个孩子吧。”

    小张氏笑了笑,“我的事情就不劳三妹妹操心。三妹妹还是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可别又被赵二郎给打了。”

    顾玥脸色煞白,不过因为化了浓妆,看不出来。

    她一把甩开小张氏的手,“我自己走。”

    小张氏才不乐意挽着她的胳膊,“三妹妹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大家高兴的时候,你总是板着脸。大家伤心的时候,你又总是乐呵呵的。”

    顾珊低头偷笑。大嫂这话,真是绝妙。

    顾玥停下脚步,“大嫂是看不惯我吗?”

    小张氏掩唇一笑,“哪里的话,三妹妹千万别误会。我可是一直盼着你回来。要知道入冬后,二婶娘三天两头卧床不起,身体沉重。三妹妹身为亲闺女,理应回来看望。

    当然,三妹妹这期间一次都没回来过,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一定是忙着在公婆面前尽孝,所以忘了二婶娘身体也不好,也需要你来尽孝。”

    顾珊叹了一声,“母亲今日没露面,正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三姐姐,一会你要和我一起去看望母亲吗?”

    顾玥脸色连连变幻,表情僵硬,“我自会去看望母亲,不劳大嫂操心。二房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小张氏不和顾玥一般见识。

    顾玥已经嫁人好几个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说话带刺,一开口就能将所有人得罪。

    她只能说,顾玥有今日,都是活该。

    厢房不远,很快就到了。

    顾玖,顾琳,顾珺三人齐齐回头,看到顾玥脸上的大浓妆,厚厚的一层粉,三人心知肚明。

    显然顾玥脸上又带了伤,所以才需要用厚厚的一层粉遮掩。

    侯府的姑娘们没见过顾玥这副模样,都感到诧异。

    要知道,过去顾玥虽然也爱打扮,但是都是往漂亮方向打扮。而不是往脸上涂上一层厚厚的粉,毫无美感可言。

    顾玥今天这副模样,古怪得很。

    “三姐姐,你来了。谢谢你来为我添妆。”

    顾玖迎上前,客客气气。

    顾玥轻咳一声,“你大喜的日子,我自然要回来。”

    说完,她让丫鬟将添妆礼物送上。

    一对赤金耳环,外加一根赤金的簪子。

    顾玥出手够大方的啊!

    很反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