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6章 怼她

时间:2018-08-27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刚一回到芷兰院,小翠就来禀报。

    “姑娘回来得正好。太太派人来请姑娘去芙蓉院说话,奴婢拦着没让人进院门。姑娘快去芙蓉院吧,万一被太太发现姑娘偷偷出府的事情,那就完了。”

    顾玖换下丫鬟装,换上自己的棉袍,藏青色,衬皮肤白。

    她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有一盏茶的功夫了。”

    青梅将披风给顾玖披上,又拿来黄铜小手炉,“外面天冷,姑娘当心冻着。”

    顾玖说道:“手炉我不爱用,你将暖手宝拿来。”

    暖手宝外形像个小枕头,中间掏空了,夹层里面塞了厚厚的棉花。两只手往里面一放,特暖和。

    累了,还可以当个小枕头用。

    今年京城的冬天太冷,顾玖想起后世流行的暖手宝,画了图纸,让青梅她们做了几个。

    双手套上暖手宝,顾玖带着丫鬟和方嬷嬷,前往芙蓉院。

    芙蓉院安静得很,大家都躲在房里取暖。

    自从春禾做了老爷的妾,谢氏身边就换了春草。

    春草模样普通,胜在做事细心周到。

    得知顾玖到来,她亲自挑起厚厚的门帘,“二姑娘来了,太太等了你好一会。”

    “辛苦春草姐姐。太太今儿心情可好?”

    春草压低声音说道:“太太今日心情不怎么样。”

    顾玖了然,“多谢春草姐姐。”

    青梅当即将一个荷包塞进春草的手里。

    春草收了荷包,将顾玖主仆迎进上房。

    顾珊也在,正在陪谢氏说话。

    见到顾玖进门,她便止了话题,给顾玖见礼。

    “二姐姐好。”

    “四妹妹客气。”

    “二姐姐手上的是什么,看着很别致。”

    顾玖取下暖手宝,递给顾珊,“四妹妹要不要试试,很暖和的。”

    顾珊接过暖手宝,两只手往里面一套,果真暖和。

    顾珊笑道:“这东西真好,而且不复杂。出门有了这个东西,双手就不怕冷了。”

    顾玖说道:“就是为了御寒,才想出这个东西。”

    顾珊拿着暖手宝仔细翻看,针脚细密,定是青梅做的。

    她问道:“二姐姐,这个叫什么名字?你取名字了吗?”

    顾玖说道:“我给它取名暖手宝。”

    “暖手宝,这名字真贴切。母亲,你看这个暖手宝,真好用。”

    谢氏朝顾玖瞥了眼,“眼看婚期将到,二丫头还有心思做这些小玩意,很闲吗?”

    顾玖微微一笑,“给太太请安。最近我倒是不闲,反而很忙。不过再忙也不能让自己冻着,灵机一动,就想到做一个暖手的针线活,然后就有了这个暖手宝。太太若是不嫌弃,一会回去后,我让丫鬟们多做几个,然后给太太送一个过来。”

    谢氏不以为然,“我瞧着这个暖手宝,没什么难的,随便一个针线丫鬟都做得比这好。”

    顾玖笑道:“太太说的是。既然太太嫌弃我院子里的针线活不好,那我就不献丑,不给太太送暖手宝,免得碍着太太的眼。”

    谢氏心生恼怒,顾玖还真是敢说。

    她嫌弃,顾玖就真敢不送。顾玖到底是太耿直,还是成心气她。

    顾珊忙将暖手宝还给顾玖,“二姐姐心思灵巧,这个暖手宝极好用。回去后,我也让丫鬟做一个,塞上许多棉花。”

    顾玖笑道:“棉花越多越暖和。”

    谢氏冷哼一声,板着脸问道:“我使人唤你,为何过了许久你才过来。当真以为嫁入王府,就不用守府里的规矩吗?”

    顾玖轻声一笑,“太太也知道,我自小体弱,尤其是冬天,稍微不注意就会犯病。每次出门就像是打仗一样,总要折腾半天。今儿来晚了些许,还请太太见谅。”

    谢氏拿着杯盖,拨弄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

    她似笑非笑地瞥了眼顾玖,“从朝堂到民间都在说孝道,也不知二姑娘可曾懂得孝道?”

    顾玖面色平静,说道:“我自然懂得孝道,每年母亲忌日,我都不会忘记。父亲的寿辰,我也都记在心里,年年用心准备礼物。就连太太的寿辰,也是每年都没拉下,礼物准时奉上。”

    谢氏挑眉一笑,眼神轻蔑,“活人总归是比不上死人。”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活人当然比不过死人。只是有些人偏要和死人争个高低,处处彰显自己,却处处爱受挫,要我说纯粹自找苦吃。”

    谢氏手一顿,握着茶杯的手青筋凸起。

    她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抽搐了几下。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眼顾玖。

    深吸两口气,她才止住了心头的怒火。

    “听说苏家二老爷到了京城,他来给你送嫁?”

    谢氏克制住自己的怒火,问起苏家的事情。

    顾玖略感诧异,真没想到谢氏竟然能忍住怒火。

    看来谭姨娘和春禾的双重刺激,让谢氏长进了不少。

    顾玖笑着说道:“太太的消息就是灵通,二舅舅前两天才到京城。”

    谢氏眼神鄙夷,“有的人不懂规矩,不知道上门问候。我却不能不关心一二。”

    顾玖低头一笑,谢氏这是指桑骂槐,话中有话啊。

    她对谢氏说道:“二舅舅上京,一来为我送嫁,二来不放心苏表哥。说到规矩,苏家书香门第,规矩自然错不了。

    父亲早出晚归,二舅舅去衙门问候最合适不过。另外,二舅舅还让父亲代为问候太太,此事太太不知道吗?”

    见谢氏没吭声,顾玖就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两天父亲都歇在春姨娘那里。父亲没见到太太,也就忘了提起此事。没想到却让太太误会苏家人没规矩,实在是不应该。”

    谢氏脸色一沉。

    顾玖哪壶不开提哪壶,分明是往她心头捅刀子。

    谢氏挑眉,说道:“听闻苏家自败落后,日子越过越苦,原先的下人卖的卖,只剩下几个忠仆在身边伺候。

    苏二老爷难得上京,按理,他就算不方便亲自上门,也该派个下人上门说一声,好歹让我们知道他到了京城。

    莫非苏家二老爷身边没带下人?还是因为银钱不凑手,拿不出见面礼,故此连规矩都不要了。”

    顾玖低头,嘲讽一笑。

    谢氏如今也只能在苏家人身上寻找一点优越感。

    顾玖抬头说道:“让太太失望了,二舅舅身边带了下人,手上的银钱也足够开销。之所以没派人上门知会一声,只因为二舅舅认为没必要。二舅舅他老人家是读书人,看不上暴发户,还请太太见谅。”

    “你说什么?放肆!”

    “太太是说我放肆?还是说二舅舅他老人家放肆?”

    顾玖目光真诚地望着谢氏。

    谢氏再也绷不住,脸色铁青。

    她指着顾玖,怒道:“苏家人欺人太甚,顾府不欢迎他们叔侄二人上门做客。”

    顾玖脸色一沉,“苏家人上门做客,无需太太欢迎。我母亲虽然过世,但是我和哥哥还好好的活着。还请太太摆正位置,你可以挑剔任何人,唯独没资格挑剔苏家人。更没资格说出不欢迎苏家人上门的话。”

    继室就是继室,打原配娘家人的脸,真以为谢家有多牛逼吗?

    苏家的确是败落了,却也没有沦落到被谢家打脸的地步。真当她顾玖和顾珽两兄妹是死人吗?

    谢氏强硬道:“我是顾府二房当家太太,我说不欢迎谁上门,还需要资格?”

    顾玖嘲讽一笑,“我欢迎苏家人上门,父亲同样欢迎苏家人上门。我和父亲两人加起来,莫非还抵不上太太一人?

    还有,腊月十六,是我大婚的日子,不是顾玥也不是顾珊大婚的日子,还请太太搞清楚情况。”

    谢氏怒道:“你大婚又如何?我是当家太太,是你的长辈,我说不欢迎谁上门,你非要和我作对是吗?”

    顾玖低头,轻蔑一笑,“好说歹说,太太偏不听,偏要彰显你所谓的权威。那好,我现在以宁王府大夫人的身份告诉太太一声,腊月十六,苏家叔侄上门,顾府上下热烈欢迎,太太听明白了吗?”

    谢氏嘲讽一笑,“二丫头,你难不成脑子不清醒?你现在还不是王府大夫人,你现在只是顾府二姑娘。搞清楚你的身份地位,再来同我说话。”

    顾玖笑了笑,“太太没说错,我现在的确只是顾府的二姑娘。可是哪又如何?太太能拦着苏家人上门吗?能拦着我吗?你说不欢迎苏家人上门,谁听你的?”

    谢氏脸色连连变幻,指着顾玖,怒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孝道?”

    顾玖轻声一笑,“太太要告我不孝吗?”

    “我……”

    谢氏脱口说出一个字后,余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她不能去告顾玖,除非她想毁了顾家,毁了顾大人的仕途。

    天子亲自指婚的姑娘,竟然是一个忤逆不孝的人,无论真假,这都是在打天子的脸,打得啪啪响。

    纵然顾玖落不到好下场,顾府上下同样落不到好下场。

    天子脾气怪异,又小气,又记仇。

    谁敢不给天子脸面,天子就会让他全家上下统统没脸。

    谁敢落天子的面子,天子就会让这人全家不得好死。

    谢氏再蠢,也不敢指着赐婚圣旨说,天子错了。

    赐婚圣旨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顾玖谦和孝顺。

    谢氏敢去告顾玖不孝,岂不是在说圣旨胡说八道。

    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母亲,二姐姐即将大婚,事务繁忙,还是让二姐姐回房吧。”

    顾珊适时出声,打圆场。

    谢氏绞着手绢,内心闪过千般念头。

    何德何能,顾玖何德何能,竟然能被指婚给皇孙为妻。

    若非如此,顾玖哪里来的底气敢和她叫板,她又何必受顾玖的闲气,早就将顾玖的那张利嘴给撕烂。

    就连当初苏氏在世的时候,她也不曾受过这样的气。

    想她虽然出身小门小户,却自小得父兄关心宠爱,从未吃过苦,挨过穷。

    年岁正好的时候,嫁给顾大人。没几年,就将苏氏给熬死了,然后顺利扶正。

    顺风顺水地过了十多年,儿女双全,夫妻和睦。

    结果全因为顾玖,就是这个死丫头,害得她和老爷第一次争吵失和,还叫白姨娘那个贱人钻了空子怀了身孕。

    不过老天有眼,白姨娘的儿子死了,哈哈……

    可是为何老天就不开眼,不肯降下责罚,狠狠收拾顾玖?

    就凭顾玖不尊长辈,全无孝心这两点,就不配嫁给皇孙,不配得到荣华富贵。

    谢氏的内心在咆哮,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太太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先告辞。”

    谢氏迟迟不说话,于是顾玖起身告辞。

    听到顾玖的声音,谢氏终于回过神来。

    她眼中布满血丝,带着狠意和倦意,却始终没有说话。

    顾玖垂眸一笑,转身离去。

    谢氏抄起茶杯,就要往地上砸。

    结果手举到半空中,又停了下来。

    她不生气。

    她不会为了顾玖生气。

    顾珊正紧张着,见谢氏收回了茶杯,她才偷偷松了一口气。

    顾玖顶着寒风,穿过花园,准备回芷兰院。

    顾老爷子迎面走来。

    几个丫鬟一阵紧张,“大冬天的,老爷子怎么出门了。”

    要知道这个冬天,顾老爷子都没出过院门,整日搂着小妾们喝酒玩耍,唐无比。

    顾玖摆手,“别紧张。那是老爷子,又不是洪水猛兽。”

    顾玖迎上去,躬身行礼,“孙女见过祖父,给祖父请安。”

    “哦,是小玖啊。”

    顾老爷子一双眼睛浑浊,一副醉酒没醒的模样。

    “听说你快要嫁出去,嫁的还是皇孙。”

    顾玖颔首,“正是。天冷,祖父怎么出门了?”

    顾老爷子眼一瞪,“老夫不能出门吗?你这小丫头,年龄不大,管得倒是宽。给你,拿着。”

    话音一落,顾老爷子丢来一样物件。

    幸亏王依眼疾手快,接住了。

    是个信封,信封里面装着东西。

    顾老爷子脚步摇晃,“给你的,你就收下。等你大婚的时候,老夫就不出来了。”

    说完,顾老爷子摇摇晃晃地走了。

    “姑娘,是银票。”

    王依紧张得很,赶紧将信封交给顾玖。

    顾玖仔细点算,信封里足有五千两银票。

    她一脸诧异,这是顾老爷子给她的添妆!

    她回头,冲着顾老爷子的背影,大喊一声,“谢谢祖父。”

    说完,深深一拜。

    顾老爷子怒斥一声,“啰嗦!小丫头片子,就是讨嫌。”

    顾玖却笑了起来。

    一路回到芷兰院,顾玖吩咐青梅,“将之前做的暖手宝送出去,侯府老夫人那里可别忘了。”

    青梅笑道:“姑娘放心,奴婢忘不了。”

    青梅和小翠一起,出门替顾玖送礼。

    大太太张氏,大少奶奶小张氏,几位姐妹那里,全都送了。唯独没给谢氏送去。

    就如顾玖之前当着谢氏的面说的那番话,既然谢氏嫌弃,那她当然不送区区暖手宝,免得碍眼。

    谢氏得知这一情况,顾玖还真敢略过她,连个暖手宝都不肯送,原本压下去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这回无论如何也压不住。

    谢氏当场砸了一个茶杯。

    “岂有此理!”

    春草小声说道:“要不奴婢去提醒二姑娘,别忘了芙蓉院。”

    “提醒她做什么?你真以为她是忘了吗?她分明就是成心的。”

    谢氏怒斥春草,不准春草去找顾玖,免得丢人。

    青梅和小翠送完了府内的女眷,又去隔壁侯府送礼。

    小小暖手宝,不值什么,却也是顾玖的一番心意。

    老夫人魏氏收到礼物,当即试了试效果,“果然暖和又方便。小玖这孩子就是心灵手巧,能想出这种取暖的小玩意。”

    青梅说道:“我家姑娘担心老夫人出门冻着手,特意让奴婢将最暖和的这个送来。”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她有心了。回去转告小玖,叫她安心备嫁。”

    “奴婢遵命。”

    除了给老夫人魏氏送礼,还给侯府三位夫人分别送上了暖手宝。

    大夫人小魏氏拿着暖手宝,笑着说道:“亏小玖想得到,这玩意出门戴着,倒也方便。就是针线粗糙,外层不该用棉布。我一会就命丫鬟照着这个样式,做个更好看的,绣上花,给老夫人送来。”

    老夫人魏氏笑道:“多做点,给家里的孩子们人手一个。亲戚那边也别忘了,这东西很有新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