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5章 作死

时间:2018-08-26作者:我吃元宝

    ,。

    苏二老爷微蹙眉头,“当初听闻你被指婚给公子诏,我和你大舅舅就很担心。小玖,你可知道宁王妃裴氏,同鲁侯裴仁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顾玖点头,“听闻过。”

    苏二老爷又说道:“如今这位裴老夫人,正是宁王妃裴氏的生母,同鲁侯裴仁的关系可不太好。”

    顾玖琢磨了一下,“舅舅的意思是说,鲁侯不仅不会成为宁王府的助力,反而有可能在背后攻击宁王府。”

    苏二老爷惊讶,没想到顾玖反应这么快。

    他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顾玖有个疑问,“二舅舅,鲁侯真有这么小气?”

    苏二老爷哼了一声,“他不仅小气,他还贪财,睚眦必报。这些年,他在朝堂上可没少结仇。若非他立下赫赫战功,又深得天子信任,早就被人弹劾下狱。当年,他和宁王殿下,在青楼花坊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还出过人命官司。”

    顾玖扶额,敢情朝堂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年轻的时候特么的都有一段唐的岁月。没有最唐,只有更唐。

    苏二老爷提醒顾玖,“鲁侯记仇,小心他在背后耍阴的。所以你要留意宁王妃裴氏的动静。”

    顾玖点头,“我知道了。多谢二舅舅提醒。”

    苏二老爷叹息一声,脸上的皱纹,让他整个人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老了十岁。

    可见这些年,苏家的日子真的不太好过。

    他说道:“苏家离京十多年,京城许多事情,对我们来说已经变得很陌生。尤其是皇孙一代,没有一个熟悉的。舅舅帮不了多少忙,你别嫌弃。”

    顾玖忙说道:“舅舅折杀我。我感激两位舅舅还来不及,又怎会嫌弃。就说这次收购药材,若非有苏家的脸面,我定然无法顺利买到质优价廉的药材。就算买到了,估计也无法顺利运回京城。”

    苏二老爷摆手,“这点小事,不值一提。论感谢,也是我们苏家感谢你。

    苏家这些年日子过得艰难,也曾放下脸面,做一些营生。

    可是我们苏家无一人擅长经商,不仅没赚钱,反而将最后一点家当赔了进去。

    这么多年,只能守着几亩薄田,做个教书先生为生。

    家里人口多,开销大,日子一年比一年艰难。

    苏政遇险,多亏你接济他,他才能顺利到达京城,并在京城安顿下来。

    我们苏家亏欠你们兄妹二人,你们兄妹在继母手下讨生活,诸多艰难,苏家却一点忙都没帮上。

    反过来,还让你来帮助我们,我这老脸羞愧啊。

    不过看到你长这么大,你哥哥也有了出息,我心里头就高兴,替你母亲高兴。”

    一番话,将顾玖说得眼睛红红的。

    她说道:“二舅舅千万别这么说,我盼着苏家有一天能够重现当年荣光,大家日子越过越好。”

    苏二老爷笑起来,“会的。有政儿在,苏家后继有人。”

    苏政顿感压力山大。

    顾玖冲苏政法笑。

    苏政只能报以苦笑。

    时间不早了,顾玖要赶着回府。

    苏二老爷让苏政送顾玖。

    “小玖妹妹,我送你出门。”

    “多谢苏表哥。”

    两人一起出门,顾玖对苏政说道:“聚美斋的事情,连累了苏表哥,还请苏表哥见谅。”

    苏政摇头,郑重说道:“该我感谢小玖妹妹,要不是你给我机会,投银子到聚美斋,我也赚不到钱。

    聚美斋出事,和小玖妹妹你无关,这是天灾**。

    而且现在聚美斋重新开业,别说赚得少,就算亏钱也没关系。小玖妹妹但凡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派人说一声。”

    当初顾玖开聚美斋,就想到了苏政。

    她确定聚美斋肯定能赚钱,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于是拉上苏政入股,也是想让苏政赚点零花钱,让手上宽裕一点。

    开聚美斋本钱很少,也就两三百两。

    苏政掏了三十两银子,顾珽也陶了二十两银子,三个人凑起来,将聚美斋开了起来。

    后来,顾玖才听说,那三十两银子,是苏政当时全部的家当。因着三十两,主仆二人差点饿肚子。

    当初,苏政离开晋州的时候,手里有五百两。其中两百两,是顾玖感谢他帮忙,另外三百两算是借给他的。

    苏政拿了钱不敢乱花,当即托人给家里寄了四百两。带着一百两,省吃俭用,来到京城安顿下来。

    他白天给书坊抄书,给人代笔写信赚钱,到了晚上才温习功课。

    就连小厮顺子,也天天出门打零工。

    主仆二人,靠着做工赚钱,愣是在京城立足了脚跟。

    那一百两,除了路上花用,租房等等,剩下的几十两全部攒了下来。

    若非后来苏政病了一场,请医吃药,花了不少银子,也不会只剩下三十两。

    不过那时候,顾玖什么都不知道,见苏政拿出三十两,她就以为苏政手里应该还有钱。

    直到后来聚美斋分红,二壮给苏政送银子,才从小厮顺子的嘴里得知,当初那三十两,就是他们主仆全部家当。

    要不是顺子的工钱是当天结算,主仆二人都得饿肚子。

    顾玖得知此事后,一直很自责。

    后来聚美斋出事,关门歇业,顾玖一直担心苏政主仆缺银子用。

    她派人给苏政送银子,苏政说什么都不收,还说手里有钱。

    顾玖知道苏政自尊心强,也就没有勉强。

    苏政的确有一点积蓄,几个月的分红,他全都攒了下来,没花过一文钱。

    他打算攒够一百两,寄五十两回家,另外五十两还给顾玖。

    顾玖对他说道:“苏表哥放心,聚美斋不会亏钱,只会赚钱。等到月底,又会有一笔分红。今年,苏表哥应该可以过一个舒服的年。”

    苏政对着顾玖,行了个大礼。

    顾玖急忙避让,“苏表哥这是做什么?”

    苏政感激道:“小玖表妹,感谢你帮我们苏家这么多忙,让我们苏家的日子逐渐好起来。我现在能力有限,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帮上你的忙。”

    顾玖笑了起来,“苏表哥真想帮我?”

    苏政郑重说道:“自然想帮你。”

    顾玖收起笑容,严肃地说道:“苏表哥如果真心想帮我,那你就答应我,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做抄书写信的事情。

    聚美斋的分红足够你和顺子二人的开销,我希望你将时间都用来读书。

    我盼着有一天能够看到苏表哥东华门唱名,做天子门生,顺利进入官场。只有你进入官场,你才能帮上我。”

    苏政盯着顾玖,目光深邃,“你希望我在官场上帮你?”

    “正是。如果苏表哥不愿意,我不勉强。”

    “不,我愿意帮你。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不再做抄书写信的事情,我会将时间都用来读书。他日当我东华门唱名,我也希望能看到小玖表妹能替我高兴。”

    顾玖重重点头,“一定!”

    “一定!”

    苏政目送顾玖离去,直到牛车拐弯看不见,他才收回目光。

    回到正屋,苏二老爷看着他,“你和小玖说了什么?”

    苏政郑重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会专心读书。”

    苏二老爷一脸欣慰,“你早该如此。你父亲让我再三叮嘱你,不要为银钱操心,读书才是最要紧的。等等,你突然想通,可是小玖劝了你?”

    苏政点头承认。

    苏二老爷感慨道:“小玖这孩子,当真聪慧。她是怎么劝服你的?”

    苏政说道:“叔父没别的事,我先回房读书。”

    苏二老爷的胡子抖了抖,这个臭小子。

    苏政回到房里,翻开书本。

    顺子在旁边伺候笔墨,“还是表姑娘的话好使。小的劝了公子整整一年,公子死活听不进去,整日为五斗米操劳。结果表姑娘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公子。以后遇到事情,还得请表姑娘出面。”

    苏政板着脸,轻声呵斥,“就你话多,闭嘴。”

    顺子做了个鬼脸,跑出去了。

    顾玖顺路,去看了眼成药铺子。

    成药铺子,离着十里胡同不远,位于西市。就是房租贵了点。

    顾玖苦于嫁妆银子没到手,不能豪气的将铺子买下来,只能租。

    房租贵,但是地段好。

    装修完毕,货柜全都摆好。

    二舅舅运来的药材,也都分门别类的装好。

    宋正在铺子里帮忙。

    见到顾玖,赶紧前来见礼。

    顾玖摆手,“在外面不用多礼。这次辛苦你了,让你大冬天跑了上千里。”

    “不辛苦。姑娘有别的差事尽管吩咐。小的很乐意在外面跑。”

    宋正的精神状态同第一次见面,完全不同了。

    他现在是干劲十足,精神极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就是脸上的胡子太过浓密,不知道多少天没打理。

    加上他长得壮实,整个人往人前一站,很有威慑力。

    不愧是做过皇城侍卫的人。

    二壮从后院跑了出来。

    从今以后,二壮就是成药铺子的掌柜。

    聚美斋那边,由二壮的徒弟管理。

    “姑娘来了,小的带姑娘四处参观。”

    顾玖点点头,参观了铺子,又看了诊室,最后到后院坐下喝茶。

    二壮说道:“田大夫来了,姑娘要见他吗?”

    顾玖来了兴趣,“好啊!你叫他进来。”

    二壮出门,将田大夫请了进来。

    宋正趁机说道:“姑娘,小的有件事情要禀报。”

    “你说。”

    “议夫人名下有家钱庄,在放印子钱。”

    议夫人就是公子议的妻子,萧琴儿。公子议就是刘议,刘诏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顾玖挑眉,“你确定她的钱庄在放印子钱?”

    宋正肯定地说道:“小的确定,月息五分。”

    这是妥妥的高利贷啊,而且还是利滚利。

    顾玖问道:“出事了吗?”

    “目前还没出事。”

    顾玖了然一笑,“你替我盯着这家钱庄,一旦出了事,即刻禀报我。”

    “小的遵命。”

    顾玖嗤笑一声,萧琴儿是有多爱钱,堂堂皇孙妻,竟然开钱庄放印子钱。

    萧琴儿的嫁妆加上聘礼,绝对不少于七八万两。有这么多嫁妆,做什么生意不好,非要去做败坏名声的高利贷,脑子不清醒了。

    不过这对顾玖来说是一件好事。

    这件事只要利用得当,她能将萧琴儿扒下一层皮。

    顾玖悄声问方嬷嬷,“萧琴儿有在管家吗?”

    方嬷嬷点头,“自议夫人进门后,王妃娘娘就带着她管家。二夫人都被她挤到边上。”

    顾玖笑了笑,说道:“王妃娘娘果然宠爱公子议,爱屋及乌,对萧琴儿也是极为看重。”

    方嬷嬷说道:“议夫人如此爱钱,肯定有不少把柄。等姑娘进了王府,这事奴婢来办。定要抓她一个现行。”

    顾玖笑道:“此事就辛苦嬷嬷,务必找到萧琴儿的把柄。”

    方嬷嬷应下,斗志昂扬。许久不曾这么激动了,她终于可以撸起袖子上场战斗。

    她要替姑娘打个开门红,将萧琴儿的脸打得啪啪响。

    顾玖又叮嘱宋正,替她盯着皇宫,还有王府。

    二壮领着田大夫来到顾玖面前。

    顾玖起身,“田大夫请坐。”

    “姑娘客气。”

    田大夫五十有五,祖传医术,家学渊源。

    他本来有自己的药堂,后来因为惹了恶人,以至于家破人亡,走投无路。

    不得已,只能带着家人离开老家,到京城投奔师兄。

    结果师兄惧内,家里大小事情都是那位嫂嫂做主。

    嫂嫂嫌弃他们一家穷亲戚打秋风,冷言冷语甩脸色,指桑骂槐,各种难听的话没少说。

    田大夫一大把年纪寄人篱下,看人脸色,有苦难言。又不想让师兄为难,只好搬出来讨生活。

    田大夫靠着一手医术,勉强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京城居大不易,他又没靠山,日子过得艰难。

    这个世道,不是医术好,就能过上好日子的。

    京城贵人多,说不准哪句话就得罪了贵人,之前几年的努力全都化作泡影。

    儿子也遇到意外,吃了官司。

    田大夫陷入绝望的时候,遇到了二壮。

    二壮请顾喻出面,替他解决了官司。

    二壮见田大夫一家品性端正,便将人招揽到身边,作为顾玖的储备人才。

    田大夫胡子花白,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色棉袍,面有愁苦之色。

    顾玖问道:“令公子的伤势好些了吗?”

    田大夫的儿子田苦,是田大夫唯一的儿子。

    田苦不仅惹了官司,还被人打断了腿。若非顾喻出面,替他了结官司,田苦恐怕会死在牢狱。

    其实田大夫有两个儿子。当年他在老家遇到恶人,大儿子和儿媳的性命都填了进去。老妻伤心过度,也没了。

    只剩下小儿子田苦,还有一个孙子。

    真正是家破人亡。

    否则,田大夫也不会带着儿孙远走他乡,到京城讨生活。

    他点点头,“好多了。多谢姑娘给的药方,极好用。老夫自愧不如。”

    “田大夫客气。等你家田苦的伤势养好后,就让他到铺子当差。”

    田大夫意外惊喜,“这,这合适吗?他医术不过关,不能给人诊脉开方,只能打打下手。”

    顾玖说道:“现在铺子上正需要懂药理的人打下手。而且我看田苦医术之所以不行,主要还是锻炼的机会太少。”

    田大夫频频点头,顾玖这话说到他心坎上了。

    田苦药理,医理全通,只是没有上手锻炼的机会。

    这些年耽误了啊。

    “谢谢姑娘,太谢谢了。你肯给田苦机会,他肯定不会让姑娘失望。”

    顾玖摆摆手,“田大夫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杏林堂还要依仗你。”

    “姑娘放心,我一定会将杏林堂的名声打出去。”

    顾玖赞许地点点头。

    她从衣袖里拿出几张药方,放在田大夫面前,“你请过目。这些药方可好使?我想将这些药方用在铺子上,算是我们杏林堂的镇店药方,以此打响名气。”

    田大夫看着数张药方,神情激动。

    一张专治跌打损伤,一张风湿止痛,一张止咳化痰,一张调养气血,外加三张药膳养身。

    “好,好!这几张药方,太精妙了。达者为先,姑娘请受老夫一拜。”

    田大夫站起来,躬身,给顾玖行大礼。

    顾玖哪里敢受一个老人家的大礼,急忙站起来避让。

    “田大夫折杀我了。这些药方好使的话……”

    “好使,好使。太妙了。”

    “那就用在店里面,争取尽快打响我们四海杏林堂的名声。”

    “老夫定不会辜负姑娘的期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