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3章 聘礼

时间:2018-08-25作者:我吃元宝

    ,。

    顾大人打了个哈哈,“过来看望白氏,你罚了她这么长时间,足够了。依着本官的意思,从今日起,就别再罚她。

    另外,春禾这个丫鬟,知情知趣,本官瞧着挺好。改明儿挑个日子,将她抬做姨娘。你意下如何?”

    谢氏似笑非笑,“老爷都已经决定的事情,我的意见重要吗?”

    顾大人一副替谢氏着想地模样,“春禾毕竟是你的丫鬟,自然得问一声。”

    谢氏扫了眼春禾,“行啊,就把春禾抬做姨娘。之前给她定的婚事,就当没发生过。这丫鬟,死心塌地地要跟着老爷,在芙蓉院当差的时候,就惦记着给老爷做针线活。老爷,春禾的针线活好吗?”

    谢氏眼波流转,满是讥讽。

    顾大人哈哈一笑,“挺好,挺好。抬春禾做姨娘的事情,你抓紧着办。本官另有要紧事,先走一步。”

    顾大人当甩手掌柜,走了。

    相思院门口,一下子变得冷清,空旷。

    春禾干脆利落,直接跪在地上。

    她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太太大人有大量,原谅奴婢这一回。奴婢将来,会一如既往,一心一意替太太办事。”

    谢氏走上前,二话不说,抬手先打了春禾几个大嘴巴。

    谢氏左右开弓,几个巴掌下去,春禾的脸就肿了起来。

    春禾忍着痛,任由谢氏打她。

    等谢氏打完了,她又说道:“奴婢从未想过背叛太太,奴婢对太太的忠心,日月可鉴。”

    谢氏呵呵冷笑,“闭嘴!你还有脸说忠心耿耿,真以为爬上了老爷的床,我就收拾不了你吗?”

    “求太太饶命,求太太饶命。”春禾频频磕头。

    谢一脚将她踹翻,“贱婢,竟然敢背主。”

    “奴婢没有背主,奴婢也不敢背主。”

    “还敢嘴硬!”

    谢氏抬手要打。

    相思院隔壁的院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谭姨娘走了出来。

    “妾给太太请安。大早上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丫鬟说太太在外面,一开始我还不信。出来一看,没想到太太真的在这里。”

    谢氏收回手,她突然醒悟到,她现在要对付的不是春禾,而是谭姨娘。

    谭姨娘才是心腹之患。

    至于春禾,既然她一心爬床,成全了她就是。

    用春禾对付谭氏,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谢氏朝谭姨娘看去,“没事做就回屋躺着,这里没你的事。春禾,随我回芙蓉院。”

    “奴婢听太太的。”

    春禾从地上站起来,跟着谢氏离去。

    谭姨娘偷偷呸了一声。

    她朝隔壁的白姨娘看去,轻蔑一笑,回了院门。

    白姨娘更是眉眼舒展,眼中闪着算计得逞的光芒。不枉她受这么苦。

    回到芙蓉院,谢氏直接命春禾,“跪下!”

    春禾老实地跪在地上。

    谢氏一巴掌拍在桌上,“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勾结白姨娘,爬老爷的床?”

    “奴婢,奴婢是一心想要伺候老爷,请太太成全。”

    “放肆!果然人大了,心也野了。怎么,不满意我给你安排的婚事?”

    春禾低眉顺眼地说道:“奴婢不敢。”

    “我看你敢得很。”

    事到如今,春禾说什么都没有。她低着头,等着谢氏的惩治。

    却没想到,等了许久,竟然听到谢氏说:“你既然铁了心要做老爷的姨娘,我就成全你。”

    春禾大喜过望,紧接着又满腹疑惑。

    “太太有何吩咐?”

    谢氏笑了笑,“果然聪明。不用我吩咐,你也该知道要如何做吧。”

    春禾回过神来,连连点头,“奴婢知道,奴婢一定会替太太分忧,让谭姨娘失宠,在府中再无立足之地。”

    谢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枉费我对你的栽培。白氏那里到底怎么回事?”

    春禾一脸心虚,“奴婢答应她,事成之后,替她在老爷跟前说话,免了她的劳作。”

    谢氏厌恶地看着春禾,“你心思倒是通透。”

    “奴婢错了,请太太责罚。”

    “罚你做什么,下去吧。改明儿挑个好日子,抬你做姨娘。”

    春禾大喜,“多谢太太成全,奴婢一辈子都会为太太尽忠。”

    谢氏似笑非笑,打发了春禾。

    一辈子?

    话说得漂亮。

    敢背叛她一次的人,就会背叛她二次。春禾这个贱婢,等解决了谭姨娘后,不能再留着她。

    三日后,黄道吉日。

    谢氏正式抬春禾做了姨娘,痛快地喝了春禾递上的茶水。

    从今以后,二房便多了一位春姨娘。

    大太太张氏打趣谢氏,“弟妹就是想得开,什么谭姨娘,春姨娘,一个接着一个。”

    谢氏挑眉一笑,“人多热闹。大嫂要是羡慕,不如也给大老爷添两个新人。”

    张氏哈哈一笑,“我可不羡慕你,我们大房的人够多了,用不着再添新人,晦气。”

    谁说不是!

    新人一个接着一个,着实晦气。

    谢氏端起茶杯,遮掩嘴角的狠意,可是她有什么办法。

    自从她和顾大人撕破脸皮后,顾大人再也不听她的话。

    她说什么,做什么,顾大人都怀疑她用心不良。

    这种情况下,即便她有一百零八般武艺,也使不上劲。

    抬举春禾,纯粹就是无奈之举。

    谢氏心在滴血,却还要强颜欢笑。

    第二天,不出意外谢氏又病倒了。

    大夫上门检查,不出意外,依旧是心病,郁结于心。

    “太太也该放宽心,这一次又一次的,老夫担心长此以往,会影响寿数。”大夫诚恳建议。

    谢氏叹息一声,“我也想放宽心,然而府中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就没有一天不操心的。”

    大夫捋着胡须,说道:“老夫给太太开药,太太照方服药吧。静心调养,不要大喜大怒,有益身体恢复。”

    “多谢大夫。”

    天气一日凉过一日,离着腊月越来越近。

    顾玖的嫁妆已经准备齐全,接下来就是拟定宾客名单,准备大婚事宜。

    黄道吉日,王府请媒人送来聘礼,足有两万五千两。

    聘礼摆在花厅里,满满当当。

    青梅几个丫头高兴坏了。

    原本想着,王府能送来两万两的聘礼就很好了,没想到竟然送来了两万五千两。

    这说明王府很重视这门婚事。

    不过当顾玖看见跟在媒人身边的内侍林书平,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如果这份聘礼,果真是王妃准备的,来的人就不会是林书平,而是王妃身边的心腹婆子。

    林书平的到来,只能证明这份聘礼是刘诏准备的。

    刘诏越过王爷和王妃,给她送来聘礼。

    顾玖暗暗叹了一声,前路暗淡啊。

    这还没嫁过去,就不得王妃娘娘的喜欢。可想而知,等她嫁到王府,王妃该如何刁难她。

    众人纷纷对顾玖送上祝福,都说顾玖福气好。

    “二姐姐,恭喜你。有了这份聘礼,二姐姐就能风光大嫁。”顾珊笑着说道。

    大少奶奶小张氏也说道:“这下子我就放心了,等二妹妹嫁到王府,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顾玖低头一笑,什么好日子啊,分明是水深火热的糟心日子。

    找了个机会,顾玖同林书平私下里说话。

    林书平告诉她,“原本公子想要过来,只是不合规矩。公子让我转告顾姑娘,安心备嫁,不要胡思乱想。”

    顾玖问道:“你家公子回军营了吗?”

    林书平点头,“已经回了军营。”

    因着刘诏同皇长孙在军营里干了一架,京城上下都被这二人闹得鸡飞狗跳。

    先是像小孩子一样,幼稚地派人上街打砸对方的店铺。

    之后官司打到天子跟前。

    天子这回罕见地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让二人这闭门思过,好好反省。等伤势养好后,全都滚回军营。

    并且下令,严禁皇孙在军营私斗。

    这场闹剧,看似是结束了。

    不过在这之后,天子连下三道旨意申斥太子殿下,东宫属官被罢免三人。

    同时,天子又下旨申斥远在皇陵醉生梦死的宁王殿下,骂宁王殿下不成体统。还特意派了金吾卫前往皇陵,盯着宁王每天清扫皇陵。

    宁王殿下苦不堪言,将刘诏大骂了三百遍,骂刘诏不孝子。

    要是刘诏在宁王跟前,宁王肯定要拔剑砍了刘诏。

    不得不说,刘诏幸运得躲过一劫。

    除了东宫和宁王倒霉外,其他王爷皇子的日子也不好过。

    一个人当皇帝当久了,就会越来越残暴。

    从古至今,凡是当了三十年以上皇帝人,无一例外,都是越老越多疑,越老越残暴。

    开耀帝也没逃过这个规律。

    三天两头,逮着皇子王爷们痛骂。

    当着朝臣们的面,指着皇子王爷们,骂他们猪狗不如,不配做人。

    如此严厉的斥责,皇子王爷们苦不堪言,个个都是一脸苦大仇深,压力山大。

    过去对于上朝听政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抗拒。

    大家私下里都说,皇帝老头子疯了,天天不是骂就是打,将他们这些儿子不当人看。

    堂堂皇子,活的真是猪狗不如。

    这是何等的心酸。

    这个时候就有人想起宁王,“还是宁王鸡贼,早早地躲了出去。”

    经此话提醒,大家才醒悟过来。

    宁王这人果然奸诈。

    当初宁王被发配守皇陵,大家都在看他笑话。

    没想到宁王比谁都想得远,肯定是早就料想到有这一天,料想到老头子越来越疯,所以故意触怒老头子,趁机躲了出去。

    “宁王无耻,得想办法将他弄回来。”

    “好不容易将他赶出了京城,又要把他弄回来。当初所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老头子天天发疯,再这么下去,靠着我们几个哪里扛得住。看看太子的下场,都快被老头子折磨疯了。你说我们会不会步上太子的后尘?届时,岂不是便宜了宁王。”

    “说的也是。大家是兄弟,这个时候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是不能让宁王继续躲在外面。”

    于是皇子王爷们开始谋划,要将宁王弄回京城,同大家一起受苦。

    林书平提醒顾玖,“最近京城吹着一股歪风,顾姑娘留意着。”

    歪风?

    顾玖问道:“这股歪风会吹到什么时候?”

    林书平悄声说道:“今年怕是完不了,明年得继续。东宫那位还稳稳地坐在那个位置上,消停不了。”

    顾玖问了一个关心地问道:“会牵连家父吗?”

    “让顾大人多听听老侯爷的建议,应该不会有事。”

    顾玖放心下来。

    隔壁侯府最会看风向,只要顾大人别自作主张乱来,应该是能保平安的。

    “多谢林内侍。”

    “顾姑娘客气。我该回去了。”

    “我送送林内侍。”

    将人送走,顾玖回到了花厅。

    谢氏有心挑剔这份聘礼,却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能一个人酸溜溜地生闷气。

    顾玖何德何能,竟然会被皇孙选上,还能得陛下亲自下旨赐婚。果然是走了狗屎运。

    谢氏越想越觉着,这两年顾玖走了一波大运。而她则是走了一波霉运。

    当初快要病死的小姑娘,不仅出人意料的活了下来,而且越活越好。人长高了,也长漂亮了。

    瞧瞧如今的顾玖,出落得越来越引人注目。

    原本以为顾玖没了生母,外祖家也没落了,定然说不到什么好亲事。

    却没想到,这波大运竟然还旺了她的婚事。

    皇孙妻啊!

    四万两的嫁妆加上两万五千两的聘礼,六万五千两的嫁妆,一百六十台能装得满满当当。

    风光大嫁,绝对是风光大嫁。

    太气人了。

    顾玖小贱人,竟然能有这样的大运,老天爷瞎了吧。

    谢氏各种酸,却毫无办法。

    天子亲自下旨指婚的婚事,她可没有胆子去破坏。除非不要命了。

    顾大人招手,让顾玖到跟前说话。

    “这些聘礼,全都算到你的嫁妆里面。这是聘礼单子,你收好了。嫁衣绣好了吗?”

    顾玖躬身说道:“累父亲操心,嫁衣已经绣好了。”

    顾大人放心下来,“陪嫁的人,都挑选好了吗?”

    顾玖点头,“这是陪嫁名单,请父亲过目。”

    顾大人翻看名单,陪嫁四个丫鬟,一个嬷嬷,外加三家陪房。

    看完后,顾大人微蹙眉头,“陪嫁的人会不会太少了点。”

    顾玖说道:“女儿觉着这些人足够了。”

    二壮在外面,替顾玖物色了不少人才。

    顾玖根本不需要陪嫁那么多人。

    顾府的下人,真正能让她信任的,只有她身边的几个人。

    其他人,顾玖都不想带到王府。

    她身边的人,她情愿辛苦一点,自己挑选培养。

    这年头,最重要的就是忠心,其次才是能干。

    顾大人问道:“果真够吗?这点人,哪里够你用。”

    顾玖说道:“父亲不用担心,到了王府,王府会安排下人到女儿身边伺候。另外,女儿听方嬷嬷说,按制,少府还会派几个人到女儿身边伺候。”

    顾大人一想,顾玖说得有理。

    王府不缺下人,少府那边也会派人,顾玖的确不需要太多的陪嫁丫头。

    顾大人又问道:“这些人可靠吗?”

    “都是女儿身边的老人,绝对可靠。”

    “如此甚好。”

    谢氏突然插话,“老爷,二丫头的陪嫁丫头,要不要再添两个容貌鲜艳的?你也知道,二丫头嫁的是皇孙,身边要是没有一两个容貌出众的丫头帮着固宠,可怎么得了。”

    顾大人一听,深觉有理。

    顾大人站在男人的角度,自然认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和他一样,贪花好色,喜新厌旧。

    顾玖嫁皇孙,自然应该考虑到用丫鬟固宠的事情。

    顾玖瞥了眼谢氏,然后说道:“父亲,固宠的事情我自有主张。容貌鲜艳的丫鬟就不用准备了。”

    谢氏抿唇一笑,“二丫头,你是不是怕丫鬟分薄了你的宠爱?你放心吧,丫鬟始终是丫鬟,越不过你。”

    顾玖低头一笑,“累太太操心,是我的不是。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会太太还在伤心吧,还要操心替我固宠的事情,太太一定很为难吧。”

    谢氏脸色变了。顾玖说的分明是春禾的事情,欺人太甚。

    顾玖又说道:“其实太太只要闭嘴别说话,就不会为难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