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2章 贱婢

时间:2018-08-25作者:我吃元宝

    ,。

    冬梅出了上房,扭身进了茶水间。

    当初顾大人连着几夜喝花酒,顾玖趁机在冬梅心里头埋下的一颗小小的种子,几个月过去,终于生根发芽。

    春禾全然不知。

    她回到芙蓉院,像往常一样来到谢氏身边伺候。

    屋里气氛不对劲,太过严肃。

    她见谢氏板着脸,就问道:“太太怎么了?可是谁惹太太生气?”

    谢氏目光不善地盯着春禾。

    春禾看到揉成一团的针线活,那,那分明是她的。她放在房里,怎么到了太太的手里。

    春禾心头一跳,发慌,面色还算镇定。

    “太太要喝茶吗?”

    谢氏冷哼一声,抓起揉成酱菜的针线活,直接丢到春禾的脸上。

    春禾没敢躲。

    扑通!

    直接跪下。

    谢氏冷笑一声,“你没做错事,跪下做什么?”

    春禾眼珠子乱转,顿时下定决心,语气坚定地说道:“太太明鉴。奴婢对太太忠心耿耿,绝无私心。无论奴婢身在何处,做什么,奴婢的一颗心全都向着太太。”

    谢氏面露讥讽之色,“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就着急着解释。果然是心虚。”

    春禾突然哭了,无声流泪。眼泪顺着脸颊两边落下。

    她用哭腔说道:“奴婢一回来,见太太生闷气,又见到奴婢亲手做的针线活,奴婢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谭姨娘进门,太太每日愁苦,奴婢替太太心疼。奴婢就想着一定要替太太分忧。

    于是便决定以太太的名义为老爷做几件针线活。当老爷见到太太‘亲手’做的针线活,说不定就会回心转意。

    奴婢考虑事情不周,光想着替太太分忧,却没想到同太太禀报一声。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请太太重重的责罚奴婢。”

    谢氏疑惑,“果真是替我分忧?”

    春禾神情坚定地说道:“日月可鉴,若是奴婢对太太有半点私心,定教奴婢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世人重誓言。

    听到春禾发了毒誓,谢氏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起来吧,跪着做什么。”

    春禾擦干眼泪,“多谢太太。都是奴婢的错,惹了太太生了一场闷气。”

    春禾从地上站起来,膝盖有些痛,她忍着。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也难掩出色的容貌。

    谢氏端起茶杯,轻描淡写地说道:“有人说你起了私心,想做老爷的姨娘。”

    春禾心头一惊,是谁在背后中伤她。

    她急忙分辨,“奴婢这辈子生是太太的人,死是太太的鬼。奴婢谁都不要,只愿意留在太太身边伺候一辈子。就怕太太嫌弃奴婢年龄大了,笨手笨脚,没小丫鬟们机灵。”

    谢氏神情淡漠,“你年龄大了,按理早该婚配。是我身边离不开你,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

    “太太折杀奴婢,奴婢从未想过终身大事,奴婢只想一辈子在太太身边伺候。”

    春禾感情真挚,连她自己都快被感动了。

    这些年她在谢氏身边伺候,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只是想谋一个下半生的荣华富贵,怎么就这么难。

    谢氏上下打量春禾,“你有心了。但是我不能继续耽误你的终身大事。你放心,我会替你找一门上好的婚事。”

    春禾急了,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奴婢不愿意嫁。”

    谢氏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问道:“莫非你想做老爷的妾?”

    春禾连连摇头,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奴婢从未这么想过。”

    谢氏语气淡漠地说道:“我也相信你,不会这样的私心。我累了,下去吧。将你的针线活也带下去,以后别再做针线活,伤眼睛。老爷那里,不是几件针线活就能挽回的。”

    春禾心头冰凉一片,完了,她是彻底完了。

    春禾躬身应下,“奴婢遵命。”

    她拿着乱糟糟的针线活,脚步沉重地走出上房。

    她木然地回到自己的卧房,呆坐在床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郭桃花从门外经过。

    春禾回过神来,出声叫住她,“桃花,你给我过来。”

    郭桃花推门进房,“春禾姐姐,你叫我?”

    春禾死死地盯着她,“我离开后,谁进过我的卧房?”

    郭桃花摇头,“没有啊!我没看见有人进过春禾姐姐的卧房。”

    “那我离开后,谁在太太身边伺候?”

    “是,是冬梅姐姐。”

    冬梅?

    竟然会是冬梅。

    春禾万万没想到,到太太跟前告状的人竟然是冬梅。

    冬梅为什么要害她?

    她自问从未得罪过冬梅,冬梅为何同她过不去。

    “春禾姐姐诶,还有别的事吗?”郭桃花有些紧张,还有些无措。总觉着有事情发生。

    春禾摆手,“你走吧。”

    郭桃花急忙离开,走到门口,没忍住,回头说道:“春禾姐姐,你别太难过。被太太责骂,是常有的事情,你想开一点。”

    春禾扯着嘴角一笑,笑容苦涩,“你有心了。”

    春禾在卧房里枯坐了将近一个时辰,情绪终于平复下来。

    她来到茶水间。

    冬梅如常地和春禾打招呼。

    春禾冲她笑了笑,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起炉子上的茶壶,就朝冬梅砸去。

    “啊……”

    冬梅跳了起来,连连跺脚。

    茶壶砸在她的脚面上,痛死她了。

    茶壶里面的热水洒了出来,缓缓流淌,打湿了地面。

    幸亏里面的水不热,要不然冬梅脚面上定然会被烫伤。

    冬梅指着春禾,“春禾,你在发疯吗?我没招惹你,你凭什么对我动手。”

    春禾冷冷一笑,“我为什么对你动手,你心里头最清楚。”

    冬梅心虚,没想到春禾这么快就知道了。

    冬梅强撑着,死不承认,“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明白。我要去找太太评理,你凭什么无缘无故对我动手。”

    春禾嘲讽一笑,“你去啊!”

    春禾站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冬梅要离开,势必要经过春禾的身边。

    冬梅防备着春禾,小心翼翼地离开。

    就在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春禾猛地抓住冬梅的头发,将她拉回来,挥起拳头狠狠朝冬梅打去。

    冬梅当然不会挨打不还手。

    转眼间,两个丫鬟就厮打在一起。

    “打人打人!”

    “冬梅姐姐和春禾姐姐打起来了,快来人啊。”

    芙蓉院大小丫鬟,全都朝茶水间跑去。

    门口,围了一群人,却没人劝架。

    直到春草和夏草赶到茶水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两人拉开。

    两人被拉开,却一直在挣扎,拳头挥舞着。

    “放开我,我今天非要狠狠教训她不可。”

    “你凭什么打我?”

    “我今天打的就是你。”

    春禾和冬梅都是头发杂乱,衣衫凌乱,脸上手臂上,都有抓痕。

    女人之间打架,最常用的几招,抓头发,抓脸,踢肚子,全被两人给用上了。

    “都别打了。小心惊动太太。”夏草劝道。

    冬梅叫嚣,“这件事我还真要请太太评评理。”

    春禾大怒,冬梅坏了她的好事,还敢叫嚣找太太评理。

    她拳打脚踢,“放开我,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

    “放开她,我倒是要看看,今天她有没有胆子打死我。”

    “你们到底为什么打架啊?”

    春草急死了,已经快拉不住两个暴躁的人。

    冬梅哈哈大笑一声,指着春禾,“你问她啊,问她背地里干了什么好事。自己起了不要脸的心思,还不准人说啊。”

    春禾脸色狰狞,“谁不要脸?你骂谁不要脸?我看分明是你起了心思,妄想给老爷做妾吧。”

    冬梅急了,“你胡说。分明是你想给老爷做妾,是你妄想爬上老爷的床。”

    围在门口的大小丫鬟一阵哗然。搞了半天这两人为了给老爷做妾打起来了。

    春禾脸发烧,又急又怒,丢脸丢大了,“今天我非撕烂你的嘴不可。”

    “你要撕烂谁的嘴?”

    还是惊动了谢氏。

    谢氏站在茶水间外面,丫鬟们纷纷退开,让出门口的位置。

    谢氏一来,春禾和冬梅全都冷静下来。

    春草和夏草放开两人,手酸痛得很。累死她们两了。

    谢氏走进茶水间。

    目光从冬梅移到春禾身上。

    谢氏目光森冷,两个丫鬟齐齐打了个哆嗦。

    谢氏又看了眼凌乱的茶水间。

    被砸的茶水壶,翻倒的凳子,到处都是的煤球。

    “太不像话。全都到外面给我跪着。没我命令,谁都不准起来。”

    春禾沉默地走出茶水间,到外面院子里跪着。

    “太太!”冬梅小心翼翼地看着谢氏。

    谢氏板着脸,“我叫你跪着,听不见吗?”

    冬梅无法,只能去外面,同春禾一起跪着。

    冬梅咬牙切齿,抱怨道:“现在好了吧,惊动了太太,你这辈子完蛋了。”

    春禾冷冷一笑,“我是完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以为你把我拉下马,太太就会点你做老爷的姨娘吗?做你的白日梦吧。就凭你的姿色,你拿什么同谭姨娘斗?”

    冬梅得意一笑,“我是斗不过谭姨娘,但是能把你拉下来,我高兴。”

    春禾心中大恨,“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针对我?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冬梅嗤笑一声,“我就是见不惯你一副耻高气昂的模样,我就是不乐意看到你得意。”

    春禾心中不寒而栗,冬梅对她哪里来得这么大的恶意?

    她自问对冬梅不薄,冬梅为何见不惯她?

    春草跑了过来,“看看你们干的好事。太太生气了,你们想想怎么让太太消气吧。”

    “太太说了什么?”春禾紧张地问道。

    春草悄声说道:“太太说,你们都大了,留不得。留下来都留成了仇。太太唤了高三福,让高三福替你们二人说亲。亲事一说定,就要把你们嫁出去。”

    冬梅闻言,脸色变得煞白,“太太为何连我也要打发?”

    春草跺跺脚,“还不是因为你们二人都起了给老爷做姨娘的心,太太岂能容你们。你们都知道,太太最恨有私心的人。这回只是将你们打发出去,没有打板子,没有将你们打得半死,已经是太太开恩。以后,你们好自为之吧。”

    冬梅傻了。

    春禾咧嘴一笑,“你是我见过最蠢的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活该。”

    冬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都怪你,全都怪你。你不到茶水间找我打架,我能被太太放弃吗?春禾,你恨你,恨你一辈子。”

    春禾咯咯咯地发笑,“要恨就恨你自己。若非你对我出手,我也不会找你打架。我实话告诉你,去茶水间之前,我就料到了会有这个结果。我说了,就算我倒霉,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你就是那个垫背的。”

    冬梅又悔又恨,没想到春禾这么恶毒,临死也要拉上她。

    冬梅哭得不能自已。

    春禾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还有希望。

    太太放弃了她,但是她不能放弃自己。

    冬梅和春禾这一跪,就是三四个时辰,一直到半夜才起来。

    起来的时候,双腿都不是自己的,针扎一样的痛。

    几个小丫鬟扶着两人,将她们拖回了卧房。

    冬梅哭了一晚上,回到房里,又趴在床上继续哭。

    春禾没闲着,让人打来热水热敷膝盖。

    谢氏果然让高三福给春禾冬梅说亲。

    高三福选了两个小厮。

    一个在马房当差,一个在门房当差。

    消息传到两个丫鬟的耳朵里,冬梅似乎是认命了,春禾却开始行动起来。

    或许是因为两个丫鬟的亲事说定,谢氏放松了对两人的看守。

    春禾终于找到机会离开芙蓉院。

    有一瞬间,春禾脑子里闪过念头,要去找顾玖帮忙。

    不过转眼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顾玖看热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帮她。

    她和冬梅打架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全府。她和冬梅也都成了全府的笑话。

    别人都是怎么议论她们,她完全想象得到。

    不过不要紧。

    不到最后,她不会认命。

    没人发现春禾失踪。

    春禾已经从芙蓉院的一等大丫鬟,变成了最不受待见的那个人。没人会在意春禾的行踪,也没人去房里看一眼春禾在不在。

    等到第二天,送饭的小丫鬟才发现春禾不见了。

    消息禀报给谢氏。

    “不见了?”

    谢氏心头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急忙问道:“昨晚上老爷歇在哪里?”

    春草忙说道:“好像是歇在谭姨娘那里。”

    谢氏咬牙,“随我去见谭氏。”

    春禾如果同谭氏联手,她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敢背主,只有死路一条。

    谢氏急匆匆出门,赶往谭姨娘所居的院落。

    然而,她看见了什么?

    她看见老爷竟然从相思院出来,跟在后面的人,正是春禾。

    是呢,谭姨娘的院子同白姨娘住的相思院是隔壁。

    顾大人今日休沐,于是起晚了。

    没想到一走出院门,就看见了谢氏。

    顾大人面色有些尴尬。

    走上前问道:“大早上,你怎么来了?”

    谢氏瞥了眼站在顾大人身后的春禾,神色平静地说道:“见过老爷。我院里有个丫鬟走丢了,出来找找。没想到人竟然在老爷身边。老爷怎么从相思院出来?”

    话音一落,白姨娘从相思院走了出来。

    原先白胖的白姨娘,依旧肤色发白,然而整个人至少瘦了两圈。

    谢氏愣住,这才几个月,竟然就瘦下来了。

    谢氏也不想想,白姨娘每天要干多少活,吃的又少,能不瘦吗?

    不过白姨娘整个人显得很苍老,人也憔悴,肤质差了许多。

    毕竟好几个月没好好保养了。

    谢氏只需一眼,就已经判断出,老爷不可能让白姨娘伺候。

    昨晚上,一定是春禾这个贱婢,借用了白姨娘的地方,伺候老爷。

    条件则是让白姨娘摆脱繁重的劳作,重新回到众人的视线。

    至于谭姨娘怎么回事,谢氏一时间还没弄清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