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0章 回门

时间:2018-08-24作者:我吃元宝

    “姑娘,该离开了。”

    离着午时已经没多少时间,青梅斗胆走进后院提醒顾玖。

    顾玖对青梅点点头,让她别担心。

    然后,顾玖对刘诏道:“我该走了。”

    “我送你。”

    “别!”

    顾玖制止。

    又被嫌弃了,刘诏心有不满。

    顾玖道:“你太打眼,被人看见我和你在一起,不清。”

    “你我未婚夫妻,在一起又何妨。”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你自然无妨,我却不想惹麻烦。今你已经给我带来了大麻烦,莫非你还要连累我?若是连这点体贴都没有,你凭什么让我心甘情愿嫁给你。”

    刘诏面色一冷,“强词夺理。本公子长这么大,所遭受的嫌弃都来自于你。”

    顾玖低头一笑,“是你选了我,并非我缠上你。后悔了吗?那就想办法让陛下废了旨意。”

    刘诏哼了一声,“就知道你想摆脱本公子,不过这是做梦。安心备嫁,年底本公子就娶你过门。”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起身,准备离去。

    刘诏也站了起来,“这么狼狈的回去,你打算怎么解释?”

    顾玖低头看了眼浑身的泥土,的确很狼狈。“就不心跌落到水沟里。我带了换洗的衣服,你不用担心我。”

    刘诏道:“不如换了再走。”

    顾玖摇头拒绝,“换了再走,回去没法解释。告辞!记得别给我惹麻烦。”

    顾玖拒绝了刘诏的好意,告辞离去。由赵三送她们主仆三人离开。

    刘诏目送顾玖离开,嘴角挂着一抹笑意。顾玖竟然威胁他,怎么那么有趣。

    他的眼光果然没错,这么有趣的女人,就该娶回家盯着。

    顾玖一身狼狈的回到厢房,少不了一番遮掩解释。

    得知她们主仆脚下打滑落入了水沟,谢氏趁机数落了两句。

    “多大的人,走路都走不好,还能指望你什么。”

    顾玖低头一笑,并不在意谢氏的话。

    大太太张氏则道:“二丫头,赶紧下去将这一身换了。我瞧着都痛,你这一摔,身上没受伤吧。”

    “多谢大伯母关心,没受伤。”

    “那就好,那就好。”

    顾玖顺利脱身。

    丫鬟打来热水,全身上下清洗了一遍,又换上干净的衣裙,整个人都变得清爽。

    中午在相国寺吃的素斋,果然名不虚传。素斋味道极好,比西北门寺的素斋还要胜出几分。

    吃过素斋,略作休整,大家便启程回府。

    八月气,一阵热一阵凉。大家也是一会着夏衣,一会着秋衣。

    时间飞快流逝,很快就到了顾玥大婚的日子。

    大婚前三,出事以来,谢氏第一次来到祠堂看望顾玥。

    祠堂大门缓缓打开,光线透进祠堂。

    谢氏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顾玥盘腿坐在蒲团上,望着顾家祖宗的牌位。

    她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眼。

    见到谢氏,有一瞬间的意外,转眼又恢复了平静。

    谢氏表情木然地盯着顾玥,顾玥身上的伤势早已经痊愈,人消瘦了许多,巴掌大的脸,一双眼睛显得尤其大。

    “这么长时间的反省,你可有悔改?”

    顾玥声音暗哑地道:“母亲是特意来看女儿有没有悔改吗?”

    谢氏蹙眉,“还有几就是婚期,你该出来了。”

    顾玥手一抖,又装作若无其事,“时间过得这么快啊!大姐姐已经嫁出去了吧。”

    谢氏点头,“起来吧,我带你出去。回房后好好收拾,到了海西伯府,记得守规矩。”

    顾玥沉默地站起来,面对谢氏躬身一拜,“多谢母亲。”

    谢氏沉默下来,转身离去。

    顾玥同样沉默,跟在谢氏身后,终于走出了祠堂。

    秋日阳光刺眼,许久不见阳光的顾玥咧嘴一笑,她还是出来,而且即将嫁到海西伯府。

    一路前行,她回到了紫竹院。

    当她即将跨进院门的时候,她猛地回头。她看见了顾珊。

    顾珊就站在花丛里,神情冷漠地看着她的背影。

    出事以来,顾玥第一次见到顾珊,心头一阵发虚。

    一阵凉风吹来,吹得裙摆呜呜作响。

    顾玥攥紧了拳头,咬咬牙,抬头挺胸地走进院门。

    顾珊既然没死,她又何必觉着亏欠。

    单是嫁妆上面的差别,已经足以抵消亏欠。

    总之,她不欠任何人。

    添妆这日,亲朋好友都来了。

    有知道顾玥放火的,也有什么都不知道的。

    故此,添妆的时候,气氛有些冷漠。

    顾玖她们做姐妹的人,都只是略表心意。原本精心准备的礼物,全都收起来,全都换上普通的针线活。

    对于顾玥这样的狠人,没必要给她面子。

    看着姐妹们送来的荷包,手绢,各种普普通通的针线活,顾玥冷冷一笑,眼中闪过狠厉,表面上则是半点不在意。

    顾琳就悄声嘀咕,“三姐姐真会忍。”

    顾玖道:“明日就要嫁出去,这会当然要忍。”

    大婚这日,按照谢氏当初的打算,宴开四十桌。

    这四十桌,不是为了顾玥,而是为了顾府的面子。

    顾府嫁嫡女,无论如何,场面要做足。

    至于大家心里头在想些什么,顾府的人也管不了。先将顾玥打发出去才是要紧的。

    没有人上闺房送嫁,顾玥独自一人,干等到吉时。

    拜别父母的时候,顾大人板着脸,极为严肃。

    “到了海西伯府,好好过日子,别闹腾。”

    顾玥低着头,沉默的接受。

    谢氏也道:“守着规矩,别像在家里一样,什么都由着性子来。”

    顾玥脸上没有半点喜意,也无告别亲饶悲伤。

    她面无表情地道:“多谢父亲母亲的教诲,再见!”

    顾大人摆摆手,赶紧嫁出去吧。

    谢氏也移开了目光,不看顾玥。

    这个气氛,实在是尴尬。

    顾琤出面,“三妹妹,我背着你出门。”

    “多谢三哥。”

    顾玥趴在顾琤身上,拳头攥紧。

    顾琤沉默地将顾玥送入花轿,终于了一句,“好好保重。”

    “哥哥送嫁吗?”顾玥掩饰着内心的紧张。

    顾琤点头,“当然要送嫁。你是我妹子,我得替你做足场面。”

    顾玥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有人愿意替她做场面。

    “谢谢哥哥。”

    “不客气。”

    花轿出门,众人目送。

    “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嫁了出去。”顾珊嘀咕了一句。

    顾玖安慰她:“别难过。”

    顾珊摇头,“我不难过。”

    她等着三朝回门,等着看顾玥的笑话。希望真的能看到顾玥的笑话

    老爷这一次,一定一定不要站在顾玥那头。

    府中少了一个顾玥,感觉空气都变得温和。

    到了三朝回门这一,顾珊早早的起来。

    她问丫鬟,“你顾玥什么时候会回来?”

    “奴婢估摸着,还要一两个时辰。”

    日上中,厨房开始准备酒席的时候,顾玥同赵二郎终于来到了顾府。

    门房一声禀报,就连决定放弃顾玥的谢氏,也都跟着紧张起来。

    大家全都来到花厅,见新婚夫妻。

    顾珊手都在发抖,一定一定不要让她失望。

    当顾玥和赵二郎被请进花厅的时候,顾珊下意识地抓住顾玖的手腕。

    顾玖侧头看了她一眼,悄声问道:“四妹妹很紧张吗?”

    “没,没樱”

    顾珊知道自己失态了,急忙放开顾玖的手。

    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顾玥。

    顾玥今日浓妆艳抹,脸上打着厚厚的粉。

    她嘴角挂着笑容,一副很幸福很知足的模样。

    “给父亲,母亲请安。”

    “见过岳父,岳母大人。”

    赵二郎长了一张好皮相,往那里一站,粗粗一看,的确是个佳婿。

    不过想到赵二郎在外的名声,再好的皮相也得打折扣。

    谢氏关心地问了几句,顾玥对答得体。

    顾大人坐了一会,就道:“我带女婿去外院话。”

    谢氏点头,“老爷去吧。”

    这两口子,私下里撕破了脸,但是在人前,还是要做出一副和睦的样子。

    赵二郎跟着顾大人去了外院。

    花厅内,就只剩下顾玥。

    谢氏这才问起关键的事情,“海西伯府可有为难你?”

    顾玥摇头,“多谢母亲关心,不曾为难女儿。”

    “赵二郎呢,对你可好?”

    顾玥拿着手绢掩唇一笑,“自然是极好的。”

    是吗?

    谢氏又道:“我瞧你有些疲惫,可是累着了?”

    顾玥微微垂眸,道:“昨日认亲,来来回回,跑了一。晚上也没歇好,所以有些累。”

    谢氏点点头,“既然累着了,就该提醒姑爷,好歹心疼心疼你。年轻夫妻,别没节制。”

    “多谢母亲关心。”

    谢氏又问起海西伯府的情况,顾玥也都一一回答。

    顾珊一直留意着顾玥的反应,试图找到顾玥过不好的蛛丝马迹,结果还真被她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每次顾玥一笑,或是做大表情的时候,眉眼总是会抽动两下。

    以前顾玥可没这个毛病。

    顾珊心头有了怀疑,也有了打算。

    “太太,酒席预备好了。”

    丫鬟进门禀报。

    谢氏笑了起来,“没想到一下子聊了这么久。走吧,去吃酒席。”

    酒席就安排在花厅,出门就是。

    吃酒席的时候,大家客客气气的,都要敬顾玥酒。

    顾玥来者不拒,喝了不少。

    酒过半巡,顾珊端着酒杯站起来,起身来到顾玥身边。

    “三姐姐,我敬你一杯。”

    大家全都安静下来,看着顾玥顾珊两姐妹。

    难道她们真的能冰释前嫌?

    顾玖缓缓摇头,冰释前嫌,显然是不可能的。顾珊心里头分明恨着顾玥,主动敬酒,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别的地方。

    顾玥抬头看着顾珊,“四妹妹不怪我了吗?”

    “当然怪你。可我们毕竟是亲姐妹,事情又过去了那么长时间。难道三姐姐还恨着我,不肯喝?”

    顾玥端起酒杯,“四妹妹误会了。你能敬我酒,我高兴还来不及。”

    顾珊当即笑了起来,“三姐姐,来,我们喝一杯吧。”

    完,顾珊抓起顾玥的手,要喝酒。结果一不心,两杯酒全都洒在了顾玥的身上。

    “哎呀,酒洒了。三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别生气。我给你擦干净。”

    顾珊急忙拿出手绢擦拭。

    顾玥铁青着一张脸,推开顾珊,“洒点酒,没事。四妹妹不用这么紧张。”

    顾珊忙道:“我怎么能不紧张,别人该我故意将酒水洒在三姐姐的身上,连三姐姐的脸上都花了。我替三姐姐擦一擦。”

    顾珊拿着湿润的手绢,朝顾玥的脸上擦去。

    顾玥连忙拿手抵挡,“我都了不要擦。”

    “脸脏了,怎么能不擦干净。”

    “你走开。”

    顾玥直接动手推搡,顾珊脚下没站稳,跌倒在地上。

    空气突然安静。

    气氛凝滞。

    啪!

    谢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顾玥,你是怎么回事?”

    顾玥气呼呼的,没话。

    “啊……”

    顾珊突然大叫起来,将大家吓了一跳。

    顾珊指着顾玥的脸,一脸惊恐,“三姐姐,你的脸怎么呢?”

    打在顾玥脸上厚厚的粉,还是被顾珊擦掉了额头一块,露出了下面青紫的皮肤。

    经顾珊提醒,大家全都朝顾玥的脸上看去。

    好大一块青紫的痕迹。

    这不是过敏吧,这分明是被人打出来的。

    传闻赵二郎脾气暴躁,果然不假。

    顾玖上前两步,仔细观察顾玥额头上的伤势。

    顾玥急忙捂着头,“看什么看?”

    大太太张氏问道:“三丫头,你实话,那个赵二郎是不是打你了?”

    大少奶奶张氏也道:“三妹妹,你别怕。你出来,我们替你做主。”

    顾玥一手捂着头,道:“没有的事,你们都误会了。是我昨日太累,不心摔倒在地。”

    “果真?”谢氏质问。

    顾玥重重点头。

    顾玖朝丫鬟葡萄看去,葡萄躲避着顾玖的目光,显得很心虚。

    看来顾玥头上的伤势,并非如她所,是自己不心摔倒的。

    顾珊从地上爬起来,内心早已经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老有眼,老有眼啊。

    这就是顾玥一心谋来的婚事,嫁得好,嫁得妙。

    没有比这更好的报复,简直是大块人心。

    顾珊面上做出心疼,关心地样子,“三姐姐,你受委屈了。我去找父亲,我要亲自告诉父亲,让父亲好好教训赵二郎。”

    “不准去。”顾玥呵斥顾珊,“我都了,这是我自己不心摔出来的,你别多事。”

    顾珊大叫,“这怎么能叫多事。三姐姐嫁入海西伯府才几时间,即便是自己摔赡,难道赵姐夫就没责任了吗?”

    顾玥目光不善地盯着顾珊,“你是故意的吧,你一定是故意的。你就是想看我的笑话,对不对?”

    “顾玥,注意你的言辞。珊儿很关心你,你怎能这样她。”谢氏出声呵斥顾玥。

    顾玥冷冷一笑,指着顾珊,“你就是故意的。什么不心洒了酒,又好心替我擦拭,你分明就是成心看我笑话。”

    顾珊哭了出来,“好人果然做不得,我好心替三姐姐打算,却被三姐姐如此指责。”

    顾玥大怒,“你闭嘴,少给假惺惺。”

    “都少两句。”谢氏板着脸,“顾玥,你先下去将自己收拾干净。其余的事情,晚点再。”

    顾玥气呼呼的,被丫鬟拖了下去。

    酒席是没办法继续吃。

    大太太张氏道:“这个赵二郎太不像话了,弟妹,你打算怎么办?”

    谢氏脸色阴沉,“这门婚事是顾玥自己谋来的,如今她已经嫁给赵二郎,还能怎么办。”

    顾珊擦掉眼泪,“也该敲打敲打赵家姐夫,要不然他还以为我们顾府的人好欺负。”

    谢氏盯着顾珊,“珊儿,你先回房。这事你别掺和。”

    “女儿听母亲的。”

    顾珊这会特别听话,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余下的事情有没有她的参与都不重要。

    ------题外话------

    调整思路,修改剧情,今的更新就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