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9章 打劫

时间:2018-08-23作者:我吃元宝

    ,。

    不用王依提醒,顾玖直接打了两个滚,躲在了石头后面。

    咻!

    又是刺破空气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王依挥舞擀面杖,抵挡利箭攻击。

    “姑娘躲好,奴婢这就去将那人找出来。”

    “王依,你别乱跑。”青梅大喊。

    顾玖拉着青梅,又在地上滚了两滚,换了个地方藏起来。

    “别喊,会暴露我们的藏身之地。”

    顾玖压低声音,提醒青梅。

    青梅担心,着急。

    她同样压低声音,说道:“王依太莽撞了,万一有个意外,她能来得及救我们吗?”

    顾玖没作声,扭头看着深入地面的那支利箭。

    她对大周朝的制式武器了解得不多,却也知道精钢打制的利箭,只能出自将作监。

    也就是说,精钢打造的利箭,只能是有官方背景的人才能拿到。

    顾玖小心冒头,留意四下动静。

    她对青梅说道:“那支利箭看到了吗?我们必须拿到手。”

    她得亲眼看看箭头是不是精钢制造,才能佐证她的判断。

    青梅紧张,不安,“奴婢去拿。”

    “不用。我去拿。”

    “不行。姑娘身子娇贵,奴婢常年干活,比姑娘更灵活。”

    说完,青梅不由分说,直接匍匐前进。

    顾玖紧张到手心冒汗,后背也已经被汗水浸湿。

    她一直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很怕一支利箭突然出现。

    青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没入地面的利箭拔了出来。

    咻!

    又是破空声。

    “青梅,快!”

    青梅也听见了破空声,她吓死了。

    顾玖看来不及了,直接跳出来,拉着青梅朝下面滚去。

    两个人一直翻滚,滚到山坡下面才停下。

    “你有没有受伤?”顾玖急忙问道。

    青梅连连摇头,两人都是一身狼狈。

    她咧嘴一笑,“奴婢不负使命,终于拿到了。”

    青梅举着利箭,给顾玖看。

    利箭的箭头,在阳光下反光。精钢打造,质量优良。上面还有将作监工匠的编码姓名。

    顾玖冷冷一笑,又皱起眉头。

    她只是一个闺阁女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拥有官方背景的人费心来杀她。

    是因为顾大人?

    还是因为刘诏?

    顾大人身在官场,难免会得罪人。然而文官行事,向来都是用朝堂手段对付政敌。

    也只有谢茂那样不讲究的人,才会使用下三滥的暗杀手段。

    不过谢茂已经离世,那么要杀她的人肯定不是谢茂。

    刘诏身为皇孙,肯定碍了很多人的眼。

    有人想要杀刘诏,顾玖不奇怪。

    但是为何连她也要杀?

    她只是刘诏的未婚妻,杀了她能有什么用?莫非是要杀鸡儆猴?她就是那只鸡?

    顾玖心里有句mmp不知该不该说。

    果然是无妄之灾。

    希望不是刘诏惹来的祸事。

    如果杀手是刘诏惹来的,今天岂能善了?

    她要是能逃出生天,一定要将刘诏大卸八块,让他这辈子都别想人道。

    顾玖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边暗暗咒骂刘诏。

    她和青梅,此刻正身处干涸的水沟里。

    水沟位于梅林小山坡下面。

    二人想要回去,回到相国寺,必须上山坡。

    “姑娘,我们该怎么办?”

    青梅牙齿在打架,说话的声音也在哆嗦。青色的衣裙,全是半干的泥土。头上都是杂草尘土。

    顾玖没比青梅好多少,二人半斤八两,浑身狼狈。

    顾玖拉着青梅的手,“别害怕,我们不会有事的。”

    顾玖想了想,拉着青梅沿着小河沟继续往前走。

    回去的事情晚点再想,现在要紧的是,赶紧离那杀手越远越好。

    也不知道王依那边如何?能不能干翻杀手。

    顾玖也是头一次知道,王依如此喜战。

    当王依提着擀面杖冲出去的时候,她分明看见了王依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那是强者对决的兴奋。

    王依的本事到底有多强,顾玖不清楚。不过应该也算是高手吧。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杀手追来了。

    “姑娘,当心。”

    “别管,继续跑。”

    黑衣杀手提剑而来,目的就是为了杀顾玖。

    顾玖拼命跑,心里头冰凉。

    难道王依败了?

    叮!

    金属碰撞声,在身后响起。

    顾玖回头一看,赵三?

    是刘诏身边的护卫赵三。

    不光是赵三,山坡上面,也传来打斗声。

    原来杀她的杀手不止一人。

    顾玖呵呵冷笑,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看重她,一次派出数个杀人来杀她。

    “姑娘,你没事吧?”

    王依回来了,王依没事。

    王依跳下干涸的水沟,背起顾玖,“姑娘,奴婢带你上去。”

    顾玖没有拒绝,她趴在王依身上,问道:“怎么回事?”

    王依说道:“奴婢找到了射箭的人,把他打晕了。却没想到,一下子又钻出好多黑衣人。两边就打起来了。”

    顾玖咬牙,果然如她猜测地那般。今日无妄之灾,全是刘诏惹来的。

    双方搏杀,赵三这边逐渐占据上风。

    黑衣杀手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果断退去。

    “别追。”

    赵三叫住手下侍卫,“公子安危要紧。”

    紧接着,赵三追上顾玖,“顾姑娘,此处危险。请你随我来。”

    顾玖面无表情地看着赵三,“刘诏在附近?”

    赵三迟疑了一下,想不通顾玖为何会猜到。

    他点头承认,“是,公子就在附近。”

    顾玖板着脸说道:“带我去见他。”

    “顾姑娘这边请。”

    赵三领着顾玖,朝后山悬崖处走去。

    顾玖狐疑,心生警惕。

    到了悬崖边,赵三说道:“公子就在下面别院。”

    顾玖没作声,等着赵三揭开谜底。

    赵三朝树林密集处走去,竟然走得稳稳当当,并没有摔下悬崖。

    顾玖诧异。

    赵三回头看着顾玖,“此处有高人布阵,其他面都是真悬崖,这一面看似是悬崖,其实只是一处山坡。”

    原来如此。

    顾玖带着王依,青梅,跟随赵三钻树林,一路往下。

    走了一路,前方豁然开朗。

    一栋别院,出现在眼前。

    “竟然在此处建别院,谁的主意?”

    赵三笑道:“自然是公子的主意。”

    顾玖挑眉,“这么说,此处是刘诏的私人别院?”

    “正是!顾姑娘是第一位被邀请来到这座别院的人。”

    顾玖呵了一声,半点不觉着荣幸,反而憋了一肚子火气。

    进入别院。

    别院不大,只有两进,布置得倒是很精巧。显然是花了心思的。

    刘诏就坐在后花园内品茶。

    地面上还有几滩血。

    赵三见到血迹,表情一变,极为紧张,“公子,有人闯了进来吗?”

    刘诏面色平静地说道:“对方有高人,破了此处的阵法。来了几个毛贼,不过已经被解决了。”

    赵三担心,“公子,这里还能住吗?”

    刘诏摇头,“不能住了,你下去准备,之后我们就离开。”

    “属下遵命。”

    赵三退下。

    青梅和王依迟疑了一下,也跟着退了出去。

    院子里,就只剩下顾玖同刘诏二人。

    刘诏斟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过来坐吧。”

    顾玖沉默上前,端起茶杯,没喝。

    她盯着刘诏,面色不善。

    刘诏挑眉,“想说什么?”

    顾玖什么都没说,直接将一杯茶水朝刘诏脸上泼去。

    当她差点被利箭夺去性命,当她和青梅孤独无助之时,顾玖真的想过弄死刘诏,一了百了。什么破婚事,本姑娘不稀罕。

    此刻,只是泼他一杯茶水,算是客气的。

    然而奇迹出现。

    茶水在半空中,停滞不前,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定住。

    一秒,或许只有零点一秒,茶水倒流,全都落回茶杯里。

    顾玖受惊,直接将茶杯给丢了。

    刘诏伸手接住茶杯,“当心划到手。”

    顾玖深吸一口气,“我也是白生气。”

    刘诏浅笑一声,“坐下说话吧。这次连累你了。”

    顾玖在石凳上坐下,“原来你也知道连累了我。”

    “抱歉!”刘诏郑重道歉,重新倒了一杯茶。

    他将茶杯放在顾玖面前,“喝茶,定定神。”

    顾玖端起茶杯,没急着喝。

    刘诏面色平静地问道:“有限泼我?”

    顾玖坦然说道:“我想弄死你。”

    刘诏诧异,紧接着笑了起来,“你想怎么弄死我?”

    顾玖答非所问,“你死了,我便不用受这些苦。”

    刘诏语气清冷地说道:“我若是死了,你只会受更多的苦。这辈子你都别想嫁人,你得守望门寡。”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

    刘诏又说道:“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嫁给我的准备。”

    顾玖说道:“不到大婚那一天,谁敢说自己做好了嫁做他人妇的准备?”

    刘诏点点头,“你说的对,我果然不了解女人。但是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你注定嫁给我,就该早早做好嫁做皇孙妻的准备。”

    “你的意思是,像今日这样的危险,我还会遇到?”

    刘诏面色平静地说道:“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但是我不能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顾玖接话,“毕竟皇室中人,不是疯子,就是变态。”

    “何为变态?”刘诏不耻下问。

    顾玖冷声说道:“非正常人。”

    刘诏一听,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皇室中人无一正常人,全都是变态。所以尽快适应吧。”

    顾玖眯起眼睛,打量刘诏,“你怎会助在这里?难道你的腿没有受伤?”

    刘诏难得一笑,“你看出来了?”

    顾玖不解,“外界都传闻,你和皇长孙在军营打架,两败俱伤。”

    刘诏轻描淡写地说道:“皇长孙是真的受伤,我嘛,则需要一个借口离开军营。受伤是很好的借口。”

    顾玖突然沉默下来。

    刘诏也沉默。

    两人之间,气氛有些紧绷。主要是顾玖紧绷。

    她沉默地喝着茶,思绪翻滚。

    刘诏沉默地算着时间,最后由他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你真想杀死我?”

    顾玖点头,“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弄死你。”

    刘诏笑了起来,似乎很高兴听到顾玖这么说。

    顾玖白了他一眼,神经病啊!听到有人杀他,他还高兴。不愧是皇室中人,又疯狂又变态。

    刘诏语气淡漠地说道:“你是第一个当着我的面坦诚想要杀死我的人,我很荣幸。”

    顾玖放下茶杯,眼神古怪地看着刘诏。

    刘诏把玩着茶杯,斟酌了一下,说道:“我相信很多人都想杀死我,然而我无法从那些人的嘴里听到一句实话。你对我如此坦诚,我很高兴。我想夫妻相处的第一点,就该是坦诚。”

    顾玖突然做了个请的手势,“请拿出你的坦诚。”

    刘诏眉眼微动,表情严肃地说道:“我想娶你,这是真话。”

    顾玖说道:“我不乐意听。”

    刘诏想了想,又说道:“我想将婚期提前,这也是真话。”

    顾玖哼了一声,一脸傲娇,“我反对。”

    刘诏干脆说道:“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因为要嫁给我而高兴?”

    顾玖愣住,这是什么鬼问题。

    “没有吗?”刘诏有些失望。

    顾玖摇摇头,“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我想你我的婚事不及一千两银子更让我快乐。”

    刘诏遭遇一万点伤害,他堂堂皇孙,竟然不及一千两银子重要。

    他盯着顾玖: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眼瘸吗?放着眼前的豪门贵公子不稀罕,竟然稀罕一千两银子。你知不知道,别说区区一千两,本公子可以给你一万两,十万两,甚至百万两。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诏:十万两,百万两,你倒是给啊。给不出来,瞎逼逼有鬼用啊。

    刘诏眉眼一抽一抽,很心塞。

    “你竟如此财迷!”

    顾玖挑眉一笑,“我一如既往地财迷。”

    刘诏突然笑了起来。顾玖反而生出不安感。

    一见刘诏笑,她就觉着准没好事。

    “王府有很多很多的产业,王府也有很多很多的钱。但是这些钱,都不在本公子手上。”

    顾玖端起茶杯,遮住唇角的一抹笑,“你想说什么?”

    刘诏郑重说道:“你想要钱,不如打劫王府。”

    咳咳……

    顾玖差点被呛到。

    她狐疑地盯着刘诏,“你让我打劫王府?”

    刘诏点头,“对,打劫王府。与其让父王败家,不如你想办法将银子都劫了。”

    顾玖又连咳几声,“你不是说笑?”

    刘诏点头,“我自然不是说笑。如何,有兴趣吗?”

    顾玖笑了笑,“你不怕王爷提刀砍死你这个不孝子?”

    刘诏笑道:“有你在,我自然不怕。父王会砍我,但绝不会砍你。”

    顾玖指着刘诏,无耻,不要脸。拿老婆挡刀,还能要点脸吗?

    刘诏端起茶杯,轻声一笑,“堂堂皇室男儿,何必要脸。脸面价值几何,能否博你一笑?不能博你一笑,可见脸面不值千两,舍了便是。”

    能将不要脸,说得如此理直气壮,清新脱俗,实属罕见。

    顾玖甘拜下风,扶额长叹。

    妖孽啊!谁来收了这个妖孽。

    “你可同意?”刘诏追问。

    顾玖吐血回应,“以后再说。”

    刘诏点头,“离着婚期不到四个月,趁着这段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若是你同意,等你进了门,我们就开始实施计划,打劫王府。”

    顾玖扶额说道:“我会被你害死的。王妃娘娘本就不喜我,我再和你同流合污,她定然恨死我。”

    刘诏却说道:“同流合污这词不雅,应该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夫妻一体,荣辱与共。”

    顾玖直接甩了个白眼给他,“你是有多恨王府?”

    刘诏面色坦然,“你误会了,本公子怎会恨王府。本公子只是认为,银钱都该用在刀刃上,不该浪费在青楼花坊。

    皇祖父正计划整治户部积欠,因为梅嫔一事给耽误。等风波一过,清理积欠会再次回到皇祖父的案头。

    父王心知肚明,甘愿被发配守皇陵,便是为了躲避风头。

    他将这个烂摊子甩给我,本公子纵然有千般本事,也变不出三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

    想来想去,唯有打劫王府,让父王出血。然而,王府毕竟还是父王和母妃当家,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