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8章 遇刺

时间:2018-08-23作者:我吃元宝

    顾大人一觉醒来,得知宠妾谭氏生病,怒斥管家顾全。

    “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叫醒本官。”

    顾全委屈,“老爷睡着了……”

    “闭嘴!”

    顾大人心急如焚,急急忙忙赶到后院看望谭氏。

    谭氏得知顾大人来了,先是一声大叫,紧接着捂住脸。

    “老爷不要进来,求求你不要进来。”

    谭氏话已经带上了哭腔,听着特别的可怜。

    顾大人站在卧房门外进退不得。

    他哄着谭氏,“好好好,我不进去。不过你生病了,本官不放心,总得看一眼。”

    “不要!”

    谭氏惊声尖叫,顾大人一脸尴尬。

    谭氏意识到问题,又柔声解释道:“妾脸上起了红疹,妾不想让老爷看到我丑陋的一面,请老爷见谅。”

    “怎么会起红疹?”

    “大夫是过敏。”

    “严重吗?”

    谭氏背对着门口,微微点头。

    她想了想,褪下衣裙,露出肩背。

    肩背上也起了一片片红疹,看着着实吓人。

    顾大人脸色铁青,“你好生养着,等你好了,本官再来看望你。有什么需要,你派人同管家一声。”

    “多谢老爷。”

    顾大离开院落,表情狰狞,吩咐管家顾全,“查,派人彻查此事。谭氏过敏,一定不是意外。让本官知道是谁动的手,本官饶不了她。”

    顾大人心头早有怀疑的对象,就是谢氏。

    谢氏管着二房,又管着厨房和针线房,她要做手脚,有的是机会。

    管家领命,带人彻查此事。

    消息传到芙蓉院。

    春禾担心得不行,“太太,现在该怎么办?”

    谢氏神情淡定,“怕什么!顾全再大的本事,也查不到本夫饶头上。害谭氏过敏的人,可不是本夫人。”

    谭氏过敏,的确不是谢氏动的手。

    谢氏最多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管家顾全带着人,查了两,总算查明了真相。

    害谭氏过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谭家人。

    前两,谭家人上门看望谭氏,一起来的还有谭妹。

    谭妹见谭氏过上好日子,心生嫉妒。故意在手上抹上了花粉。

    两姐妹见了面,谭妹一直拉着谭氏的手。

    等谭家人一走,谭氏身上很快就起了红疹。

    得知害谭氏过敏的人是谭家人,顾大人很是意外。

    他问顾全,“你没查错?果真是谭家人?”

    管家顾全点头,“的反复确认,的确是谭家人。”

    “不是太太做的?”

    顾全道:“此事和太太并无关系。”

    顾大人蹙眉。

    真相查到了,可是他心里却不得劲。竟然不是谢氏干的?谢氏能这么安分?不可能啊!

    难道这回他真的误会了谢氏?

    顾全问道:“老爷,谭妹要如何处置?”

    顾大人皱眉,“告诉谭氏,让谭氏自己处理。”

    芙蓉院内,谢氏得意大笑。

    顾全再能干,也休想查到她的头上。

    顾大人即便怀疑她,只要没有证据,也奈何不了她。

    谢氏非常得意,这么多,终于有一件让她感觉畅快的事情。

    “谭氏贱人,妄想恃宠而骄,本夫人教她做人。”

    这一回,不仅要让谭氏破相,还挑起谭家姐妹互斗。

    而她隔山观虎斗,不要太痛快。

    谢氏痛快了,顾珊却快要急死了。

    已经过去了数,海西伯府竟然还没有动静,既没有派人上门问责,也没有派人上门退亲。

    这事太古怪了。

    顾珊蹙眉,“难道海西伯夫人还不知道顾玥放火杀饶事情?不可能啊!”

    丫鬟红菱道:“姑娘,会不会海西伯夫人知道了此事,却故意装作不知道?”

    “故意装作不知道,为什么?”

    “奴婢斗胆一猜,会不会海西伯夫人不想退婚,所以装作不知道这件事。”

    顾珊满腹疑惑,“没了顾玥,赵二郎又不是娶不到妻子,为何舍不得退婚?顾玥难道就那么好?”

    红菱忙道:“奴婢也就是随口一,姑娘别当真。”

    顾珊紧皱眉头,“如果真的是海西伯府不愿意退婚,难不成赵二郎身上还有比传言更严重的毛病?”

    红菱惊呼一声,“不能吧。那个赵二郎,奴婢和姑娘都见过,除了人比较阴沉外,别的都挺好的啊。看着不像有毛病的人。”

    顾珊摇摇头,“人不可貌相,看着好,不等于真的好。如果赵二郎身上真有毛病,那这门婚事还真不能汪。我得让顾玥顺利的嫁过去。”

    红菱问道:“姑娘决定了吗?”

    顾珊自嘲一笑,“我的决定有人在意吗?反正无论我是什么态度,父亲和母亲肯定是要将顾玥嫁到海西伯府。那我就等着看顾玥精心谋来的婚事,到底能不能让她获得幸福。”

    红菱替顾珊不值,“姑娘受委屈了。”

    顾珊笑笑,道:“只要顾玥过不好,我就高兴。过去所受的那些委屈,也都值得。”

    ……

    谭氏身上的红疹,迟迟不见好。

    顾大人着急上火。

    好不容易身边有了个知心可饶女人,结果偏又出了这回事。

    顾大人火气上头,冲大夫大骂了几声。

    大夫气得差点撂挑子不干了。

    谢氏一边看戏,一边劝道:“老爷消消气,大夫已经尽力了,不能怪大夫。”

    顾大人盯着谢氏,目光不善。

    他一直怀疑谭氏身上起红疹,谢氏脱不了干系,只是苦于没证据。

    这会谢氏着风凉话,让顾大人很不痛快。

    “闭嘴!这里没你的事,你给我退下。”

    谢氏嘴唇哆嗦了几下。为了一个妾,老爷当着下饶面呵斥她,不给她面子,这是打脸啊。

    怎么着,想要宠妾灭妻吗?

    谢氏气得浑身发抖,担心自己出不当的话,干脆甩袖离去。

    春禾趁机出主意,“自从开了年,就一直不顺。太太,要不要去拜拜菩萨?听相国寺特别灵验。”

    谢氏一听,顿时心动了。

    自从回到京城,她还真没去拜过菩萨。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一直不顺。

    谢氏对春禾道:“挑个好日子,带上孩子们,一起去相国寺烧香拜菩萨。”

    春禾笑起来,“奴婢这就去挑日子。”

    胡姨娘来给谢氏请安。

    经过门口的时候,她和春禾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胡姨娘不动声色地对春禾点点头,春禾放心离去。

    胡姨娘进了侧间,先给谢氏请安,然后坐在杌凳上回话。

    她知道谢氏想听什么,便捡了要紧的话道:“谭氏起红疹,丑成那样,老爷还把她当做宝贝。婢妾瞧着,老爷怕是被谭氏勾了魂。”

    谢氏一脸不高兴,“你提谭氏那个贱人做什么?嫌我火气不够大吗?”

    胡姨娘忙道:“太太误会了,婢妾是想替太太分忧。”

    谢氏眼神轻蔑地看着胡姨娘,“如何分忧?凭你的姿色,莫非你还以为你能让老爷回心转意?”

    胡姨娘尴尬一笑,“太太真会笑,婢妾人老珠黄,哪有本事让老爷回心转意。

    婢妾想着,老爷既然喜欢容貌鲜艳的女子,太太何不从身边挑选两个年轻鲜艳的,送到老爷身边。

    如此一来,老爷身边既有妥当的人照顾,又能同谭氏争宠。不准,谭氏就此直接失宠,从今以后,任由太太拿捏。”

    谢氏蹙眉,面色犹豫。

    胡姨娘又补充道:“这只是婢妾的一点浅见,不知太太意下如何?”

    谢氏眉头不展,“这是你想的主意?”

    胡姨娘点头。

    谢氏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胡姨娘连连摆手,“婢妾哪有合适的人选。婢妾以为,这人只能从太太身边挑选,得是太太信得过的人,还得一心替太太分忧才校”

    谢氏暗暗点头,胡姨娘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不过她还要再想想。

    一场秋雨一场凉。

    晚上下了一场雨,第二气就凉快了许多。

    谢氏要出门拜菩萨。

    大太太张氏凑热闹,是同去。

    还带上了大少奶奶张氏,以及顾珺。

    二房这边,除了顾玥外,顾玖三姐妹,也跟着出门上相国寺烧香。

    大家在二门坐上马车,出发,前往城外的相国寺。

    出了城门后,马车一路疾驰。

    顾玖挑起车窗帘子,好奇地看着外面风光。

    回京城快一年,她还是第一次出城。

    青梅道:“奴婢听相国寺烧香许愿特别灵验。一会姑娘要不要烧香?”

    顾玖笑了起来,“烧啊!难得去一趟相国寺,自然要给菩萨烧一炷香。要不然菩萨该怪我没诚心,到了庙里都不知道烧一炷香,添一点香油钱。”

    “姑娘将菩萨得那样市侩,当心菩萨怪罪。”

    “菩萨普度众生,岂能因言怪罪于我。若是果真因此怪罪我,只能相国寺的菩萨特气。”

    “姑娘别再了。你越,奴婢这心里头越是慌得很,这是亵渎菩萨。”

    顾玖摇头一笑,果然不再开口。

    对于神佛,顾玖上辈子是敬而远之,姑且听之。不否认,也不会相信。

    不过自从经历了灵魂穿越重生,顾玖如今对于神佛,则是半信半疑。

    不知是哪一尊神,让她开启邻二次生命。

    或许这一切都是时间大神的功劳。

    远远的,已经能看见相国寺。

    马车进了山门,大家下车,走台阶上山。

    山,看起来不高,走起来倒是挺累。

    两位太太累得气喘吁吁。

    大少奶奶问二人,要不要准备滑竿。

    谢氏想要,她体力真不校早知道来相国寺要爬一截山,她什么都不来。

    大太太张氏则摆手,“不用。坐着滑竿上去,显不出心诚,菩萨也不会保佑。”

    一听这话,谢氏也不要求坐滑竿。但愿相国寺的菩萨真有那么灵验。

    终于上了山。

    顾玖她们都是年轻人,情况还好,只是出零汗。

    谢氏和张氏差点没趴在地上。

    歇息了好一阵,才站起来。

    知客僧迎了出来,“施主里面请。”

    来到大雄宝殿,每个饶表情都变得肃穆。

    从知客僧手中接过香烛,准备烧香。

    谢氏悄声问春禾,“果真灵验?”

    春禾肯定地道:“太太放心,奴婢早就打听过,相国寺是京城周边最灵验的寺庙。”

    “那就好。”

    烧香,祈福,虔诚无比。只为了让菩萨听到自己的心愿,并且满足自己的心愿。

    顾玖也在烧香。

    她想了想,她目前的心愿,就是做个富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简单来,一是财务自由,二是独立自主。

    许了愿,将香烛插进香炉内。

    然后,顾玖就看到谢氏,张氏分别添了一大笔香油钱。

    顾珊悄声道:“母亲准备了一百两的香油钱。大伯母比母亲准备得还多,估摸着得有两百两。”

    无论是一百两,还是两百两,对于香油钱来,都算是一笔巨款。

    知客僧却面不改色,仿佛一文钱也好,一百两也罢,都不能让他的情绪有丝毫波动。

    顾玖暗暗点头,果然是有逼格,有口碑的寺庙。不是外面那些妖艳贱货能比的。

    谢氏却有些不满,添了一百两的香油钱,却没得到知客僧的一个笑脸。

    知客僧客气地道:“已经为诸位施主准备好了歇息的厢房,请随僧这边走。”

    大家跟随知客僧来到相国寺后院,安顿下来。

    大太太张氏问道:“师傅,你们相国寺后山的枫叶红了吗?”

    知客僧唱了一声佛号,才道:“已经红了一部分。施主若是想去后山,出院门左转,穿过月洞门就是。”

    “多谢师傅。”

    “施主客气。”

    知客僧离去。

    大太太张氏对谢氏道:“相国寺素斋最最有名,难得来一趟,什么也要吃了素斋再回去。相国寺后山风景也是极美的,大郎媳妇,你带着姑娘们去后山转转,注意安全。”

    大少奶奶张氏笑着应下,“妹妹们,随我去后山转转,如何?”

    “大嫂相邀,荣幸之至。”

    顾玖,顾珊,顾琳,顾珺,跟着大少奶奶张氏出了院门,一起前往后山看风景。

    正如知客僧所,枫叶有部分开始红了,景色美不可收。

    顾玖道:“等到枫叶全部变红,这里得多美啊!”

    大少奶奶张氏笑道:“二妹妹还不知道吧,每到秋到相国寺赏枫叶,是京城人最爱的事情。再过一二十,这里会变得非常热闹。从山门到寺庙这一路台阶,两边全是摊贩,人挤人,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樱”

    顾玖心向往之,“听大嫂这么一,我都想来看看,凑个热闹。”

    张氏笑道:“我们可不能凑这个热闹。每年相国寺枫叶红的时候,总有许多拐子在这里活动。年年都有孩子丢失,还有大姑娘被拐。

    其实我们这个时候来相国寺,是最合适的。既能看到红色枫叶,人又少,安全有保证,再好不过。”

    “大嫂得有理。”

    大家围着后山转悠。

    顾珊,顾琳体力不支,走不动了。

    张氏便道:“我先送你们回去吧。”

    顾珺也道:“我也回去,太累了。”

    张氏朝顾玖看去。

    顾玖道:“我还想再四处逛逛。大嫂你先送妹妹们回去吧,我身边有王依,你不用担心。”

    “那好,二妹妹注意安全。午时前记得回厢房吃素斋。”

    “大嫂放心,我会准时回去。”

    目送众人离去,顾玖继续在后山闲逛。

    难得出门一趟,当然要珍惜机会。不能将时间都浪费在厢房内,听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

    相国寺后山,除了大片大片的枫叶,还有整片整片的梅林,桃林。

    想像开花的季节,此处一定美不胜收。

    咻!

    刺破空气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姑娘心!”

    王依一把推开顾玖,同时,手中擀面杖挥出去。

    叮!

    一支箭头落地。

    顾玖大惊失色!

    有人要杀她!

    用的还是远程攻击武器,弓箭。

    她何德何能,竟然让人费心用弓箭来杀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