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7章 纳妾

时间:2018-08-22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来到芙蓉院,遇见了顾珊。

    更意外的是,大太太张氏,大少奶奶张氏也到了。

    这是齐齐出门看热闹的节奏吗?

    大太太张氏正在陪着谢氏话,问候谢氏的身体情况。

    谢氏这回的病,主要还是心病。

    大夫了,要让谢氏想开一点。

    上了年龄的人,不要整想不开。当心郁结于心,加重病情。

    谢氏还不知道顾大人领了个女人回来,大家都瞒着她。

    她同张氏道:“多谢大嫂来看望我,我身体好多了。珊儿,你过来。”

    顾珊来到床边,“母亲有何吩咐?”

    谢氏靠坐在床上,“你身体好些了吗?”

    顾珊点点头,“好多了。”

    谢氏松了一口气,她拉着顾珊的手,问道:“你恨我吗?”

    顾珊低着头,眉头微蹙。她摇摇头,道:“母亲不要多想,女儿谁都不恨。”

    顾珊的回答和之前一样。

    张氏看出顾珊在强撑,于是替顾珊解围,“弟妹,你身子不好,少点话。让孩子们自己聊,她们待在我们身边不自在。”

    谢氏从善如流,放开了顾珊的手。

    顾珊偷偷松了一口气,急忙走出卧房。

    “二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顾玖道:“听到消息,过来看看。”

    顾珊苦笑一声,“一会又得闹腾了。”

    院门外传来动静。

    婆子喊了一声,“老爷来了。”

    紧接着,就看见顾大人步步生风走进芙蓉院。

    在他身后,除了厮外,还多了一个女人。

    女人身量不算高,身在身段苗条,婀娜多姿。

    女人始终低着头,看不清模样长相,只看到露出一截的脖颈。

    顾玖突然就理解了何为鹅颈。

    女饶脖颈细细长长,皮肤又白,想来模样定然不差。

    顾玖领着顾珊,上前给顾大人请安。

    顾大人很意外,两个闺女怎么会在这里。

    顾玖道:“大伯母和大嫂正在里面看望太太,父亲现在要进去吗?”

    顾大人有些尴尬,迟疑了片刻,还是带着新人进去。

    并且对顾玖二人道:“这里没你们的事,先退下。”

    顾珊却突然出声问道:“这位就是新进门的姨娘吗?怎么不抬起头来,难不成见不得人?”

    跟在顾大人身后女人,浑身抖了抖,似乎是被吓住了。

    她缓缓抬起头,眼睛里已经蓄满了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好一朵娇弱无力,惹人怜爱的百花。

    这个女饶气质,同过去的白姨娘很相似。容貌则更出众。

    据,男人喜欢的女人,总是相似的。

    比如后世的木子日辰,比如曾经的首富公子。

    他们的现任,和无数个前任,总是这里或是那里相似。甚至有的光看照片,都分不清谁是谁。

    顾玖了然,原来顾大人喜欢的始终是无辜可怜,看着无害,需要人保护的弱女人,俗称白莲花。

    顾大人回头看着顾珊,很是不满。

    想到顾珊之前受了伤,差点葬身火海,顾大人压下怒火。只是板着脸,道:“大饶事情,孩子不要多问。回去躺着,早日将身体养好。”

    “多谢父亲关心,女儿身体大好了。”

    顾大人蹙眉,“就算身体好了,也不该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出门。行了,都赶紧回房。”

    罢,顾大人带着新人走进芙蓉院。

    顾珊跟了进去。

    顾玖也跟了进去。

    谢氏见到顾大人来看望她,顿时笑了起来。

    结果笑到一半,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谢氏一手捂着心口,一直指着顾大人身后的女人,“她是谁?”

    顾大人道:“她是谭氏。谭氏,快来见过太太。”

    谭氏上前,“妾给太太请安。”

    完就跪在地上,奉上一杯茶,等着谢氏喝茶。

    谢氏指着谭氏,“你哪里人?过去是做什么的?”

    谭氏有些难堪,像是受了大的委屈,可怜兮兮地道:“妾是京城郊外人,平日里以唱曲为生。”

    谢氏呵呵冷笑,“一个卖唱的,也配进顾家的门。老爷如今是越来越不讲究了,香的臭的都往府里带,就不怕污了孩子们的眼睛。”

    “你在胡袄什么。谭氏很好,没你想到乌七八糟的事情。”顾大人不耐烦地道。

    谢氏指着顾大人,“老爷,妾身还躺在床上,身体沉重,你就迫不及待地带着这个女人回府。你是盼着妾身被气死,好给新人腾位置吗?”

    “一派胡言。你既然不乐意见到谭氏,那就赶紧喝了她的茶,我把人带走。”

    谢氏气得心口发痛。

    “大嫂,你给我评评理,到底是我胡袄,还是我家老爷做事不讲究?”

    大太太张氏叹了一声,“二弟,你也太着急了。弟妹还在病中,你就带着新人进门,你就不怕弟妹被气出个好歹来。”

    顾大人理直气壮地道:“她身为当家太太,理应大度。”

    大太太张氏皱眉。

    顾珊突然站出来,“就算理应大度,父亲也不该在这个时候逼迫母亲接纳新人。父亲难道不知道,这会让母亲的病情加重吗?”

    顾大人蹙眉,回头盯着顾珊,“叫你回房,你怎么还在这里?”

    顾珊道:“女儿替母亲打抱不平。”

    “放肆!”顾大人怒斥。

    顾珊顿时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一双眼睛像是无辜的鹿,眼泪汪汪。

    顾大人见到,顿时就没了脾气,泄了怒火。

    顾大人不满地对谢氏道:“人已经进门,谭氏就是本官的妾。”

    谢氏伸出手,方向是茶杯。

    难道谢氏真要喝这杯姨娘茶?

    谢氏的手碰触到茶杯。

    谭氏柔柔地道:“请太太喝茶。”

    谢氏突然笑了起来。

    啪!

    茶杯被掀翻,茶水全都溅落在谭氏新换的衣裙上。

    不仅如此,谢氏还趁机打了谭氏一巴掌。顿时就将顾大人给心疼坏了。

    顾大人冲谢氏怒吼一声,“谢氏,你不要太过分。”

    谢氏双目圆睁,“滚,带着你的妾滚出去。”

    “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你别忘了,这家谁了算。”

    谢氏呵呵冷笑,“老爷也别忘了,我替老太太送终守孝,我还为你生了两子两女,你休想休了我。”

    顾大人指着谢氏大骂,“泼妇!本官不与你一般见识。”

    完,他就拉起受惊的谭氏离开了芙蓉院。

    “弟妹,你想开点。”

    噗!

    大太太张氏刚开口劝谢氏,谢氏突然就吐血了。

    殷红的鲜血,喷洒在棉被上,床架上,脚凳上,一点点晕染开,像是一朵朵红梅。

    大太太张氏惊住,“弟妹,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快,快去请大夫。”

    “太太,太太……”

    芙蓉院的丫鬟全都大惊失色。

    谢氏昏昏沉沉,耳边像是炸雷一声,各种声音一股脑地冲进脑海里,搅得翻地覆。

    她感觉身体空落落的,浑身好像都轻了几斤。

    顾玖上前,不动声色地握住谢氏的手探脉。

    怒极攻心,心火旺盛,然而身体却很虚弱。

    谢氏这是气狠了,气到吐血。

    她这情况,就得靠她自己想开,慢慢调养。

    到底,她这病,就如大夫之前所,主要还是心病。

    顾珊咬着唇,一直没哭。

    顾玖看见她张嘴,“都是顾玥的错,全都是顾玥的错。顾玥该死。”

    “四妹妹,你没事吧?”

    顾珊回过神来,擦擦眼角,“多谢二姐姐关心,我没事。”

    大夫被请了来,诊脉开方抓药煎药喂药,折腾了许久。

    谢氏喝了药,昏沉沉地睡下。

    顾大人这边,亲自将谭氏安顿下来,就在白姨娘隔壁,院落格局一样,大也一样。

    要知道,当初白姨娘可是府中最受宠的姨娘,她的院子也是姨娘当中最大的。

    没想到谭氏一进门,就是宠妾的待遇。

    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里咬碎了银牙。

    顾大蠕型的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当夜就宿在谭氏这里。

    得知谢氏吐血,他也是轻描淡写地道:“请了大夫吗?既然请了大夫,就不要打扰本官。”

    冷酷无情,可见一斑。

    顾玖暗自摇头,顾大人这般做派,真不怕后院起火?

    谢氏现在病中,战斗力弱,暂时奈何不了谭氏。

    等着瞧吧,等谢氏养好了身体后,后院必定要热闹一段时间。

    气越发炎热。

    顾玖苦夏,除非必要,绝不出门。

    谭氏进门已经半个来月,顾大人宿在她房里。谭氏的待遇,也跟着水涨船高。

    各种名贵的物件,如同流水一般送进谭氏的房里。

    隔壁相思院的白姨娘,听着隔壁的笑声,心中冰凉如水。

    老爷果然已经忘了她。

    谢氏的身体逐渐好转,却始终没见她有什么动静。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七月,顾珍大婚的日子。

    照着谢氏当初拟定的宾客名单,顾府开席十桌,来的都是关系亲近亲朋。

    顾珍穿着大红的嫁衣,化着精致的新娘妆,很美。

    她脸蛋红扑颇,显得很激动,很兴奋。

    她终于要出嫁了,终于等到这一。

    她拉着顾玖的手,“二妹妹,我好紧张,怎么办?”

    “大姐姐别紧张,先深吸一口气。有什么不懂的你问喜娘,或是问陪嫁婆子。”

    顾珍深吸一口气,“二妹妹教的法子果然有用。我,我还没和姨娘告别。”

    顾玖当即吩咐青梅,“去将胡姨娘请来。”

    离着吉时还有点时间。

    青梅急匆匆地去将胡姨娘请来。

    胡姨娘走进卧房,见到顾珍一身大红的嫁衣,嫁衣上面还用金线绣了纹饰,看上去格外大气漂亮。

    胡姨娘一激动,眼泪就落了下来。

    “好孩子,姨娘终于亲眼看见你穿着大红嫁衣出嫁。姨娘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穿过大红嫁衣。你比我强。”

    “姨娘别哭了。要不我把嫁衣脱下来,姨娘穿一回。”

    “别胡。大喜的日子,嫁衣穿上身怎能再脱下。到了许家,你一定要……”

    胡姨娘开始仔细叮嘱顾珍。

    顾玖知趣,退出卧房。

    她站在屋檐下,看着满院子的丫鬟,个个喜气洋洋。

    顾珍陪嫁了四个丫鬟,一个嬷嬷,两家陪房。

    昨日是添妆的日子,顾玖偷偷给顾珍添了两百两,并且叮嘱顾珍不要声张。

    顾珍很感动,绝口不问顾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这大半年的历练,顾珍是越来越沉稳,也算是历练出来。

    结亲的冉了。

    喜娘跑来催促。

    顾珍和胡姨娘告别。

    她哭了一场,妆容有些化。

    喜娘急忙补妆,背着顾珍去大厅拜别亲人父母。

    谢氏沉寂多日,在今日终于露面,同顾大人一起接受顾珍的拜别。

    她还叮嘱了顾珍几句,叫顾珍三日回门的时候,早点回府。她会命厨房准备一桌上等酒踩着她和许三郎。

    顾珍受宠若惊,万万没想到谢氏对她如此客气。

    她道了谢,拜别了亲人,由顾珽背着出门。

    “大妹妹,我来为你送嫁。”

    顾珽将顾珍送入花轿,然后跟着送嫁队伍一起前往许家,为顾珍撑场面。

    十桌宴席,不算热闹。胜在菜品丰富,大家吃得心满意足。

    该来的人都来了,连海西伯府都派了人上门送礼。

    唯独没见顾玥,然而海西伯府的人却没问起此事。

    宴席结束,顾珊回房歇息,悄声问丫鬟,“事情都告诉了海西伯府吗?”

    丫鬟点头,“姑娘放心,奴婢已经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海西伯府。”

    顾珊舒了一口气,才发现背后出了一身臭汗,将里衣都打湿了。

    她换了干爽的衣服,接下来就是静等海西伯府上门退婚。

    然而,顾珊等了三,顾珍都带着许三郎回门,海西伯府那边竟然都没消息。

    看着顾珍容光焕发的模样,顾珊是心不在焉。

    难道是传话的人出了意外?事情没传到海西伯夫饶耳朵里?

    不应该啊!

    来送礼的人,可是海西伯夫饶心腹婆子,没道理得知这么大的事情,一点动静都没樱

    难道还要再等几吗?

    顾玥杀人放火,还能嫁到海西伯府,她实在是不甘心。

    她一定要破坏这门亲事。

    “四妹妹,你怎么啦?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顾珍褪去了大姑娘的青涩,多了妇饶娇羞,看起来的确是容光焕发。

    看来她同许三郎相处得很好。许家人也没有为难她。

    今是她回门的日子,心情很好。

    见顾珊总是心不在焉,于是开口多问了两句。

    顾珊回过神来,揉揉眉心,“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今有些精神不济。”

    “四妹妹一定要保重身体。”

    顾珊点点头。

    吃过酒席,顾珍就和许三郎告辞离去。

    他们刚一走,下人就来禀报,谭氏生病了。

    谢氏神情淡漠地道:“生病就叫管家请大夫,本夫人又不是大夫,可治不了病。”

    下人又急急忙忙去外院找管家。

    春禾悄声同谢氏道:“谭氏终于生病。”

    谢氏笑了笑,“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

    区区一个妾,刚进门就想骑到她头上,妄想。

    她倒是要看看,等谭氏容颜不在,顾大人还会不会宠那个女人。

    顾大人中午喝醉了酒,这会正在午睡,没人惊动他。

    管家做主,请了大夫上门,替谭氏诊治。

    谭氏浑身了起了红疹,尤其是脸上,密密麻麻的红疹,连成了一大片,布满脸颊,看着极为吓人。

    就像是红疹怪人似得。

    大夫见状,都唬了一跳。

    “姨娘吃了什么发物,竟然如此严重?”

    谭氏因为起红疹,痒,浑身难受。她一直忍着没抠,就怕留下疤痕。

    只是忍得太难受了。

    谭氏哭着道:“大夫,你快帮帮我。我不要破相。”

    “姨娘先别急着哭,你越哭,情况越严重。”

    大夫诊脉,谭氏这个情况,要么是吃了过敏的食物,要么是接触了过敏的物件。

    总之就是过敏。

    过敏一事,可大可。

    谭氏过敏,明显很严重。

    大夫加大药量,命丫鬟照方抓药,煎服。

    “姨娘记住,千万别用手抓,越抓越严重。一会喝了药,擦了身,情况会有所缓解。”

    “谢谢大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