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5章 伤害

时间:2018-08-21作者:我吃元宝

    ,。

    “别打了!”

    顾玥被顾大人打了个半死,谢氏突然出声阻拦。

    顾大人回头,目光阴冷地盯着谢氏,“怎么,你又开始心疼了。你的宝贝闺女要杀了你的另外一个女儿,到现在你还维护她?”

    顾玥被打,倒在地上口吐血沫。

    谢氏目光冷漠地看着顾玥,说道:“真要打死到了她,老爷打算怎么和海西伯府解释?说顾玥暴毙而亡?”

    顾大人哼了一声,以茶水净手。

    他说道:“顾玥心狠手辣,猪狗不如,海西伯府知道了真相,还能要她?”

    “不管海西伯府要不要她,老爷也不能将她打死。还是说老爷愿意背负殴打致死亲闺女的名声?”

    顾大人蹙眉,“你想怎么处理?”

    谢氏闭上眼睛,神情痛苦。

    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睛,说道:“关起来吧。将她关进祠堂好好反省。等到大婚的时候,再放出来。”

    顾大人愣了下,意外谢氏这回竟然能下定决心,不再袒护顾玥。

    他问道:“你想好了?不后悔?”

    谢氏苦笑一声,“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可后悔的。”

    顾大人板着脸说道:“要是你肯早点下定决心,上次,上上次就给顾玥足够的教训,叫她知道好歹,也就不会发生姐妹相残的事情。”

    谢氏神情木然,“老爷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过是马后炮罢了。”

    “你?”

    顾大人愤怒不已,谢氏竟然敢说他是马后炮,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他指着顾玥,又指着谢氏,“发生今天的一切,全都是惯出来的。”

    说完,顾大人甩袖离去。

    顾大人一走,小厮们也呼地离开了。

    顾玖站在门口,朝卧房里面看了眼,顾玥明显被打了,而且打得很厉害。看她还能动,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

    谢氏叫来春禾,“叫大夫给三姑娘治伤。然后将三姑娘送入祠堂关起来。一日两餐,茹素。着婆子严加看守,不许任何人同她说话,更不许任何人放她出来。”

    春禾惊住,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严厉啊。

    见春禾没动,谢氏呵斥:“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办。”

    “奴婢遵命。”

    谢氏深深地看了眼顾玥,“从今以后,我就权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顾玥的双眼睁开一条缝,呵呵两声,“你已经有了顾珊,何曾将我当做你的女儿。”

    谢氏无比的失望,敢情过去十多年的付出和宠爱,都喂了狗。

    “你好自为之吧。”

    谢氏转身离去。

    经过顾玖身边的时候,看都没看顾玖一眼。

    顾玖命人看好顾玥,等大夫过来给顾玥处理伤口。

    顾玥愤恨地盯着顾玖,“你看我笑话。”

    顾玖懒得理会她,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你也看不起我,是吗?”

    顾玖回头看着对方,“还有力气吼叫,看来伤得不够重。”

    顾玥拖着身体,朝门口走去,结果却被婆子们拦住。

    顾玥冲顾玖怒吼,“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顾玖回头,上下打量顾玥,“你哪一点让我看得起?对自己亲妹妹下如此毒手,说你狼心狗肺,都是侮辱了狼和狗。你得庆幸顾珊没死,否则你就得给顾珊偿命。”

    “呵呵,呵呵……”

    顾玥疯狂大笑起来。

    顾玖摇摇头,顾玥疯了。她不再停留,径直离开。

    顾玥被关进了祠堂。

    谢氏病倒了。大夫说她是怒极攻心,抑郁在心。

    谢氏这一病,来势汹汹,人在床上昏睡了几天。

    顾珙大哭,生怕谢氏有个三长两短。

    顾珊拖着病体来看望谢氏,才让谢氏好了些。

    谢氏拉着顾珊的手,说道:“我对不起你,你别怪娘。”

    顾珊频频摇头,“母亲,你好好养病,女儿谁都不怪。这一回,女儿很幸运。那么大的火,都没烧到我的身上,我……真的谁都不恨。”

    “好孩子,娘亲就知道你是个宽容的孩子。”

    谢氏拉着顾珊的手,动情地说道。

    顾珊低着头,躲开了谢氏的目光。

    自那以后,谢氏的病情就开始逐渐好转。

    顾琤提着食盒,前往祠堂看望顾玥。

    顾珊站在窗口,望着祠堂方向,面无表情。

    丫鬟来请她,“姑娘,回床上躺着吧。身体还没养好。”

    顾珊摇摇头,“我身体没事,你别瞎操心。”

    丫鬟担心,她能不操心吗?

    顾琤来到祠堂,婆子原本不肯开门。顾琤使了点银子,婆子才勉为其难地打开祠堂大门。

    婆子叮嘱顾琤,“六少爷你快点,别在里面耽误太长时间。”

    顾琤点点头,“放心,我很快就出来。”

    他走进祠堂,祠堂大门从外面缓缓合上。

    顾玥躺在草席上,望着房顶。

    听到大门动静,她的眼珠子转了转。

    “原来是六哥。你是奉命来教训我吗?”

    几天时间,顾玥的伤势好了许多。只是身上青青肿肿,看起来着实有些丑陋。

    顾琤微微摇头,将食盒里面的饭菜拿出来,“吃吧。”

    顾玥坐起来,没有动。

    顾琤说道:“母亲因为你气得病重,珊儿的身体还没养好,就连最喜欢你的顾珙,也被你伤害到。三妹妹,你真的不觉着自己做错了吗?”

    顾玥面无表情地摇头,说道:“我有何错?母亲偏心,凭什么我就不能发泄?”

    “杀人发泄?”

    “她不是没死吗?”

    顾琤蹙眉,“你可想过,此事传到海西伯府会有什么后果。”

    顾玥被关在祠堂这些天,显然已经将所有后果都想了一遍。

    她很干脆地说道:“无所谓。大不了当一辈子的老姑娘。”

    顾琤狐疑地盯着顾玥,顾玥能接受做老姑娘的安排?

    顾玥将头埋在膝盖内,“你走吧,以后别来了。吃的也都拿走,我不需要。”

    顾琤难以置信,再次问道:“你果真就没有一点悔改之心?”

    顾玥沉默,直接往草席上一趟,结束这次谈话。

    顾琤深吸一口气,对顾玥很失望,心情很失落。

    他的妹妹,跋扈,任性,这些都有的。但是万万没想到,她能干出杀人放火的事情。

    顾琤提着食盒离开了祠堂。

    顾玥闭着眼睛躺在草席上,眼角有一滴泪水滑下。

    走出祠堂,顾琤就看见了顾珊。

    “四妹妹,你身体没好,怎么出来呢?”

    顾珊盯着顾琤手里的食盒,一言不发。

    顾琤打开食盒盖子,“她什么都没吃。”

    顾珊发出很小的声音,“因为她不配吃。”

    说完,顾珊猛地抬起头,“六哥,在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后,你还当她是妹妹吗?”

    顾琤蹙眉,“四妹妹,你别多想。”

    顾珊缓缓摇头,“我没多想。六哥若有时间,不如多看望我几次,亦或是多看几本书。求你别再来看望她,好吗?你这是在往我心口上撒盐,你知道吗?”

    顾琤深感意外,他头一次听到顾珊说出如此重的话。

    “四妹妹,对不起,我没想到会伤害你。”

    顾珊凄苦一笑,“你当然想不到。你们总认为我脾气好,大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生气。

    就像这次的事情,母亲来逼我,我不怪她。

    可是你也竟然也认为我没受多重的伤,应该就没什么事,什么生气啊,恨啊,仿佛我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情绪产生。

    六哥,你难道忘了,我也是人啊,我也有感情,我也会痛,会伤心,更会恨。求你放过我,好吗?”

    “四妹妹,你言重了。今天我来祠堂,只是想问问三妹妹有没有悔改之心。”

    “她怎么可能悔改。”

    顾珊讥讽一笑,“她不会悔改的,永远都不可能悔改。六哥,你将她想得太好了。你别再浪费时间来看望她。就当我求求你。”

    顾琤看着顾珊,顾珊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他似乎真的伤害到了顾珊。

    顾琤重重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以后不来看望她。”

    顾珊长吁一口气,身体突然软软地倒下去。

    “四妹妹,你怎么?”

    顾琤眼疾手快,扶住顾珊。

    顾珊昏迷。

    顾琤抱着她赶紧回房,请大夫。

    顾珊是身体虚弱,加上在太阳下暴晒,脱水昏迷。

    给顾珊灌了几大杯水,她的情况总算好了起来。

    顾琤很自责,顾珊会昏迷,全是因为他。

    他如果没有心存一丝希望,去看望顾玥,顾珊就不会跑出来,进而昏倒。

    就连顾珙得知事情经过后,怒气冲冲地对他说道:“六哥,你为什么还要管她。让她在祠堂内自生自灭,不好吗?”

    顾琤看着顾珙,“我记得你以前和三妹妹关系最好。”

    顾珙怒道:“你都说那是以前。现在她不是我三姐姐,她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顾琤震惊,意外。

    顾珙哼了一声,“我没有六哥你那么良善,我黑白分明。她敢放火杀人,杀的还是亲姐妹,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顾琤自嘲一笑,是非上,他连顾珙都不如,真是羞愧啊。

    可谁让他和顾玥之间有血缘的羁绊。

    他抹了一把脸,说道:“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去祠堂。”

    顾珙小声说道:“就算你去了,她也不会领情。”

    顾琤摇头笑笑,“你比我更了解顾玥。”

    “哼,那是当然。她是什么人,我可是清清楚楚。”

    只不过,过去顾玥的狠,主要是针对别人。而这一次,顾玥的狠毒,落在了亲妹妹顾珊身上,顾珙无论如何接受不了。

    顾玥敢对顾珊下此毒手,将来他要是得罪了顾玥,顾玥也一定敢对他下毒手吧。

    这事一深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顾珙坚决要和顾玥划清界限。只等顾玥出嫁,从此以后,再也不来往,不接触。

    顾大人得知顾琤去看望顾玥,将顾琤叫到书房,臭骂了一顿。

    让顾琤赶紧滚回书院,不要掺和府中内院的事情。

    顾琤只能收拾包袱,准备回书院。

    临走之前,他先去看望了谢氏,说了会话。之后又去看望顾珊,让顾珊保重身体。

    顾珊问他:“哥哥要走了吗?”

    顾琤点头,“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四妹妹,你原谅我吗?”

    顾珊低着头,好一会才说道:“只要六哥不在去祠堂,我就原谅你。”

    “谢谢四妹妹。我保证,以后我都不去。”

    顾珊抓着被面,问道:“海西伯府那边没动静吗?”

    顾琤摇头,“还没有动静。”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难不成海西伯府都没听到消息?”

    顾珊觉着不可思议。

    顾琤说道:“或许消息真的没有传出去。这样也好,等婚期一到,就将顾玥打发出去。”

    顾珊想着,那样岂不是太便宜顾玥。

    顾玥成心要杀她,还能如常举行大婚,嫁到海西伯府,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顾珊对顾琤说道:“哥哥,你快走吧,别耽误时间。记得大姐姐大婚的时候回来。”

    “我会的。四妹妹好好将养身体。”

    顾琤离去,想了想,转道去了芷兰院。

    得知顾琤到来,顾玖放下手中的活,命人赶紧将顾琤请进来。

    “六哥怎么来了?”

    顾琤说道:“我今天要回书院,过来看看。”

    “六哥喝茶。”

    “多谢。”

    顾玖观察顾琤的反应,“六哥有心事?”

    顾琤点头,“什么都瞒不过二妹妹。昨天我去了祠堂,二妹妹已经知道了吧。”

    顾玖点头,“听说了几句。听说四妹妹也去了,还昏倒了。”

    “都怪我。”

    顾琤很自责,“我没想到去祠堂,会伤害到四妹妹。”

    顾玖挑眉,“六哥平日里应该没怎么关注过四妹妹吧,以至于忽略了她的感受。”

    顾琤重重点头,很愧疚,“是我不对,是我忽略了她的感受。”

    顾玖继续说道:“四妹妹的在府中的存在感的确不怎么样,毕竟她没顾玥那么闹腾,安安静静,又懂事知礼,很难引起大家关注的目光。可是不代表她没感情。受到伤害,她也会痛,也会恨。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顾琤越发羞愧,“我,是我忽略了四妹妹。”

    顾玖问道:“莫非在六哥心里,懂事听话的孩子,受了伤,还被人放火,都不会痛?也不会恨吗?难道只有顾玥那种会吵会闹的人才会感觉到痛吗?”

    顾琤蒙着脸,“二妹妹,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以后会多关心四妹妹,不能再忽略她。”

    “伤了的心,没有那么快愈合。给四妹妹一段时间,让她慢慢平复。六哥别着急,一切会好起来的。”

    顾琤点头,“谢谢二妹妹。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二妹妹。”

    “六哥请说。”

    “请二妹妹有空多去看望四妹妹。你的话她听得进去,你帮我开解开解她,可好?”

    顾琤眼巴巴地望着顾玖。

    顾玖点头答应,“六哥放心,我会经常去看望四妹妹。”

    “谢谢,谢谢!”

    顾琤郑重道谢,起身告辞。

    顾玖叹了一声,顾玥是用真刀子杀人,顾琤就是在用软刀子伤人。

    顾珊心里头不知有多难过。

    顾玖正打算去看望顾珊,方嬷嬷从外面回来。

    她悄声告诉顾玖,“启禀姑娘,公子诏受伤了。”

    顾玖表情一凝,“受伤了?严重吗?”

    “伤势情况,奴婢还没打听到。”

    顾玖忙问道:“怎么受的伤?”

    “据说是在军营里,同皇长孙比武受的伤。”

    上次老夫人魏氏提醒她的事情,应验了。

    东宫看似安分下来,其实私下里各种小动作不断。

    皇长孙同刘诏动手,这里面释放出来的信号,可不是什么好事。

    “公子诏人现在在哪里?”

    “已经回了王府。”

    顾玖咬牙,“嬷嬷,你猜这件事会怎么发展?”

    方嬷嬷说道:“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姑娘。皇长孙也受了伤。”

    两败俱伤!

    顾玖心头一紧,“嬷嬷,替我盯着王府,东宫,还有皇宫。有任何消息,即刻禀报。”

    “奴婢遵命。另外,姑娘上次提的事情,有眉目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