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3章 放火

时间:2018-08-21作者:我吃元宝

    “母亲,聘礼全算在我的嫁妆里吗?”

    顾玥心翼翼地问道。

    谢氏点头应下,“这些聘礼,自然该和嫁妆一起,由你带到海西伯府。”

    顾玥太高兴了,看顾珊顾玖都觉着顺眼了许多。

    她冲顾珍道:“大姐姐,你别羡慕我。”

    顾珍:呵呵!

    “三妹妹想多了,我不羡慕你。”

    顾玥得意一笑,嘴上着不羡慕,其实内心羡慕得不要不要的吧。

    她看着顾珍,一副我什么都懂,你瞒不了我的表情。

    顾珍给恶心坏了,直接甩了个白眼给她。

    顾琳突然道:“不知道王府会送多少聘礼?有两万两吗?”

    顾玥脸色一垮。

    顾玖笑了起来,顾琳果然是老实人。

    顾玖道:“不管王府送多少聘礼,都没关系。多少我都接受。”

    顾玥嗤笑一声,她才不信。顾玖分明是在粉饰太平。

    “二姐姐,你嫁的可是皇孙。要是王府没有两万两聘礼,那就明,王府根本不重视这门婚事。二姐姐,你可要多留点心啊。王府不重视这门婚事,等于不重视你。等你嫁到王府,可怎么办啊。”

    顾玖笑了笑,道:“三妹妹就爱瞎操心。都没发生的事情,你在瞎担心什么?听爱操心的人容易老哦,三妹妹千万注意。”

    顾珍原本是在偷笑,结果不心笑出了声。

    顾玥脸色难看,“多谢二姐姐关心,你放心,我肯定没你老得快。”

    顾玖挑眉一笑,“我们拭目以待。”

    谢氏左右看看,算了,既然已经休战,她就懒得出面。

    “太太,芍药求见。”

    “让她进来。”

    丫鬟芍药走进芙蓉院正房。

    “奴婢给二太太请安。我家太太让奴婢来问一声,珍姑娘,玥姑娘就快大婚了,不知二太太打算请哪些人,宴开多少席?我家太太也好提前做好准备。”

    谢氏眉眼微动,“离着珍丫头的婚期还有一个来月,你家太太怎么这么着急。”

    芍药笑了笑,躬身道:“二太太没操办过婚事,不知道这婚事麻烦得很。现在开始预备,实话已经有些晚了。还请二太太抓紧时间,不要耽误了两位姑娘的终身大事。”

    顾玥和顾珍一听这话,全都着急起来。

    胡姨娘甩了个眼神给顾珍,让顾珍不要出头。

    顾玥望着谢氏,“母亲,女儿的婚礼,是不是先该拟定宾客名单?”

    谢氏板着脸,对芍药道:“你回去告诉你家太太,珍丫头的婚礼,宴开,十桌。玥儿的婚礼,宴开四十桌。”

    芍药问道:“二太太确定了吗?”

    谢氏嗯了一声,“确定了,你就照实回话。”

    “奴婢晓得了。二太太您忙,奴婢就此告辞。”

    芍药离去。

    顾珍绞着手绢,低着头,心头满是委屈。

    胡姨娘尴尬一笑,“太太,珍丫头的婚礼,宴开十桌,是不是少零?”

    谢氏闻言,嘲讽一笑,“不是我不想多请几个亲朋好友上门,而是请不来。珍丫头是庶出,你以为有多少人乐意上门吃一个庶出丫头的喜酒?”

    胡姨娘张口结舌,只能用目光安抚顾珍。

    顾珍委屈坏了,偏偏不好什么。

    谢氏轻蔑一笑,“珍丫头你别不服气。你是庶出,你就得认命。

    就算我给你宴开四十桌,你认为会有那么多人上门吗?

    不过是平白浪费人力物力和钱财,还惹来亲朋好友的笑话。

    玥儿大婚,席开四十桌,那就不一样了。她是嫡出,嫁的又是海西伯府的二公子。

    亲朋好友,外加老爷官场上的同僚,同窗,都会上门捧场。

    你呢,身为庶出,能有一门好婚事不容易。心别太大,安心待嫁吧。”

    顾珍抽泣道:“我听太太的。”

    胡姨娘偷偷抹泪,替顾珍委屈。

    谢氏见胡姨娘母女二人都是一副伤心的模样,反而乐了,心里头痛快得很。

    庶出就是庶出,就得摆正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整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真是欠教训。

    “二丫头,你大姐姐的嫁妆都置办好了吗?”

    顾玖点点头,“劳太太关心,已经置办好了。”

    谢氏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玖,“二丫头办事就是利落。”

    顾玖低头一笑,“父亲亲**代我,务必尽快为大姐姐置办好嫁妆,我岂敢怠慢。”

    一起此事,谢氏就是满肚子的不痛快。

    她身为当家太太,顾大人竟然越过她,让顾玖置办嫁妆,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自那以后,要是哪个丫鬟敢在谢氏面前提起此事,谢氏非抽她嘴巴不可。

    然而谢氏不敢抽顾玖的嘴巴。

    她是很想抽顾玖的嘴巴,可惜底气不足。

    顾玖不仅是原配嫡出,还得到顾大饶支持,又被指婚给皇孙。

    一重重的身份,就像是一个个砝码,谢氏对顾玖越发忌惮。盼着早点将顾玖打发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谢氏道:“今儿就先这样吧,我乏了,你们都退下。”

    谢氏不愿意自取其辱,主动结束了今的谈话。

    顾玖率先站起来,告辞离去。

    其他人紧跟上。

    顾珍还在难过,胡姨娘一直劝解她。

    顾玥走到半路上,突然停下脚步。

    “聘礼有一对翡翠玉镯,我怪喜欢的。我去问母亲讨来,先佩戴几日。”

    顾玥兴冲冲地回到芙蓉院。

    丫鬟们见到顾玥都没阻拦。盖因为最近谢氏对顾玥的态度还不错。

    芙蓉院的丫鬟个个都是人精,谢氏对顾玥不错,她们自然也会为顾玥行方便。

    顾玥走到正房门口,听到母亲谢氏正在嫁妆,迟疑了一下,就躲在门后面没进去。

    春禾将嫁妆单子交给谢氏,“太太,这是奴婢拟定的嫁妆担心,您请过目。”

    谢氏接过嫁妆单子,细细翻看。

    春禾在旁边道:“加上海西伯府的聘礼,嫁妆合计两万五千两,还有五千两的压箱银子。奴婢考虑到三姑娘到了海西伯府,要打赏下人,特意准备了三百两的散碎银子,以及十两左右的铜钱。”

    谢氏满意地点点头,“给玥儿准备这些嫁妆足够了。她的婚事也就这样,用非常手段谋来的,毕竟不光彩。将来只能指望珊儿的婚事。无论如何,珊儿的婚事一定要明媒正娶,绝不能闹出闲话。”

    “太太的是。四姑娘的嫁妆,是不是也该提前预备着?”

    谢氏笑了起来,“自然要提前预备着。光是一应用具,床,柜子诸如此类,我得先派冉南边搜罗上好的木材回来,然后请匠人做家具。”

    春禾随口问道:“不知太太打算为四姑娘准备多少嫁妆?”

    谢氏笑道:“珊儿懂事知礼,定能嫁个好人家。她的嫁妆,少得准备四万两。”

    哐!

    门外响动。

    “谁在外面?”谢氏大为不满。

    芙蓉院内,竟然有人敢偷听,找死吗?

    “奴婢出去看看。”

    春禾三步并作两步走出门,一个人都没见到。

    不过一只香炉滚落在地上。

    春禾蹙眉,将香炉捡起来放桌上。

    她来到外面,叫住刚从茶水间出来的冬梅,“刚才谁来过?”

    冬梅道:“三姑娘啊!她找太太,要聘礼里面的一对翡翠镯子佩戴几。”

    “你确定是三姑娘?”

    冬梅连连点头,“怎么啦?”

    春禾尴尬一笑,“没什么,就随口问问。”

    春禾心头有些紧张,三姑娘定是听到了她和太太的对话,受了刺激然后跑了。

    春禾回到正房。

    谢氏问道:“刚才谁在外面?”

    春禾斟酌了一下,不想节外生枝,就没实话。

    “回禀太太,没有人。想是刚才起了风,丫头没将香炉放好,被风一吹,香炉落在地上,发出了动静。”

    谢氏板着脸,“吩咐下去,以后做事都仔细一点。”

    “奴婢遵命。”

    顾玥一口气冲出了芙蓉院。

    丫鬟见她手腕上空荡荡的,又见她脸色难看,于是问道:“姑娘,太太不答应吗?想来也是,那毕竟是聘礼,自然不能随意拿出来佩戴。万一磕碰坏了,可就麻烦了。”

    顾玥冲丫鬟低声怒吼,“闭嘴,都给我少两句。”

    几个丫鬟低头不语,暗地里吐舌头做鬼脸。猜测三姑娘一定是在太太那里受了气。

    顾玥茫然得行走于花园内。

    同样是嫡出,她和顾玖的嫁妆差距那么大,她认了。谁让她嫁的人不是皇孙。

    可是凭什么顾珊的嫁妆,也要越过她。

    难不成顾珊也能嫁给皇孙吗?

    呵呵!

    不知不觉,顾玥来到了芳草堂。

    顾珊就住在芳草堂内。

    顾玥抬头看着院门上的牌匾,心中恨意滔。

    她推门而进,不等婆子禀报,直接往里面冲。

    “三姑娘,你先等等,奴婢先通报一声。”

    “不用了。我与四妹妹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

    顾玥直接闯进卧房,就看见顾珊正在做针线活。

    顾玥嘿嘿嘿地笑起来,“四妹妹,你很意外我会过来吧。”

    顾珊的确很意外,她放下针线活,请顾玥到侧间喝茶。

    “三姐姐这个时候怎么来了?”

    顾玥笑道:“想来看你,就来了。没想到四妹妹竟然还学着做针线活,怎么不交给下人们做?”

    顾珊道:“我就是学着做做荷包,手绢,别的我也做不好。三姐姐喝茶。”

    丫鬟将茶杯放在顾玥手边。

    顾玥端起茶杯,心里头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她将这杯滚热的茶水泼在顾珊的脸上,会出现什么后果?

    越想,越是冲动。

    顾玥的手都在颤抖。

    顾珊伸出手,替顾玥端稳茶杯,并且关心地问道:“三姐姐不舒服吗?”

    顾玥回过神来,摇头笑笑,“没事。这茶太烫,我一会再喝。”

    罢,就将茶杯重新放回桌面。

    顾珊笑了起来,“我差点忘了,三姐姐不爱喝太热的茶水。”

    顾玥看着窗外,滚滚热浪,“这么热的,喝着热茶,岂不是更热。四妹妹,很快我就要出嫁了,你有什么话想和我的吗?”

    顾珊愣了下,紧接着道:“祝愿三姐姐心想事成,同赵姐夫白头偕老,恩恩爱爱。”

    顾玥拿着手绢,掩唇一笑,“四妹妹话,还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樱不过比起过去讲大道理还是好多了。”

    顾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三姐姐不喜欢我讲道理,那我以后不讲就是。”

    顾玥似笑非笑地盯着顾珊,“四妹妹果真这么听话?”

    顾珊特别认真地道:“我不愿同三姐姐起纷争,我们毕竟是亲姐妹。”

    亲姐妹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剜在顾玥的心上。

    呵呵!

    亲姐妹!

    嫁妆却相差了一倍。

    她的婚事的确是用手段谋来的,可那也是海西伯府。

    凭什么她就要低人一等,还是低顾珊一等?

    给她只准备两万两嫁妆,多一文钱都不肯给。给顾珊却准备四万两嫁妆,还一副以顾珊为荣的模样。

    呵呵!

    这就是亲姐妹啊!

    世上竟然如此偏心的母亲。

    顾玥盯着顾珊的脸,想着,要是划烂顾珊的脸,母亲还怎么以顾珊为荣。

    “四姐姐,你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顾玥回过神来,笑了笑,“你脸上干净得很,没有东西。”

    顾珊松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顾玥打量屋里的布置,“四妹妹一如既往的爱看书。”

    顾珊道:“比不上二姐姐。二姐姐屋里的书才多,算得上博览群书。”

    顾玥嫌弃,“你干什么同二姐姐学。学她不好,人会变得越来越刻薄。”

    顾珊张口结舌,“二姐姐她不是刻薄,她为人很大方的。”

    “我她刻薄,她就是刻薄。怎么,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顾珊蹙眉,“三姐姐,你今怎么了?之前你不是挺高心吗?”

    顾玥冷笑一声,“你问我怎么呢?我也想问问四妹妹,你到底给母亲灌了什么**汤,让母亲处处惦记着你?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你。就连你的嫁妆都要比我多,凭什么?”

    顾珊反问,“什么嫁妆?我不知道三姐姐你在什么。”

    啪!

    顾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少给我装蒜。你告诉我,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母亲对你另眼相看。你啊!”

    顾玥推了一把顾珊。

    顾珊撞在椅背上,生痛。生理泪水都落了下来。

    看着顾珊落泪,顾玥心里头无比的畅快。

    “你不敢承认是吗?表面上一副懂事知礼的样子,背地里没少用手段吧。你赢了,母亲如今是彻底弃了我,你很得意是吧。”

    顾玥一把抓起顾珊的衣领,将她拉起来,“你话啊?你哑巴了吗?”

    顾珊挣扎,试着推开顾玥。

    “三姐姐,你发什么疯。你放开我。”

    “好啊,我现在就放开你。”

    顾玥手上使劲,重重地将顾珊推出去。

    顾珊跌倒在地上,胳膊痛了个半死,更多的眼泪落下来。

    “三姐姐,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轮不到你来欢迎我。”

    顾玥抄起桌上的茶杯,就朝顾珊砸去。

    “三姑娘,你住手。”

    顾珊的丫鬟听到动静,从外面冲进来,抓住顾玥的手。

    顾玥没留意,茶杯直接跌落在地上,溅了她一身的茶水。

    顾玥大怒,反手就给了丫鬟一个巴掌,一脚又踢在丫鬟的腹部。

    丫鬟撞在书桌上,痛得直不起腰来。

    贵玥怒火中烧,拿起桌上的砚台朝丫鬟砸去。

    “不要!”

    顾珊大喊,站起来就朝顾玥冲去。

    两姐妹一起倒在地上。

    顾玥心一横,直接拿着砚台朝顾珊的背上砸去。

    不知砸在了什么位置,顾珊昏了过去。

    顾玥愣住,紧接着将顾珊推开。

    她站起来。

    一身狼狈。

    走上前,砚台直接往丫鬟身上一砸,丫鬟痛呼两声,没了声息。

    顾玥见顾珊主仆二人纷纷昏倒在地,呵呵地笑了起来。

    真爽!

    真好!

    她将砚台丢掉,四下张望了一眼,最后取出火折子,点燃了几本书。

    火舌一下子窜起来,顾玥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盯着地上的两人,咬咬牙,心一狠,赶紧跑了出去。

    任由房间里的火舌蔓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