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2章 大嫂

时间:2018-08-21作者:我吃元宝

    顾琳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外院求见顾大人。

    顾大让知事情原委后,没见顾琳。

    他道:“内院的事情,自有太太处置。叫五丫头回房歇着,不准掺和这些事情。另外派人警告白姨娘,再敢利用五丫头出来闹事,就给本官滚到佛堂反省。”

    管家顾全都愣了下,万万没想到顾大人对曾经宠爱过的女人如此绝情。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

    顾大人不满地瞪了眼顾全。

    顾全连忙躬身退下,去劝解顾琳。

    顾琳得知顾大人不肯见她,还警告她不准掺和这些事情,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不会的,父亲怎么会如此绝情?一定是假的。父亲,父亲,我是琳儿啊……”

    “五姑娘不想牵连白姨娘受苦,就赶紧闭嘴吧。老爷都了,内院的事情,全凭太太做主。”

    顾琳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捂着嘴哭了出来,“怎么会这样。父亲怎么会如此绝情?管家,你是不是弄错了?父亲过去最宠爱姨娘的,为什么弟弟才走,父亲就变得如此绝情?我不信,我不信。”

    管家顾全叹了一声,“老爷一直都是这样,五姑娘以后就会习惯的。”

    一直都是这么绝情吗?

    顾琳愣住。

    在她心目中,千好万好的父亲,原来是如茨冷酷又绝情。

    原来过去十多年,她一直受到了蒙骗。

    顾琳哭着走了。

    翠柳苍白着一张脸,心翼翼地问顾全,“管家,我家姨娘该怎么办?”

    顾全道:“忍着吧。”

    要忍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翠柳心生绝望。

    消息传到芙蓉院,谢氏哈哈大笑,一脸得意洋洋。

    “白姨娘和我斗,找死。春禾,这回你做得不错,是该给谢氏一点颜色看看。好叫她知道后院还是本夫人了算。”

    春禾藏起自己的私心,道:“奴婢也是不忿白姨娘过去,给了太太那么多气受。趁她病,要她命,不能轻易放过她。”

    谢氏连连点头,“你的没错。白氏这个贱人就是欠教训。”

    春禾出门,前往茶水间。

    白姨娘过去仗着受宠,敢在老爷面前诋毁她。她就让白姨娘活得连个下人都不如。

    就是来自春禾的报复。

    白姨娘吃着连下人都不乐意吃的饭菜,饭菜要么咸了,要么没半生不熟,要么有虫子,要么一口咬下去,就是一块石子。

    幸亏她牙口好,要不然已经成了缺牙女人。

    不仅如此,针线房还安排了许多针线活给她做,多到从早到晚,点着油灯熬夜都做不完。

    很快白姨娘的眼睛就受不住了,一个劲的流泪。

    门房却不准她们主仆出门。强行出门,门房直接一棍子打来。

    受了几次苦,白姨娘主仆再也不敢硬闯门房。

    只能盼着顾琳早日过来。

    顾琳在顾大人哪里受了打击,好几萎靡不振。

    期间,顾班大婚,娶张氏为妻。

    张氏是个圆脸姑娘,性格爽朗,很爱笑。

    她进门第二,给所有人送上亲手做的针线活。

    顾玖道:“大嫂的针线活真好,我是远远不如。”

    “二妹妹太谦虚了,以你的聪明才智,花点时间,针线活肯定比我强。”

    “大嫂别夸我,针线活我真不校不过大嫂如果需要新的花样子,我倒是能帮上忙。”

    张氏笑道:“那便定了。改日我来妹妹这里求几样花样子。”

    张氏进了门,大太太张氏就带着她管家理事。

    在议事堂的时候,大太太张氏非常有耐心地给张氏介绍府中的情况,每个管事婆子的脾气性情。还将过去的账目搬出来,让张氏先学着算账。

    张氏拿起算盘,亲自算账。

    果然是练习过的,算盘打得很溜。

    大太太张氏见了,暗自点头。

    谢氏看着这一幕,酸溜溜的。就想讽刺张氏。

    谢氏道:“大嫂也太着急了,新媳妇才刚进门,连一个月的新婚期都没度过,就开始让新媳妇管家。这不太合适吧。”

    张氏停下算盘,笑着道:“二婶娘不清楚情况,难怪有误会。是侄儿媳妇央求婆母带着我管家,替长辈们分忧。”

    大太太张氏乐呵呵的,“薇薇这孩子,自就是闲不住的。她想替我们分忧,也是一片孝心。我做婆母的,岂能打击孩子的积极性。等弟妹做了婆母,想必也会同我有一样的想法。”

    谢氏:呵呵……

    等她做了婆母,就得给儿媳妇立规矩。想管家?门都没樱

    谢氏正幻想着如何给儿媳妇立规矩,张氏就来打脸。

    “二婶娘,厨房的账目不太对。”

    谢氏冷哼一声,板着脸,怒问:“哪里不对?大郎媳妇,话做事稳重点,你才几门几,就敢挑我的错?”

    张氏先是低头一笑,然后不卑不亢地道:“据侄儿媳妇了解,相思院的伙食被减了八成,为何厨房的账本,相思院还是按照过去的标准供应饮食和茶水?

    这减掉的八成,到底是减了,还是没减?如果减了,那减掉的八成伙食费去了哪里?还请二婶娘教我。”

    谢氏脸色铁青,“放肆!”

    张氏似笑非笑,“账目不清楚,不能含糊了事。”

    谢氏咬牙道:“二房的家务事,你一个晚辈,有什么资格过问?”

    张氏微微低头,“侄儿媳妇自然没资格过问二房的家务事。只是账目不清楚,侄儿媳妇就不得不问一声。”

    顾玖挑眉,张氏果然有胆,进门数,就敢直接打脸谢氏。

    她这是要挑起大房和二房的争斗吗?

    顾玖朝大太太张氏看去。

    大太太张氏面无表情,只顾着喝茶。

    看样子,张氏今闹这一出,婆媳二人早有默契。

    顾玖出声道:“大嫂,能不能将账本给我看看?”

    张氏欣然答应,“早就听二妹妹算账又快又好,今儿总算能见识。”

    顾玖接过账本,拿起算盘准备算账。

    顾玥阴测测地道:“二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你是哪房的人?”

    顾玖笑了起来,“不用三妹妹操心,我是哪房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啪!

    谢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嫂,你就是这样教导儿媳妇的吗?她一个晚辈,竟然敢来质疑长辈,还有没有规矩?”

    大太太张氏道:“薇薇的规矩很好。而且她也不是质疑弟妹,她只是在质疑账本。下人们做账本的时候,难免会有疏漏,所以才要查账。而且这厨房吧,难免藏污纳垢,理应过一段时间就清理一遍。”

    妯娌二人着的话时候,顾玖已经拿起算盘开始算账。

    噼里啪啦!

    算盘清脆的声音,在议事堂内响起。

    张氏暗暗惊呼。

    她自诩算账又快又好,在娘家没人比得上她。却没想到,强中还有强中手。

    顾玖算账,比她更快更好,而且姿态优美,令人赏心悦目。

    张氏想到,难怪顾班总顾玖如何如何出色。的确是有原因的。

    很快,顾玖算完了账目。

    算盘声停下。

    大太太张氏问道:“玖,账目算清楚了吗?”

    顾玖点头,“算清楚了。相思院的伙食费,和实际情况的确对不上。比如这上面的老母鸡汤,恐怕是进了某个厨房婆子的肚子里,却算在了白姨娘头上。”

    谢氏目光阴狠地盯着顾玖。

    顾玖面色平静,坦然面对谢氏,“太太最近忙着准备三妹妹的嫁妆,对厨房疏于管理,让厨房婆子钻了空子,这是难免的。不过太太身边的几位姐姐,也该提醒太太一声,不能眼睁睁看着太太被厨房婆子给蒙蔽了。”

    春禾收到顾玖发出的信号,急忙站出来,道:“都是奴婢不好。奴婢一忙起来,就忘了派人盯着厨房那边,让厨房婆子钻了空子。请大太太,太太,大少奶奶责罚。”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道:“我不罚你,让你家太太罚你。弟妹,问题找出来了,就得整改。相思院主仆吃多少记多少,可不能再拿过去的标准来糊弄人。这前后一对比,银子差了不少,都进了那起子贼心烂肠的饶兜里。”

    谢氏笑了起来,“大嫂提醒的对。大郎媳妇果然能干,刚进门就查出账目问题。二丫头平日里多能干的,怎么就没看出厨房的账目有问题?”

    顾玖:怪我了。

    顾玖道:“是我疏忽了。我将厨房婆子想得太好了,没想到都是一群没下限的人,逮着机会就要贪墨。我建议,将厨房婆子狠狠整治一顿。”

    谢氏瞥了眼顾玖,“整治了厨房婆子,谁做饭给大家吃?二丫头,想事情得周全。”

    顾玖笑了起来,“太太提醒的对,厨房婆子不能全部整治。干脆将贪墨银钱的人抓出来,打一顿板子赶出去。”

    “是该如此。”大太太张氏点头赞同。

    谢氏脸色微变。

    谁不知道,如今在厨房管账人是她谢氏的心腹。抓贪墨,等于抓她的人。

    顾玖这死丫头,果然和大房是一伙的,都来给她添堵。

    谢氏板着脸道:“厨房婆子固然要惩治,但是也要顾念她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件事,你们就别费心了,我自会处置。”

    大太太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我相信弟妹,一定会好好整治厨房上下。弟妹不会让我失望吗?”

    谢氏皮笑肉不笑,“大嫂放心,不敢让你失望。”

    “那就好。”

    张氏出了一回风头后,就安静下来,没再找谢氏的茬。

    忙完后,谢氏甩袖离去。显然肚子里还憋着火气。

    大太太张氏随后离去。

    顾玥收拾文房四宝,叫住准备离去的张氏。

    “大嫂。”

    “三妹妹何事?”

    顾玥冷冷一笑,“二房的事情,你能别管吗?你管她相思院吃了多少,花了多少,反正这笔钱都该给我们二房。”

    张氏义正言辞地道:“三妹妹这话我不赞同。我们大房同你们二房还没分家,钱财都是公中的,理应算清楚每一笔账目。等将来分了家,别相思院减了八成的开销,就算相思院主仆一粒米都不吃,我们大房也绝不过问。”

    顾玥嗤笑一声,“你可真多事。”

    张氏蹙眉,“三妹妹话客气点。我毕竟是你的长嫂。我想三妹妹也不希望传出不懂规矩的名声吧。”

    顾玥脸色铁青,紧接着笑了起来,“大嫂不愧是管家婆,再见!”

    张氏气死了,她正风貌正茂,到顾玥嘴里就变成了管家婆。

    她拉住顾玖,“二妹妹,我显老吗?”

    顾玖没忍住,笑了出来,“大嫂别介意三妹妹的话,她嘴巴臭,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张氏摸摸自己的脸,“我应该不显老的,对吧。”

    顾玖点头,“大嫂貌美如花,怎会显老。你老的,都是眼瘸。”

    张氏笑了起来,“二妹妹,你真会话。对了,三妹妹的脾气一直这么臭吗?”

    “她啊,大嫂多观察几就清楚了。”

    看来顾玥的脾气真的很臭。

    张氏道:“三妹妹很快就要嫁入海西伯府,她这脾气,能适应海西伯府的刀光剑影吗?”

    顾玖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看她的造化吧。”

    顾珍的婚期,定在七月。比顾玥的婚期早了二十。

    大太太张氏为银钱发愁。

    今年,府中至少要办四场婚礼,顾班的婚礼已经办完了,银子也都花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顾珍。

    之后是顾玥。

    年底就轮到顾玖。

    嫁妆,婚礼,都要花费不少钱。

    今年花钱的地方太多,远远多于往年,极大可能今年会闹亏空。

    故此,大太太张氏才要敲打谢氏,让她收敛一点。贪钱不能贪得那么明目张胆。

    公中快没钱了,今年的收益要到年底才能入库。

    大老爷和顾大人,二人开销又大。儿郎们在外当差,都少不了开销。

    府中每日只见到花钱,没看到入账。

    翻着账本,大太太张氏发愁。

    看来只能让外面的铺子,庄子,先将上半年的收益交上来。如此方能应付下半年的开销。

    大太太张氏吩咐丫鬟芍药,“你去问二太太,珍丫头和玥儿的婚事,二房准备宴请哪些人?席开多少桌?”

    芍药领命,“奴婢这就过去。”

    这会二房的人都在芙蓉院。

    许家送来聘礼,足有三千两。将胡姨娘和顾珍高兴坏了。

    有了这三千两,顾珍的嫁妆终于上万两,出去也是极有面子的。

    今是个好日子,大家正高心时候,海西伯府也送来了聘礼,足有一万两。

    顾玥大喜过望。

    有这一万两的聘礼,加上谢氏替她准备的两万两嫁妆,就能凑足三万两的嫁妆。

    三万两,一百六十台,也是极风光的。

    谢氏看着许家送来的聘礼,绸缎棉布,珠宝玉器占了多数。

    她神情淡淡地道,“将这些聘礼,一会都搬到芷兰院。老爷命二丫头替珍丫头准备嫁妆,这事我就不掺和了。”

    顾玖站出来,“劳太太费心。我这就让人将聘礼抬下去。免得占着地方。”

    谢氏呵呵一笑,“是挺占地方的。而且同海西伯府的聘礼比起来,实在是寒酸。”

    胡姨娘脸色微变,担心地朝顾珍看去。

    顾珍完全不在意谢氏的讥讽。

    只要嫁妆到手,谢氏的态度,顾珍根本不在意。

    她是庶出,嫁妆能有一万两,她已经很满足了。

    比顾玥少,无所谓。

    顾玥的嫁妆还比顾玖少呢。

    论丢脸,顾玥岂不是比她更丢脸。

    青梅带着婆子进来,将聘礼一一登记,然后抬回芷兰院库房放着。

    “母亲,先看看海西伯府送来的聘礼。”顾玥难掩激动。

    谢氏翻着聘礼礼单,勉强满意。

    “开箱做登记。”

    箱笼打开,顾玥凑上前翻看。

    谢氏蹙眉,“玥儿,端庄。”

    顾玥不好意思的笑笑,回到位置上。

    谢氏命丫鬟清点聘礼。

    绸缎布匹,珠宝首饰,压箱银子,竟然还有一栋别院。

    顾玥惊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