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1章 银钱

时间:2018-08-21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上前,躬身一拜,“请嬷嬷助我。”

    方嬷嬷神情冷漠地打量顾玖。

    “二姑娘客气。”

    顾玖抬起头,看着方嬷嬷,“嬷嬷不愿意助我吗?”

    方嬷嬷冷声问道:“二姑娘是想求平安,还是想求前程?”

    顾玖挑眉,这是在考教她。

    她很坦然地道:“平安我要,前程我也要。”

    方嬷嬷嘴角扯了扯,估计很少笑的原因,表情看上去有些怪异。

    她道:“二姑娘看着柔弱,野心倒是不。没听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吗?”

    顾玖点点头,“这话自然听过。只是我这人比较贪心,想要平安,却不想平庸。”

    “身处皇室,野心太大,可不是一件好事。”方嬷嬷提醒顾玖。

    顾玖眉眼微动,笑了起来,“身在皇室,没有野心,才是一件要命的事情。有野心,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

    方嬷嬷好奇地问道:“二姑娘的见地,如此与众不同。可是有人教导?”

    顾玖摇头,“无人教导。全是我个饶想法。”

    方嬷嬷暗暗点头,“二姑娘对于嫁给公子诏,有什么想法和打算?”

    顾玖很坦诚,“多攒钱,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人。必要的时候,直接架空王妃,掌控王府。进而染指皇宫。”

    老夫人魏氏同方嬷嬷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她们二人都没想到,顾玖现在就想着要架空王妃,还要染指皇宫。

    这份野心,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是太大了。

    方嬷嬷不动声色地同老夫人魏氏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就是你一直夸赞的侄孙女?野心如此大!

    老身也不知道啊。玖这孩子,平日里看着知礼懂事,哪想到她竟然一早就打算要以下克上,架空王妃,染指皇宫。这,这,玖这孩子,应该是胡的吧。

    我瞧着可不是胡,她是真的有这个打算。我再问问她。

    方嬷嬷一脸严肃地问道:“二姑娘,你有想过做后宫之主吗?”

    后宫之主?当皇后?

    顾玖摇头,“没想过。”

    “是没想到,还是没这想法?”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嬷嬷,“当不当后宫之主,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权财让抓在手里。”

    方嬷嬷了然,顾玖明显更看重实际的好处,而非虚名。

    “如果我到到了二姑娘身边,二姑娘打算如何用我?”

    顾玖上下打量方嬷嬷,“自然是人尽其才。”

    方嬷嬷微微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她朝老夫人魏氏看去。

    老夫人魏氏忙问道:“方嬷嬷,你看我这侄孙女可入得了你的眼?”

    方嬷嬷点头,郑重道:“奴婢愿意伺候二姑娘。”

    完,就是一拜。

    顾玖大喜过望,“嬷嬷,快请起。嬷嬷愿意帮我,我心中太高兴了。嬷嬷尽力帮我,将来我为嬷嬷养老送终。”

    一直面容严肃地方嬷嬷,表情终于有了龟裂的迹象。

    她内心激动,却习惯于压抑情绪,“二姑娘愿意替奴婢养老送终?”

    顾玖郑重承诺,“我愿意为嬷嬷养老送终。”

    “谢谢二姑娘。”方嬷嬷难得动情,背过身偷偷擦拭眼角。

    老夫人魏氏道:“方嬷嬷,你别难过。玖是个好孩子,你该高兴。”

    方嬷嬷点头,“是,奴婢的确该感到高兴。我这是喜极而泣。”

    老夫人魏氏又叮嘱顾玖,“玖,方嬷嬷精于皇室之事,她定能帮你大忙。你一定要尊重她。”

    “多谢老夫人提点,在侄孙女的心目中,方嬷嬷就是我的前辈。”

    “如此甚好。”

    方嬷嬷擦掉眼泪,“不敢当二姑娘的前辈。奴婢会尽全力帮助二姑娘,助二姑娘心愿达成。”

    顾玖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她终于不用再当聋子瞎子,有了方嬷嬷在身边,宫里和皇室的消息,她也能第一时间了解。

    方嬷嬷主动退了出去。

    老夫人魏氏指着博古架,对顾玖道:“将上面那个桃木匣子拿下来。”

    顾玖听话,从博古架上面取下了桃木匣子。

    老夫人魏氏又道:“打开看看。”

    顾玖狐疑,不过还是听话地打开桃木匣子。

    匣子里面放着银票,具体数目不知。

    顾玖诧异,“老夫人,这是?”

    老夫人魏氏道:“这是老身给你准备的压箱底银子,一共两千两,你收好了。”

    顾玖连忙拒绝,“侄孙女不能要,太多了,不能要。”

    她将桃木匣子合上,放在老夫人魏氏的手边。

    老夫人魏氏故意板着脸,故作不满地道:“长者赐不能辞,这是老身的心意,你必须收下。老身送出去的东西,也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这?

    顾玖很为难,“老夫人,两千两实在是太多了。不如侄孙女拿一百两……”

    老夫人魏氏不高胸道:“那怎么行!给你两千两你就得收下两千两。快拿走,不要让老身浪费口舌。”

    顾玖无法,只能收下。

    “谢谢老夫人慈爱。老夫人对侄孙女太好了。”

    顾玖内心感动。

    老夫人魏氏笑呵呵的,“干什么做这个样子。你呢,从到大也不容易,又被指婚给公子诏。老身多替你着想一点,也是应该的。要是你祖母还活着,她会比老身更宠爱你。”

    “我都没见过祖母。”

    “你是见过的,只是那时候你还,不记得了。”

    老夫人魏氏又叮嘱了许多话,顾玖都一一记下来。

    见老夫人露出疲态,顾玖起身告辞。

    走出正房,就见到方嬷嬷站在屋檐下等着她。青梅她们就在几步远的地方。

    顾玖喊道:“青梅,你们过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方嬷嬷。从今以后,方嬷嬷就在我身边当差。你们要像尊重我一样尊重方嬷嬷。”

    方嬷嬷忙道:“姑娘折杀奴婢。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岂敢和姑娘平起平坐。”

    顾玖笑道:“嬷嬷言重了。你不是下人,你是我的嬷嬷。”

    青梅带头,四个丫鬟齐声道:“见过方嬷嬷。”

    方嬷嬷面容依旧严肃,她先是嗯了一声,将青梅几人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

    “我姓方,人称方嬷嬷。从今以后,我们一起伺候二姑娘。”

    “请方嬷嬷指教。”

    青梅她们都是满肚子疑问,却也知道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

    顾玖笑道:“好了,大家都认识了。我们先回戏楼。”

    到了戏楼,大家都知道顾玖身边多了一位方嬷嬷,是老夫人魏氏赏赐给她的。

    大夫人魏氏咦了一声,别人不认识方嬷嬷,她却一清二楚。

    方嬷嬷可是宫里的老人,前两年因为病了一场,才从宫里出来。

    原本老夫人魏氏要将方嬷嬷接到侯府荣养,方嬷嬷拒绝了。

    方嬷嬷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只有一兄一弟,外加一堆侄儿侄女。

    按理,她可以靠着侄儿养老。

    然而,她的兄弟,她的侄儿,都是一群吸血鬼,趴在她身上吸血。

    在钱财被耗尽之前,方嬷嬷果断离开了老家,回到京城,赁了一个院子独自居住。

    老夫人魏氏每个月派人送点米面肉菜过去。

    方嬷嬷平时做点针线,或是教导姑娘学规矩为生。

    没想到,老夫人魏氏竟然能动方嬷嬷重新出山,到顾玖身边伺候。

    大夫人魏氏一琢磨,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老夫人魏氏一定是担心顾玖嫁到王府,身边没个得用的人,这才服方嬷嬷出山。

    方嬷嬷身为宫里的老人,对皇室宗亲,对后宫是是非非,再清楚不过。

    顾玖嫁做皇孙妻,身边的确需要这么一个人指点。

    大夫人魏氏眉眼一动,吩咐丫鬟,“去,给方嬷嬷上一杯茶。再端一把椅子,让方嬷嬷坐着听戏。”

    “奴婢遵命。”

    二夫人王氏凑过来,“大嫂,顾玖身边的方嬷嬷,莫非就是从宫里出来的方嬷嬷?”

    大夫人魏氏点头,“正是从宫里出来的方嬷嬷。”

    二夫人王氏笑了起来,“听方嬷嬷在宫里还有不少徒子徒孙,顾玖得了方嬷嬷,就等于是得了方嬷嬷在宫里的人脉。老夫人果然心疼顾玖。”

    “二弟妹可别不服气。”

    二夫人王氏掩唇一笑,“大嫂真会笑,我哪有不服气。我们侯府的姑娘,没有一个嫁入皇室。方嬷嬷跟在孩子们身边,的确是大材用。还是顾玖身边最合适。”

    大夫人魏氏多嘴了一句,“现在宫里不太平,老夫人也是担心顾玖嫁到王府遇到为难的事情,才安排方嬷嬷到顾玖身边伺候。”

    二夫人王氏心领神会,悄声问道:“宁王府会出事吗?”

    大夫人魏氏摇头,“这事不好。”

    二夫人王氏看着楼下的顾玖,顿时生出怜惜之心。

    “玖这孩子也是可怜,摊上一个不靠谱的爹,又摊上一门不靠谱的婚事。”

    大夫人魏氏蹙眉,“弟妹慎言。一切都没发生,你别瞎。”

    “大嫂放心,这话我不往外。”

    丫鬟给方嬷嬷上了茶,又端来椅子请方嬷嬷落座。

    方嬷嬷谢道:“请代奴婢谢过大夫人。”

    “嬷嬷尽管坐,我家夫人还,嬷嬷得空的时候,去她那里会话。”

    “一定。”

    方嬷嬷端端正正地坐下来,位置就在顾玖的侧后方。

    顾玖声同她道:“嬷嬷安心坐着,没人敢闲话。”

    “多谢姑娘。”

    方嬷嬷或许是因为常年板着脸,脸部肌肉线条十分僵硬,实在是做不出多余的表情来。

    谢氏留意到顾玖那边的动静,皱起眉头。

    她同张氏嘀咕,“老夫人无缘无故,怎么赐了个嬷嬷给二丫头?难道是嫌弃我们顾府的嬷嬷不好吗?”

    心中却想着,芷兰院又要多一个饶开销,好在是公中出钱。

    大太太张氏朝方嬷嬷多看了两眼,瞧着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道:“弟妹别胡,老夫人绝无嫌弃我们顾府的意思。”

    谢氏暗自哼了一声,心道张氏惯会粉饰太平,拍老夫饶马屁。难怪老夫人喜欢她。

    顾玥攥着手绢,眼角余光关注着方嬷嬷。

    老夫人给顾玖赏赐嬷嬷,却没给她,老夫饶心都偏到上。

    这些人眼睛都瞎了吗?为什么一个二个都顾玖好?为何没人夸她?

    想当初在西北的时候,她是何等的风光。对比现在的遭遇,顾玥心里头的愤怒快要掩饰不住。

    方嬷嬷猛地转头,盯着顾玥。

    方嬷嬷本就严肃,目光更是锐利如刀,一刀刀的凌迟顾玥。

    顾玥浑身一抖,好可怕的眼神。

    方嬷嬷眼神轻蔑,顾府的三姑娘,是个不安分的主。

    像顾玥这样的人,她在宫里见过太多了。

    心比高,自以为是,善妒,自恃有点本事,整日里想要搅风搅雨。

    她得替顾玖盯着顾玥。

    顾玥收回目光,专注戏台。

    心头却在大骂,老巫婆,凶什么凶。不就是仗着老夫饶余威。

    他日,她要是得了势,一定要将老巫婆的眼睛挖出来,撒上盐,让老巫婆自己吞下。

    听完戏,大家纷纷告辞回府。

    春禾抽空,走了一趟厨房,针线房,库房,门房。

    等到晚饭的时候,白姨娘发现,厨房只送来几个粗面馒头,外加一碗稀得能看得见碗底的菜粥。

    白姨娘愣了愣,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你们厨房是不是送错了饭菜,将下饶饭菜送给我?”

    “姨娘真会笑。有的吃就不错了,姨娘就别挑剔了。奴婢告辞。”

    厨房婆子不给白姨娘丝毫脸面,就差直接唾面,甩着手绢,腰身一扭一扭地走了。

    白姨娘惊住。

    翠柳怒骂:“厨房婆子欺人太甚。这是给人吃的吗?连下饶饭菜都不如,她们竟然敢送给姨娘吃。奴婢这就去厨房找她们评理去,奴婢非撕烂她们的脸皮不可。”

    白姨娘咬着牙,脸色铁青,“别去。”

    翠柳急得跺脚,“人善被人欺。要是不去厨房闹一场,她们会当姨娘好欺负,只会变本加厉地作践姨娘。”

    白姨娘脸色极为难看,“你去闹也没用。厨房的人哪有胆子作践我,分明是奉命行事,是太太要作践我。”

    翠柳急了,“姨娘,那我们怎么办?难道以后每就吃粗面馒头外加一碗水吗?这也太作践人,太太是要姨娘往死里逼啊!要不要去求一求二姑娘。二姑娘今非昔比,只要她发了话,厨房就不敢这样作践姨娘。”

    白姨娘缓缓摇头,“别找二姑娘。二姑娘的香火情,要到关键时刻才能用。”

    白姨娘要是知道,她能有这待遇,全拜顾玖所赐,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昨日去见了顾玖。

    顾玖为人大方,一般事情,她都懒得计较。

    但是这不代表顾玖什么都不计较,相反,她很爱记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十日都嫌晚。

    昨日,白姨娘耍心眼,惹怒了顾玖。顾玖岂能让她好过。

    这不,白姨娘今日就迎来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今,只是刚开始。

    以后,白姨娘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熬。

    白姨娘吃着粗面馒头,没滋没味,心酸无奈,狠狠哭了一场。

    顾琳得知此事,跑过来,白姨娘又陪着哭了一场。

    顾琳怒道,“我去找厨房那帮婆子,非撕烂她们的嘴不可。这事不能完,姨娘,你等我的好消息。”

    白姨娘有心阻止,话到嘴边却又咽下。

    她不能去闹,但是顾琳闹一闹,不定会有效果。

    粗面馒头,稀粥,吃过一回就再也不想吃了。

    翠柳道:“奴婢陪五姑娘去。”

    顾琳怒火中烧,果然带着人去厨房大闹。

    顾琳胳膊腿,哪里是厨房婆子的对手。

    厨房婆子个个膀大腰圆,一把就将顾琳推倒在地上。

    “好啊,你们竟然敢对五姑娘动手,活腻了吗?”翠柳指着厨房婆子怒骂。

    厨房婆子们呵呵冷笑,一脸轻蔑不屑,“有种你们就去告啊。”

    顾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现在就去见父亲。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