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10章 送嫁

时间:2018-08-21作者:我吃元宝

    二十五,诸事大吉。

    今,顾玫大婚。

    顾玖她们赶到侯府送嫁。

    看着顾玫穿着大红色嫁衣,化着新娘妆,真美!

    厚重的新娘妆,难掩顾玫的娇美如花。

    “玫姐姐,你真美。”

    顾玫娇羞一笑,紧接着又生出浓浓地不舍。

    她拉着顾玖的手,“玖妹妹,我舍不得你。以后我们就不能在学堂里一起读书。”

    “有韩家姐夫陪着玫姐姐读书。”

    “你又取笑我。等你大婚的时候,我定要取笑你几句。”

    “玫姐姐尽管取消我,我不怕的。”

    顾玫笑了起来,捏捏顾玖的脸颊,皮肤又滑又嫩,“就知道你脸皮厚,我是比不上你的。”

    顿了顿,她又道:“玖妹妹将来有任何麻烦,要是解决不了,都可以派人找我。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拒绝。”

    顾玖笑道:“多谢玫姐姐。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头特别安心。你今真的很美很美,韩姐夫肯定会看呆眼的。我得叮嘱送嫁的人,让他们别忘了嘲笑韩姐夫。”

    “他脸皮薄,别嘲笑得太狠了。”

    顾玖大笑出声,“玫姐姐还没出嫁,就开始替韩姐夫着想。你们果然是夫妻同心。”

    “不和你了,就知道取笑我。”

    丫鬟盼春从外面进来,悄声对顾玫道:“姑娘,贾府的人来了。”

    顾玫蹙眉,“他们来做什么?大嫂的嫁妆已经还给贾家,他们还有脸上门?”

    盼春道:“贾府带着礼物上门,是恭贺姑娘大婚。伸手不打笑脸人,夫人不好将他们赶出去。”

    顾玫冷哼一声,对贾家极为鄙视。

    “别让贾家人缠上大哥,大哥心里头还惦记着大嫂。贾家人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将他们家的姑娘塞给大哥做填房。真是痴心妄想。叫我,就该使人提着棍子,将贾家人打出去。”

    盼春苦着脸,“贾家人已经缠上了大少爷。”

    “什么?”

    顾玫气坏了,“贾家人太不要脸了,他们就半点不讲究?”

    顾玫作势要出去,替顾瑞教训贾家人。

    顾玖同盼春一起拦着她。

    顾玖劝道:“玫姐姐,你今是新娘子,不可乱走动。我想我们应该给大堂哥多一点信任,他身为侯府嫡长孙,应付贾家的手段还是有的。”

    顾玫蹙眉,“我是担心大哥心软,会被贾家人拿捏。”

    顾玖却不这么想。

    顾瑞是侯府精心培养的嫡长孙,侯府所有的优质资源,几乎都倾注在了顾瑞的身上。

    顾瑞这人有智谋,有手段,没有辜负侯府对他的栽培。

    过去他只是太爱贾氏,爱到失去了自我和原则。

    然而如今贾氏已经过世,那份爱,已经被顾瑞埋葬在心里头。

    贾家人想利用贾氏的香火情,拿捏顾瑞,只怕要落空。

    顾玖道:“玫姐姐,你就是太操心了。大堂哥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经历过,他一个人都闯了过来。贾家人想将姑娘塞给大堂哥做填房,不过是痴心妄想。你就别瞎操心,安心做你的新娘子。”

    顾玫叹了一口气,“不是我瞎操心。玖妹妹没见到,贾家人上门要大嫂嫁妆时的嘴脸有多丑陋。这是家丑,本不该往外。过去我都没有声张,今日我真是憋不住,非要几句不可。”

    顾玖在顾玫身边坐下来,“玫姐姐你,我听着。”

    顾玫叹息一声,“过去贾老爷子还在的时候,贾家真的不错,样样看着都好。

    自从贾老爷子离世,贾家开始走下坡路,贾家饶嘴脸就越来越难看,也越来越市侩,全都钻到了钱眼里面。

    侯府和这样的人家做亲家,真是恶心透了。

    我不是大嫂不好,大嫂挺好的,就是身子骨弱,心思重,不好生养。

    不瞒玖妹妹,我母亲作为婆母,从未对大嫂过一句重话。

    我都我母亲是世上最好好处的婆母,大嫂遇上我大哥,遇上我母亲,真的很有福气。可惜,她自己不惜福。”

    顾玖也替贾氏叹息一声。

    就她所看见的,顾瑞可能有做得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他全身心都平贾氏身上,这一点毋庸置疑。

    至于大夫人魏氏,至少顾玖看见的那部分还挺好。

    顾玖道:“大堂嫂已经过世,我们就不她。”

    顾玫点头,“是我多嘴,是该避讳。”

    她吩咐丫鬟盼春,去外面盯着点。要是贾家人敢乱来,就立即禀报。

    盼春领命而去。

    顾玖道:“玫姐姐,你可真爱操心。”

    顾玫也自嘲一笑,“可能我就是个爱操心的命。”

    吉时将到,迎亲的队伍到了侯府。

    顾瑞趁机脱身,带着人堵在大门口不让进,考教新郎官的才学。

    闹腾了一阵,新郎官顺利进门。

    顾玫辞别父母家人,由顾瑞背着上花轿。

    前往花轿的路走得很慢。

    顾玫声问道:“大哥,贾家人没有为难你吧。”

    顾瑞道:“你别担心我,贾家人我自会应付。”

    “贾家人想让你娶贾家姑娘做填房,你可千万不能答应。”

    顾瑞笑了笑,“放心吧,我没那么糊涂。你到了代侯府,同韩大郎好好过日子。要是受了委屈,你就回来,我替你出气。”

    顾玫抿唇点头,“你揍韩大郎的时候轻一点。”

    顾瑞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会就开始护上了,果然是女生外向。”

    “不准胡。我是怕大哥吃亏。”

    “区区一个韩大郎,拿下他不在话下。”

    花轿快到了,顾玫通过红盖头,隐约看见。

    她咬着唇,很是不舍。

    “大哥,你一定要好好的,娶一个好姑娘为妻。我不想再见到你为谁心神憔悴。虽然这么,对未来的大嫂很不公平。可我就是这么自私,我就盼着你能好。”

    “你别操心我,好好过好你的日子。三朝回门的时候,我在府里等着你。到时候我要灌韩大郎的酒。都酒桌上见人品,我就试一试他的人品。”

    “你要试他的人品已经晚了。我已经嫁给他。”

    顾瑞笑了起来,“看见你们情投意合,我很高兴。”

    他将顾玫送入花轿,郑重道:“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委屈自己,我们舍不得你委屈。”

    顾玫一下子哭了出来,“大哥,我也舍不得你们。”

    “别哭,心将妆给哭花了,不好看。”

    顾玫死死地咬着唇,憋着眼泪,不让眼泪落下。

    喜娘催促起轿,是不能耽误了吉时。

    顾瑞心中不舍。

    韩大郎抱拳道:“大舅哥放心,我会好好待她。”

    顾瑞板着脸,道:“你要是不好好待她,就等着我的三尺青峰。”

    韩大郎郑重点头,骑马出侯府,花轿跟上。

    顾玖站在人群中,目送花轿出门,心中也有不舍。

    顾珍擦着眼角,她都哭了。

    很快就要轮到她出嫁,突然间竟然生出浓浓的不舍。

    “二妹妹,我们都会幸福吗?”

    顾玖点头,肯定地道:“我们都会幸福。”

    顿了顿,她又道:“大姐姐放宽心,不要多想。许家是好人家。”

    顾珍点点头,心里头纵容有些不安,这会她也要打起精神,不能让人闲话。

    接下来,大家回到花厅吃酒席。

    顾瑞又被贾家人缠上。

    贾家人似乎是吃定了顾瑞。

    顾瑞不慎耐烦,亏得他脾气好,顾念这旧情,才没有翻脸。

    顾玖想了想了,叫来青梅,“去,请大堂哥过来。我有要紧事请他帮忙。”

    “奴婢这就去。”

    “将王依也带上。”

    顾玖担心青梅吃亏。

    青梅和王依一起去请顾瑞。

    顾瑞仿佛找到了救星,趁机摆脱贾家人。

    贾家人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顾瑞再一次脱身离去。

    顾瑞见到顾玖,忙道:“多谢玖妹妹帮忙。”

    顾玖抿唇一笑,“没什么,我只是顺手而为。”

    顿了顿,顾玖问道:“贾家很难应付吗?”

    顾瑞苦笑一声,“他们都是明月的家人,看在明月的份上,不好直接撕破脸。好在,过段时间我就要回军营当差。到时候他们想找我也找不到。”

    顾瑞还是太厚道,为了贾氏,硬生生忍了贾家人无理纠缠。

    否则以大夫人魏氏的手段,早就撕破脸皮,将贾家人赶出去。

    顾玖看出顾瑞不想提贾家的事情,她主动转移话题,“大堂哥怎么没去送嫁?”

    按理,顾瑞是玫姐姐的亲大哥,理应送嫁。

    顾瑞道:“我自愿替明月守孝一年,不方便去代侯府送嫁。”

    原来如此。

    “大堂哥对大堂嫂情深意重,我想大堂嫂在有灵,一定希望大堂哥能过好以后的日子。”

    顾瑞点点头,“我会的。玖妹妹快入席吧,今辛苦你了。”

    “不辛苦。”

    酒席很丰盛,大家吃得很满足。

    下午又接着听戏。

    顾玖正在听戏,丫鬟来到她身边,“二姑娘,老夫人请你过去话。”

    顾玖看了眼戏楼,“老夫人是在楼上吗?”

    丫鬟摇头,“老夫人不耐热,已经回房歇息。二姑娘直接前往松鹤堂便可。”

    “多谢。”

    顾玖起身,带着丫鬟前往松鹤堂。

    松鹤堂正房内,摆着冰盆。

    丫鬟拿着团扇,替老夫人魏氏扇风。

    老夫人魏氏感慨了一句,“没想到年龄越大,越来越不耐热。老身怕是活不了多少年。”

    于嬷嬷忙道:“老夫人一定能长命百岁。”

    老夫人魏氏摆手,“真活到百岁,那就真成了老不死,儿孙们不知道有多嫌弃。”

    “老夫人千万别这么,几位老爷夫人都是极孝顺的。”

    此时,丫鬟进来禀报,“老夫人,玖姑娘来了。”

    “快请她进来。”

    顾玖走进松鹤堂正房,先给老夫人魏氏请安行礼。

    老夫人魏氏笑呵呵的,“玖,坐到老身身边来。”

    顾玖从善如流,在老夫人魏氏的身边坐下。

    老夫人魏氏拉着她的手,暗暗打量,“瞧着你又长高了?”

    顾玖眉眼一弯,笑着道:“今年的确长高了一些,年初做的衣裙已经短了,特意放了一截卷边。”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看来你这身子骨是真的养好了。”

    “累老夫龋心,侄孙女的身体的确已经大好了。”

    “如此甚好。”

    老夫人魏氏面色迟疑。

    顾玖声问道:“老夫人叫侄孙女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老夫人魏氏道:“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嫁到宁王府。有关皇室的事情,老身琢磨着,该和你详细。”

    顾玖立马挺直了背脊,她现在最缺乏的就是关于皇室,皇宫的消息。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聋子,瞎子一样。很多时候,她所得到的消息,不知道慢了别人多少拍。

    老夫人魏氏先是挥挥手,丫鬟们全都退了出去,于嬷嬷则守在门口。

    接着,老夫人魏氏压低声音对顾玖道:“梅嫔你知道吧?”

    顾玖点头,梅嫔的大名,她如雷贯耳。

    就因为梅嫔将八皇女虐待致死,子才会在宫里掀起大清洗。连带着宁王也被发配到北邙山守皇陵。

    老夫人魏氏道:“梅嫔已于昨日自尽而亡。”

    顾玖心头一跳,“是自尽还是被自尽?”

    老夫人魏氏暗暗点头,反应很迅速,不错不错。身在皇家,万万不能反应迟钝。

    “梅嫔是自己选择自尽,还是被自尽,这些都不重要。梅嫔死了,估摸着宫里的大清洗也快结束了。接下来,那些王爷皇子,宗亲外戚,就得心了。”

    顾玖面色一凝,皇宫烧的那你把火,终于烧到了皇室宗亲头上了吗?

    顾玖声问道:“宁王已经被发配守皇陵,宁王府暂时应该没事吧。”

    老夫人魏氏缓缓摇头,“别忘了皇长孙正在京营历练。老身记得,公子诏也在京营历练。

    如果这二人能够克制,不惹出事情来,宁王府应该能平安度过子烧的第二把火。

    如果皇长孙和公子诏成心不对付,二人闹出动静来,子的目光自然会被吸引到宁王府。

    届时,宁王府能不能平安度过,还得看运气。”

    顾玖蹙眉,声问了一句,“会影响到侄孙女同公子诏的婚事吗?”

    老夫人魏氏同样压低声音,道:“这正是老身叫你来的原因。不管宁王府处境如何,只要人没死,公子诏用不着守孝,你都得嫁给公子诏为妻。

    有可能你刚嫁过去,就要面临圈禁,甚至被贬为庶人。玖,你做好准备了吗?”

    顾玖先是面色微变,之后平静地道,“回老夫饶话,侄孙女已经做好了准备。”

    嫁给公子诏是注定的事情,她除了硬着头皮往前冲,别无他法。不过她坚信,坚持往前冲,总能冲出一条康庄大道。

    老夫人魏氏暗暗点头,不别的,顾玖这份镇定功夫很不错。

    老夫人魏氏提醒顾玖,“以防万一,玖,你得提前做好准备。钱财方面,你得多留点心。宁王府真要出了事,多少人情关系都没有银子好使。”

    顾玖起身,郑重拜谢,“多谢老夫人提醒,侄孙女谨记老夫饶教诲。”

    “别这么多礼。”

    老夫人魏氏亲自将顾玖拉起来,“除了钱财方面,身边的人,你也得提早打算。

    你身边的丫鬟都是极好的,然而等你到了王府,你身边的几个丫鬟除了能照顾你外,帮不上任何忙。

    你身边缺少一个了解皇宫皇室情况的老人。有这样的人在你身边,你才能从容应对任何变故。”

    “请老夫人帮我!”顾玖郑重请求。

    老夫人魏氏笑了起来,“机灵鬼。方嬷嬷,你请出来见一见玖这丫头。”

    顾玖好奇地朝屏风后面看去。

    一位面容严肃,不苟言笑,打扮老气,看着不好相处的嬷嬷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老夫人魏氏对顾玖道:“方嬷嬷过去在惠妃娘娘身边伺候,惠妃娘娘没了后,她一直在宫里当差,前两年才从宫里出来。老身不放心你,就请方嬷嬷帮你一段时间。方嬷嬷执意先要考教你,才决定是否肯帮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