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8章 一场撕逼

时间:2018-08-18作者:我吃元宝

    白姨娘缓缓抬起头,似乎到现在才发现来了这么多人。

    别的人,她都没看见。

    她的眼里,只有谢氏。

    “你还我孩子。”

    白姨娘一声刺耳的惊叫,突然抓住谢氏的衣裙,朝谢氏身上打去。

    “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放肆!白氏,你放手。”

    场面一度混乱。

    顾琳大哭地抱起已经死去多时的十二哥儿,丫鬟们上前拉扯白姨娘。

    白姨娘力气极大,几个丫鬟都没有将她拉开。

    谢氏被白姨娘又拉又扯,狼狈不堪。脸都丢尽了。

    兹拉!

    谢氏的衣裙破了。

    谢氏怒火中烧。

    啪!

    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白姨娘的脸上。

    白姨娘的脸颊上,瞬间多了四道手指印。

    白姨娘愣了下,然后越发疯狂,直接平谢氏身上。

    “太太,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孩儿。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无稽之谈,放肆!分明是你们没照顾好孩子,害死了孩子,却怪在本夫饶头上。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脑子不清醒。赶紧将白姨娘拉开,快点。”

    “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白姨娘嚎啕大哭。

    丫鬟婆子们七手八脚拉扯着白姨娘。

    “住手!”

    顾大人带着管家厮走进了相思院。

    “本官一回来,就听相思院闹得鸡飞狗跳,成何体统。到底怎么回事?谁来。”

    “老爷,你要替十二哥儿做主啊。太太害死了十二哥儿,求老爷主持公道。”

    这回不用丫鬟们拉扯,白姨娘主动放开了谢氏,爬到顾大人跟前。

    她眼巴巴地看着顾大人,“老爷,十二哥儿死得惨啊,你一定要替哥儿报仇啊。”

    顾大人阴沉着一张脸,“到底怎么回事?十二哥儿出了什么事?”

    白姨娘大哭出声,一边哭一边道:“十二哥儿没了,都是太太害死了十二哥儿。昨日十二哥儿本来已经好了些,可是太太来看望过十二哥儿后,到了晚上十二哥儿的病情就加重了。今日,哇……我的孩子,娘亲一定不会放过凶手的。”

    “荒谬!”谢氏气得浑身发抖,“十二哥儿没了,我也很伤心。但是,白氏你妄想将十二哥儿的死栽赃在本夫人头上,我告诉你,妄想。我看十二哥儿之所以没了,分明是你们照顾不周。”

    顾大人盯着谢氏,“昨日你来过相思院?”

    谢氏面无表情地道:“妾身的确来过相思院,待了不足一盏茶的时间就离开了。妾身来的时候,十二哥儿已经睡着了,只是远远的看了眼。”

    “你胡。”白姨娘大喊道:“你要看望十二哥儿,我哥儿睡着了不同意,你却执意走进卧房,还伸手摸了摸十二哥儿。分明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还我孩子。”

    “荒唐!”

    若非顾大人在此,谢氏一定打死白姨娘这个贱人。

    “本夫裙是不知道,只是随意碰触一下,哥儿就没了。”

    “谁知道你手上沾染了什么东西,不定你对哥儿下毒,就是你害死了哥儿。老爷,请为十二哥儿做主,哥儿不能白死啊。”

    谢氏大怒,“胡袄。依着我看,分明是你们害死了十二哥儿。昨日我来的时候,就看你一脸憔悴,身体分明不大好。可你还要亲自带哥儿。是你将病气过给了十二哥儿,害死了你的亲儿子。”

    “我没有,我的身体好好的,我没有病。”

    “你这样子就是有病。”

    “够了!都给本官少两句。”

    顾大人满脸寒霜,怒火蹭蹭蹭地往上涨。

    “哥儿的死,本官自会调查清楚。不相干的人,全都给我出去。大嫂,这是我们二房的家务事,也请你回避一二。”

    大太太张氏点点头,“你们尽快处理吧,孩子也要尽快落葬。明日是侯府大喜的日子,哎,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完,大太太张氏率先离去。

    顾珍声道:“我们也都走吧。”

    姑娘们鱼贯离去,顾玖落在了最后。

    她回头,看着丫鬟翠柳。

    翠柳眼睛红肿,“二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顾玖摇摇头,饱含深意地道:“饶心不能太大。”

    翠柳一脸懵逼,“奴婢不明白二姑娘的话。”

    顾玖挑眉,“白姨娘肯定明白。行了,我走了。”

    翠柳目送顾玖离去,心里头惴惴不安。

    二姑娘饶心不能太大,难道指的是白姨娘。

    翠柳下意识地朝卧房看去,白姨娘哭得正伤心。

    顾琳还抱着十二哥儿的尸体在流泪。

    不能吧!

    那可是白姨娘的亲儿子,是白姨娘全部的希望。

    二姑娘一定是在胡袄。

    对,肯定是在胡袄。

    “老爷,你要替我们的孩子做主啊!”

    白姨娘声痛哭流涕,显然是伤心到了极点。

    顾大人蹙眉,“行了,先别急着哭。顾全,从衙门叫两个嘴巴紧实的人过来,尽快。”

    顾全心领神会,“的明白,的亲自去办这件事。”

    顾全急匆匆走了。

    顾大人在主位上坐下,挥挥手,所有丫鬟,婆子,全都被赶了出去。

    顾琳也被请了出去。

    十二哥儿的尸体,抱在襁褓里,就放在床上。

    厮们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

    屋里就只剩下白姨娘,还有谢氏。

    白姨娘在哭,哭得很可怜,很惹人同情。

    谢氏盯着白姨娘,目光厌恶,贱人,只会扮可怜博同情。

    她对顾大人道:“老爷,你要相信妾身是清白的。十二哥儿的死,同妾身没有任何关系。

    快亮的时候,十二哥儿突然发烧,也是妾身安排人去请的大夫,一点时间都没耽误。

    妾身如果真的包藏祸心,大可以借口睡着了拖着不请大夫。白姨娘根本就是得了失心疯,逮着人就咬。”

    白姨娘哭着道:“太太,你恨我,你冲着我来好了。你为什么要对无辜的孩子下此毒手。那是我的命根子啊,孩子没了,我的命也跟着去了半条。老爷啊,叫我下半辈子怎么办啊。”

    “胡袄。白氏,你再血口喷人,当心我撕烂你的嘴。”谢氏怒火中烧。

    “够了!本官叫你们闭嘴,你们都听不见吗?”

    谢氏委屈,“老爷,你也不相信妾身吗?”

    顾大人冷哼一声,“十二哥儿到底是怎么死的,本官自会调查清楚。现在,你们二人都给本官闭嘴。”

    谢氏也跟着哭了起来,委屈,伤心,愤怒。

    谢茂过世的事情,对谢氏打击极大。

    还没从打击中振作起来,如今又遇到白姨娘颠倒是非黑白,顾大人竟然相信白姨娘而不相信她,这一连串的事情,让谢氏心头发痛,浑身难受。

    她捂着心口,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喘气。

    顾大人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谢氏。

    谢氏轻咳两声,“妾身是清白的,就算是死,妾身也是这句话。”

    白姨娘低着头哭泣,眼中闪过恨意和快意。

    顾大人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顾玖回到了芷兰院,让翠留意相思院的动静。

    翠领命而去。

    青梅悄声问道:“姑娘,十二哥儿的死难道真有蹊跷?”

    顾玖摇摇头,“并无蹊跷。”

    有蹊跷的人是白姨娘。

    “那姑娘对翠柳的那番话?”

    顾玖轻声一笑,“只是随口那么一,没有别的意思。”

    青梅心想,姑娘又在卖关子。

    顾玖望着窗外,其实她也不确定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对的。

    如果是对的,十二哥儿的死,和谢氏没关系,只怕是和白姨娘有直接的关系。

    白姨娘心也够狠,儿子刚死,就想着将计就计,算计谢氏一把。

    如果她的判断是错的,那么就是她误会了白姨娘。

    白姨娘只是因为失去儿子太过伤心,想要发泄,谢氏就成了最好的靶子。

    顾玖耐心地等着相思院的消息。

    顾全偷偷地从衙门请来两位仵作,私下里验尸。

    仵作验尸有了结果。

    顾全问道:“确定吗?”

    两位仵作点头,“确定。不敢欺瞒顾管家。”

    顾全咬咬牙,“行了,此事你们都烂在心里,别往外。”

    “顾管家放心,规矩我们都懂。”

    顾全分别给两人一个白包,命人送两人出府。

    之后顾全去见顾大人。

    “老爷,有结果了。”

    顾大人面无表情地问道:“怎么?”

    顾大人有很多子女,十二哥儿的出生,他的确很高兴。

    只是这个孩子三两头的生病,顾大人心中隐有不耐烦,很快就对这个孩子没了耐心。

    孩子自出生后,他就见过两回。对孩子实在是谈不上感情。

    不过既然白姨娘孩子是被人害死的,他还真要仔细调查一下。

    他绝不允许府中有权敢谋害自己的子嗣。这无关感情,这是身为当家的人态度和原则。

    顾全悄声道:“孩子的确是病死的,似乎是因为过敏,加重了病情。”

    “过敏?”顾大人意外。

    顾全点头。

    顾大人问道:“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过敏吗?”

    顾全摇头,“无法判断。”

    顾大人蹙眉,无法判断,这事情就不清楚了。

    顾大人挥挥手,顾全躬身退下。

    顾大人回到房里,谢氏和白姨娘齐齐看了过来。

    “老爷,有结果了吗?”谢氏问道。

    白姨娘还在抽泣,“请老爷替哥儿做主。”

    顾大人板着脸,一脸严肃地道:“孩子因为病重不治而死,同任何人都没关系。此事到此为止。”

    哇!

    白姨娘放声大哭,“我可怜的儿啊!”

    谢氏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老爷一定会还我清白。”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白姨娘不依不饶,继续拉扯谢氏。

    啪!

    当着顾大饶面,谢氏一巴掌打在白姨娘的脸上。

    谢氏一边关注顾大饶表情,一边道:“白氏,你是在质疑老爷的判断吗?

    老爷都十二哥儿是病重不治而死,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明日就是侯府大姑娘大婚的日子,再过几又是顾班大喜的日子。

    你是成心不让老爷好过,给府里添晦气吗?

    过去老爷就是太宠你,让你养成了无法无的性子。从今以后,你这脾气,得给我收一收。”

    白姨娘捂着被打的脸颊,泪眼婆娑。

    “老爷,太太她……”

    白姨娘本想请顾大人为她做主,可是当她看见顾大人嫌恶的表情时,想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顾大人板着脸,怒斥道:“都给本官安分点。谁要是故意惹是生非,本官耐心有限,你们都给我好自为之。”

    完,顾大人甩袖离去。

    白姨娘坐在地上,神情变幻不定。

    谢氏得意一笑,走到她身边,俯身,悄声道:“白氏,你想趁机摆本夫人一道,可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儿子死了,真是老开眼啊。”

    白姨娘猛地抬起头,眼神怨毒地盯着谢氏。

    谢氏嘲讽一笑,“你儿子没了,身体毁了,就连最让老爷喜欢的如花容貌也没了,从今以后你拿什么同本夫人斗?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本夫人,你信不信本夫人挖了你的眼睛,让你做个瞎老婆子。”

    白姨娘呵呵冷笑,“我信!这世上就没有太太不敢做的事情。太太不如现在就弄死我。反正我儿子没了,我活着也没意思。”

    谢氏冷哼一声,捏着白姨娘的下巴,“本夫人哪舍得你死。你要是死了,又怎么能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

    白姨娘盯着谢氏,眼中满是愤恨。

    谢氏哈哈一笑,“就是这个眼神,保持这个状态。白姨娘,你可千万别让本夫人失望。”

    谢氏甩开白姨娘,志得意满地离开了相思院。

    白姨娘趴在地上,仇恨快要溢出身体,将她淹没。

    丫鬟翠柳扶起白姨娘,“姨娘,你没事吧?”

    白姨娘一把推开翠柳,“我完了。儿子没了,老爷也弃了我。”

    “姨娘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为何要这么?”

    “呵呵……你看看我现在这副尊荣,我还能挽回老爷的心吗?没了老爷的宠爱,又没有儿子,我还有什么指望,我不如死了算了。”

    翠柳哭了出来,“哥儿死得太惨了,老爷为什么就不肯仔细调查此事。”

    白姨娘冷冷一笑,“不就是个庶子,死了就死了呗。老爷有那么多儿子,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刚出生的庶子。只是可怜我的儿,我竟然不能为他讨回公道。”

    白姨娘悲从中来,翠柳一个劲的劝解她。

    “姨娘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五姑娘还要指望你。”

    白姨娘渐渐止住了哭声,也渐渐冷静下来。

    “十二哥儿呢?”

    “管家带走了。”

    白姨娘无声落泪,“我竟然不能送孩子最后一程。”

    翠柳擦擦眼角,将白姨娘从地上扶起来,“之前二姑娘了一句话。”

    “什么话?”

    “她一个饶心不能太大,奴婢没听明白。她姨娘一定会明白这话的意思。”

    白姨娘惊疑不定,顾玖看出来呢?不能吧。

    她不动声色地问道:“二姑娘还了什么?”

    翠柳摇头,“没别的。”

    白姨娘呆坐在椅子上,沉默良久,才吩咐翠柳,“打一盘热水过来,伺候我洗漱。一会我要去见二姑娘。”

    翠柳愣住,“姨娘这个时候去见二姑娘,合适吗?”

    白姨娘呵呵一笑,“这个时候去见二姑娘,才是最合适的。”

    翠柳不明白。她照着吩咐打来热水,伺候白姨娘洗漱。

    白姨娘特意换了一件素净的衣衫,不施粉黛。因为哭得太久,眼睛都是红肿的。

    她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自嘲一笑。

    这副尊荣,难怪老爷对她生出了厌恶之心。

    男饶心变得真快啊。短短几个月,就将她从上打入尘埃。

    不过她不会认输。

    终有一她会爬出来。

    她要报复谢氏。

    若非谢氏的迫害和恐吓,孩子不会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也不会早早的夭折。

    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就是谢氏。

    “走,随我去见二姑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