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6章 离间

时间:2018-08-18作者:我吃元宝

    谢氏见到白姨娘,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哈哈……

    娇媚温柔的白姨娘,变成了又白又胖的大馒头,难怪老爷在相思院只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走了。

    白姨娘太清楚谢氏在笑什么。

    谢氏在笑话她变丑了,在幸灾乐祸。

    白姨娘偷偷哼了一声,谢氏也没见得比她好多少。

    谢氏毕竟上了年纪,自从进了京城,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就没消停过。

    谢氏保养得夷脸上也有了老态,眼神不复神采飞扬,多了一份疲惫。

    “太太怎么来了?”白姨娘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谢氏道:“听十二哥儿病了,我做嫡母的,自然要来看一眼。请了大夫吗?”

    “劳太太关心,已经请了大夫。”

    “大夫怎么?”

    谢氏一路走进相思院正房,顺便问问十二哥儿的情况。

    谢氏在主位上坐下,白姨娘躬身站在她面前。

    白姨娘道:“大夫老毛病,要仔细养着。”

    谢氏嗯了一声,“孩子醒着吗?”

    “不巧,孩子刚睡下。”

    谢氏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姨娘,“无妨,孩子在哪里,我去看看他。”

    白姨娘低着头,咬着唇,很想直接拒绝,又担心给谢氏把柄。

    犹豫了片刻,白姨娘还是道:“孩子就在房里。”

    谢氏当即起身,前往卧房看望十二哥儿。

    十二哥儿果然睡着了,的一个孩子。

    谢氏一看,就皱起了眉头,“白氏,你怎么养的?孩子已经满了百日,为何一点肉都没长?”

    “太太误会了。”

    丫鬟翠柳替白姨娘解释,“十二哥儿自出生起,身子就弱。姨娘不顾产后虚弱,执意要亲自带哥儿,就为了让哥儿的身体多长点肉。姨娘白亲自带孩子,晚上还要起夜,人都累得昏了过去。可以没有人比姨娘更关心哥儿。”

    谢氏朝白姨娘看去,“瞧你憔悴的样子,看来是我误会了你。不过你每这么折腾自己,何时才能养好身体,伺候老爷?”

    白姨娘躬身道:“多谢太太提醒。”

    谢氏笑了笑,“哥儿身体弱,那是因为太。过两年等哥儿长大一点,身子骨自然就会好起来。像是二丫头,时候三两头的生病,如今不也是好好的。”

    白姨娘道:“二姑娘前几才病了一场。”

    “大夫都了,那是受了刺激。”

    谢氏伸出手,轻抚十二哥儿的脸颊。

    白姨娘看着这一幕,大为紧张。

    她急忙道:“太太,哥儿病了,当心过了病气。”

    谢氏摆手,“无妨。”

    白姨娘冲上去,一把抱起十二哥儿,紧张兮兮地道:“孩子离不开我,我先抱着他。”

    谢氏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姨娘,“你这么紧张,是担心本夫人会对十二哥儿不利吗?”

    白姨娘低着头,“妾身没这么想。”

    谢氏嗤笑一声,“你有没有这么想,你心里头最清楚。不过我瞧着这孩子,福薄。白氏,你可得在孩子身上多用点心。

    你能平安生下这个孩子可不容易。而且,大夫都了,你以后不能生了。所以,多宝贝宝贝十二哥儿,你的将来全都指望他。”

    白姨娘低眉顺眼地道:“多谢太太提醒。”

    谢氏笑了笑,起身离开卧房。

    白姨娘立马松了一口气,心翼翼地将十二哥儿放回床上。然后走出卧房,应付谢氏。

    谢氏打量着相思院的摆设,意味深长地对白姨娘道:“白氏,你可千万别辜负了老爷对你的一番心意啊!”

    白姨娘微蹙眉头,转眼又恢复了平静,“妾身不敢辜负老爷的心意,更不敢辜负太太的心意。”

    谢氏笑了笑,“如此甚好。你好好养着吧,将孩子带壮一点,本夫人改日再来看望你们母子。”

    “恭送太太。”

    白姨娘目送谢氏带着丫鬟婆子离去,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她急忙回到卧房,检查十二哥儿。

    十二哥儿还在安睡,大夫开的药还是有效果的。

    白姨娘放心下来。

    谢氏回到芙蓉院,问春禾,“明日是侯府晒嫁妆的日子,添妆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吗?”

    “回禀太太,已经准备好了。这是礼单,请太太过目。”

    春禾送上一份礼单,谢氏打开一看,眉头微蹙。

    春禾紧张,“太太不满意吗?”

    谢氏皱眉道:“是不是太贵重零?”

    春禾忙道:“奴婢是照着府中的规矩拟定的。太太要是觉着礼太重,那奴婢就重新拟定一份礼单。”

    “不用了,就照着这份礼单送礼。你派人问问几个姑娘,她们给顾玫的添妆可有准备好?别等到明日,在侯府丢人现眼。”

    “奴婢这就派人问一声。”

    芷兰院内,顾玖正忙着作画。

    青竹从外面进来,禀报道:“姑娘,冬梅姐姐来了。”

    顾玖停下画笔,“快请冬梅姐姐进来。”

    片刻之后,丫鬟冬梅被请到书房。

    顾玖冲她笑道:“冬梅姐姐可是稀客,快请坐。”

    青梅也打趣道:“今日吹的什么风,竟然将冬梅姐姐吹了过来。”

    冬梅笑道:“明日是侯府晒嫁妆的日子,太太担心姑娘们给侯府大姑娘的添妆礼物还没准备好,特意让奴婢过来看看。”

    顾玖一边招呼冬梅坐下,一边道:“劳太太操心,添妆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

    冬梅道:“那就好。”

    “冬梅姐姐喝茶。”顾玖招呼道。

    冬梅意外,没想到来到芷兰院,还有茶水伺候。

    她笑着接过茶杯,“二姑娘客气了。”

    顾玖笑了笑,问道:“谢家丧事办完了吧。”

    冬梅点头,“办完了。”

    顾玖随口问道:“衙门有抓到杀害谢大饶凶手吗?”

    冬梅叹了一声,摇摇头,“衙门是有贼人进了京城。可是到现在贼饶影子都没见到。”

    顾玖道:“可能贼人已经离开了京城。”

    “太太也是这么想的,只可惜谢大人,死得太不值。”

    顾玖问道:“谢大人过世,太太很伤心吧。”

    冬梅觉着芷兰院气氛很好,又舒服又自在,话不由得多了起来。

    “可不。太太连着哭了好几个晚上,白还要去谢家帮忙操持,人都累瘦了。”

    顾玖道:“也是难为太太。我听谢家正闹着分家。”

    冬梅压低声音,“这话我只告诉二姑娘,二姑娘千万别出去。”

    顾玖点头,保证不出去。

    冬梅道:“丧事还没办完的时候,谢家就闹着分家。如今丧事办完了,谢家大房和二房为了分家一事更是闹得不可开交。

    谢大太太马氏,二姑娘应该还有印象,那可是一个会闹腾的主,谢二老爷也不是省油的灯。

    两家为了一根针一捆线都能掰扯半,太太夹在中间,为难得很。”

    顾玖好奇问道:“谢家两位老人家不出面弹压吗?”

    “没用。”

    冬梅直接地道,“谢家的家业,全是谢大人同谢二老爷两兄弟置办下来的。

    谢老爷子倒是想做主分家,然而马氏和谢二老爷都不服气他,不肯听他的。

    这几,谢家里里外外闹得乌烟瘴气。也就是太太耐心好,每都过去。

    要奴婢,谢家这摊子事情,太太就不该过问。”

    这些话冬梅显然憋了很久,一直想找人。今儿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顾玖笑了笑,“那毕竟是太太的娘家,不管不校”

    冬梅连连点头,“二姑娘的对,那毕竟是太太的娘家,太太不忍心不管他们。只是气越来越热,太太每两头跑,不定哪就累到了。”

    顾玖道:“冬梅姐姐劝劝太太,好歹保重身体。”

    “奴婢没那本事,得春禾出面劝太太,太太还会听两句。”

    顾玖放下茶杯,“我听人,今日太太一回来,就去看望了白姨娘。”

    冬梅也没隐瞒,“是啊,太太一回来就去了相思院。还不是因为老爷去喝花酒……啊,奴婢该打嘴,在二姑娘面前乱话,请二姑娘见谅。”

    “冬梅姐姐无需如此。”

    顿了顿,顾玖又道:“看来府中要添新人了。”

    冬梅愣了一下,“二姑娘的意思是?”

    顾玖轻声一笑:“我听白姨娘生完孩子后,胖了许多,不复过去的那般温柔娇媚。”

    冬梅点点头。

    顾玖继续道:“老爷身边总得有人伺候,白姨娘不行,胡姨娘和韦姨娘更不校你,府中是不是该添新人呢?”

    “啊?”

    冬梅大惊失色,“太太岂不是……”

    冬梅急忙捂住嘴,余下的话没有出口。

    顾玖轻声道:“太太生气是难免的,可是对于旁的人来,这也是一次机会。就是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

    冬梅一颗心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她心乱如麻,老爷要纳新人,太太必定不满。届时,太太会不会提拔身边的丫鬟,给老爷做通房丫头,方便同新人打擂台?

    冬梅一阵胡思乱想,被顾玖的一番话乱了心神。

    这个时候,顾玖却道:“那些话我都是乱的,冬梅姐姐千万别当真,也别出去。要是传到太太耳中,太太又该挑我的错。”

    冬梅回过神来,“二姑娘放心,奴婢绝不会将你的话告诉太太。”

    “多谢冬梅姐姐。”

    “二姑娘客气。奴婢还要赶着回去复命,就此告辞。”

    “青梅,替我送送冬梅姐姐。”

    青梅将冬梅送到门口,然后回到顾玖身边。

    她问道:“老爷真的要纳妾了吗?”

    顾玖笑了笑,“我就是随口一。”

    “姑娘铁口直断,随口一,也能变成真的。”

    顾玖捏捏翠的脸颊,“学会拍马屁了。”

    翠咯咯咯的乱笑。

    青梅道:“老爷纳妾,太太又是一阵闹腾。姑娘提醒冬梅姐姐那几句话,难不成姑娘希望冬梅姐姐给老爷做通房丫头?”

    顾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是我希望冬梅姐姐给老爷做丫头,而是芙蓉院那些丫鬟,差不多都有这个心思吧。

    一个个都不了,却从未听有谁议亲。我估摸着,那些人心思都不。

    趁着老爷纳妾,好好运作一番,届时府中又要热闹了。”

    顾玖同冬梅的那番话,不过是逮着机会,顺手给谢氏制造一点麻烦,让谢氏不痛快。

    事情成不成,没所谓,反正是顺手而为。

    不过很明显冬梅动了心思,不定春禾那几个丫鬟也会动心思。

    顾大人喝花酒喝得很尽兴,到了半夜三更才回府。

    谢氏一直没睡着,听顾大人回来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春禾忙问道:“太太怎么呢?”

    谢氏咬咬牙,“老爷喝醉了吗?可有带什么人回府?”

    “老爷喝得半醉,不曾带人回府。太太在担心什么?”

    谢氏没作声,偷偷松了一口气,“叫人盯着外院,有什么情况及时禀报。”

    “奴婢遵命。太太也早点歇息吧,明日一早还要去侯府。太太这些日子瘦了许多。”

    “瘦了吗?”谢氏摸摸自己的脸颊。

    春禾重重点头。

    谢氏叹了一声,“我就是个劳碌命。”

    春禾伺候谢氏睡下,才独自回房歇息。

    她心里头有些乱,太太问老爷有没有带人回来,春禾已经琢磨出其中的含义。

    太太这是担心老爷纳妾啊。

    老爷会纳妾吗?

    一定会的。

    老爷身边不能没有女人伺候。

    春禾咬着下唇,心头乱成一团乱麻,最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刚亮,沉睡了一夜的顾府醒了过来。

    厨房最忙碌,忙着做早餐,忙着烧热水供应各院主子。

    今日侯府晒嫁妆,身为本家人,当然要早早地过去。

    顾玖被青梅从被窝里拉起来。

    “姑娘快起来,要不然该晚了。”

    顾玖半睡半醒,脑子像是一团浆糊。

    直到洗了一把冷水脸,迷糊的脑子才算清醒过来。

    洗漱完毕,上妆,换衣服,吃过早餐,然后赶到二门,坐着马车来到侯府。

    到了侯府,就发现侯府的下人个个忙得脚不沾地。

    大家先去松鹤堂面见老夫人魏氏。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来了就好。快去将玫丫头叫来。”

    顾玫被请了出来,一脸娇羞,脸蛋红扑颇。

    都新娘子最美,顾玫还差一才做新娘子,已经足够美。

    不知明日穿上嫁衣,得有多美。

    嫁妆抬了出来,就摆放在花厅里。

    一百六十台嫁妆,花厅都摆不下,院子里也被塞满了。

    谢氏看着这么多嫁妆,而且每一台都装得满满当当,不由得暗暗咋舌。

    侯府给顾玫准备这么多嫁妆,得花多少钱啊。

    谢氏悄声同张氏嘀咕,“少也有五六万两吧。”

    张氏摇头,“不止。我听大堂嫂私下里还添了两万两,这份嫁妆,估摸着至少八万两。”

    谢氏震惊。

    “侯府果然富贵。”

    张氏却道:“弟妹误会了。并非侯府富贵,而是大堂嫂经营有方,这些年不仅将侯府的产业翻了一番,她自己的嫁妆少翻了两倍。你现在知道,为何侯府一直是大堂嫂当家,二堂嫂和三堂嫂都插不上手了吧。”

    谢氏啧啧称叹,“大堂嫂当真了不起。”

    张氏笑道:“我们跟在侯府后面,多少也能喝点汤。”

    谢氏顿时动了心思。

    回到京城后,她重新置办了田庄和铺子,然而生意很一般。

    既然大夫人魏氏如此善于经营,她可不可以搭一趟顺风车,也跟着喝点汤。

    不过此事不急,改明儿得了机会,再和大夫人魏氏谈一谈。

    谢氏经过一台台嫁妆,无论是器物,还是珠宝首饰吗,布匹被面,全都是上衬好东西。

    侯府果然舍得。

    谢氏看中了几样首饰,心想倒是可以给顾玥准备一份,还可以给顾珊预备着。

    她有看见了三捧土,代表了三个田庄。

    外加三张房契,代表了三个铺子。

    谢氏艳羡,有钱真好。

    等顾珊出嫁的时候,她也要预备一份丰厚的嫁妆,没有八万两,至少也要有四万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