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5章 太丑了

时间:2018-08-16作者:我吃元宝

    江燕艰难地将装满水的水桶从水井里提上来,倒进装满脏衣服的洗衣盆里面。

    如今的江燕,是宫里最低等的宫女。

    她穿着粗布衣服,脸色蜡黄憔悴,双手粗糙。

    同一年前娇嫩艳丽的模样相比,判若两人。

    江燕当初靠着顾玖给她的一百两银子,顺利的从西北来到京城,又顺利地进了宫。

    进宫后,她的好运气就彻底用完了。

    没钱,没背景,没人脉,甚至连官话都不好,空有一副美貌。

    在宫里,最缺的是美貌,最不缺的也是美貌。

    江燕没有钱疏通关系,又因为惊艳的容貌惹来了记恨,被人罚到浣衣局,每日都是洗不完的衣服。

    江燕捶打酸痛的腰身,神情麻木。

    突然,她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水中的倒影。

    那是她吗?

    水中那个容颜憔悴的人真的是她吗?

    再看看自己的双手,这还是当初那个鲜艳如花的江燕吗?

    不到一年时间,她已经憔悴如斯。

    再过两年,她最引以为傲的容貌还在吗?她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江燕突然哭了起来。

    她蹲在地上,哭得越来越伤心。

    她不想死在浣衣局,不想每天都是洗不完的衣服。

    冬天的严寒,夏天的炎热,再这样下去,她很快就会变成又老又丑的女人,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进宫不是为了给人洗衣服的,她要改变现状,她要翻身。

    江燕擦干眼泪,忍着痛苦,洗完最后一盆衣服。

    晚饭她也没吃,她躲在房里,偷偷数着自己攒下来的钱。

    全部身家加起来,只有八两二钱银子。

    这点钱在宫里能做什么?

    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可她不甘心。

    想了想,江燕取出五两银子,揣在身上,然后出了门。

    她使了银子给守门的婆子,偷偷出了浣衣局。

    接下来该去哪里?

    江燕左思右想,她的针线很好,若是能前往针工局,不失为一次机会。

    江燕拿定主意,辨明方向,急匆匆前往针线局。

    “你找死吗?不准话。”

    走在半路上,突然被人拉进花丛中,江燕吓了个半死,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退了下去。

    她嘴巴被人捂着,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动静。

    身后的人声呵斥她:“不想死,就别发出动静。”

    江燕瞪大眼睛看着前方露面。

    一群内侍黄门,表情严肃地经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杀气。

    等那群人走远了,身后的人才放开江燕。

    江燕猛地回头,原来是个年轻的黄门,绝对没有二十岁。

    如果顾玖在此,一定会惊讶。

    当初在西北的时候,顾玖前往马场视察,路过破庙见到了乞丐,竟然摇身一变,进宫做了黄门。

    “你……”江燕想要责问对方。

    周苗冷哼一声,“刚才行刑司的人过去,你们看见吗?你这样冲出去,冲撞了行刑司的人,死了都是活该。”

    江燕浑身哆嗦了一下。

    就连话的声音也在发抖,“刚才过去的那群人,真的是行刑司的人?”

    “这还能有假?”

    行刑司,最近一段时间,江燕身处浣衣局也是如雷贯耳。

    宫里大清洗,死了上千人,大部分人都死在了行刑司手中。

    宫里传闻,凡是进了行刑司的人,就别指望能活着出来。

    与其想着如何活下来,不如想想如何才能死得干脆点,临死前少受点罪。

    江燕双手抱着自己,一副后怕的模样,“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周苗,再过十年你就得叫我一声周公公。”

    江燕笑了起来,“挺有志气的。你父母怎么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周苗,像姑娘家的名字。”

    周苗一脸不高兴,“你管我取什么名字。”

    他本是乞丐,没有名字,别人都是喂喂喂,那个乞丐的叫他,他也不在意。

    直到来到京城,有人第一次正儿八经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想起了在破庙与他相伴的周先生,便自作主张,姓了周先生的姓。

    周先生曾他是个好苗子,于是他就给自己取名周苗。意思就是周先生的好苗子。

    周苗打量江燕,“长得不错啊,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这样子,在宫里怎么出头。”

    江燕悲从中来,“你以为我想把自己搞成这样吗?还不是因为没办法。”

    周苗自混迹于市井,察言观色地本事比江燕强多了。

    他问道:“你在哪里当差?”

    江燕擦了擦眼泪,“浣衣局。”

    周苗啧啧两声,“难怪。宫门快要落锁了,你还在外面闲逛,你想做什么?”

    江燕咬咬唇,道:“我想去针工局找找机会,我的针线很好的。”

    周苗嘲讽一笑,“就凭你这模样,找机会?你开什么玩笑。”

    “我有钱,我带了钱出来。”

    周苗问道:“带了多少钱?”

    江燕不好意思地道:“五两。”

    周苗呵呵两声,“五两银子就想从浣衣局跳到针工局,你当宫里的人穷疯了,没见过银子吗?真是蠢货。”

    “我不蠢。我家姑娘以前经常夸我,我聪明,一点就透。读书识字都比别人快。”

    周苗诧异,“原来你识字啊?你过去还有主子,干什么想不开跑宫里来?”

    江燕沉默不语。

    周苗冷笑一声,“你笨你还真笨。做什么针线活,那是人干的事情吗?你想年纪轻轻眼睛就瞎掉吗?你既然会读书识字,难道不知道这才是你最大的本钱,比你一张脸都管用?”

    江燕懵逼,“我,我不知道。没人问过我会不会读书识字。”

    江燕刚进宫的时候,面对陌生的环境,严苛的规矩,只记得恪守本分,不要惹事。以往的聪明劲半点没发挥出来。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发配到浣衣局,想翻身都是千难万难。

    到了浣衣局,天天忙着洗衣服,自然也没想到读书识字才是她最大的本钱。只可惜自己如花容貌,越来越憔悴。

    “果然够笨。”周苗一脸嫌弃,“像我,因为会读书识字,一进宫就找到了靠山,有了好差事。”

    江燕急了,“那我现在怎么办?苗子,我这五两银子全给你,你帮我想个办法好不好。听你口音,你也是西北来的吧,我也是西北人,我们是老乡,你帮帮我好不好。”

    周苗嫌弃地看着江燕手中的五两银子,“别随便攀老乡。西北那么大,你哪地的?”

    “我是晋州人,以前还在晋州刺史府当过差。”

    周苗一听晋州刺史府,心头一动。他可没忘记,在破庙大骂周先生的那个姑娘,正是晋州刺史府的人。

    周先生因为那一席话,改变志向,重新燃起了斗志。

    而他也因为那一番话,来到京城,彻底改变了命运。

    周苗将江燕重新打量了一番,刺史府的事情,不着急过问。

    他干脆收下江燕的银子,“行了,看在你是老乡的份上,我帮你一回。你回去等消息吧。”

    江燕拉住他,“我去哪里才能找到你?”

    “你找不到我,只能我才能去找你。你要是信不过我,这五两银子你拿回去,这辈子就安心在浣衣局洗一辈子衣服吧。”

    “我……”

    江燕咬咬牙,“我信你不会骗我。这是我最后的一点银子,你要是真骗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周苗嗤笑一声,“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干什么想不开去做鬼。你放心,最多十天就有消息。”

    两人分开,趁夜离去。

    江燕回到浣衣局,发现床铺明显被人翻动过。好在银子藏得隐秘,没被人翻出来。

    江燕气得浑身发抖,狠狠瞪了眼同住一间屋的宫女。

    对方一脸嚣张的模样,并且挽起了袖子,准备随时干一架。

    江燕的身板,可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长得膀大腰圆,一身的力气,一招就能直接撂倒江燕。

    江燕想了想,忍了这口气。

    等她离开了浣衣局,自能找机会报复回来。

    周苗的办事效率很高,没用十天,就有人来浣衣局唤江燕。

    江燕怀揣着不安的心情,离开了浣衣局。

    越走越远,最后竟然进入了薛贵妃所在的甘露宫,做了一名负责洒扫的宫女。

    洒扫宫女比浣衣局的宫女没高到哪里去。

    不过甘露宫同浣衣局,一个天一个地。

    江燕很喜极而泣,周苗没有骗她,她终于脱离了浣衣局,她终于爬出了第一步。

    ……

    谢家出殡,丧事办完,然后谢家就开始忙着分家事宜。

    为了分家这事,谢氏天天往谢府跑。

    顾大人顾念她刚死了兄长,也没阻拦。

    听闻谢家分家,顾大人也是喜闻乐见。

    他叮嘱顾琤,顾珙两兄弟,“以后离谢家人远一点。”

    顾琤躬身领命。

    顾珙有些心不在焉,“大舅舅不在了,我们又远着谢家,会不会显得看落井下石。”

    “胡八道。”顾大人大怒,“谢家暴发户,无需本官落井下石,自有人上门踩他们。以后再听到你胡八道,板子伺候。”

    顾珙一听要被打板子,吓了个好歹,不敢再乱话。

    顾大人心情不好,就去后院找白姨娘。

    白姨娘最是温柔,顾大人晚上就宿在白姨娘房里,让白姨娘好好伺候。

    可是十二哥儿有病了,白姨娘为了照顾十二哥儿,一晚上没睡,容颜憔悴。

    听闻顾大人来了,她心头罕见地竟然有些烦躁。

    她忙着收拾自己,出门迎接顾大人。

    顾大人见到白姨娘,愣了下,怎胖了许多。

    十二哥儿都已经满了百日,为何白姨娘还这般白白胖胖。

    白姨娘也很无奈,自生下十二哥儿,她就没能好好坐月子,整日为孩子操心。

    不仅人憔悴了,体重也没下降,反而还有长胖的趋势。

    前段时间,白姨娘借口身子没养好,不肯见顾大人。

    如今,孩子都满了百日,她不能再次拒绝顾大人。

    可是顾大人的目光,让白姨娘心头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怯生生地问道:“老爷,妾是不是变丑了?”

    顾大人想,是的,你的确变丑了,而且不是一般的丑,让本官毫无兴趣。

    不过顾大人好歹还是给白姨娘留了点面子。

    他轻咳两声,问道:“听孩子病了,要紧吗?”

    白姨娘一脸愁苦,“老爷,能不能请胡太医过府为十二哥儿诊治?别的大夫,妾瞧着都不怎么样。”

    顾大人进房里看了眼儿子,孩子的,看着没怎么长。

    白姨娘跟了进来,抱起孩子,“孩子这两天生病吐奶,瘦了一些。”

    顾大人道:“胡太医不一定有空,我让人打听一下京城有没有更好的儿科大夫。你也不要太操心,事情都交给下人们做,你自己好好调养身体。”

    白姨娘摇头,“孩子交给奶娘,我不放心。”

    顾大人见这情况,心知肚明,今晚让白姨娘伺候的想法泡汤了。

    罢了,反正他也没了兴趣。

    顾大人略坐了会,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丫鬟翠柳来到白姨娘身边,“姨娘怎么不留下老爷?老爷难得来一次。”

    白姨娘自嘲一笑,“留得住吗?老爷刚进门,看着我的那个眼神,我的心都凉了。不过是碍于面子,才会陪着我了会话。”

    “姨娘千万别这么。”

    白姨娘摇摇头,“我有自知之明,我现在是一副什么样的尊荣,我心知肚明。老爷喜欢身姿轻盈的女人,我如今这模样,和身姿轻盈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翠柳急忙道:“姨娘,你不能再整夜整夜带着孩子,你得好好保重身体。哥儿还要指望你。”

    白姨娘看着怀里的孩子,“我都知道,可我不放心别人。”

    “不如晚上就让奴婢来带哥儿。”

    白姨娘蹙眉,“你白天累了一天,晚上还要带孩子,怎么撑得住。”

    “奴婢和奶娘换着来。有奴婢盯着奶娘,姨娘尽管放心。”

    “如今也只能这么办。”

    顾大人看她的目光,给白姨娘敲响了警钟,她不能再这样下去。

    她要赶紧调养好身体,恢复以前的身材,容貌,挽回顾大人的心。

    顾大人离开相思院,心情很不美。

    胡姨娘?韦姨娘?

    他摇摇头,两位姨娘都不行。

    顾大人叹息一声,他只是想找个人陪着自己喝酒,竟然找不到。

    他的后院仅有三位姨娘,而且全都年来色衰。就连温柔娇媚的白姨娘,生完了孩子也变丑了。

    顾大人很心塞,堂堂京城府尹,过得是什么日子。别红袖添香,连个如花美眷都没有。

    顾大人冷哼一声,干脆出门约上三五同僚,喝花酒去。

    谢氏刚回府,下人就禀报她,顾大人出门去了。

    “这么晚,还出门?”

    下人心翼翼地道:“听老爷是去喝花酒。”

    谢氏愣住,“确定是喝花酒?”

    下人点头。

    谢氏皱眉,回到京城后,顾大人还没出门喝过一次花酒。今天怎么回事,突然想到喝花酒。

    谢氏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老爷去相思院看望白姨娘,只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走了。然后就直接出门喝花酒。”

    谢氏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她问春禾,“白姨娘现在什么情况?”

    春禾道:“听每日忙着带孩子,并不出门。这两日,十二哥儿又病了。”

    谢氏挑眉一笑,“今儿还真是赶巧了。都随本夫人走一趟相思院。本夫人身为嫡母,十二哥儿病了,我得亲自去看看。”

    “太太慈爱。”春禾捧了一句。

    谢氏带着丫鬟婆子,浩浩荡荡来到相思院。

    白姨娘得到消息,“她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来看我的笑话?”

    丫鬟翠柳催促道:“姨娘快出去吧,晚了,奴婢担心太太又会挑错。”

    白姨娘轻哼一声,起身,出门迎接谢氏。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