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3章 风雨欲来

时间:2018-08-16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敲敲桌面,一下接一下的。

    她现在也很矛盾,一方面希望金吾卫查到真相,揪出方少监。

    一方面又希望金吾卫什么都查不到,她就是安全的。

    只是一想到有人在操纵此案,顾玖就感到寝食难安。

    她可以肯定,操纵案件的人绝非方少监。

    方少监目前自身难保,没那么大的能量。

    最大的可能是后宫某人,亦或是东宫太子妃娘娘。

    无论是谁,没有一个是善茬。

    顾玖暗暗叹了一口气,杀谢茂的决定,果然还是不够理智,后患无穷。

    只是当初那个情况下,杀掉谢茂,似乎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顾玖抿着唇,想着对策。

    脚夫杀手是个隐患,他是太子妃的人,太子妃估计已经知道杀死谢茂的人是她,而非方少监。

    如果她是太子妃,会如何利用这个把柄?

    将真相嚷嚷出来?

    显然不会。

    太子妃不会做没好处的事情。

    将真相嚷嚷出来,如何栽赃陷害其他王爷皇子。这么做,对东宫无益。

    然而,太子妃会放过她吗?

    顾玖缓缓摇头,肯定不会。如果她是太子妃,她也会好好利用此事。

    要如何利用呢?

    顾玖笑了起来。

    自然是利用她皇孙妻的身份。

    顾玖暗叹一声,等她嫁给刘诏,麻烦就要找上门来啦。

    “姑娘在想什么?”青梅担心地问道。

    顾玖自嘲一笑,“真希望金吾卫能查到真相。”

    这一刻,顾玖真的是这么想的。

    让金吾卫将方少监抓起来,一了百了。

    不过,这都是她一厢情愿。

    她,方少监,太子妃三人,都不希望金吾卫查出真相。

    金吾卫里面,显然有太子妃的人,在配合太子妃的计划。

    这么一看,太子妃可比太子殿下牛逼多了。

    这是个厉害的女人啊!

    如今太子妃又多了方少监这个助力,越发不得了。

    以后得心应付太子妃。

    顾玖笑了笑,谢茂杀了就杀了。虽然后患无穷,不过她从来都不是个怕事的人。

    不管是谁,敢对她伸手,打回去就是。

    真正的博弈还没开始,她要心将自己藏起来,偷偷积蓄力量。

    有朝一日,她会亲自下场,和那些大佬们搏一搏。

    顾玖站起来,来到窗边。

    风雨欲来。

    ……

    一大早,谢氏带着亲生的几个孩子,来到谢府。

    谢府大门口挂着白灯笼,全府上下,愁云惨雾。

    谢茂的死,对谢家的打击太大了。谢家等于是失去了主心骨。

    从今以后,谢家就要走下坡路,开始败落了。

    就连谢二老爷的生意,恐怕也做不下去了。

    过去,别人看在谢茂的面上,给谢二老爷几分体面,让他在商场上纵横。

    如今谢茂死了,自然要痛打落水狗,趁机吞并谢二老爷的生意。

    谢氏先到灵堂祭拜谢茂,上了一炷香。

    她心头凄凉,大哥死了,他们这些活着的人怎么办?谢家怎么办?

    谢大太太马氏见到谢氏后,嚎啕大哭。

    “老爷啊,你看看是谁来看你了。是妹妹啊,妹妹终于肯来看你了。你到死,她才肯来看你一眼啊。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顾玥面无表情,顾珊心头不忿。

    顾琤还算平静。

    顾珙满心怒火,要不是因为场合不对,肯定会跳起来大骂。

    谢氏表情僵硬,她早就料到马氏不会给她好脸色看,却没想到人还在灵堂,就让她下不来台。

    谢氏深吸一口气,语气尽量悲痛地道:“大嫂节哀。大哥去了,你和侄儿侄女们的日子还要继续。”

    马氏一把抓住谢氏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道:“妹妹啊,你大哥没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啊。你帮帮我们好不好?如今这全家人可就指望你了。”

    谢氏挣扎,用了很大的劲,外加顾珊帮忙,才挣脱马氏的手。

    谢氏道:“大嫂,你别着急。现在先紧着大哥的丧事,有什么事等丧事办完了再。”

    “妹妹啊,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就算你看不起我,总得管管你的侄儿侄女们吧。”

    “够了!不要再丢人现眼。”

    一声呵斥,马氏猛地止住了哭声。

    众人循声看去,呵斥马氏的人,竟然是马氏和谢茂的嫡长子谢实。

    谢实已经是个大伙子,谢茂的死,让他一夜之间成长起来,担起了家中长子的重担。

    他板着脸,对马氏道:“母亲不要见到人就哭诉家里有多困难,亲戚们肯帮忙那是情分,不肯帮忙也不该勉强别人。你好歹给儿子们留点脸面,不要让人看不起我们谢家人。现在不是二十年前,我们谢家也不是破落户。”

    马氏想哭又哭不出来。

    看得出来,她似乎有些怵谢实。

    谢实板着脸话的时候,的确有些吓人。

    马氏弱弱地道:“我这不是替你们打算吗?”

    谢实冷哼一声,“多谢母亲。不过儿子不需要你来打算。”

    马氏很没面子,却不敢反驳。

    她声嘀咕了一句,“大不了我以后少两句。”

    谢实站起来,朝谢氏走去。

    “姑母,刚才没吓着你吧。是我母亲不对,请您见谅。”

    谢氏心头舒了一口气,“难为你了。你父亲走得这样突然,如今一个家全靠你一人,你,有什么难处就同姑母。姑母能帮的肯定会帮。”

    马氏激动起来,“有困难,好多困难。妹妹啊,这可是你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谢实蹙眉,回头看着马氏,“母亲,麻烦你少两句,好吗?”

    马氏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顿时止住了话头。

    谢实郑重地对谢氏道:“多谢姑母。目前我还能应付。”

    “别太辛苦了。你还,别强撑。”谢氏劝道。

    谢实微微躬身,“我听姑母的,撑不住的时候我会。”

    “好孩子。”

    谢氏倍感欣慰,谢家总算后继有人。

    谢府管家急匆匆从外面跑进灵堂。

    “快快快,太子殿下带着东宫属官来了。大少爷,你快随老奴出门迎接。”

    谢实心头激动,又紧张。他对谢氏道:“这里麻烦姑母帮忙看着点,侄儿去去就来。”

    “快去吧。”

    太子殿下前来祭奠谢茂,谢府上下都被惊动了。

    因为谢茂过世,一病不起地谢老爷子,谢老太太都强撑着身体爬起来。

    谢二老爷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马氏惊慌失措,一个劲地在叫,“太子殿下来了,怎么办?妹妹啊,你见多识广,你教教我,我要怎么做才合适。”

    谢氏真心看不起马氏。

    她轻声呵斥,“别叫。一会太子殿下来了,你别话,只负责哭就成了。记住,哭的时候要声一点,不能吵着太子殿下。”

    她又指着其他侄儿侄女们,“你们都记住了,要好好哭。同太子殿下话的重任,就交给谢实。那孩子好样的,很有担当,大嫂有福气。”

    马氏抽噎了一声,“妹妹是在讥讽我吗?你大哥这么早就丢下我们独自一人走了,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啊?”

    马氏一激动,又要嚎啕大哭。

    谢氏赶紧捂住她的嘴,“大嫂别哭了。让太子看见了,心太子心生厌恶。”

    马氏点点头,声抽泣,“妹妹的话,我都记在心里。我,我不能坏了大郎的好事。太子殿下肯来看望我们孤儿寡母,明太子殿下是个很念旧情的人。”

    谢氏点点头,马氏的脑袋瓜子总算灵醒了一回。

    谢实引着太子殿下并东宫属官,来到灵堂。

    太子殿下消瘦了许多,不复过去白胖的形象。

    他眉宇间有愁容,走进灵堂,亲自替谢茂上了一炷香。

    东宫属官们,也跟着上了一炷香。

    太子殿下打量着灵堂四周,见谢老爷子和谢老太太拖着病体来到灵堂,太子殿下快步上前。

    “两位老人家,孤愧对你们。”

    谢老太太老泪纵横,一个劲地抹眼泪。

    谢老爷子同样老泪纵横,不过好歹还能话。

    “殿下亲临寒舍,是我等的荣幸。我儿他没福气,不能继续替殿下分忧。”

    “老人家不要这么,若非孤授命谢爱卿办案,他就不会遇到贼人,也不会发生意外。”

    谢老爷子泣不成声。

    太子殿下又安慰了两句,然后问道:“谢爱卿的家眷可还好?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孤。”

    谢实上前,“多谢殿下。等办完家父的丧事,草民会闭门读书,为父守孝。”

    太子殿下赞许地看着谢实,“你很不错。你父亲没了,如今这个家就得靠你支撑着。你对将来可有打算?不如孤给你在东宫留个位置,等你三年孝期一过,就到东宫当差。”

    马氏等人大喜过望。

    唯独谢实表情淡漠,“多谢殿下厚爱,草民想从军。”

    “哦!”太子殿下很意外,紧接着他又道:“有志气,好男儿就该纵横沙场。你想从军,孤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皇长孙正在京营历练,等你孝期结束,孤可以安排你去京营从军,为皇长孙臂膀,如何?”

    谢实等的就是这句话,躬身一拜,“草民叩谢殿下厚恩。”

    “快起。”

    太子殿下只在谢府停留了一炷香的时间。

    他叮嘱谢实,好好读书,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东宫。

    太子殿下一走,东宫属官们也都跟着离开。

    太子詹事徐大人偷偷提点谢实。

    “守孝重要,可是前程也很重要。你既然选择从军,依老夫看,无需守孝三年。凡事趁热打铁,这个道理可懂?”

    谢实微微躬身,“多谢徐大人提点。民间百姓,迫于生计,向来只守孝三月到半年。”

    太子詹事暗暗点头,是个聪明的子,心思也不。

    他对谢实道:“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谢家将来就靠你了。”

    “我明白。”

    送走了太子殿下一行人,谢实回到了灵堂。

    谢氏先问道:“没事吧。”

    谢实摇摇头,“多谢姑母关心,没事。”

    马氏又问道:“徐大人同你了什么?”

    谢实沉默片刻,才道:“没什么。”

    谢实让人将谢老爷子,谢老太太送回房里歇息。

    谢老爷子拍拍谢实的肩膀,“这个家,将来就全指望你。”

    谢实躬身道:“祖父放心,孙儿会撑起这个家。”

    “好样的,不愧是我们谢家子孙。”

    谢二老爷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嘀咕了一句,“大哥没了,是不是要分家。”

    “放你娘的狗屁。老夫还没死,你敢分家,打断你的腿。”谢老爷子气死了。

    谢实却道:“二叔考虑得有道理。祖父,分家吧。趁着姑母也在,将分家的事情议议。”

    谢老爷子不敢置信,“大郎,你糊涂啊。老夫不允许你们分家。只要老夫没死,这个家就不能分。”

    谢实面无表情地道:“父亲已经没了,现在分家正是时候。否则等到将来,无论怎么分,都会有人二叔欺负孤儿寡母,或是我们大房仗着族人的同情,分家的时候博取好处。唯有祖父做主分家,才能堵住悠悠众口,也能让二叔一家,还有我们大房心服口服。”

    谢老爷子犹豫起来。

    谢二老爷心想,还是读书人会话。瞧这话得多有水平。

    马氏急得跳起来,“不能分家啊。大郎,你糊涂了吗?分了家,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

    谢实板着脸,“母亲是不相信儿子吗?还是认为儿子养不活你们?”

    马氏张口结舌,谢实的眼神太可怕了。她身为长辈,在谢实的目光逼迫下,竟然不敢话。

    马氏张张嘴,声问道:“真要分家吗?”

    马氏那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分了家可怎么活啊。

    谢实点头,肯定地道:“趁着现在,分了家,以后便少了许多纠纷。不过正式分家,肯定要等丧事办完之后,今日只是先讨论。还请姑母做个见证。”

    谢氏蹙眉,“这个时候分家,不像话。你们大房孤儿寡母,如何立足?二房的生意没了大房的照应,还能做下去吗?”

    谢二老爷忙道:“妹妹放心,生意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谢氏嗤笑一声,“二哥将来别后悔就行。”

    谢二老爷道:“保证不后悔。”

    谢氏看着谢二老爷,像是看着一个傻子。

    表面看,谢家二房急于同大房撇清关系,是明智之举。殊不知,根本就是愚蠢。

    瞧瞧谢实,谢二老爷一提出分家,他就顺水推舟,分明是想甩掉二房这个包袱,轻装上阵。

    谢家的未来,全在大房。谢二老爷竟然看不透这一点,真以为手头上几个钱就能为所欲为吗?等着瞧吧,迟早有他后悔的时候。

    偕老爷子叹息一声,“你们都想分家,老夫要是继续拦着,你们该记恨老夫。罢了,分就分吧。分了后,我就跟着二房过。”

    谢二老爷道:“这是应该的。父亲母亲只剩下我一个儿子,我理应给你们养老。”

    谢家二房和大房分家的事情就定了。

    趁着没亲戚朋友上门,两家就在灵堂里商量起怎么分家。

    谢氏看着荒唐的一幕,心中极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她毕竟是出嫁女,管不了谢家的家务事。

    顾琤皱着眉头,心道谢家果然是暴发户,太不讲究了。

    就算要分家,也不该当着亡者的面,在灵堂里就商量起分家事宜。

    他打定主意,以后尽量和谢家保持距离,除了逢年过节,两家平时就别来往了。

    ……

    太子殿下刚回到东宫,内侍来报,天子有请。

    太子殿下下意识抖了一下,“父皇召见孤,可有什么事?”

    “启禀殿下,此时,诸位王爷都在兴庆宫。天子正在气头上。”

    太子殿下一听天子正在气头上,不敢这耽误,急急忙忙出了东宫,前往兴庆宫。

    刚进宫门,就听见天子一声怒吼,吓得太子心肝一颤,想要打退堂鼓。

    “殿下快请进吧,诸位王爷和皇子都到了,就差殿下一人。”

    太子殿下咬咬牙,硬着头皮走进大殿。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