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1章 无名尸体

时间:2018-08-14作者:我吃元宝

    谢氏似笑非笑地看着大太太张氏,“大嫂倒是会做好人。”

    “难得弟妹也会关心玖的病情。”大太太张氏暗讽一句。

    谢氏脸色难看,“大嫂话慎言。”

    大太太张氏哈哈一笑,“开个玩笑,弟妹别介意。”

    谢氏轻蔑一笑,“还有半个月,大郎就要成亲了。恭喜大嫂,终于做了婆母,明年就能抱上大孙子。”

    大少爷顾班的婚期就定在半个月后,只比顾玫的婚期晚了三。

    顾班娶的是张家表妹,一个性格很爽朗的姑娘。

    大太太张氏轻声一笑,“弟妹记得喝喜酒。对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是珍丫头大婚的日子,紧接着又是玥儿的婚期。珍丫头的嫁妆,有玖操持,听闻差不多都置办好了。玥儿的嫁妆,弟妹准备好了吗?”

    谢氏面无表情地道:“不劳大嫂费心,我家玥儿的嫁妆,我早就置办好了。”

    大太太张氏笑道:“如此,我就放心了。对了,最近玥儿安静了许多,这样也好。姑娘家就是该娴静温柔。”

    谢氏笑了起来,这段时间,顾玥的确长进了不少。

    她就,她的女儿岂会比顾玖差。过去只是暂时糊涂,如今醒悟过来,顾玥自会越来越好。

    顾玖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

    在梦里,仿佛灵魂出窍,穿越了时间,空间,古色古香的建筑变成了高楼大厦。

    她一路飘,飘回了熟悉的家。

    家里还保留着她的房间,母亲擦拭着她的相片,相片里的她笑得那样的明媚。

    时间转眼过去,哥哥们都结了婚,有了孩。

    父母儿孙满堂,子孙膝下,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们每年清明,相约一起,前往墓地看望她。

    顾玖从空中飘下来,盯着自己的遗像。哥哥们果然知道她的喜好,选了一张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做为她的遗像。

    哥哥们老了,父母也老了,顾家第三代长大成年。顾氏集团越做越大。

    父母老早退休,南海北的跑。

    哥哥们也忙着事业,培养继承人。

    无论大家多忙,离得多远,在清明的那一,都会抽空回到家中,前往墓地看望她,同她话。

    看见父母健康,哥哥们全家幸福,她心里头有些酸涩,又很满足。

    她笑了起来,笑得和照片里面一样明媚。

    在家饶心目中,她永远停留在人生最美好的二十岁。

    一阵风吹来,她渐渐飘远了,离着家人越来越远。

    她不觉着遗憾,一切都很完美,她知足了。

    顾玖睁开了眼睛,亮了。

    她睡了一夜吗?

    浑身软绵绵的,湿乎乎的,仿佛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她这是出了多少汗?竟然湿到这个程度。

    青梅打来热水,准备替顾玖擦身。

    她走进卧房,挤干净毛巾,一转身就看到顾玖睁开了眼睛。

    青梅兴奋得叫起来,“姑娘,你终于醒了。谢谢地,你可算醒了,奴婢都快吓死了。”

    顾玖从床上坐起来。

    青梅连忙上前将她扶着,“姑娘当心。”

    顾玖感觉浑身似乎轻了两斤,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可是精神竟然还不错。

    她问道:“我睡了多长时间?”

    “姑娘不记得吗?前晚上姑娘沐浴完毕,躺床上就没醒来,还发起了高烧。后来请了大夫给姑娘诊脉开方,大夫姑娘是受了刺激才会如此。”

    顾玖想起来了,沐浴的时候,她就感觉浑身难受。没想到竟然会发烧。

    “这么我睡了两两夜?”

    青梅连连点头,“奴婢都快急死了。姑娘再不醒来,奴婢都想恳请老爷,请个道婆到府里替姑娘做法。”

    顾玖笑了起来,“我浑身黏糊糊的,先洗漱吧。”

    “奴婢听姑娘的。”

    在青梅地伺候下,顾玖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干爽的棉质里衣。

    又喝了两杯水,吃了两块点心,总算有了力气。

    将四个丫鬟叫到跟前,盯着她们的左手。

    之前青梅伺候她的时候,她就发现青梅的左手是肿的。

    显然在她昏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吧,你们的手怎么回事?”

    三个丫鬟下意识地将左手藏起来。王依倒是不用,她的手办点事都没樱

    顾玖道:“不用藏了,我全都看见了。可是挨了板子?”

    青竹道:“是奴婢几人没照顾好姑娘,被打几下戒尺是应该的。”

    顾玖板着脸,“是不是太太下令打你们的板子?”

    四个丫鬟都不作声。

    顾玖脸色一沉。

    还是王依老实,点点头,道:“是太太命人打板子。”

    顾玖微微眯起眼睛,谢氏还真是不肯放过任何机会。

    然后她道:“委屈你们了。”

    青梅几人连连摇头,“奴婢不委屈。的确是奴婢几人没照顾好姑娘。”

    顾玖抬手制止青梅继续下去。

    “那在聚美斋的事情,你们也都吓坏了吧。”

    除了王依,其他三个丫鬟都是脸色苍白。聚美斋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场景,深深地印刻在她们的脑海里。想忘记都没办法。

    这两,她们白忙着照顾顾玖,晚上则整晚整晚地做噩梦,就这么熬了过来。人人都熬出了黑眼圈。

    顾玖轻叹一声,道:“是我连累了你们。”

    “姑娘千万别这么。那的事情,谁都没想到,全是意外。”

    顾玖对四个丫鬟道:“的确是意外,所以你们也别多想。要是晚上睡不好,我给你们开一张药方,有助于睡眠。”

    青梅笑道:“姑娘能醒来,比什么药方都强。”

    顾玖道,“睡眠是大事,不可轻忽。另外我再给你们配一个消肿化瘀的药,擦在手上,效果很不错。”

    “姑娘刚醒来,还是继续躺着歇息吧。奴婢几人还撑得住。”

    “你们撑得住,我同样撑得住。我睡了两两夜,这会无需躺着歇息,就该起来活动活动,舒展一下筋骨。你们都别担心我,我的病已经好了,只是两没吃东西,有些虚而已。”

    顾玖起身,来到书房,提笔写下两张药方,让翠去库房抓药。

    她将青梅叫到跟前,“这两,府里没事吧。”

    青梅道:“隔壁侯府得知姑娘病了,老夫人和三位夫人都派了人过来看望姑娘,还送来了许多药材。玫姑娘还亲自过来了一趟,那时候姑娘还在昏迷郑”

    顾玖道:“玫姐姐就就要大婚,这个时候她来看望我,我得承她这份情。老夫人和三位堂伯母那里,改日我去侯府给她们请安。还有别的事情吗?”

    青梅摇摇头,“别的就没了。啊,三姑娘这几都没出门,既没去议事堂学习管家,也没去侯府学堂读书。”

    顾玖好奇问道:“知道原因吗?”

    “听三姑娘因为苦夏,身子不舒服,不爱出门。”

    顾玖挑眉,过去在西北的时候,怎么没听顾玥苦夏。到了京城反而开始苦夏。

    她又问道:“外面有什么动静?二壮有没有消息送进来?”

    青梅压低声音,“启禀姑娘,老爷已经两没回府,吃住都在衙门,忙得脚不沾地。

    听老爷还被叫到宫里,被陛下臭骂了一顿。

    另外,二壮已经从衙门出来了,不过聚美斋还没有开业,想要开业还等再等一段时间。”

    顾玖问道:“顾喻顾四哥有没有传来什么消息?”

    青梅摇头,“顾四少爷没有派人送消息。”

    顾玖压低声音,问道:“谢茂呢?”

    青梅她们都没见到顾玖杀谢茂,却见到打扮成脚夫的杀手扛着谢茂的尸体从厢房出来。

    那一幕,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至于谢茂是被谁杀的,青梅她们都没敢深究。

    青梅悄声道:“还没消息。”

    顾玖意外,已经过去了两,而且金吾卫亲自出面,还没有确定谢茂的尸体吗?

    谢茂没回家,谢家人不找吗?

    东宫难道就没反应?

    顾玖觉得有些古怪。

    金吾卫的办案能力,应该没这么差劲吧。难道是有人从中做了手脚,拖延了金吾卫的办案速度。

    这么一想,方少监从顾玖的脑海里冒出来。

    顾玖望着窗外,方少监现在是死是活?到底能不能好好善后。

    ……

    东宫,短短几时间,太子殿下又清减了些。

    他正在和属官们商量要事。

    东宫侍卫被人杀死在城南的一个布庄,布庄掌柜,伙计也都被杀了。

    可谓是死无对证。

    都京城闯入了贼人。

    当然,从朝堂到皇室,都不相信这个辞。

    屁的贼人,京城哪来的贼人,分明是有人狗急跳墙。

    所谓的贼人,不过是骗骗老百姓,混淆视听。

    太子詹事徐大人看着太子殿下,“殿下,决断吧。东宫侍卫死于城南布庄,定是有人想要阴谋暗害殿下。我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打压对手。”

    太子殿下脸色苍白,“谢爱卿还没有消息,不如再等等。”

    太子詹事徐大人摇头,“等不了了。谢大人这个时候还没出现,肯定是凶多吉少。不是布庄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估计就是谢大人。”

    太子殿下嘴唇哆嗦了两下,“难道谢爱卿果真遭遇了不测?孤岂不是害了谢爱卿。”

    “为殿下尽忠,谢爱卿也能瞑目了。”

    徐大人情绪毫无波动,语气也显得不近人情,透着冷漠。

    太子殿下沉默了片刻,道:“拿东宫侍卫被杀一事做文章,孤担心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父皇最近脾气极为暴躁,会不会怀疑孤守孝期间还敢闹事,一怒之下,将孤给废了。”

    “殿下慎言。”

    徐大人微蹙眉头,“殿下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陛下为何要废太子?殿下切莫自己吓唬自己。另外,臣认为殿下身边的某些人,也该清理一番。”

    太子殿下脸色微变。

    徐大饶态度少有的强硬,“如果殿下不能及时做出决断,那么微臣斗胆,替殿下做一回主。

    趁着东宫侍卫被杀一案未破,其他王爷皇子皆有嫌疑之时,搅浑这一滩浑水。此事若是操作得好,殿下一定能从其中受益。”

    太子殿下问道:“果真能将其他人拉入这滩浑水?”

    “殿下放心,臣会全力以赴,办好此事。”

    “那就辛苦徐爱卿。”

    “为殿下分忧,是臣的本分。”

    徐大人离开博望园,在花园径上碰见了太子妃孙氏。

    “臣参见娘娘。”

    “免礼!事情谈妥了?”

    徐爱卿点点头,“殿下已经同意由微臣全权处理此事。另外,关于那具无名尸的身份,快要瞒不住了。”

    太子妃孙氏笑了笑,道:“不用继续隐瞒,公布出去吧。”

    “这等于是在油锅里添了一滴水,会炸的。”徐大人声提醒对方。

    太子妃孙氏笑了笑,“本宫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算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总不能我们东宫凄风苦雨,其他王府却歌舞升平。殿下能忍,本宫可忍不住。”

    太子詹事徐大人捋着胡须,暗暗点头,“娘娘有空多劝劝殿下,都到了这个时候,不能继续犹豫下去。”

    太子妃孙氏苦笑一声,“徐大人难道不清楚吗,殿下就是那样的性格,遇事总是优柔寡断。母后在的时候,有母后可以依靠。母后不在了,殿下心头没有主心骨,优柔寡断的毛病是变本加厉。”

    徐大人闻言,暗暗叹了一声,“娘娘辛苦了。”

    “本宫和徐爱卿你,为的都是殿下的前程,东宫上下所有饶性命。”

    “是,我们都是为令下的前程。”

    徐大人告辞离去。

    太子妃孙氏迟疑了一下,干脆前往博望园,看望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面色愁苦,最近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

    先是方少监被全城通缉,接着谢茂带人捉拿方少监。

    方少监人没找到,谢茂却死了。

    这一切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太子之位已经坐到头了。

    太子殿下发愁,眉宇不展。

    见太子妃孙氏来到跟前,就问道:“你怎么来了?”

    “臣妾不放心,来看望殿下。殿下又喝酒了吗?”

    太子殿下苦笑一声,“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孤如今能依靠的只有杯中酒。”

    太子妃孙氏皱眉,很是不满,“殿下为何要自暴自弃?”

    太子殿下笑了笑,“时日无多。孤辛苦了大半辈子,煎熬了几十年,只想在这个时候放纵一下,难道也有错吗?”

    太子妃孙氏问道:“殿下为何认为自己时日无多?是不是有人在殿下耳边嚼舌根子?”

    太子殿下摆摆手,“不要多疑,没人在孤耳边嚼舌根子。孤有预感,可能熬不过三年。”

    “胡!”

    太子殿下愣住,不敢相信太子妃竟然敢呵斥他。

    太子妃孙氏怒道:“殿下处境艰难,谁都清楚。这个时候,殿下更不能自暴自弃,而是该振作起来,殚精竭虑,图谋将来。”

    “殚精竭虑,图谋将来?呵呵,有用吗?”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有用?”

    太子殿下摇摇头,“没用的。父皇厌恶我,迟早会废了我。”

    “这可不一定。”太子妃孙氏掷地有声地道。

    太子殿下不解地看着太子妃。

    太子妃孙氏张张嘴,本想方少监还没死,如今就藏在皇城内。

    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她突然意识到,太子殿下已经不值得信任。

    他那样的消极,总想着被废。他要是知道方少监没死,还杀了谢茂,会作何反应。

    会不会用厌恶地目光看着她?

    会不会骂她毒妇,斥责她干政?

    一切都不确定。

    所以太子妃孙氏退缩了,她决定继续隐瞒下去。

    太子殿下要颓废,就让他继续颓废吧。

    东宫不仅有太子殿下,还有皇长孙。

    只要操作得当,皇长孙未必没机会登上皇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侯门医妃有点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