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0章 小玖病倒

时间:2018-08-14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少监狐疑地盯着顾玖,“顾姑娘懂医?”

    顾玖摇头,“不懂。不过看你脸色,再听你说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方少监的身体快不行了吧。人只有一条性命,命没了什么都没了。方少监真不考虑我的外伤药?”

    不是所有人都有二次重生的机会。

    所以顾玖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重生机会。

    谢茂摆明了想要杀她,顾玖岂能甘心受死。

    所以她才会果断出手,出其不意杀了谢茂。

    即便杀了谢茂后果严重,顾玖也顾不得那些。

    什么杀人偿命,杀官等同造反之类的后果,统统丢到一边。先保住性命再说。

    顾玖盯着方少监。

    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是如何善后。

    方少监活着,便多了一个替她善后的人。

    而且方少监这人应该有办法,将这次的事情做一个圆满的解释,将她撇干净。

    所以方少监必须活着。

    但是,顾玖不能在对方面前流露出任何担心善后问题的迹象。

    一旦被方少监逮住把柄,那绝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所以,她必须敲诈对方一笔,敲诈得越狠越好。

    最好让方少监惊疑不定,各种怀疑。因为怀疑,担心,他才会用心去做善后事宜。

    方少监笑了笑,问道:“我这里有三千两,顾姑娘觉着够吗?”

    顾玖挑眉一笑,“方少监认为够,那就够。要是你认为的命不值三千两,也可以给我三百两。”

    “哈哈……”

    方少监强忍着伤口上的疼痛,从怀里掏出三千两银票,丢在桌子上。

    “三千两,买我的命。顾姑娘可满意。”

    顾玖含笑点头,将伤药丢给方少监,并且叮嘱道:“尽快使用,拖延下去,小心性命不保。”

    “顾姑娘放心,咱家还想长命百岁,自然不敢轻贱自己的性命。你的人情咱家记下了,后续的事情,咱家会尽量处理。实在是处理不了,还请顾姑娘多包涵。反正你已经许配给公子诏,大不了让公子诏出面替你善后。”

    顾玖冷冷一笑,“方少监是打算过河拆桥?今日一切,全因你而起。旁的就算了,谢茂之死如何解释?”

    “原来顾姑娘也有怕的事情。”

    “方少监就不担心有人故意将谢茂之死同宫里大清洗串联在一起,届时,我不会有事,有事的是方少监你。”

    方少监龇牙,“多谢顾姑娘提醒,告辞!”

    方少监忍着剧痛,起身离开厢房。

    打扮成脚夫的杀手看着方少监。

    方少监面无表情地说道:“带咱家去见你家主子。”

    脚夫沉默地扶着方少监。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地看了眼顾玖。

    顾玖面色平静地面对脚夫的目光。

    脚夫想杀她,但是却不敢杀她。到底要不要杀她,一切都要看事情的后续发展。

    脚夫带着方少监,从房顶离开。很快消失不见。

    衙门的衙役姗姗来迟。

    二壮匆匆来到后院,他的脸颊红肿了一块,是被东宫侍卫打的。

    二壮急忙对顾玖说道:“二姑娘,不好了,顾喻顾四少爷亲自带着衙役过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绣衣卫。”

    顾玖面色镇定,“先别慌。绣衣卫是谁带队,你认识吗?”

    “好像是绣衣卫左卫大人徐仙之亲自带队。一旦他们发现了隔壁布庄的尸体,很快就会查到聚美斋。到时候想走就晚了”

    顾玖问道:“现在能离开吗?”

    二壮说道:“试一试,或许能趁乱离开。”

    顾玖当即说道:“青梅,替我更衣。”

    顾玖不能再做男装打扮。

    打扮成富家公子,却从聚美斋出来,怎么看怎么可疑。这个时候,女人的身份更好用,女扮男装反而成了障碍。

    顾玖迅速换好衣服,将头发随意扎起来,然后从后院来到铺子,准备离开。

    可惜聚美斋没有后门,不能从后门离开。

    隔壁布庄门口,已经被清空,围观人员全部被隔在包围圈外面。

    衙役和绣衣卫的人进进出出,每个人都是一脸凝重。

    顾玖混在围观人群里,打算趁乱离开。

    徐仙之一双利眼,眼角余光注意到从聚美斋出来的几个姑娘家。

    当即问道:“刚从隔壁铺子里出来的人是什么身份?去查一查?”

    顾喻一听聚美斋三个字,赶紧看过去。

    他一眼就认出了顾玖的背影,还看见了青梅的侧面。

    顾喻心头一跳,忙说道:“徐大人,隔壁聚美斋是我知道,卖珠花首饰的,来来往往都是大姑娘小媳妇。不过此案重大,还是该仔细问问。此事交给我,徐大人尽管放心。”

    徐仙之和顾喻这些天配合多次,对顾喻的印象还不错,不仅会做人,难得的是还会做事,事情做得漂亮。

    徐仙之点点头,“关于聚美斋,麻烦顾老弟好好查查。两家铺子挨着,说不定听见了什么,或是看见了什么。”

    “徐大人放心,我一定严加查问。”

    顾喻带人追上顾玖主仆几人。

    “二姑娘,别回头,继续往前面走,进茶楼。”

    顾玖闻声,不动声色地带着几个丫鬟进了路边一家简陋的茶楼,进了后院单间。

    刚坐下一会,顾喻独自进来。

    顾玖忙吩咐道:“青梅,你们几人去隔壁房里候着,留意外面的情况。有什么动静,记得敲墙壁示警。”

    “奴婢明白。”

    青梅她们出去,顺便将门带上。

    顾喻一脸凝重地看着顾玖,“二妹妹,你为何会在这里?难道布庄发生的事情,你当时也在现场吗?”

    顾玖摇头,“顾四哥别着急,先坐下来喝杯茶。”

    顾喻紧皱眉头,“二妹妹,你知不知道隔壁布庄死了很多人,除了布庄的掌柜和伙计,其余人都是东宫侍卫,这可是大案。你要是牵连其中,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帮你。”

    顾玖面色平静地说道:“顾四哥放心,我没有牵连其中。隔壁布庄发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当时我和几个丫鬟正在厢房里面算账,听到隔壁布庄传来哐哐哐的声音,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二壮禀报,我们才知道隔壁布庄发生了杀人案。正想离开的时候,就遇到了顾四哥带人赶过来。

    对了,得知布庄发生杀人案后,我还让二壮派人去报案,顾四哥可有见到报案的人?”

    顾喻一听是顾玖让人报案,顿时放心下来。

    既然顾玖让人报案,那她肯定没有牵连布庄的杀人大案。

    他说道:“我见到了报案人,一听是聚美斋隔壁的布庄,就急忙带人赶了过来。半路上遇见绣衣卫的徐大人,两方汇合,一起过来。二妹妹没牵连到这件案子里面就好。”

    顾玖好奇地问道:“刚才顾四哥说死的人都是东宫侍卫,这是真的吗?东宫侍卫怎么会出现在布庄里面?”

    顾喻蹙眉,“可能是和方少监的事情有关。二妹妹既然和此案没有关系,那你带着青梅她们即刻离开。不过聚美斋,估计要停业一段时间。二壮也要到衙门走一趟,做个证。”

    顾玖点头,“我都明白,麻烦顾四哥。什么时候聚美斋能开业,还请顾四哥通知一声。”

    顾喻点头答应,等顾玖起身要离开的时候,他又提醒道,“二妹妹私自出府的事情,我会尽力替你隐瞒。万一实在是瞒不住,还请二妹妹见谅。你也做好准备,随时应对大人的责问。”

    顾玖笑了起来,“多谢顾四哥替我隐瞒。偷偷出府一次,就遇到这样的杀人大案。以后我是再也不敢随意出府了。”

    “二妹妹是姑娘家,最好还是不要私自出府,以免遇到危险。”

    顾玖点点头,“我听顾四哥的。”

    顾玖离开了茶楼,带着四个丫鬟,迅速混入人群中,离开了十里胡同。

    顾喻去见徐仙之,告诉徐仙之一切正常,没事。

    徐仙之没做怀疑,派人将聚美斋的掌柜二壮叫来,询问情况。

    二壮早已经得到提示,加上为人机灵,面目忠厚,顺利应付了徐仙之,之后就被衙役带回衙门做口供。

    顾玖在街口上了牛车,叫李串赶紧驾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马车在京城的大街小巷穿梭。

    远远的,听见骏马奔驰声。

    李串人一抖,声音也跟着发抖,“姑娘,金吾卫出动了。看样子是往十里胡同而去。”

    “别慌张,将牛车停在路边,让金吾卫先过去。”

    李串听命行事,将牛车赶到巷子口,让出大街通道。

    顾玖悄悄嫌弃车窗帘子,朝外打量。

    金吾卫的人,骑着马,疾驰而过,大街上鸡飞狗跳,人人躲避。

    瞧着金吾卫凶神恶煞地模样,顾玖不由得皱起眉头。

    难道绣衣卫已经查出布庄里面死的人有谢茂?

    按理说,谢茂被方少监划烂了脸,身上多个伤口,代表身份的物件也都取走了。绣衣卫不应该这么快的时间就能确认死者身份是谢茂。

    还是说,因为东宫侍卫的死,金吾卫才会出动。

    顾玖不知,这会宫里正在酝酿一场大风暴。

    等金吾卫过去后,李串赶着牛车继续前进。

    终于回到顾府后巷,下了牛车,从后门进府。

    顾府内院一如既往地安静。外面的风风雨雨都不会飘进来,影响到大家的生活。

    转走僻静的花园小径,顾玖顺利回到了芷兰院。

    她换下身上的衣服,这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竟然出了一身臭汗。

    “姑娘,洗一洗吧。”

    顾玖点点头,沉默不语地走进浴室洗漱。

    她将自己泡在热水里面,脑子里一直闪现着杀人一分钟的场面,还有谢茂那张死不瞑目的脸。

    顾玖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可是画面总是不停的闪现出来,完全无法控制。

    顾玖感觉难受,恶心,欲吐。

    她头晕得很,身体朝热水里滑下去。

    咳咳咳……

    头也滑进了水里,连灌了几口水,顾玖被呛到了。

    她急忙从水桶里钻出来。

    青梅听到动静,跑进浴室,“姑娘,你没事吧。”

    顾玖抹着自己的脸,摇摇头,“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青梅担心地看着顾玖,“姑娘要是洗完了,就出来吧。”

    顾玖说道:“我再泡一会。”

    青梅担心地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顾玖摇头,强撑着说道:“我没事。”

    顾玖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似乎所有的勇气,都已经在聚美斋用完了,这会泡在热水里,全身一放松,各种负面感受纷纷冒出来,折磨得顾玖浑身难受。

    杀人的滋味太难受了。

    不出意外,顾玖病了。

    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

    大太太张氏做主,为顾玖请来了大夫。

    大夫诊脉开方,叮嘱照方服药。

    谢氏无心问了一句,“大夫,我家二姑娘原先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烧,病情来势汹汹?”

    大夫捋着胡须,说道:“二姑娘应该是受了刺激,又受了凉,才会生病。不过二姑娘身体调养得不错,照方服药,想来几天时间就能痊愈。”

    大夫离去。

    谢氏蹙眉,一脸不解。

    刺激?

    谁能刺激到顾玖?

    这些天谁刺激过顾玖?

    谢氏派人问了声顾玥。想来想去,也只有顾玥会刺激到顾玖。

    顾玥嗤笑一声,“我刺激她?她刺激我还差不多。鬼才知道究竟是谁刺激了顾玖。”

    谢氏在顾玥那边没得到答案,于是厉声呵斥青梅几人。

    “你们是怎么照顾二姑娘的?好好的,二姑娘为何会受刺激。说,是不是你们当中有人惹怒了二姑娘。”

    “太太明鉴,二姑娘究竟受了什么刺激,奴婢几人也都不清楚。”青梅躬身说道。

    啪!

    谢氏拍着桌子,“胡说八道。你们时刻伺候在二姑娘身边,她受了什么刺激,你们竟然会不知道?那我就得问问,平时你们到底是如何照顾二姑娘的?难不成所谓的用心照顾,只是说说而已。”

    青梅忙说道:“太太误会了。今日姑娘沐浴,不肯让奴婢几人在身边伺候。想来是姑娘贪凉,沐浴时间过长,不小心受了凉。”

    谢氏冷哼一声,“说到底,还是你们照顾不周。要是你们肯用心伺候,二姑娘又怎会着凉。你们几个,当差不尽力,害得二姑娘着凉,来人,拿戒尺,每个人五板子,给我狠狠打。”

    大太太张氏没有阻拦。

    顾玖突然犯病,而且病情凶险,青梅几个受点教训是应该的。

    这个时候,顾玖烧得都糊涂了,昏迷不醒,根本不知道谢氏趁机敲打她身边的丫鬟。青梅几人替她受到责难。

    婆子拿来了戒尺。

    四个人,从青梅到王依,每个人五板子。

    手持戒尺的婆子是谢氏的心腹,自然知道谢氏的心意。

    拿着戒尺,毫不手软地打下去。

    第一下,青梅的眼泪就下来了。

    五板子下去,青梅的左手肿得跟馒头一样,红肿发亮。

    一个个轮下去,小翠怕痛,直接哭出了声。

    谢氏冷哼一声,“谁敢哭,就再打五板子。”

    小翠闻言,立马咬紧牙关,死也不肯哭出来。

    最后轮到王依。

    王依皮糙肉厚,五板子下去,手别说红肿,连点被打的痕迹都没有。

    婆子气坏了。

    嘿,你这死丫头,是欺负老娘打累了,没力气了吧。

    王依一脸无辜,“多谢大娘。”

    婆子一脸无奈,想继续打又不能打。毕竟五板子已经打完了。只能憋着一口气,心塞得要命。

    大太太张氏说道:“这四个丫鬟都得了教训,这件事,我看就到此为止。青梅,你们四人好好照顾二姑娘。要是二姑娘有个闪失,饶不了你们。”

    “奴婢遵命。”

    大太太张氏挥挥手,“都下去吧。”

    青梅四人如蒙大赦,躬身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