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93章 女主内,男主外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一边吃着酒席,一边留心周围的情况。

    一切都很正常。

    之后的就餐时间,再没有意外发生。

    之前那杯有问题的酒水,仿佛只是她一个人的错觉。

    看来对她下毒的人很谨慎,行动失败,立马退去,不做任何多余的停留。

    这样一来,顾玖就得更加小心。担心对方不甘心失败,会在后面继续采取行动。

    顾珍悄声问顾玖,“二妹妹,你有心事吗?”

    顾玖微微摇头,“今天的宾客挺多的。”

    “是啊。之前我和几位妹妹们在花园里闲逛了一圈,遇到了许多人。”

    “花园景色好吗?我都没时间去花园看看。”

    “极好的。不愧是赏花宴,花园里怕是有上百种品种不同的花卉,令人赏心悦目,又大开眼界。”

    顾玖笑了笑,说道:“王府富贵,赏花宴自然不同凡响。”

    顾珍点点头,“以后二妹妹就要嫁到这样富贵的人家,说心里话,我有点替你担心。”

    顾玖面色平静,“多谢大姐姐关心,我总会适应的。”

    顾珍面色犹豫地看着顾玖。

    “大姐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顾珍斟酌了一下,“二妹妹有见过那位公子诏吗?”

    顾玖点头,“在宫里见过一回。”

    顾珍好奇,“公子诏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玖想了想,说道:“只见过两面,不好说。看着挺严肃的。”

    顾珍凑在顾玖的耳边,悄声说道:“我听人说,公子诏和他一母同胞的兄弟关系不太好,那个萧琴儿又是淑妃娘娘的娘家侄孙女,家里极为富贵。妹妹将来进了门,一定要当心那个萧琴儿。我瞧着她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顾玖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眼神温暖。

    “多谢大姐姐提醒,我会当心萧琴儿。”

    “当心也没用。”顾玥显然偷听了两人对话。

    顾玖挑眉一笑,“三妹妹有何高见。”

    顾玥说道:“二姐姐,你有四万两的嫁妆,这不是什么秘密。我敢打赌,萧琴儿的嫁妆肯定比你多,至少也有六七万两。

    你的嫁妆比她少,又比她晚进门。不仅如此,萧琴儿还有淑妃娘娘做靠山,二姐姐却一无所有,谁都靠不上。

    说实话,我对二姐姐你的将来不太看好。恐怕二姐姐刚进门,就要受委屈。”

    顾玥说完,眼睛里藏着笑意,幸灾乐祸的笑意。

    顾玖抿唇一笑,“真是难得,三妹妹也能说出如此有见地的话。”

    顾玥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这话什么意思,是在指责她过去很笨吗?

    顾玖又笑了笑,“不过我还是要多谢三妹妹提醒。所以等我嫁到王府,定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她要是受了委屈,她就找刘诏算账。

    反正她不好过,刘诏休想有好日子过。要受苦,大家一起受苦。

    顾玥嗤笑一声,“二姐姐别说大话,这里是王府,不是家里。你说了不算。”

    顾玖似笑非笑,“三妹妹说了也不算。”

    顾玥脸色一垮,不再作声。

    她们这一桌终于安静下来,可以静静喝酒吃菜。

    全程,顾珊,顾琳,顾珺都没作声。

    顾珍偷偷告诉顾玖,“我们花园闲逛的时候,三妹妹和五妹妹都说了话,唯独和四妹妹一句话都没说过。”

    顾玖挑眉,莫非顾玥和顾珊又闹了矛盾?

    顾珊最近没什么事能招惹顾玥吧。

    顾玥从数天前就开始怪怪的,也不知道到底发什么疯。

    吃过酒席,大家前往戏楼听戏。

    顾玖和自家姐妹一起,戏台上咿咿呀呀,一开始听着没意思,听一段时间就觉着有趣。

    一杯茶水喝了半杯,一个丫鬟前来掺水。

    结果手一抖,茶水溅落在顾玖的衣裙上。

    杏花色的衣裙,瞬间就被污了一片,格外显眼,完全没办法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丫鬟惶恐不安,当即跪下来,频频磕头,“顾姑娘饶命,顾姑娘饶命……”

    顾玖微蹙眉头,有些不悦。

    倒不是因为丫鬟弄脏了她的衣裙,而是因为丫鬟的反应,这动静未免太大了一点,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这会很多人听到动静都看了过来,其中一个一等丫鬟直接朝顾玖这一桌走了过来。

    顾玖声音清冷地说道:“起来吧。跪着做什么,我没怪你。”

    小丫鬟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泪珠。

    她有些惊讶,有些意外,不过总算是反应过来,频频磕头,“多谢顾姑娘,多谢顾姑娘。”

    “出了什么事?”

    一等丫鬟走了过来,见到顾玖衣裙被茶水污了,顿时皱起眉头,轻声呵斥小丫鬟,“怎么做事的?”

    小丫鬟急得又快哭了。

    顾玖轻声说道:“无妨,只是意外而已。”

    一等丫鬟忙说道:“顾姑娘大人大量,奴婢代这个小丫鬟谢谢顾姑娘。顾姑娘衣裙脏了,不如到厢房换一件。”

    顾玖心生警惕。

    她深深地看了眼这位一等丫鬟,突然改变主意,欣然答应,“好啊!”

    一等丫鬟笑了起来,“顾姑娘这边请。”

    紧接着又严厉地呵斥小丫鬟,“还不赶紧收拾干净,愣着做什么。”

    小丫鬟慌忙蹲下来收拾。

    顾玖起身,跟随一等丫鬟离开。

    青梅和青竹都跟在身边。

    坐在戏楼二楼的宁王妃裴氏瞧见楼下的动静,问身边的丫鬟,“怎么回事?第一出戏才听到一半,就要离开,就这么没耐心?”

    丫鬟忙说道:“好像是顾姑娘的衣裙被茶水污了,要去换一件干净的。”

    宁王妃裴氏一听,冷冷一笑,“衣裙污了?不会是有人故意的吧。”

    丫鬟心头一跳,“奴婢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宁王妃裴氏摆摆手,“不用。让他们折腾去吧。”

    注意到顾玖离开的人,还有周怡。

    周怡眉眼一动,借口肚子痛,要如厕,起身离开了戏楼,在后面追着顾玖。

    她追到半路,突然被人绊住,跌倒在地上,膝盖都伤了。

    周怡恼怒不已,张口就要大声怒骂,结果抬头一看,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怎么回事?”

    周怡一脸惊疑不定,刚刚明明有人在这里,还绊倒了她。

    丫鬟哆嗦了一下,“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怪怪的。”

    周怡咬牙,不信邪,“别胡说八道,什么怪怪的,哪里怪?”

    说完,她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结果刚走出一步,膝盖又是一痛。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周怡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咬牙切齿,这么古怪的事情,肯定是有人在搞鬼。

    “姑娘,你没事吧?”

    丫鬟一副怕怕的模样,就像是见了鬼。

    周怡心中恼怒不已,她望着四周,“谁?鬼鬼祟祟,不敢出来吗?”

    没有人应声,只听见风的声音,鸟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呼吸声。

    丫鬟吓得哭了出来,却又不敢放声大哭,只能压抑着自己。

    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中,越是压抑,越是增加了一种沉重的气氛。

    “闭嘴!”

    周怡脸色铁青,很是不满。

    丫鬟连忙止住了哭声。

    周怡想了想,试图迈出一只脚。

    脚抬起来了,却始终无法落下。

    丫鬟呆愣愣地看着周怡,似乎很好奇金鸡独立的姿势真的很舒服吗,为何姑娘的脚始终不肯放下。

    周怡累了。

    金鸡独立的姿势让她感觉很吃力。

    前进还是后退,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周怡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她想追上去,看看顾玖是不是在搞什么名堂。

    可是膝盖上的痛提醒她,她要是胆敢前进一步,不知隐藏在何处的人,肯定会让她好看。

    最后,周怡妥协了。

    她放下了脚,往后退了一步。

    她表情难看,心中怒火升腾,怪自己,也怪顾玖,还有宁王府。

    她铁青着脸,对丫鬟说道:“我们回去。”

    丫鬟如释重负,心道姑娘总算想明白了。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哪里能随便乱来。

    顾玖跟随一等丫鬟来到厢房,换了衣裙。

    丫鬟送来了茶水,还有点心。

    “顾姑娘不如在这里歇息一会,松乏松乏。顾姑娘放心,这里僻静,不会有人来打扰。”

    顾玖点点头,“好啊!正好我也累了。”

    顾玖在窗户边坐下,吃着点心喝着茶,静静地等着。

    她知道刘诏会来,也知道那个丫鬟是刘诏派来的。

    所以这会她很平静,喝了茶,甚至有点想睡觉。

    她的眼睛缓缓闭上,听着窗外的鸟叫声。这样的天气,伴着一点点清风,最适合午睡。她甚至能一觉睡到傍晚。

    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人故意加重了脚步。

    她听见青梅和青竹的说话声。说得那么小声做什么,她都听不见了。

    脚步声又响了起来,直接朝她走来。

    顾玖没有睁开眼睛,她很享受这一刻的时光,不想因为任何人而被破坏。

    刘诏来到顾玖身边,先是盯着她看了一会。

    见顾玖不想搭理他,他干脆挨着顾玖坐下来,非常自然地握着顾玖的一只手。

    顾玖下意识地想挣脱,挣脱动作做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刘诏,眼神特别嫌弃。

    刘诏不以为意,“你终于肯睁开眼睛看我一眼。我还以为你今天都不肯见到我。”

    顾玖轻声一笑,“的确不想看见你。”

    “因为周怡的事情?”刘诏问道。

    “是,也不是。”

    顾玖不欲多说。

    从被指婚给刘诏那一天起,顾玖就知道自己的生活不再平静。

    可是当麻烦真的找上门来的时候,顾玖也无法做到完全的理智。

    她会生气,会愤怒,会记恨,甚至是诅咒刘诏。

    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可是,她不会将内心的情绪,坦露在刘诏面前。

    他们之间,并没有那么亲密。即便真的很亲密,彼此之间最好还是保留一点秘密比较好。

    刘诏郑重地说道:“周怡的事情我会解决,保证以后她没空来找你麻烦。满意吗?”

    顾玖:呵呵!

    她嘲讽一笑,“不满意又如何?”

    “不满意的话,本公子就做到让你满意为止。”

    这话很动听。

    若非顾玖历经两世,恐怕也会被刘诏打动。

    她若无其事地说道:“这是你该做的事情,我不会说谢谢。”

    刘诏浅浅一笑,“我知道。我就没指望你会说谢谢。”

    这女人在自己面前,是越来越不客气。可他偏就喜欢这样。

    顾玖笑了笑,没作声。

    刘诏伸出手,撩起顾玖耳边的碎发。

    顾玖特嫌弃地看着他,撇过头,想要躲开刘诏的手。

    “别动!”

    刘诏板着脸,“你的头发乱了,我替你理一理。”

    顾玖摇头,“不用。我自己来。”

    刘诏不听,坚决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

    顾玖哼了一声,对刘诏越发嫌弃。

    刘诏很心塞,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自从你我二人定亲后,你就对我各种嫌弃。本公子有那么差吗?”

    顾玖挑眉一笑,“你差不差,你自己不知道吗?”

    “本公子倒是不知道,还有人比我更优秀。”

    顾玖张口结舌,长见识了,没想到刘诏竟然如此自大。果然在他禁欲的表情下,隐藏着一颗闷骚的心。

    顾玖说道:“自你我二人定亲后,我的生活就彻底乱了,不复过去的平静。这账怎么算?”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等到婚后,本公子将名下的产业都交给你打理,你可满意?”

    顾玖意外,“你名下有产业?”

    刘诏附耳,顾玖急忙躲开。

    说话就说话,干什么凑那么近。难道不知道她很敏感吗?

    当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耳垂都会泛红,那样子太丢脸了。

    刘诏偷偷一笑。

    顾玖躲着他,他却觉着高兴。果然不是一般人。

    刘诏压低声音说道:“本公子偷偷在外面置办了一些产业,收益还不错。所以你不用担心本公子没钱,更不用担心需要你陶嫁妆银子养家。”

    顾玖诧异,“你竟然私下里置办了产业?”

    刘诏板着脸说道:“本公子可是将老底都交代了,这下你总满意了吧。”

    顾玖一脸傲娇,“你的产业,本姑娘可不稀罕。”

    刘诏忍着笑意,问道:“真不稀罕?本公子准备将产业交给下人打理,又担心下人能力不足,打理不好。罢了,能赚一点是一点。”

    顾玖挑眉,“区区产业,能有多少收益。而且你开销大,那些产业的收益够你一个人开销吗?说不定到最后还是得由我掏钱养家。”

    刘诏突然靠近顾玖的耳垂,悄声说道:“养我们的家。”

    顾玖伸手推开刘诏。

    这么热的天,靠得这么近,不嫌热吗?她都快要热死了。

    明明之前还有风的,这会风没了,屋里又热,顾玖难受得紧,感觉已经出汗了。

    她对刘诏说道:“你坐远一点,不要挨着我。”

    刘诏理直气壮地说道:“本公子就喜欢坐在这里。”

    “那我换个位置。”

    顾玖作势起来,却被刘诏拉着手不放。

    刘诏手上用力,顾玖脚下不稳,朝刘诏身上跌倒。

    刘诏顺势抱着顾玖,手臂揽着顾玖的腰身,充满了力量。

    顾玖脸颊微微泛红,额头上出了一点毛毛汗。

    两辈子,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她很不自在,甚至有些无所适从。

    她故意板着脸,怒道:“放开我。”

    刘诏板着一张棺材脸,说道:“你确定你能站稳?”

    顾玖呵呵冷笑,“你先放开我。”否则别怪本姑娘翻脸。

    刘诏忍着笑意,一脸严肃地放开了顾玖。可他却没有放开顾玖的手,他始终握着她的手。

    顾玖没有办法,只能挨着刘诏重新坐下来。

    她看着对方,扬眉一笑,“我若是养家,你就得事事听我的。”

    刘诏蹙眉,“这是为何?男主外,女主内,王府内的事情交给你我是放心的。但是朝堂的事情,女人就不要掺和进去。”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朝堂上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参与。可是王府内的事情,你都得听我的。”

    刘诏望着顾玖,等着她的下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