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92章 酒中有毒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吃元宝

    刘诏轻松接下顾珽的拳头。

    然后他很疑惑地问道:“你很愤怒?我招惹你了?”

    顾珽见自己用力挥出去的拳头被刘诏轻松接下,很是不服。

    他在军营锻炼了几个月,怎么可能连个病弱公子都不如。这太打脸了。

    更重要他感受到刘诏手臂的力量很大,远远大于他。

    说好了他要替妹妹出头,结果反而被打脸,这样是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见人。

    顾珽呵呵冷笑两声,“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能不知道?我妹妹刚到你家做客,就有人要打她耳光,这可全都因你而起。”

    刘诏蹙眉,“有人要打顾玖,谁?”

    当他问起谁的时候,语气突然变得森冷。

    他的女人,也有人敢动,活腻了吗?

    顾珽咬牙切齿,“你自己干的好事你能不知道?”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干过的好事多了去,我怎么知道是哪一件。”

    顾珽对上刘诏,完败。

    刘诏放开顾珽的拳头。

    顾珽连着后退几步,表情难看。

    刘诏擦擦手,一脸冷漠地说道:“你想替顾玖出气,我很满意。不过你找错了对象。内院发生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你走吧。”

    顾珽说道:“你娶了我妹妹,就要对她负责。你要是对她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刘诏目光清冷地盯顾珽,然后说道:“顾玖是我的妻子,她的事情不劳你来费心。你还是先想想要如何立足吧。”

    “你……”

    顾珽本想反驳,可是仔细想想,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着家世。等他自己能在军营中站稳脚跟,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不过输人不输阵,顾珽还是说道:“小玖是我妹妹,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对她不好。”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好不好,不是你能判断的。总之,顾玖会是我的妻子,而你,将来会是我的舅子,我会给你相应的尊重。

    但是也请你不要干涉我和顾玖之间的事情。我们将来做了夫妻,夫妻之间的事情,自然由我们自己解决。”

    顾珽咬咬牙,“公子诏,我会盯着你,一直盯着你。只要我妹妹受了委屈,就算不自量力,我拼死也要给你好看。”

    “勇气可嘉。顾玖有你这样的亲哥哥,没有枉费她的一番用心良苦。送客!”

    刘诏一声令下,小黄门进来,请顾珽离开。

    顾珽哼哼两声,识趣地走了。

    “林书平。”

    “小的在。”

    内侍林书平来到刘诏身边。

    刘诏板着脸,明显很不高兴。

    “派人查清楚,顾姑娘身边到底发生了何事?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宁王府动我的人。”

    “公子,小的已经派人去内院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过来。”

    刘诏瞥了眼林书平,“你动作倒是快,不错。”

    林书平笑道:“知道公子担心顾姑娘的安危,小的岂敢耽误。一听顾少爷说顾姑娘在内院受了委屈,小的就赶忙安排人过去调查。”

    “甚好!”

    打听消息的人很快回来。

    “启禀公子,福明公主府的周怡想打顾玖姑娘耳光,幸亏二少夫人及时赶到,阻止了周怡。不过顾玖姑娘应该受了惊吓,据说在花厅里乱跑来着。”

    “原来是周怡。”

    刘诏冷冷一笑。

    林书平说道:“公子,周姑娘性格要强,睚眦必报,只怕还会再生事端。”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本公子不会给她机会。”

    顿了顿,他又吩咐道:“派人照顾好顾姑娘,本公子不想再看见任何意外发生。”

    “遵命。”

    王府内院。

    丫鬟来请顾玖,“顾姑娘,王妃娘娘请你去正厅说话。”

    顾玖意外,“娘娘为何突然叫我去正厅说话?”

    “两位公主殿下都到了,听说顾姑娘也在,便想见一见。顾姑娘随奴婢赶紧过去吧,不可让王妃娘娘和两位公主殿下久等。”

    顾玖问道:“你刚说两位公主殿下,除了福明公主,还有谁?”

    “自然是福雅公主。顾姑娘没听说过吗?”

    顾玖笑了笑,“自然是听说过的,请前面带路。”

    顾玖跟随丫鬟来到正厅门口,经过通报,顾玖走了进去。

    “这就是顾玖。”

    顾玖刚刚站定,就听见宁王妃裴氏指着她对别人介绍。

    “顾玖,快来见过两位公主殿下。”

    顾玖微微一抬头,朝右手边看去。

    两位盛装打扮的陌生中年女性,模样有几分相似,都是一样的盛气凌人,眼神锐利。

    “臣女顾玖参见两位公主殿下。”

    福明公主这嗯了一声,“你就是刘诏亲自挑选的妻子,也不怎么样嘛。”

    宁王妃裴氏挑了挑眉头,没作声。

    福明公主盯着顾玖,“你为何不说话?莫非你心虚,还是你也认识到自己配不上公子诏?”

    顾玖福了福身,然后抬起头,直面福明公主。

    “回禀殿下,原本臣女也觉着自己配不上公子诏,无论是家世,才学,容貌,都差了京城名门贵女许多。

    可是后来我又想到,公子诏堂堂皇孙,宁王府嫡长子,自幼接受最严格的教导,眼光岂会差。

    他一定是在我身上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优点,才会选我为妻。故此,臣女认为自己还是配得上公子诏。”

    噗嗤!

    大厅内,有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就连宁王妃裴氏也难得地露出了笑脸。

    顾玖没丢王府的脸,这一点很好。

    不仅没丢脸,反而还暗讽了福明公主,那就是好上加好,更好。

    宁王妃裴氏暗暗点头,心道顾玖这丫头还算机灵,头脑灵活,应对有度。不愧是侯府小书堂教导出拉来的。

    福明公主眼神阴沉,眼一瞪,像是要吃人一样。

    她厉声呵斥顾玖,“大胆!你是在讥讽本公主没有眼光,识人不明吗?”

    “臣女不敢。公子诏选臣女为妻,定有他的道理。臣女对其中的理由也只是姑且一猜,并无别的意思。”

    福明公主呵呵冷笑,“好尖利的一张嘴,若是不罚你,你岂不是要翻天。来人,掌嘴。”

    “慢着!”宁王妃裴氏不满地盯着福明公主,“福明,这里是宁王府,不是你的公主府。顾玖也不是大街上的阿猫阿狗,她是本王妃未来的儿媳妇。你让人对顾玖掌嘴,到底何意?你眼里还有没有本王妃。”

    福明公主挑眉一笑,“嫂嫂还真当她是你的儿媳妇?”

    宁王妃裴氏神情恭敬地说道:“陛下亲自下旨,这还能有假。”

    “不过是一道赐婚圣旨……”

    “福明,慎言。”赵王妃提醒福明公主,眼神很不满。

    福明张口结舌,呵呵冷笑,“本公主倒是好奇的紧,区区一个小姑娘,竟然引来两位嫂嫂的维护。她何德何能?”

    宁王妃裴氏笑了笑,说道:“福明,此事和顾玖无关。你在本王妃的地盘上,不经过本王妃的同意就想动手教训人,你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

    其他皇子惧怕你,我们宁王府可不怕你。你要是来做客,本王妃欢迎。你要是成心找事,可别怪本王妃翻脸无情。”

    宁王妃裴氏表情严肃,将福明公主敲打了一顿。

    福明公主脸色难看,顾玖以为她会爆发,却没想到一转眼她竟然笑了起来。

    福明公主哈哈一笑,“瞧嫂嫂严肃的样子,怪吓人的。我不过是开个玩笑,嫂嫂还当真了。”

    宁王妃裴氏轻蔑一笑,“你当真本王妃自然当真。你若是开玩笑,本王妃也就当你是在开玩笑。”

    话到这个份上,福明公主自然不好再继续考教顾玖。

    顾玖暗自感叹,皇室成员,果然个个能屈能伸。上一秒怒目金刚,下一秒就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

    这变脸的功夫,以及撕破脸皮后依旧能笑谈自如的本事,顾玖甘拜下风。

    想要在皇室混,没有两把刷子,只怕没两个回合,命就交代了。

    顾玖暗暗提醒自己,绝地不能掉以轻心,她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福雅公主问顾玖,“听说你师从罗先生?”

    顾玖点头,“回禀公主殿下,正是。”

    “罗先生她还好吗?”

    顾玖说道:“罗先生苦夏,最近天气热,清减了些。”

    “是吗?”福雅公主的神情不明,之后就没再说话。

    宁王妃裴氏挥挥手,“顾玖,你先退下。”

    “遵命。”

    顾玖出门,正好和萧琴儿撞上。

    萧琴儿本是满脸堆笑,一见到顾玖,她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接着笑得更加开心。

    “这不是顾姑娘吗?顾姑娘已经见过了王妃娘娘,王妃娘娘一定很喜欢你吧。”

    顾玖轻声一笑,“原来是萧姑娘。别让王妃娘娘等久了,你快进去吧。”

    萧琴儿抿唇一笑,“顾姑娘竟然做起了传话的丫头,你放心,我这就进去。”

    萧琴儿越过顾玖,走进大厅。

    青梅不忿,顾玖拉着青梅,不准她胡来。

    她对青梅摇摇头,“别冲动,我们走。”

    等走远了,青梅才抱怨道:“那个萧姑娘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将姑娘比做丫头。姑娘嫁的可是王府嫡长子,她还不如姑娘呢。”

    顾玖轻声一笑,“人家故意刺激你,你还真上当了。难道她说我是丫头,我就真的变成了丫头吗?她不过是逞口舌之利,能有什么用。别气了,我们去花厅喝茶吃点心。王府的点心是极好的。”

    顾玖心头想着,将来她要是开一个点心铺子,专门挖王府的点心师傅。要是点心师傅不从,就挖点心师傅的徒弟。

    之后的时间,一直到午宴,都平平安安,没人来找她麻烦。

    顾玖心想,她是不是要转运了。

    午宴开始,大家移步饕餮阁用餐。

    顾玖和自家姐妹坐在一起。

    顾珍关心地问道:“二妹妹,你没事吧。”

    “多谢大姐姐关心,我还好。你们习惯吗,可有遇到为难的事情?”

    顾珍微微摇头,“倒是没有人为难我们,不过也没有人搭理我们。感觉我们来做客,纯粹就是多余的。”

    “委屈大姐姐了,以后不会这样的。”顾玖郑重地说道。

    顾珍笑了笑,“其实我一点都不在意,真要和皇室宗亲贵女们来往,我还浑身不自在。没人搭理我们,也挺好的。好歹见识了王府的富贵。”

    顾玥抿着唇轻咳一声,“王府的确富贵,许多物件,我连见都没见过。这还只是摆出来供大家随意观看的普通物件。

    不知道王爷王妃房里的摆件,又是何等罕见,说是绝世珍宝也不为过。二姐姐,今年你就要嫁入如此富贵的王府,你做好准备了吗?”

    顾玖挑眉一笑,“多谢三妹妹关心,我有没有做好准备重要吗?没有意外,最终我都会嫁到这里。”

    顾玥轻声一笑,“做好嫁进来的准备,好歹不会那么丢脸。要是连起码的准备都没做好,我担心二姐姐进了王府的门,会无所适从。”

    “三妹妹说的有道理,不如我敬三妹妹一杯。”

    丫鬟上前斟酒。

    顾玖端起酒杯,放在嘴边,准备一口喝下。

    下一秒,她神色微变,转眼又恢复了正常。

    她抬手,捂嘴,趁人没看见,将酒杯里的酒水倒在了地上。

    这酒有问题。

    酒的味道不对。

    这酒具体有什么问题,她不好做判断。反正不能入嘴。

    见顾玥端起酒杯喝酒,顾玖眼疾手快,凑过去,“三妹妹,让我闻闻你的酒,是不是比我的酒更香。”

    顾玥一脸嫌弃,“二姐姐,你可真过分,连酒水都不让我喝。不如也别让我吃菜得了。说什么敬酒,不过是说说而已。”

    顾玖笑了起来,“我和三妹妹开个玩笑而已,不用当真吧。三妹妹尽管喝吧。”

    顾玥的酒没有问题,色泽,气味都是正常的。

    只有她的酒有问题。

    明明两人的杯中酒都是从一个酒壶倒出来的,为何她的酒水有问题,顾玥的却没问题。

    还有,到底是谁要害她?

    是王府的人,还是周怡,或是福明公主?

    给她斟酒的人,是王府的丫鬟。那个丫鬟之前始终低着头,她都没有记住对方的长相,丫鬟已经不见了。

    顾玖放眼查看全场的丫鬟,注定只能失望。没个丫鬟都穿着一样的工作制服,分不清谁是谁,也无法确定之前给她斟酒的人到底是哪一个。

    顾玖端起酒杯,到底是她的杯子有问题,还是酒壶被人做了手脚。

    她闻了闻酒杯,上面还残留着酒水的气味,果然不对劲。

    已然无法判断到底是酒杯有问题,还是酒壶被人做了手脚。不过她更倾向于酒壶被人做了手脚。

    之前给她斟酒的丫鬟也有些可疑。

    顾玥喝了酒,脸颊泛红。

    见顾玖盯着酒杯看,就说道:“二姐姐想喝酒,说一声便是。何必望着酒杯故作姿态。”

    顾玖笑了起来,“三妹妹说的对,我得在喝一杯。”

    说话的同时,她手指微微一动,酒杯滚落到地上,落在地毯上,连一点响声都没有。

    顾珍一脸奇怪地看着顾玖。二妹妹学规矩学得最好,不该犯这样的错误啊。莫非是因为太紧张。

    她点点头,这里是王府,二妹妹紧张也是难免的。

    王府的丫鬟训练有素,见顾玖面前没了酒杯,急忙过来。

    “顾姑娘,奴婢给你重新拿个酒杯。”

    顾玖含笑点头,“麻烦你了。”

    “不麻烦。”

    顾玖这回将丫鬟的脸看清楚了。

    丫鬟捡起地上的酒杯,很快就给顾玖送来了一个新酒杯。得了允许后,丫鬟拿着酒壶斟酒。

    顾玖端起酒杯,放在鼻端嗅了嗅味道。

    这杯酒没有问题,一切正常。

    果然之前不是什么意外,的确有人要害她。

    到底是谁在她酒中下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