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87章 谢氏挨打

时间:2018-08-07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氏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对妾身的办法不满意,不知老爷有何想法?”

    顾大人微微眯起眼睛,“你若是对子女们的婚事上心,何至于珍丫头的嫁妆,到现在还没有开始预备。

    可见你所谓的对孩子们一视同仁,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哄骗本官。你心里头自始至终,都是亲疏有别。

    玥儿,珊儿,是你亲生的,你当然是早早地替她们打算。

    其他孩子不是你亲生的,你就嫌她们碍眼,当然不肯用心为孩子们预备嫁妆。”

    谢氏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叫起来,“妾身委屈啊。老爷这番话,是在戳妾身的心窝子啊。妾身跟着老爷这么多年,为老爷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临到老,却被老爷诛心。妾身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算了。”

    “够了!每次都来这一套,你不腻,本官都腻了。”

    谢氏眼泪都出来了,却被顾大人这一声呵斥,眼泪硬是没有落下来,只是挂在眼角。

    谢氏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大人,委屈地问道:“老爷到底看妾身哪里不顺眼,妾身改,可以吗?一进门就横挑鼻子竖挑眼,处处挑剔妾身的毛病。莫非果真死因为妾身老了,容颜不再,老爷就开始嫌弃了吗?”

    顾大人皱眉,“不要胡说八道,胡搅蛮缠。”

    “妾身并没有胡搅蛮缠。妾身只想得到一句实话,老爷是不是真的嫌弃妾身老了,所以妾身做什么都是错?”

    谢氏直愣愣地盯着顾大人,非要一个答案不可。

    顾大人皱眉,心头十分嫌弃,而且还隐约生出一股厌恶的心情。

    他也不知为何会如此。

    莫非果真是嫌弃谢氏老了,才会如此吗?

    顾大人微微摇头,肯定不是。他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嗯,是的。顾大人就是这么肤浅。

    顾大人厉声说道:“自进京以来,本官每日如履薄冰,早出晚归。府中的事情,基本上不过问,全交给你处置。

    就是因为本官信任你,相信你能替本官处理好内务,为本官分忧。

    可是你看看你,又做了什么事?三丫头的婚事就不说了,丢人现眼,本官都懒得提她。

    珍丫头的年龄摆在哪里,眼看都要成老姑娘了,你竟然连她的嫁妆都还没开始预备。这是做当家太太该有的样子吗?

    本官在外面打拼,回到府邸,还要替你操持家务,你是成心想累死本官吗?你若是管不好这个家,那就让能管的人来管。”

    顾大人一番疾言厉色,字字敲打在谢氏的心头上。

    谢氏承受不住,哇的一声大哭出声。

    “妾身冤屈啊!”

    “放屁,你有何冤屈?珍丫头的嫁妆没有提前预备,难道不是你的责任?”

    谢氏眼泪啪塔啪塔下来。

    这个画面,若是换做年轻时候的谢氏来做,定然是极美的,惹人怜爱。

    然而谢氏如今人老色衰,这副模样,再也激不起顾大人内心丝毫波澜。

    顾大人反而嫌恶的皱起眉头,一大把年龄,动不动就哭,成何体统。

    果然,厌恶一个人,对方笑是错,哭是错,说话是错,沉默是错,就连呼吸都是错。

    男人心狠起来,总是比女人更果断,更心狠,更无情。

    “自回京城以来,妾身自问问心无愧,并不敢拿内务打扰老爷。为何老爷非要挑剔妾身的错。”

    顾大人冷冷一笑,“你的意思是,你有错,本官还不能指出来吗?”

    谢氏低头,冷笑一声,“老爷找各种理由指责妾身,妾身不服。”

    顾大人大怒,“你还敢不服,谁给你的胆子。”

    谢氏抬头,直面顾大人,“妾身老了,容颜不在,老爷也因此厌恶了妾身,何不直说。你直接说出来,妾身也就认了。可是老爷却指责妾身没有打理好内务,明里暗里指责妾身不配做当家主母,故此妾身不服。”

    谢氏这会也是豁出去了。她的心伤了,就再也不肯伏低做小。

    她仗着两儿两女,又替老太太送终,笃定顾大人不敢对她如何。因此底气更是十足。

    啪!

    顾大人拍着桌子,“你反了天了,竟然敢质疑本官的话。”

    谢氏挺直了背脊,“老爷说的不对,妾身为何不能质疑?”

    顾大人怒极反笑,“珍丫头嫁妆到现在也没预备,你还有理了。”

    谢氏冷静地说道:“没有提前预备珍丫头的嫁妆,妾身的确有错。然而,妾身已经提出了解决办法,为何老爷还不满?莫非老爷有更好的办法?我倒是不知道,府中还存了这没用过的新式家具。”

    “府中有没有没用过的新式家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为嫡母,苛待庶女,你就是错。”

    “妾身哪里有错?”

    谢氏怒极,“针线,规矩,管家,读书识字,哪一样顾珍没学?何来苛待一说?对比其他府上的庶女,顾珍所学所得,强出十倍不止。如此这般,老爷还要昧着良心说我苛待庶女,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顾大人指着谢氏,“你,你……”气得说不出话来。

    谢氏反而越来越镇定,“老爷果真是厌恶了妾身。过去老爷总夸妾身做的好,当家理事是一把好手。而今,因着厌恶了我,便处处看我不顺眼,处处挑剔。

    果真是因为白姨娘为老爷添了一个儿子,老爷就不再将我们母子几人放在心上吗?”

    啪!

    顾大人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谢氏的脸上。

    谢氏捂着被打的脸颊,不敢置信地盯着顾大人看。

    她的眼泪挂在眼角,委屈,愤怒,“你竟然打我?”

    顾大人在打完后,其实就有些后悔了。

    可是当他对上谢氏这愤怒的目光,顾大人又瞬间认定自己没有错,谢氏就是该打。

    顾大人厉声呵斥,“打的就是你。你那是什么眼神。”

    “哈哈……哈哈哈哈……”

    谢氏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老爷打得好,终于打醒了妾身。”

    砰!

    谢氏抄起茶杯,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茶水四溅,溅落在顾大人的衣袍上。

    顾大人大怒不已。

    谢氏却没有因此停手。

    她不光是砸了茶杯,还砸了茶壶,将博物架上面的花瓶也砸了,衣服也剪了。

    她红着眼,怒气冲冲,像个疯狂的母狮子,死死地盯着顾大人,“老爷打我啊,要不要把我打死?打死我,你就可以另娶如花美眷。

    我不过是个妾扶正,谢家也只是暴发户。我算什么玩意啊,我生的孩子又算得了什么,连庶出都不如。

    庶出还能得到老爷一声关心,我生的孩子又得到老爷多少关心?

    嫡庶有别,嫡庶有别,这话是随便说说的吗?顾珍是庶女,难不成还非要比肩嫡出?

    那不如都以顾玖的嫁妆为标准,人人都准备四万两嫁妆,请人精工细作打制家具,好不好啊?”

    谢氏疯了,狂了,将内心的不满,对顾大人的怨气,全都一股脑的吐出来。

    什么后果,什么影响,她统统不在乎。

    这样憋屈的日子,她受够了。

    她要努力呐喊,让所有人都听见她的声音。

    顾大人咬牙切齿,“好,好得很。你倒是有理了,还敢当着本官的面砸东西。”

    谢氏呵呵一笑。

    顾大人怒斥一声,“你好自为之。”

    说完,甩袖离去。

    胡姨娘躲在芙蓉院外面,远远的就听见谢氏同老爷在吵架,她就没进去。

    见到老爷从芙蓉院出来,胡姨娘犹豫了一下,还是迎了上去。

    “老爷!”

    顾大人没好气地看着她,“何事?”

    “婢妾,珍丫头……”

    胡姨娘很后悔,她选了一个最烂的机会。瞧瞧老爷脸上的怒火,现在就不是谈话的好时机。

    顾大人板着脸,“是不是想说珍丫头的嫁妆?”

    胡姨娘连连点头。

    顾大人不怒自威,“此事本官自有主张,你退下。”

    说完,顾大人也不管胡姨娘是什么想法,抬步就离开了。

    芙蓉院内,谢氏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表情木然。

    屋里一地狼藉,各种碎片,四处都是,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春禾带着小丫鬟胆战心惊地走进来,命小丫鬟赶紧将屋里收拾干净。

    她上前,来到谢氏身边。

    “太太消消气。”

    谢氏自嘲一笑,“我是不是完蛋了?”

    “不会的。夫妻吵架是常有的事情,这回太太和老爷不过是吵得厉害了点。”

    谢氏摇摇头,“他的心,我已经没办法收回来。呵呵……”

    谢氏心头又怒又惊,满腹心酸。

    年老色衰,顾大人竟然毫不犹豫地厌弃了她。

    她是正儿八经的当家太太,连起码的体面,顾大人都不肯给她。

    莫非在顾大人心目中,这么多年,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妾,可以随意作践吗?

    欺人太甚。

    如果今天的人换做苏氏,谢氏可以百分百肯定,顾大人绝不会厉声呵斥苏氏。

    就算对苏氏不满,顾大人说话的时候也会是客客气气,给彼此留下余地。

    谢氏又一次笑了起来,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一日为妾,终身是妾。老爷眼中可曾正儿八经将我当做当家主母看待?”

    “太太糊涂了吗?你当然是当家主母。”春禾说道。

    谢氏缓缓摇头,“不,在老爷的心目中,我依旧是当年的小妾。所以,他才敢如此轻贱我。”

    “太太想开点,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奴婢这就派人去请六少爷。”

    “不要去。”

    谢氏不想让宝贝儿子见到自己丢脸的一面。

    可是她也不想想,顾府就没有真正的秘密。

    顾大人和谢氏两口子大吵一架的事情,长着翅膀,迅速传遍全府,甚至传到了隔壁侯府的耳朵里。

    老夫人魏氏就说道:“两口子老夫老妻,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吵吵闹闹,让小辈们看笑话。”

    大夫人小魏氏消息灵通,说道:“听说起因是珍丫头的嫁妆。许家那边希望七月大婚,因为许三郎过了年就要去北边换防,此去少说两三年。

    早点成亲,小夫妻也能多点时间彼此熟悉,若能怀上孩子那再好不过。

    可是因为谢弟妹事先没有替珍丫头预备嫁妆,时间又这么紧张,两口子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老夫人魏氏蹙眉,“谢氏也糊涂,珍丫头即便是庶女,也不该不管不问。嫁妆的事情他们两口子谈好了吗?”

    大夫人小魏氏摇头,“两口子光顾着吵架,什么事情都没谈成。”

    老夫人魏氏小声斥责,“简直荒唐!”

    ……

    顾府,顾珍趴在床上大哭。

    胡姨娘心疼坏了。

    “为了我的嫁妆,父亲和太太吵起来,我的嫁妆怕是没人给准备。七月就要大婚,我该怎么办?难道要我空着手嫁到许家吗?”

    胡姨娘拍拍顾珍的背,“你先别哭,事情没到那个地步。”

    “太太和老爷吵翻了,肯定没心思替我准备嫁妆。父亲每日忙着衙门里的事情,自然是没空的。姨娘,你说我的嫁妆谁还上心?就因为我是庶出,就活该被忽视,呜呜……”

    胡姨娘皱眉,“你别胡说。老爷不会不管你,老爷都说了,你的嫁妆他自有主张。”

    “我不信,我不信。”顾珍只顾着伤心,整个人陷入深深的绝望中,感觉生无可恋。

    ……

    顾大人气呼呼地回到外院书房,想到谢氏的种种恶行,心头对谢氏越发厌恶。

    更何况谢家与他不共戴天。

    果然,谢家出来的人,一个个心都是黑的。

    管家顾全数次欲言又止。

    顾大人怒斥,“有什么话赶紧说。”

    顾全斗胆说道:“启禀老爷,你和太太吵架的事情,已经传遍全府。”

    “谁传出去的?放肆!”

    顾全没作声,这种事情哪里瞒得住啊。

    两口子吵起来的时候,芙蓉院院门口人来人往,大家情愿绕远路,也要从芙蓉院门口经过。不就是想听听吵些什么。

    这种事情拦得住一个人,哪里拦得住十个人。

    众口铄金,两口子还没吵完,消息已经传扬出去。

    顾大人恼怒至极,好歹还有理智在。

    他现在也有些后悔,不该和谢氏吵起来。

    府中没有秘密可言,早知道吵架丢脸,他就忍一忍。

    然而当时那种情况下,真的是忍无可忍。

    谢氏哪有当家主母的样子,简直就是个疯婆子。还是个丑陋的疯婆子。

    顾大人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

    管家顾全又提醒道:“老爷,大姑娘的嫁妆还没解决,该怎么办?”

    顾大人想说凉拌,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顾全见顾大人沉默,就问道:“要请太太为大姑娘置办嫁妆吗?”

    顾大人冷哼一声,“不用。这件事本官交给你来办。”

    顾全连连叫苦,“老爷,小的不行啊。小的还要忙着替二姑娘置办嫁妆,许多事情都没有头绪,正在发愁。这再添上大姑娘的嫁妆,小的就干不了任何事情,也就无法替老爷分忧。”

    顾大人拍着桌子,“连份嫁妆都置办不好,要你何用?”

    顾全委屈。

    嫁妆哪有那么容易置办,处处讲究,处处都要用心。

    为了替二姑娘置办嫁妆,顾全感觉自己要减寿三年,太操心了。

    他想了个主意,“老爷,都说二姑娘极为能干,管家理事一把好手,而且算账特别厉害。不如请二姑娘出面,替大姑娘置办嫁妆。只要给足银钱,想来二姑娘定能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顾大人先是皱眉,“二丫头一介小姑娘,如何能替人置办嫁妆?”

    “老爷仔细想想,二姑娘将来要嫁到王府做大少奶奶。趁着现在的机会,多历练历练,等到了王府,二姑娘才能从容不迫打理王府内务。”

    顾大人想到王府公子议的婚期在七月,比公子诏和顾玖的婚期整整早四五个月。

    这样的话,顾玖的确需要多加历练。

    否则到了王府,恐怕会寸步难行,遇事连个主意都没有。

    顾大人暗暗点头,“去将二姑娘叫来。”

    “小的遵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