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八百零六章 看衰者军团

时间:2018-08-04作者:沉默的爱

    “白狼,在这样一场比赛中,你拿到了46分11篮板10助攻,并在最后的几个回合杀死了比赛,你是如何做到的?”记者问。

    白已冬的笑容使人如浴春风:“我希望今晚的比赛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我们打得很好,湖人也打得很好,我只是在最后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你最后对科比说了什么?”记者好奇心很重。

    “没什么,我只是祝他好运。”白已冬的现场采访就此结束,记者一声谢谢,他挥手致意,而后便走进更衣室。

    标靶中心响彻着狼嚎声,观众欢快地退场。

    “克里斯,是时候竞猜总决赛了,你觉得明尼苏达胜算几何?”迈克·布林问道。

    韦伯笑道:“就算对手是历史巨星联队,我也站在森林狼这边。”

    “全新的对决,森林狼和凯尔特人、特雷西对白狼、kg对白狼……有太多的故事了。”布林叹道。

    韦伯道:“我相信有很多传奇的故事即将发生。”

    白已冬和遇到的每一个工作人员击掌,他的队友统统向他表示祝贺。

    他有点疲惫,连续四年打进总决赛,身体负荷早就到极限了。

    白已冬冲了个澡,热水打在他的头上,过去四年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要干什么,需要干什么,未来在哪……

    答案显而易见,白已冬的心中,升起了一个清晰的目标。

    “闭上眼睛,你将看到更多。”

    不知道是哪来的声音,或许是从白已冬的心里发出来的,或许是他在自言自语。

    白已冬看见了麦迪、加内特、皮尔斯、雷阿伦…

    他看见了凯尔特人飘浮在空中的十几面冠军旗,他还看见了好像古代死士一样狂热的球迷。

    白已冬睁开眼睛,刚才看到的所有东西全部消失了。

    “白狼,看来你已经在想总决赛了。”哈达威身上挂着浴巾,看起来是刚洗完。

    白已冬眼神古怪地盯着他,“你也洗澡?”

    “不行吗?”哈达威反问。

    “一分钟都没打的人,需要洗澡吗?你身上根本没有汗吧。”白已冬揪着这件事狂怼哈达威。

    哈达威伤心不已:“你以为在场边给你们呐喊助威就不累吗?”

    “也没听见你的加油声有多大啊。”白已冬还挑三拣四的。

    “等等,你别扯开话题,刚刚你是不是在想总决赛?”哈达威只想转移这个话题。

    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白已冬用浴巾擦掉身上的水。

    “是又怎样?”

    “那你准备好跟特雷西一决胜负了吗?”

    “还没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在那之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白已冬说。

    “现在有什么事情比总决赛还重要?”哈达威问道。

    白已冬道:“有啊,洗完澡,回家睡个觉,这就是比总决赛更重要的事。”

    “这也算?”哈达威瞪大眼睛。

    白已冬道:“不休息好的话,就没有体力,没有体力又怎么打好总决赛?你说这是不是比总决赛还重要的事情?”

    哈达威只好闭嘴,他是辩不过白已冬的。

    之后,白已冬洗完了澡,他穿好衣服,独自离开,前往停车场开车回家。

    白已冬的确是累坏了,一回家,他跟楚蒙说了几句话,然后抱着白清欢上床,说是要哄孩子睡觉,结果把自己哄睡了。

    白清欢看着爸爸一动不动,不理解他在干什么,也许是因为无聊,或者被抱得不舒服,所以淘淘大哭。

    饶是女儿哭成这样,白已冬也没有醒来,完全睡死了。

    楚蒙只好把也白清欢抱起来,放到婴儿床上。

    回到寝室里,她看到白已冬侧身躺着,睡得像吃饱就睡的猪。

    楚蒙温柔地把他的身体翻过去,盖好被子。

    第二天醒来,全世界都在讨论总决赛的对阵。

    这无疑是一组很有戏剧性的对阵,白已冬和前队友,本季所向披靡的绿军对追逐四连冠的森林狼。

    “森林狼69胜,凯尔特人72胜,如果真的有人觉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只有3个胜场的话,那个人的脑子一定有问题。”

    比尔·西蒙斯认为总决赛每没有悬念,凯尔特人能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

    “不是对森林狼不敬,但是两支球队的差距非常明显,除非奇迹发生,否则森林狼很可能被磨合完毕的绿色军团横扫出局。”

    巴克利笃定凯尔特人必胜。

    “如果我每次考试都能遇到这样的送分题,那我就再也不用补考了,让我们准备送别森林狼吧,传奇即将落幕。”

    越来越多看扁森林狼的声音出现,而公开支持森林狼的名人只有两个。

    一个是对森林狼迷之自信的韦伯,另一个就让人意外了,是主队刚刚被淘汰的历史最佳控卫魔术师。

    魔术师旗帜鲜明地表明他的立场:“我完全支持森林狼,作为一个湖人,我最不愿看到的是波士顿在总决赛结束后举行冠军游行,他们已经二十多年没有拿到冠军了,我希望这个时间持续得更长一些。”

    韦伯和魔术师的支持显然比不过势欲滔天的看衰声,他们的声音激起了一点水花,但很快就被洪水猛兽般的反面舆论压下去了。

    “早,看新闻了吗?“希米恩跟他见到的每个队友打招呼。

    “我看了个‘论森林狼为什么无法战胜凯尔特人’,写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乌基奇道。

    希米恩大笑:“我看了一篇“森林狼要怎么做才能在凯尔特人的手上拿下一场胜利’,写得非常棒,我看着都信服。

    “这么巧?我也看了一篇,标题叫‘论总决赛,凯尔特人十胜,森林狼十败’文章流畅,行文华丽,叫人拍案惊绝。”哈达威盛赞那篇文章。

    白已冬是不知道这帮人怎么这么无聊,休息都来不及还看那种让人沮丧的文章。

    “白狼,你肯定也看了吧,有什么感想吗?”哈达威问道。

    白已冬摇头道:“没有,我很早就睡了。”

    “没有?”哈达威惊奇地看着他。

    “的确没有。”白已冬道。

    他的队友难以置信:“你不是最喜欢看这些乱七八糟的吗?”

    这么说白已冬就不开心了,什么叫他喜欢看乱七八糟的?

    就算他喜欢看乱七八糟的,那也是选择性地看,哪像这几个人,来者不拒,什么都看,也不怕辣眼睛。

    瓦沙贝克属于训练馆里比较安静的人,如果没人打扰,他就自己练自己的。

    “波努,你的接球投篮还有提升空间,你必须习惯运一次球再投篮,这对你自己,对战术的完善都有很大帮助。”

    摩奇斯一直建议瓦沙贝克开发运球一步跳投。

    瓦沙贝克对基本功不自信,听是投进去了,但没怎么练。

    摩奇斯继续说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射手,但只是专精于定点跳投的话,容易被人针对,如果你能开发出运球跳投,对你和球队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

    “我愿意练。”瓦沙贝克道。

    摩奇斯笑道:“既然你就这么说,我回去就准备训练计划。”

    瓦沙贝克点头,然后就开始日常训练。

    “斯丹克之子,你这么练有用吗?”刚打出生涯最佳一战的梅德维德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表现。

    梅德维德在抢七大战中的表现是现象级的,全场出场40分钟,得到10分10篮板6封盖。

    如果说白已冬是赢球的头号功臣,梅德维德就是二号功臣,他的内线防守废掉了湖人大部分的阵地突破。

    他的进步幅度改变了nba对年龄的认知,他现在23岁,却在不到的一年的时间里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他的未来会怎样,没人说得清楚。

    “总比你整天胡说八道令萨欧拉蒙羞来得好。”瓦沙贝克刻薄地说。

    梅德维德自豪地说:“我确信萨欧拉会为我的表现而骄傲,蒙羞?不存在的!”

    “是吗?你怎么知道萨欧拉不会因为你的表现而感到羞耻?在我看来,你让萨欧拉蒙羞的时候比让他自豪的时候多的多。”

    “你胡说!”

    唉,又来了…

    白已冬正在考虑训练时在耳朵里塞个棉花,就是不知道对身体有没有害,如果无害,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

    比起耳朵里塞棉花训练带来的不适,这两人的废话更让人难以忍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