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七百二十章 何以言弃

时间:2018-07-10作者:沉默的爱

    白已冬在不知名的房间里醒来,他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看了看左右,还好没看到『裸』睡的女人。

    他只记得昨晚跟乔丹喝完了那瓶59年的葡萄酒,然后跟乔丹探讨了一下人生。

    “四连冠?”白已冬记得昨晚的话题,也记得自己昨晚趁着酒劲说了几句大话。

    回想自己昨晚说过的话,白已冬有些难以直视。

    四连冠,说的轻巧啊!

    既然话说出口了,如果不做到,肯定会被乔丹嘲笑。

    可是这个目标太难了,以森林狼现在的配置,和凯尔特人与湖人相比差了太多太多。

    白已冬穿上衣服,什么也不想了。

    白已冬推开房门,正好看见乔丹在客厅看报。

    白已冬愣了几秒,好像停止了工作的机器人:“冒昧的问一句,这是在哪儿?”

    乔丹把报纸合上,“很明显,你在我家。”白已冬『揉』了『揉』眼睛,既然是在乔丹的家里,那他就不用客气了。

    走到洗手间,拿起备好的洗漱用品一通洗漱,“你在看什么东西啊?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看报纸。”

    乔丹把报纸翻过来,只见报纸的头版上写着“狼猫战后,白狼与会晤,商量加盟事宜。”

    “放他妈的狗屎!”白已冬叫道。

    乔丹扔掉报纸,“你打算在阿波利斯终老吗?”乔丹的话得别有深意,白已冬看了他一眼,说“是的,我想在阿波利斯终老。”

    “你要是觉得在阿波利斯没有挑战,夏洛特欢迎你。”这才是乔丹想要说的。

    去山猫?这是白已冬想都没想过的事情,遥想当初,刚进联盟就当乔丹的小弟了,现在功成名就,难道还要当乔丹的员工吗?

    就算退役,白已冬也不想去山猫。

    “不去,死也不去。”白已冬肯定地说。

    乔丹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我也不指望你来,吃点东西吧,然后我让人送你去机场,你的球队已经先走了。”

    白已冬随后在乔丹的专职司机接送下前往机场,乘坐飞机前往阿波利斯。

    六连客之旅,森林狼四胜二负,还算不错,对于看惯过去三年森林狼所向披靡的球『迷』来说,本季输球的频率太频繁了。

    毕竟,森林狼刚刚经历了一个传奇的71胜11负赛季,身为三连冠的王者,下滑幅度太大了。

    昨晚,联盟的头条不是砍下59分的白已冬,而是本赛季第一次吃到败仗的凯尔特人。

    湖凯相逢,紫『色』与绿『色』是大半个世纪以来最经典的对决。无论过了多久,紫金军团和铁血绿军都不会褪『色』。

    而今,两队都已重建完成,各自组成了一支足以冲击总决赛的球队。

    昨天一战,两队鏖战到最后,科比用一记中距离跳投绝杀凯尔特人,终结了凯尔特人创纪录的开局23连胜。

    “我们不得不承认,森林狼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湖人和凯尔特人,经常多年的变迁,再次成为了联盟的主题。”

    白已冬走出机场,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的记者蜂拥而至,把他围得无路可逃。

    白已冬草草回答了几个问题便在机场保安的保护下从记者的包围中脱身。

    “去哪?”司机问他。

    “市区内新建的那所天主教堂。”白已冬想都没想。司机很快把白已冬送到了地方。

    白已冬给了他双倍车费:“请你帮我保密,不要让人知道我在这里。我等下还会打你的车。”

    “这是我的荣幸。”司机高兴地说。

    白已冬离开的这段时间,鲍克的训练由他训练团队里的一个年轻人代管。

    这个年轻人叫格温阿尔斯通,是哈佛大学最年轻的硕士之一。

    “彼得看到你来的话,训练肯定更有活力。”肯扎德笑道。

    白已冬和肯扎德前往鲍克的训练场所,是一间公用体育馆,平时没什么人来。

    鲍克正热身,阿尔斯通拿起笔统计数据,他要跟白已冬做一个训练汇总。

    “白狼,这是彼得的训练报告。”阿尔斯通把他的统计报告交给白已冬,“一开始他需要五分钟才能跑完1000米,掌握了技巧以后,提升了四十秒。”

    “还有提升的空间吗?”白已冬问道。

    阿尔斯通跟个机器人,不夹杂丝毫感情:“有是有,但是时间不够。”

    “他不是天赋型的选手,只能依靠长年累月的积累来提高,但我们只剩下20天了。”阿尔斯通说得很清楚了。

    白已冬问道“这件事你跟他说了吗?”“我怕影响他的积极『性』。”阿尔斯通说。

    “不!他有权利知道这件事,他必须要做好迎接最坏结果的打算。”肯扎德开口道。

    白已冬看着肯扎德,他一直都不知道肯扎德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带着希望不好吗?”白已冬问。

    肯扎德道“带着虚无缥缈的希望走下去当然好,但是面对毫无希望的结果,依然积极向上,努力拼搏,这才是人生。”

    “你是神父,你说的算。”白已冬不打算就这个话题多说,肯扎德比他们了解鲍克,既然他觉得鲍克可以承受这个结果,那就让他知道这件事。

    当天训练结束以后,白已冬带他们去吃饭,饭桌上,阿尔斯通开口了。

    “彼得,你现在的速度比刚开始训练的时候有显着的提高。”阿尔斯通用一句让人舒心的好话打破沉默。

    鲍克谦虚地说“多亏了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帮助,我也不会进步这么快。”

    阿尔斯通眼睛飘到白已冬和肯扎德的身上,向他们做最后的确认真的要说吗?

    白已冬让肯扎德决定,肯扎德点头直接说吧。

    “可是,这还远远不够,如果你的目标是取得名次的话,现在这个成绩是不够的。”阿尔斯通说,“参赛人员的平均速度是3分30秒,你现在最多可以达到4分20秒,如果现在参赛的话,可能不会如你所愿。”

    “我应该怎么提高呢?”鲍克问道。

    “你很勤奋也很刻苦,如果你足够努力,再这样训练一年的话看,我想你可以轻松达到这个水准。”阿尔斯通说道。

    “可是……我们只有20天了。”鲍克迟疑道。

    “所以,你提高的空间很有限,如果你不在意名次的话,那就没关系如果你在意名次,你需要心理准备。因为结果可能和你想象中的大不一样。”阿尔斯通这话说得鲍克的心都凉了。

    这顿饭吃得很安静,除了白已冬没人说话。

    当晚,鲍克没有加练。平时他会在晚上独自加练,今晚却没有。

    “看来我们的彼得决定放弃了。”肯扎德在鲍克的房间里说。

    鲍克低着头说“格温建议我不要透支身体,应该多注意休息,这样训练更有效果……”

    “是吗?你真的是因为听从了格温的话才选择休息吗?”肯扎德的眼睛好似能够穿透人心。

    肯扎德目光一转,“还是说,因为格温晚上说的那番话,使你放弃了比赛?”

    “我没有放弃,但我就算每天不睡觉,我也达不到平均水准。”鲍克说。

    “是吗?这样就可以放弃了吗?比赛已经结束了吗?你落到最后一名了吗?”肯扎德的问题像连珠炮弹一样打到鲍克的身上。

    肯扎德走到鲍克的面前:“彼得,你喜欢跑步,不是吗?”

    “我喜欢!”鲍克大声说。

    “你是为了名次比赛吗?你是为让我高兴比赛吗?为了给教会村争光比赛吗?”

    “不是!”

    “那你是为了什么比赛?”肯扎德的问题像手术刀一样破开鲍克的内心,『逼』他吐『露』心声。

    鲍克的嘴唇在颤抖,肯扎德的目光给予他极大的压力,他吞了口唾沫:“我为了自己比赛,我为了让自己开心而比赛。”

    “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肯扎德问。

    鲍克默默穿上跑步鞋,离开了房间。

    白已冬想为肯扎德鼓掌,这一碗鸡汤灌得真是干净利落。

    “彼得还是太年轻了,居然会听信你的谗言。”白已冬调侃道。

    肯扎德说道“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不会轻易放弃,只是自己钻进了牛角尖,需要别人推他一把。”

    “无论如何,在结果出来之前,他都应该全力以赴。”肯扎德说,“放弃是这个世界上最可耻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白已冬感觉肯扎德另有所指。

    话刚说完,肯扎德捂着胸口“白狼……帮我拿一下『药』……”

    “『药』?”

    “在教堂!”

    白已冬拿起知道在哪,背起肯扎德迅速跑到教堂,把『药』拿给肯扎德。

    肯扎德喝水都顾不上,张口就把胶囊状的『药』吃下,然后捂着胸口,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半晌,他才归于平静。

    肯扎德走到教堂中央,那是给教徒说教的地方,“上帝,谢谢你没有把我召回。”公牛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