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

时间:2018-07-10作者:沉默的爱

    七月的白镇正值一年最热的时候,树林风貌,绿茵旺盛,鸟虫于其间欢欣鸣啭。品書網

    白已冬与罗德曼在这一天抵达国,此前他们已经应付了数十个记者的采访,现在正在前往梦幻学院的路。

    “你怎么没和我说过这件事?”罗德曼指的是梦幻学院,他才知道白已冬办了所学校。

    白已冬说:“这不是跟你说了吗?”“到了国你才跟我说?是不是我不来国的话你永远都不跟我说?”罗德曼问。

    白已冬说道:“如果你不来国,那没有知道这件事的必要。”

    “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谈的。”罗德曼看起来很伤心。

    白已冬知道他又在演,千万不能被他的演技所蒙蔽,即使哭了那也是鳄鱼的眼泪,不可当真。

    和罗德曼相处这几年,他已练出了一副铁石心肠,“对啊,我们的确无话不谈,我之前不跟你说是因为没有必要。”

    “现在有必要了?”

    “有啊,我们正在前往学校的路,我当然有必要跟你说这件事,省的到时候再解释。”

    白已冬的话滴水不漏,罗德曼也挑不出毛病,“你为什么要办这所学校?”

    “没有特别的原因,只因为我想这么做,仅此而已。”白已冬回答。

    一到学校,罗德曼愣了几秒,“好像回到了我的高。”

    “有美国的感觉吧?”白已冬笑问。

    罗德曼重重点头:“太有了,我怀疑这所学校是你从美国搬过来的。”“迈克尔也这么说。”白已冬笑道。

    现在正是暑假,学生正在享受假期,梦幻学院篮球队的暑假集训却刚刚开始。

    这是篮球队成立的第一个夏天,去年入学的小孩都大了一岁,被教练看重的孩子将留在学校进行为期一个半月的训练。

    剩下的半个月,将由学校总负责人薛联络适龄对手进行友谊赛。

    “好多的小孩。”罗德曼看见露天篮球场有无数小孩在打球。

    白已冬说:“这里对外开放。”

    “对外开放?篮球队不在这里?”罗德曼问。

    “当然不在这。”白已冬将罗德曼带到室内篮球馆,“薛。”

    “校长。”薛跑过来说:“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学校最近怎么样?”白已冬问。

    薛回答:“很好,篮球队已经步入正轨,拜亚斯看重了好几个小孩,现在正带他们训练呢。”

    “新校区呢?”白已冬问。

    薛答道:“年底能完工。”

    “年底?新学期的教室会不会吃紧?”白已冬对学校的大小事务都很关注。

    薛笑道:“请您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你办事我放心,去忙吧,我随便看看。”白已冬笑道。

    “好,有事随时叫我。”薛说完便走开了。

    “bye,好久不见。”拜亚斯看见白已冬,严肃的表情为之一变。

    随即,他又跟罗德曼打招呼,“你好丹尼斯,我是拉·拜亚斯。”

    “你是这里的教练?”罗德曼问。

    拜亚斯点头。

    白已冬问:“拉,这些小家伙没少给你添麻烦吧?”“按照你们国人的话说,我是痛并快乐着。”拜亚斯玩笑道。

    “有遇到什么麻烦吗?”白已冬问。

    拜亚斯的目光落到一个四肢修长却又极其瘦弱的小孩身,“那孩子需要建立信心。”

    “那是...”白已冬感觉自己见过这小孩,但又忘了在哪见的。

    “布图。”拜亚斯喊道:“别东张西望的,看紧自己的人,好好利用你的身高!”

    “布图?”白已冬猛地想起去年薛带进体育场的那个小孩。

    是那个小孩?白已冬问:“他怎么样?”

    “他是这批孩子里最小的一个,也是最高的一个,更是最快的一个。”拜亚斯简单的概括布图的特点。

    最小最高最快?白已冬的脑筋转得很快,“丹尼斯,你是怎样培养自信心的?”

    “很简单啊,抢篮板,篮板越多我的信心越足。”罗德曼说。

    白已冬点头:“不错,布图也需要自我鼓励式的建立信心。”

    “赵黎呢?”白已冬问拜亚斯,“他这一年进步大吗?”

    “赵最让我放心,他是这支球队的领袖,他的年纪是最大的,也是最成熟的,bye,赵成长得这么快真是多亏了你。”拜亚斯笑道:“他跟我说了那场赛。”

    “我只是派他场而已。”白已冬说。

    拜亚斯说道:“很多人都无法挖掘出自己的天赋,你把他挖掘出来了,也许你觉得和你没有关系,但如果没有你,赵也许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即使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给你涨工资。”白已冬迅速歪楼。

    拜亚斯苦笑,他说这些可不是想让白已冬给他涨工资。

    罗德曼站在场边看这群小他好几轮的孩子打赛,他尤其关注布图。

    布图的身高是那些孩子里面最高的,而且速度其他人更快。

    四肢修长,肩膀宽阔。

    可以说,他的身体条件好的一塌糊涂。

    老天是公平的,给了布图优秀的身体,却没有给他配一颗强者之心。

    布图在场看起来很迷茫,他永远站在队友的身后,不会做出决策,连抢篮板都是因为对手卡住他才反应过来。

    罗德曼吼道:“你这么高的个子是干什么用的?把那小子顶开,用你的胳膊把球抓住!小家伙!听到了吗?喂!fuck!”

    白已冬走过去说:“你说得很好,可他听不懂。”

    “帮我翻译!这小子这么打球是不行的!”罗德曼恨不得去手把手指点布图。

    白已冬说:“拜亚斯才是他们的教练,我们无权干涉,慢慢看吧。”

    罗德曼急得要跳起来,“小时候走歪了路,长大改不回来了!”

    白已冬说:“你说得有道理,但这是拜亚斯的球队,我们不能越权,先看着吧,你可以等赛结束再指点他。”

    “可他听不懂我说什么。”罗德曼无奈地说。

    白已冬道:“我帮你翻译。”

    “好!那咱们等这场赛打完再把那孩子叫过来。”罗德曼铁了心要指点布图。

    赛结束后,拜亚斯狠狠地批了布图一顿,“布图,你得拿出自己的骨气,像个男子汉一样在篮下要位!别忘了你的职责,这里没有人你更高,你怎么能让你矮小的人抢到那么多篮板?”布图低头挨训,一声不吭。

    白已冬把布图叫了过来,“孩子,你叫什么?”

    “布图。”布图小声回答。

    白已冬问:“你是哪里人啊?”

    “新疆。”布图回答。

    新疆?白已冬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名字听起来那么怪了,“你知道教练为什么骂你吗?”“因为我没抢到篮板球。”布图回答。

    “这只是其之一。”白已冬从地抓起一颗球,“你喜欢篮球吗?”

    “喜欢,我非常喜欢。”布图答复白已冬的时候眼里放光。

    这不是自信吗?布图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有自信。

    白已冬笑了笑,“那你知道怎样才能打好篮球吗?”“努力、拼搏...”布图想了半天,说出这两个词。

    “还有自信。”白已冬把球抛向篮筐,不进,地跳起来将球抓下,“布图,你是锋吗?”

    “嗯!”布图重重点头。

    白已冬道:“既然是锋,看到别人投篮,你该怎么办?你该冲进篮下卡位,你要抢篮板。”

    “bye,这个我更有发言权!”罗德曼急着说。

    突然换成一个凶神恶煞的外国人,布图心里发毛。

    白已冬笑道:“别看这叔叔长得丑,其实他是好人。”

    “bye,告诉他,我是nba的篮板王。”

    “丹尼斯,他可能还不知道nba是什么。”白已冬笑道。

    罗德曼想了想说:“那你说我是地球最会抢篮板的人。”

    真敢吹啊...白已冬将罗德曼的话简单地翻译为:“他很会抢篮板,可以教你很多哦。”

    布图来了兴趣,“我要怎样才能抢到篮板啊?”

    “他说,他要怎样才能取代你成为地球最会抢篮板的球员。”白已冬如此翻译布图的话。

    罗德曼乐了,“小家伙有志气!我喜欢!”

    “跟我卡位。”

    “布图,跟他卡位。”声音一落,罗德曼把球打到篮板,布图迅速靠过来。

    他当然抢不过罗德曼。

    罗德曼轻易把他压住,收下篮板球,“我对你的优势像你对那群家伙的优势一样,你完全可以这么抢篮板,再来!”

    “布图,他要你继续。”

    如此反复十几次,罗德曼假装被布图顶开,让篮板落到布图的手,“你看,只要你主动卡位,能把人顶开,把人顶开,篮板是你的。”

    白已冬简洁地翻译:“把人顶开,篮板是你的。”

    “过来,我再教你一点抢篮板的诀窍。”罗德曼把布图招呼过去。

    白已冬告诉布图,罗德曼要教他卡位的技巧。

    很多东西不用翻译,罗德曼以身示范,布图有模有样地学了一会便学会了。

    “布图,过来,还有一场赛呢。”拜亚斯喊道。

    布图和白已冬罗德曼打了招呼便跑过去了。

    白已冬与罗德曼全程看了这场赛,布图的卡位积极不少,抢了许多篮板球。但依旧缺少自信。

    罗德曼说:“他很有天赋。”

    “我知道。”白已冬说:“得想个办法帮这孩子建立自信心。”

    “我既然来了,不能白来。”罗德曼像李小龙似的蹭了蹭鼻柱,“看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