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二百三十七章 谢谢

时间:2018-07-10作者:沉默的爱

    乔丹要和白已冬一起来中国的消息传遍了世界www.kanshu.la

    终于,这位全球闻名的天皇巨星终于要踏入中国。

    这是乔丹第一次来中国,他的到来远比白已冬回国更引人关注。

    白已冬原以为凭借自己在国内的巨大人气能让乔丹感到失落。

    现在看来,他的许多球迷同样是乔丹的球迷。

    一下飞机,白已冬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23号海报和震耳欲聋的“乔丹”呼声。

    “你确定这里是中国吗?”乔丹臭屁地看了看球迷,“我确定这里是中国,我的人气好像比你还旺呢?”

    “废话,你第一次来,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是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看你的。”白已冬迅速给自己找到台阶。

    乔丹没说什么,挥手同球迷问好,在保安的护送下与白已冬一起坐上车。

    刚到白镇,乔丹便被这的风景吸引了,“想不到中国还有这样的地方。”

    “那是你鼠目寸光,中国的国土面积排世界第三你不知道吗?这样的地方多了去了。”白已冬随即又说:“不可否认的是,白镇确实风景宜人,我没骗你吧?”

    白镇依山傍水,临着大海,走在路上还能嗅到一股轻微的海风。

    乔丹在白镇唯一的五星级酒店入住,当天有许多记者想采访他,他的助理以旅途劳顿,今天不接受任何采访回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当晚,白已冬把乔丹请到家里吃饭。

    虽然语言不通,但有白已冬这个话唠兼翻译在,气氛差不了。

    乔丹平时对白已冬虽然没几句好话,但在他的家人面前,他的谈吐称得上优雅,也能开一些跨国际的玩笑逗大家开心,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be,你是不是在你家人面前说我坏话了?”

    次日,白已冬和乔丹坐车去即将竣工的篮球学校参观。

    乔丹这么问让白已冬好生奇怪,“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听不懂?为什么你的家人一直对我笑?”乔丹说:“直觉告诉我,那样的笑容有问题。”

    “我看是你有被害妄想症。”白已冬哼了声。

    两人一路闲聊,扯着毫无意义的话题,直到学校门口。

    乔丹下来一看,说道:“不错,看起来很气派。”

    “那是当然,这所学校花了我三年的薪水。”白已冬肉痛地说。

    乔丹冷笑:“比起你的其他业务,球队支付给你的工资不过是九牛一毛。”

    “好哇,你在说他们小气对吧?你怎么能这样?他们一年支付你三千万,你居然还说他们小气?”白已冬故意把话题扯歪。

    乔丹懒得跟他掰扯,“还有多久才能完工?”“其实已经完工了,相关的手续也办好了,只差我对外宣布。”白已冬说。

    乔丹感觉像是回到大学时代,这里的一切充斥着校园气息。无论是建筑分布还是体育馆,清一色的美式风格。

    转了一圈,乔丹说:“看来你从美国搬了一所学校回去。”

    “没那么夸张,但也差不多啦。”白已冬不否认这所学校是仿照美国的风格建造的。

    “我感觉你在白费力气。”乔丹说:“中国与美国完全不同。”

    “是不一样,我也不指望改变现状,如果当初杰里没有给我机会,我也不会加入公牛队,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发掘出那些没被发现的我。”白已冬正色道。

    乔丹依旧不看好这所学校的发展前景:“那我只好祝你好运了。”

    两人走到一间设备完善的室内体育馆。

    乔丹看了看,点头道:“不错,有贝尔托中心的感觉。”

    “真的吗?”白已冬想起未来有孩子将在这里接受训练就一阵心动,“你觉得还缺什么?”

    乔丹走了一圈说:“缺人。”

    白已冬笑道:“这个不是问题。”

    乔丹走到一边抓起一颗篮球,“打一会吧。”

    “来,我正好像试试这场地的感觉。”白已冬脱下衣服。

    乔丹单手抓球说:“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我怕你啊?”白已冬揉拳擦掌。

    大战三百回合,白已冬与乔丹俱是汗流浃背,蹲在篮球架下继续斗嘴,“你真是老了,刚才那突破什么玩意儿?”

    “那是因为我的鞋子不舒服。”乔丹绝不承认自己打得不好是因为老。

    白已冬说:“我的鞋子也不舒服,在这点上,我们是一样的。”

    “年轻人鞋子不舒服又怎么样?影响你找状态吗?我虽然还没老到走不动路,但确实是有一定年纪了。”白已冬极其佩服乔丹的掰扯功底,看来话唬烂神教应该给乔丹留下一席之地。

    白已冬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吃点亏,承认我比你年轻...”

    这是乔丹最不喜欢白已冬的地方。

    比斗嘴,乔丹不怕任何人,唯独白已冬这厮,常常能找到刁钻把话题扯开,引到一个让你不爽的话题上。

    遇到这种情况,乔丹只有一句话:“你怎么不去死?”

    “我还没结婚,还没有孩子,还没成为这所学校的校长,甚至还没成为公牛队的老大,怎么能死呢?这些心愿完成之前,我绝不可以死。”白已冬说得大义凛然。

    乔丹轻哼道:“新闻发布会什么时候开?”

    “明天。”白已冬说。

    “已冬,你那个朋友怎么没跟你一起回家?”白妈妈问的是乔丹。

    白已冬笑道:“他忙得很,昨天为了来咱家吃顿饭推掉了上百万的代言。”

    “还有这事?”白妈妈第一次感受到罪恶的资本主义有多奢侈。只是到朋友家吃顿饭就得推掉百万代言。

    实际上,这是白已冬随口编的...

    陈若看着自己的小号乔丹鞋,这是乔丹送的。

    经典的红黑,97年总决赛上乔丹穿的那一双,当然,是小号的。

    陈若以为乔丹会跟白已冬一起回来,找半天没找到:“冬哥哥,那个黑蜀黍没和你一起来吗?”

    “黑蜀黍有事,来不了。”白已冬笑道。

    次日,一场别开生面的篮球比赛在一所刚刚建成的学校展开。

    比赛的球员由一群平均年龄不到9岁的小孩组成,篮筐也是非标准的矮筐。

    这场比赛却吸引了无数媒体的关注。

    原因是双方的主教练,黑队主教练是国内的篮坛的当红炸子鸡白已冬,白队的主教练则是飞人乔丹。

    不论比赛本身,盯着这两个“教练”在场上的一举一动就足以写出一篇数千字的新闻。

    更别说穿插在这场比赛中的一系列活动。

    其中有主教练单挑环节,即白已冬与乔丹的单挑;半场投篮五连击,白已冬和乔丹各自出手五次中场投篮,投进一球为本队增加5分。

    乔丹手感火热,中场投篮五投三中,帮助球队一举将分数拉开。

    随着比赛的深入,乔丹发现白已冬队中有一小孩明显强出其他人一大截。

    那小孩的持球技术非常成熟,各式各样的运球动作都能做,速度也快,视野也好,活像个袖珍版的白已冬。

    虽然赵黎表现神勇,但是分差太大,他一人无法改变结果。

    最终,乔丹的白队战胜白已冬的黑队,比赛由此拉下帷幕。

    比赛后的新闻发布会才是今天的重中之重,当白已冬宣布要在白镇开办一所篮球学校的时候,现场的媒体记者全部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如果白已冬说要开办篮球训练营,那大家都能理解。

    篮球学校?学校?嗯?

    在记者们的认知里,这似乎不像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会去做的事情。

    “是的,这是以我个人名义创办的篮球学校。”白已冬的野心超出记者的想象。

    “这无疑是一个创举,把美国模式带到中国,只有be会这么干,我并不意外。”乔丹说:“他是我兄弟,我能做的就是来到这里支持他,四年前,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留学生,直到我们发现了他。”

    “这就是他开办这所学校的意义,他要发现更多的be。”乔丹笑道:“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话。”

    “我一直认为,达,就该兼济天下,我现在还没有兼济天下的能力,所以我想从白镇开始,这是第一所梦幻学院,但不是最后一所。”白已冬说。

    梦幻学院是白已冬取的校名,灵感来自于梦之队。

    梦幻学院开校日,美国因纽公司宣布资助梦幻学院。

    同一日,芝加哥宇宙宇宙航天集团总裁小儿子提奥·派恩宣布将以个人名义赞助梦幻学院。

    开校第一天,梦幻学院收到了十几家国外资助。这是白已冬四年来建立的人脉。

    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我依然认为这是个馊主意。”乔丹说。

    白已冬苦笑,他既不否认也不同意乔丹的话,“你明天就要走了,就不想跟我说几句好话吗?”

    “你把我带到中国,除了让我帮你干活,就没想过报答我吗?”乔丹问:“你难道不该在我临走前带我到处玩玩?”

    白已冬无奈地说:“我很想带你去玩,但这里不是美国,你玩的那些这里一样都没有,而且,在中国赌博是违法的。”

    “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乔丹是崩溃的,“夜店总有吧?”

    “是有,但中国不比美国,你我这样的公众人物最好不要去那种地方。”白已冬劝告道。

    “装什么正经?在美国你不是经常出入夜店?”乔丹反问。

    “我都说了,这里不是美国,在中国,夜店不是好地方,况且我中国自有国情在此,你这个明天就要滚蛋的美国佬就不要抱怨了。”白已冬不知羞耻地说:“我又没亏待你。”

    乔丹气急败坏地站起来瞪着白已冬,“我第一次对帮助别人而后悔!”

    “可你帮了,而且已经帮完了,我还是要感谢你的。”白已冬说:“谢谢。”

    “就这样?一点表示都没有?就一句谢谢?你当我是流浪汉吗?”乔丹更气了。

    “我请你去我家吃饭了,带你见了我国的广大球迷,现在还拉下脸给你道谢,你还要我怎样啊?”白已冬生恐乔丹不发怒。

    乔丹的怒气值已经爆表,然后又突然冷静下来:“你是不是还有事?”“对啊,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要退役。”白已冬突然道明心意。

    乔丹的目光像一把喷吐火焰的手枪落到白已冬的身上。

    半晌,乔丹回答:“会。”

    “因为菲尔的离开?你要知道,虽然菲尔离开了,但我们的阵容还是完整的,我们的内线会更强,为什么不多打一年?”白已冬问。

    “你不是想当老大吗?我大发慈悲地让给你。”乔丹半开玩笑地说。

    白已冬说:“如果你是为此退役,我宁愿当老二。”

    “像斯科特那样?一辈子背着老二的名声,活在我的阴影之下?”乔丹刻薄地问。

    “你太高看自己了,我还年轻,你会越来越老,要是你再打下去,不出两年,芝加哥的掌舵手就是我。”白已冬自信地说。

    白已冬的话并非夸大,他确实有这个想法。他要从乔丹手上抢到位置,而不是靠乔丹让出位置。

    乔丹哼了一声,“我意已决。”

    “我们刚刚获得三连冠,难道你不想创造历史吗?成为比尔·拉塞尔之后另一个获得四连冠的球员。”白已冬问。

    乔丹喜欢挑战。喜欢到什么程度?他每个新闻发布会都会说至少五次挑战。

    因此,给乔丹设置一道挑战,让他意识到还有一件大事没有做成,这也许能改变他的心意。

    “已经没这个必要了。”乔丹给自己倒了杯水:“我没什么可证明的了,联盟迟早是你们年轻人的,与其被人赶下来,不如自己让出来。”

    “原来你也有这样的担心啊。”白已冬感觉身体像被抽空一样。他知道自己无法劝乔丹改变心意。

    乔丹的决定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自己能让乔丹改变心意,当他得知乔丹下定决心退役,就好像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一般。

    不知不觉,这个讨厌的老头已经在他心中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那,你还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白已冬问:“比如,应该小心什么?”

    “你刚到芝加哥的时候,我觉得你无法在联盟生存,不配做我的队友,我认为你会被淘汰。”乔丹的脸上有几分戏谑和自嘲:“我第一次如此看走眼。”

    “等等,你不想挖苦我几句吗?要挖苦就赶快,我不会跟一个即将退役的人计较的。”白已冬说。

    “你很可恶,也很顽强,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天赋,你真的很快,学习能力也很强,愿意付出努力,虽然你总是惹我生气,无论何时都闭不上你那张该死的臭嘴,但我已经习惯了。”乔丹说道:“至少你是个说垃圾话的好手。”

    “等一下,你真的不挖苦我吗?别整这些没用的,还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吧,我准备好了。”白已冬话音刚落。

    乔丹说:“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