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飞人的悲惨之夜

时间:2018-07-10作者:沉默的爱

    “丹尼斯,你怎么样?”已经深夜,罗德曼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罗德曼像受伤的野兽,全无平时的风采:“我的脑子里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它们狠狠地叮咬我,太他妈痛了!”

    “要我帮你叫德莱德吗?”白已冬问。

    罗德曼摇头,摇得脑袋更痛了:“得了吧!那个庸医只会让我吃药!”

    “德莱德挺好的,你这是偏见。”白已冬说。

    为了让自己好受些,罗德曼起身坐着,“那你说说,崴脚之后,庸医帮到你什么了?”

    “虽然没给我提供多少实质的帮助,但他有陪我聊天打趣啊,你不知道刚受伤的时候我有多无助,如果不是德莱德,我肯定熬不过来。”白已冬说。

    罗德曼的头还是很痛,“看来我要死了。”

    “放心吧,上帝不喜欢把自己搞得五颜六色的疯子,放心吧。”白已冬起身帮罗德曼找药。

    他的腿脚很不方便,找了半天才找到康尼帮罗德曼开的药:“吃了它。”

    “我不要,这东西没有用!”罗德曼坚决不吃。

    “它可能无法治愈你,但可以缓解疼痛,难道你想一直痛下去吗?”白已冬问道。

    被白已冬这么一说,罗德曼把药接过:“我发过毒誓,不吃药的。”

    “你难道从没生过病吗?”白已冬意外地问。

    罗德曼道:“当然生过,但我从不吃药,都是自然治愈的。”

    “人才啊!”白已冬总算知道罗德曼为何有时像神经病有时又很聪明了。

    肯定是生过的病没好透,各种疾病夹杂在一起,形成一种现今医学水平还无法解释的病症,如此便能解释为什么罗德曼会做出那么多荒唐事了。

    白已冬把药摆到罗德曼的面前,倒上一杯热水:“不破不立,是时候打破这道桎梏了,丹尼斯。”

    “真的能减轻疼痛?”罗德曼还有怀疑。

    白已冬没有给予他肯定的回答:“我不能保证,但你只要吃了药,就有希望,不吃,病情只会继续加重。”

    “好吧,我今晚认栽。”罗德曼像吃牛肉三明治一样把药吃掉。

    果真像白已冬说得那样,罗德曼的头痛得到缓解。

    房间安静了下来,罗德曼疲惫地闭上眼睛,很快便进入梦乡。

    他的呼噜声又密又响,白已冬悔得肠子都青了。

    干吗没事找事帮他拿药?这下好了,他睡了,我不能睡了!

    想到明晚罗德曼还有比赛,白已冬没再打扰他。

    白已冬左看右看,从抽屉里翻出备用的棉花,塞到耳朵里,躺下来试着睡着。

    罗德曼的呼噜像打炮一样惊天动地,白已冬只好将自己闷到被窝里,艰难睡着。

    “顶住!别让卡尔轻视要位!”一向耐得住性子的杰克逊急躁地在场外呐喊。

    马龙正率领爵士暴k公牛。

    第一节结束,爵士21比16取得领先。

    乔丹和皮彭累坏了,他们各自在头上披着湿毛巾,散去身上的热气,仔细倾听杰克逊的布置。

    白已冬预感这将是比上一场比赛更激烈的肉搏战,没有主场优势的爵士必须保证主场全胜。只要拿下这场比赛,他们就能扳平总比分,而天王山之战仍将在犹他进行。

    所以说,game4对犹他便是生死之战。

    次节,乔丹终于找到手感,和皮彭联手带队打出24比14的比分,逆转局面,进入下半场。

    休息室里,罗德曼又犯头痛,他挠着头发,痛苦不已:“德莱德,把药给我!”

    “不行!你现在太兴奋了,不能用药。”康尼仔细检查罗德曼的身体,他向杰克逊建议:“丹尼斯现在的状况不适合打比赛。”

    如此紧要的关头,失去罗德曼意味着什么?杰克逊比谁都清楚。

    可队医的建议不能不听,杰克逊只得把罗德曼换下来,“丹尼斯,好好休息吧。”

    “菲尔,我还能打!我真的能打!”罗德曼激动地说。

    杰克逊深深地看了罗德曼一眼:“如果这场比赛能决定谁是冠军,我可能会考虑让你继续比赛,现在不行,你必须好好休息,为了之后的比赛,为了最后的冠军。”

    “fuck!”罗德曼狠狠地朝地上打了一拳。

    冲这一拳,白已冬断定他还清醒。

    如果他不清醒,这一拳应该直接招呼自己的脑袋。

    白已冬坐下来,拍拍罗德曼的后背:“这种事谁都没办法,就像我崴脚一样,我们都不想这样。”

    “太可恨了!”罗德曼瞪着屋顶说:“诅咒上帝!”

    “别管上帝了,他老人家忙得很。”白已冬用拐杖站起来:“去场内吧,帮他们加油。”

    公牛和爵士从下半场开始就进入另一种模式,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紧张窒息的比赛了。

    公牛想用高强度的防守埋葬爵士,爵士亦然。

    在自己的主场,爵士众将齐心协力,无不奋力搏杀。

    乔丹的无球跑位遇到爵士重重限制。只要乔丹接球,身边必有人包夹。

    乔丹想传空位,爵士展现出深厚的战术素养,将公牛的机会封得死死的。

    得分如此之难,公牛下半场的第一分来自皮彭的罚球。

    爵士遇到的也是这个问题,第三节的高压防守是公牛的拿手好戏。

    少了罗德曼和白已冬,这个高压防守是经过阉割的版本。

    乔丹和皮彭做到了压迫,内线的空缺则由朗利和德勒奋力补防。

    虽然缺少两个主力,公牛依然拿出了最佳防守,与爵士拼得火花四溅。

    21比16。爵士在防守中胜过公牛,将比分追到同分,比赛进入最后一节。

    场上的状况越来越困难,人员短缺是公牛最大的弱点。

    因为阵容不齐整,开场到现在,乔丹只歇了2分钟,皮彭打满全场。

    第三节,公牛换人次数之频繁简直前所未见。

    “乔丹和皮彭的体能将成为公牛的难题,他们两人从开场到现在就没怎么休,他们能撑住吗?”

    “很难,爵士的人员齐整,只要保持住状态,我相信他们能够拿下胜利。”

    “他需要帮助。”看着乔丹雨雪拼杀,白已冬为之动容。

    马诺斯基把白已冬摁下来:“你现在上场也只是给大家增添累赘。”

    “我...”白已冬又气又急,他知道马诺斯基是对的。可他就是气不过。

    “为什么我要在这种时候受伤?”

    “愤怒吧,等你好了,再把这股愤怒洒向你的敌人。”马诺斯基说。

    公牛拼到最后一秒,弹尽粮绝,无力回天。

    这场让人窒息的肉搏战中,双方都展现出极高的斗志。

    人员齐整的犹他爵士以78比73战胜公牛,扳平大比分。

    天王山之战也将在犹他进行。

    此时,风向已经扭转,外界许多媒体看好犹他终结芝加哥。

    “我们缺了点运气,如果我的手感好一些,结果就不一样了。”乔丹说:“丹尼斯会回归,无论如何,我们会赢下game5,然后回主场夺冠。”

    乔丹的言论一出,外界哗然。

    许多人认为爵士将连赢三场,再前往芝加哥掀翻公牛。

    回到酒店,皮彭如同死狗一样躺在床上。

    康尼帮他做着按摩:“斯科特,你今晚一秒都没休息吧?”

    “德莱德,你觉得我有机会休息吗?”皮彭无奈地问。

    康尼帮他按着胳膊,“你也不小了,多爱护自己一点吧。”

    “那家伙怎么样了?”皮彭问。

    “谁?”康尼假装听不懂。

    皮彭说道:“除了那家伙,还有谁?”

    “你说bye?他好着呢,恢复得很好。”康尼说:“我看啊,他最快能赶上game6。”

    “game6吗?”皮彭闭着眼睛享受,“德莱德,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是不是去练过?”

    康尼笑说:“每天有你们这些人体标本让我训练,能不好吗?”

    “什么?你居然拿我们来练手!”皮彭假装生气。

    康尼毫不在意:“不过现在我已经练成了,技术绝对是一等一的。”

    说罢,用力按了一下皮彭的敏感带,把皮彭按得嗷嗷大叫。

    “别烦我。”看到白已冬,乔丹沉着脸说。

    白已冬一脸“我什么都没说啊”的无辜脸:“我想你需要找个人聊天。”

    “不需要,尤其不需要找一个总是让我生气的人聊天。”乔丹冷漠地说。

    白已冬将热练贴上乔丹的冷屁股:“没事,我就喜欢和讨厌的人聊天。”

    “你怎么这么烦?”乔丹刚想把白已冬推开。

    只见白已冬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别乱来啊,我的脚还没好呢!”

    “你!”乔丹没想到他这么无耻,居然拿伤势做掩护,“你想干什么?”

    白已冬无奈地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

    “我不想聊。”乔丹将白已冬拒之千里。

    白已冬擅长软磨硬泡,他不管乔丹拒绝不拒绝:“我想,看在我崴脚的份上。”

    “该死的!你到底想聊什么?”乔丹烦恼地问。

    白已冬得寸进尺,把门关上,到沙发上坐下:“看你想聊什么咯,我都可以。”

    对于这种不请自来,你不让他进他非要挤进来的无耻之徒,乔丹的应对经验也不多。

    请神容易送神难,乔丹只好跟白已冬聊天。

    凭白已冬的三寸不烂之舌,和乔丹唠上几个小时轻轻松松。

    输了比赛还要陪一个话唠瞎**?还有谁比飞人陛下更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