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八百六十章 我将展示伟大

时间:2018-08-19作者:沉默的爱

    白已冬跑到梅德维德的面前,重重地击了一掌:“这一球盖得漂亮极了,伯恩!”

    “那是当然了!”梅德维德兴奋得嘴唇都在发抖。『→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分差还是9分,凯尔特人剩下不到七秒钟的时间进攻。

    界外发球,麦迪偏执地举手,誓要打进这一球。

    白已冬全力跳起,右手中指点到了麦迪的投篮。

    “篮板球!”白已冬第一时间喊道。

    梅德维德吼了一声,死死地卡住加内特:“我的!我的!”

    这一场搏杀,最终由年轻人笑到最后。梅德维德拿下篮板球,丢给白已冬,然后又是第一个下快攻。

    白已冬运着球,寻找最佳机会。斯潘诺里斯右侧三分线落位,白已冬迅速传球。

    希腊人接到传球,三分出手,却被雷·阿伦干扰了。

    “不好!”斯潘诺里斯料定三分不进。

    梅德维德再次站了出来,从后场拿下篮板,又是第一个跑到篮下的内线,加内特在他身后。

    “给我进去!”

    梅德维德爆发出原始的兽性,咆哮一声,便要把球塞回篮筐,后方的加内特岂容他如此轻松得手?后发而至,破坏了梅德维德的补扣。

    两位内线巨人的抗争下,篮板纷飞而出,落向高位。

    白已冬提前预判到篮板位置,收入手中,调整之后,跳投出手。

    能不能进,机会是不是最好……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时间就就是金子,他们得抓住所有的机会。

    “唰!”

    “球进了!森林狼追到7分!”

    白已冬反身向后跑,他再一次让人们感到了恐怖。

    “我们究竟在跟什么人打比赛啊?他不是骨折了吗?”球迷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能打到如此地步?

    别说球迷了,连他的对手都无法理解。

    是什么在支撑着他?

    麦迪绝不想输给他:“该死,为什么你就是不死心?你们明明已经要输了!”

    白已冬不看时间,只看分差,现在他们输7分,只要防住凯尔特人的进攻,他们就能进一步缩小分差。

    “不计后果,不论过程,我一定要防住你,麦!”

    白已冬声音低沉,如深受酷刑酷刑的阎罗厉鬼,缠住人就死不放开。

    麦迪神色阴沉:“我也是一样,不管会发生什么,就算把你的另一只手也打断,我也要在你的头上得分,我要击败你,从大卫·斯特恩的手上接过奥布莱恩杯!”

    “来啊!”白已冬吼道。

    麦迪要球到手,进攻随之开始。

    白已冬面对麦迪的进攻,看着彼方如丝般嫩滑运球节奏感,耐心等候。

    可以肯定一点,麦迪不会跳投,为今之计,冲击篮下是更稳妥的选择。

    如白已冬所料,麦迪持球攻击篮筐,直线突破白已冬。

    麦迪的加速突破对白已冬的右手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他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绝不!白已冬追了上去,和麦迪一起跳起。

    白已冬有机会封盖麦迪,但必须用右手。这个角度,只有右手才能封盖。

    “当上帝给你一个机会逃离过去,别心慈手软,去追逐你的命运。”

    这是我的命运!

    白已冬嘶吼着,举起右手,重重地打下去。一声巨响,麦迪的上篮被盖到地上。

    “球是我的!”

    皮尔斯撞开瓦沙贝克,要把球捡起。

    瓦沙贝克却像亡命的野兽,为了一口吃的敢与兽王争斗。

    瓦沙贝克飞扑地板球,把球紧紧抱在怀中,皮尔斯只得伸手去抓,裁判判争球。

    “抢得好!”

    队友一起上前,拉起瓦沙贝克。

    “斯丹克之子,这才像话。”

    梅德维德跟老将似的摆谱。瓦沙贝克懒得看他。

    白已冬走过来,伸出双手,放在非洲组合的脑袋上:“你们做得很好,就是这样,保持下去,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老大,你的手…”瓦沙贝克看到白已冬缠着无名指和小指头的绷带中有血丝。

    白已冬道:“不要紧。”

    瓦沙贝克上前与皮尔斯跳球,这是个毫无悬念的比拼。

    瓦沙贝克的身体素质远在皮尔斯之上。

    结果正是如此,全神贯注的瓦沙贝克绝不会失误,轻松摸到球,向后一拍,拍给了白已冬。

    “麦,你还觉得你们能赢吗?”白已冬右手控球。

    麦迪注意到白已冬右手绷带上的血:“比起回答这个问题,我更建议你下场看一看手指。”

    “别担心,麦。”白已冬拍着球,什么事情都无法干扰到他,”只要拥有信念,没有什么能使我倒下。”

    麦迪瞳孔睁大,白已冬启动了。

    这一步简直要把人吓出心脏病,麦迪永远也不知道白已冬的极限在哪,为什么他的启动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

    麦迪的脚步刚跟上,白已冬却于行动中做了一个无解的试探性变向假动作。

    追防状态下的麦迪分辨不出动作的真假,被一举晃开。

    白已冬来到左侧三分线外,停下动作,三分出手。

    “唰!”

    “白狼已拿下38分!”

    “除了38分,他还有12个篮板和11次助攻。”

    “以及无法忽视的5次抢断3次封盖。”

    “他真的,骨折了吗?”

    只差4分,里弗斯不能坐视优势被森林狼吞噬殆尽。

    里弗斯原以为这场比赛可以顺利拿下。

    白狼骨折,大比分领先,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大胜剧本,可是…

    没人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森林狼屡屡赶上,有什么力量在背后推动这些事情。

    不应该,不应该啊!

    里弗斯看着时间,还有两分半钟,双方差4分,只要能继续进球,他们还是能赢下比赛。

    “伙计们,听着,现在不是惊慌失措的时候,比赛还没结束,我们还没有输,领先的依然是我们,记住,是我们。”

    “所以,完全不用紧张!”里弗斯大声说道,“人生终有许多选择,每一步都要慎重,但是一次选择不能决定一切,不要犹豫,作出选择就不要后悔。只要我们能不屈不挠地奋斗,胜利就在前方!”

    “现在,让我们赢下这场比赛!”里弗斯做着他最擅长的使事情。

    场上的另一边,凯西已经无计可施,除了布置几个重点防守人,唯一可以寄望的,便是白已冬。

    这个总是带来奇迹的男人,今晚,奇迹依然会降临在他身上吗?

    奇迹?不,如果今晚他又赢了,那就不是奇迹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凯西之前从没有这种想法,当他知道白狼骨折,心里其实已经放弃了总决赛。

    白狼就是他们支撑到现在的原因,骨折了的白狼,还能做什么?

    凯西低估了白已冬,也低估了森林狼。

    所有的胜利,与征服自己的胜利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

    所有的失败,与失去自己的失败比起来,更是微不足道。

    “无论我们在什么时候开始,重要的是,开始之后就不要停止。”上场前,白已冬对队友说道。

    “我突然希望这场比赛永远也不要结束。”迈克·布林说。“这两支球队都配得上总冠军,输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

    西蒙斯说:“是的,毫无疑问,今年的总冠军是史上最伟大的总冠军,今年的总亚军,同样是史上最伟大的总亚军。”

    经过一个暂停,麦迪躁动的身体平静了下来。

    “你放弃了吗?”白已冬发现麦迪不进攻了。

    麦迪说道:“比起个人的输赢,我更在意团队的胜负。”

    “说的也是,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对手。”白已冬笑道。

    “也许吧。”麦迪这话算是认输,然后,传球给低位要球的加内特。

    梅德维德一瞬间紧张到极点,正思虑着加内特要如何进攻。

    突然,加内特的脑袋好像长了眼睛,全程没看身后,却知道埋伏底角的雷·阿伦出现了机会。

    不看人的低位背传球,雷·阿伦接球,底角三分出手。

    “唰!”

    “来了!久违的三分球!”

    “雷·阿伦命中了今晚第九记三分球!”

    “斯丹克之子,你他妈在干什么?”梅德维德喝问倒。

    白已冬制止了梅德维德:“不要吵,发球。”

    瓦沙贝克对梅德维德的呵斥无言以对,雷·阿伦正是在他的防守下摆脱防守,得到投篮机会。

    2分10秒,7分差距。

    瓦沙贝克不想成为罪人,从一开始,他就积极地跑位,要还以三分。

    白已冬时刻关注瓦沙贝克的跑位,只要一出机会,皮球转瞬便至。

    皮尔斯的我无球防守的很好的,脚步不慢,对抗结实,对瓦沙贝克来说,要在这样的对抗中脱身太难了。

    “斯丹克之子,你最后还是得靠我啊!”

    “伯恩·梅德维德无处不在!”

    梅德维德出现在关键的位置,为瓦沙贝克接球投篮创造了最佳机会。

    如此拦路阻挡,皮尔斯无能为力。

    加内特像疯狮凶虎,咆哮着跑过去,光是听声音就很吓人了。

    “可恶!”

    瓦沙贝克清楚地听到皮球蹭过手指都声音,他被加内特盖了。

    “篮板球!”瓦沙贝克失声吼道。

    此时,篮下只要易健联和帕金斯两个内线,比吨位,帕金斯远强于易健联,要抢下这个篮板球,选位卡位至关重要。

    帕金斯的卡位极其老道,不给易健联定点机会,如老树盘根扎在位置上,分毫不动。

    如果我没抢到这个篮板,我们会怎样?

    易健联不敢往下想,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时候,一瞬间失去的东西就是永恒。

    可是,易健联抢不到这个篮板。

    “操!”

    易健联疯了一样撞向帕金斯,两人一同跳起。

    篮诶没有落入易健联之手,也没被帕金斯抢到。

    两人都没抢到篮板球,跳的更高的易健联主导了篮板的落点,他把球拍向梅德维德的位置。

    梅德维德收下篮板球:“斯丹克之子如果你是个男人,如果你是我斯特罗的大好男儿,如果你他妈还算是萨欧拉的子民……”

    瓦沙贝克从梅德维德身边跑过,接过皮球。

    梅德维德侧身一挡,帮瓦沙贝克挡住皮尔斯。

    “那你就给我把这个该死的球投进篮筐!”梅德维德吼道。“投进去,该死的斯丹克!”

    人类,说到底也只是开智的野兽。

    瓦沙贝克爆发出体内所有的兽性,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冲向篮筐。

    帕金斯的凯尔特人篮下唯一的护筐者,守护蓝框是他的使命,他一定要防下瓦沙贝克。

    两个各有所志的人,正面相撞。

    瓦沙贝克体内的能量统统爆发了出来,帕金斯直接在空中被撞歪身子。

    瓦沙贝克冲势不减,继续向前,好似飞龙,骑在帕金斯的身上,耗尽全身的力量,双手暴扣。

    “哔!”

    裁判的哨声被球员的吼声掩盖,梅德维德第一个上前与瓦沙贝克撞胸。

    易健联从后面抱住瓦沙贝克,双手缠住瓦沙贝克的脖子不断说:“goodbro!”

    白已冬挥了把汗,他第一次知道,他的队友有多么可靠。

    我根本不需要包揽所有的事情,他们也可以做,五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更大。

    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我们就是最强的!

    白已冬走到他们身边:“还没完呢,波努。”

    瓦沙贝克点头,随即站上罚球线。

    雷·阿伦在瓦沙贝克身上拿走了三分,刚才的扣篮只要两分,他必须把加罚投进,才算追回三分。

    瓦沙贝克知道白已冬的意思,他绝不会投丢这一球。

    瓦沙贝克能有今天的技术,完全是在球场上,用一滩滩的汗水积攒起来的。

    本赛季,瓦沙贝克场均12分5篮板,三项基础命中率分别是50+35+80。(两分命中率三分命中率罚球命中率)

    瓦沙贝克在训练场上流下的汗水配得上他的表现。

    “我们不会输!”

    “唰!”

    “波努·瓦沙贝克命中加罚。”

    比赛剩下一分五十秒,分差变成4分。

    “我的心脏快不行了…”西蒙斯无法想象比赛会如何进行。

    韦伯说道:“这场比赛诠释了伟大、坚韧、拼搏以及冠军这些词的全部含义。”

    麦迪冷静地看着场上的比赛,寻找最好的机会。

    雷·阿伦遭到最严厉的无球防守,连跑位都困难。

    只有皮尔斯,他是唯一可以舒服接球的人。现在这种时候,押宝到皮尔斯身上可以吗?

    麦迪想了下,传出球去。

    “我会亲手埋葬你们的希望。”皮尔斯持球说道。

    之前是雷·阿伦,现在是皮尔斯,瓦沙贝克面临着仅次于白已冬的单防压力。

    皮尔斯和君子雷,之前的六场比赛面对瓦沙贝克均有出色发挥,这是他们的底气所在。

    瓦沙贝克竭力防守,拼死与皮尔斯对抗,脚步跟进,防守到位,一时间,真理竟然无从下手。

    “可恶的非洲佬,你以为你能防住我吗?”

    皮尔斯大吼一声,便要强攻,麦迪的呼喊改变了他的心意。

    “不要冲动!”

    麦迪的吼声改变了皮尔斯的心意,回看麦迪,传出球去。

    “原来你们也会害怕,”白已冬道。“我以为你们是那种一门心思只想着赢而不考虑输的蠢货呢。”

    麦迪说道:“每个人都会输的,不是吗?强如迈克尔,95年也输给了沙克和penny,为什么你不能输?你已经赢了那么多次,就算上帝再偏爱你,也该让你输了吧!”

    “而我们,是最适合成为赢家的人!”麦迪情绪高涨,“我们将从你的手上接过权杖,继续统治这个联盟!”

    白已冬轻声说:“是吗?那就来吧,我可不会坐着等你把我踢下王座。”

    十秒时间,麦迪开启进攻模式。

    这是我全队默许的进攻,在球队打不开局面的时候,麦和皮尔斯是唯二的特权球员。

    皮尔斯方才单打失败,这项任务自然而然落到麦迪的身上。

    麦迪运球向右边走,每个步伐都像是在引诱白已冬。

    白已冬重心稳如高山,动如流水,只要发现破绽,必然施以雷霆一击。

    突然,麦迪的强侧手试探运球,好个单手变向假动作,骗过白已冬的注意后,猛然向左侧急起,变向如旋风席卷,顷刻间往前一步扑走出。

    如果白已冬跟上,麦迪只需急停拉球,向前撞开他的防守就行——右手手指骨折是白已冬目前最大是弱点,要利用就得利用得彻底。

    麦迪的防守能力限制了他对白已冬的预判。

    白已冬确实可以跟上他,但他没有这么做,反倒回退一步,赢取空间,然后正面贴上,使麦迪之前做的事情全部白费。

    “真他妈难搞!”

    麦迪整个进攻被破坏,没有耐心组织下一次进攻,干脆直接干拔强起,简单粗暴地跳投得分。

    白已冬道:“所以你之前做那么多无谓的动作是要干什么?”

    “如果你这个家伙不是这么难缠,我也不用这么做。”麦迪恨恨地说。

    1分30秒,6分。

    白已冬转身向后走,“你们相信我吗?”

    “boss,我就像相信萨欧拉一样相信你。”梅德维德说道。

    “准备回防。”

    白已冬的话不多,意思却是简单明了。

    缠着手指的绷带已经沾满血丝,白已冬轻轻地拍球,面前站着麦迪。

    你死我亡地拼了七场,而今终于要到分胜负的时候了。

    “特雷西,对手是你真的太好了。”

    麦迪对白已冬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对手。

    当年两人号称芝加哥双星,被人称为乔丹皮彭之后的乔丹皮彭。

    可惜,麦迪的进步远超想象,两人注定没有一个会满足于皮彭这个角色,所以,必须要有人离开。

    白已冬在竞争中输给了麦迪,然后就发生了我们耳熟能详的一系列事情。

    “我们马上要回家了,带着冠军回家。”

    白已冬说罢,突然启动加速。

    白已冬的速度实在骇人听闻,麦迪心惊胆战,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挡住他的突破。

    然而,如果白已冬真的打算突他的右边,又怎么会给他反应的时间?

    当麦迪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已冬借着他的力量,逆转身运球,一举摆脱麦迪的防守。

    “*!”

    眼看防守不住白已冬,麦迪心态失衡,跟了上去,从白已冬的背部发力,宁可犯规也不让他直接得分。

    裁判哨声响起的刹那,球已经被抛到空中。

    麦迪张着嘴,那球几乎飞到篮筐上沿,旋转着,磨擦篮板,正中篮筐中央。

    “and one !”

    “白狼单挑t-mac完成了打三分!”

    “他已经得到了40分!”

    白已冬吐了口气:“伯恩,你不拉我一下吗?”

    梅德维德赶忙过来把白已冬扶起来:“boss,没摔到手吧?”

    “放心吧,没有。”白已冬道。

    全场嘘声狂啸,这是凯尔特人球迷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而今,白已冬的五感已不受外界影响,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队友和对手。

    投进加罚,分差追到3分。

    白已冬前场延阻麦迪过半场,使他们耗费了七秒才从后场来到前场。

    刚到前场,现场播报:“比赛进入最后一分钟。”

    这个广播无形中加大了绿军的压力,麦迪要挡拆,突入篮下,打破重重包围再往外传。

    第一个传球对象当然是雷·阿伦。

    君子雷外线拿球,斯潘诺里斯贴得他无法出手,假动作虚晃,想往内线走,却被易健联挡住去路。

    雷·阿伦看不见前路,只有传给帕金斯。

    帕金斯得到机会,翻身投篮不中。

    加内特挤过梅德维德,抢到篮板球,然后再传外线。

    麦迪接球突到篮下,本以为可以得分了,梅德维德再度出现。

    如果再传球,时间就来不及了,麦迪只有强行出手。

    打铁不中,梅德维德保护下篮板,传给白已冬。

    “defense!”

    “defense!”

    “defense!”

    凯尔特人的球迷全体起立,白已冬迅速过半场,比赛还有40秒,他们落后3分,这一球是必进之球。

    如果不进,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可能就此泡汤。

    白已冬右侧运球,等队友把空间拉开。

    “看来,白狼想用最后一分钟终结这场比赛。”布林说道。

    西蒙斯叹道:“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和拥有这世界最强球员的球队僵持到最后一秒,对于旁观的球迷而言,每一秒都如坐针毡。”

    “比尔,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韦伯笑道。

    西蒙斯叹道:“不仅仅是白狼,森林狼全队今晚的表现是超凡的,他们在白狼的帮助下把自己提升到了一个可以和凯尔特人相提并论的级别。”

    白已冬和麦迪都没有说话。

    此时已经不需要垃圾话,两人拼到这一步,已经逼出了自己的极限。

    白已冬看见麦迪身后的空间已被清空,于是挺起腰身,准备冲刺。

    麦迪留足心眼,预判白已冬的进攻。

    他肯定会突破,这是现在最有效的进攻手段。

    麦迪正准备全神贯注地防守白已冬的突破,却见白已冬急起,步伐动若奔雷,踩到麦迪的身位上,要跳投。

    麦迪一瞬的迟疑,而后,不再多想,全速跳起。

    “*!”

    那是白已冬的投篮假动作,难以置信的拜佛过人!

    白已冬技高一筹,利索地过掉麦迪,而后飞身上篮得分,分差追到1分,比赛时间还剩38秒。

    “稳住!不要急!耗到最后一秒,寻找最好的机会!”里弗斯站在场边嘶吼道。

    最受折磨的是观众,每一秒都是煎熬,森林狼带来的压迫感让他们连呼吸都困难。

    现在已经没人拿着“凯尔特人是史上最佳球队,我们不会输的”这种毫无根据是理由来安慰自己了。

    失败近在咫尺,森林狼步步紧逼,如果打不进这一球,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麦迪出奇的冷静,主动指挥队友跑位。

    绿军左右散开,看起来是要给麦迪创造单打的机会。

    不对,没那么简单。

    白已冬人在局中,一方面要盯着麦迪,无法顾及太多。

    察觉到异样的,除了白已冬之外,还有斯潘诺里斯。

    雷·阿伦的跑位可不像是为了拉开空间,他所在的位置,跑动的状态,更像是为了关键进攻蓄力。

    麦迪风卷残云一般突破了白已冬,直取篮下。

    斯潘诺里斯正要协防,突然发现雷·阿伦跑起来了。

    果然!

    斯潘诺里斯吼道:“伯恩,防住特雷西!”

    梅德维德笼罩了过去,麦迪早就算准会有人协防,但他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得分。

    这次突破,是为了制造混乱,从而给真正的杀手创造机会。

    “雷!”

    右侧底角,雷·阿伦接球,出手。

    斯潘诺里斯飞身而至,比雷·阿伦预计得更快,干扰了他的出手。

    “砰!”

    加内特抢下篮板,再次出手,不进。

    然后,又是凯尔特人的篮板,帕金斯本想把球举起。

    转瞬之间,白已冬冲到跟前,快手一挥,他的球被打掉了。

    也许一百年都不会在公众面前变一次表情的帕金斯在此刻脸色大变,为了抢地板球挥出一肘,将白已冬击倒在地。

    “白狼!”

    白已冬的眼前一片模糊。

    隐约间,他看见有人在向他挥手。

    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于是他睁开眼睛。

    “白狼,你还好吗?”

    是队医。

    白已冬撑着身体站起,手上的痛感如刀尖刺骨,让他打了个摆。

    突然间,痛感成倍涌向身体,他痛得直发抖。

    “不行了吗?”

    凯西看着他,询问队医。

    队医摇头道:“他已经到极限了。”

    凯西走到白已冬的面前,想要安慰他:“白狼,不要自责,你已经倾尽全力了。”

    我已经倾尽全力?

    白已冬的脑海中一晃而过乔丹的身影,那是乔丹的流感之战,他亲眼目睹了乔丹是如何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帮助队伍,赢下那场比赛。

    “还不够!”白已冬站了起来,头上的毛巾被他抓在手中,“我做的远远不够!”

    “我不能屈服。”白已冬自言自语。

    “在疼痛的背后,是我想成为的人,所谓的疼痛,只是幻觉,它根本不存在,是我自己强加出来的。”白已冬好像魔怔了,“我能创造出它,也能毁灭它。”

    “正视疼痛,我才能成为的想要成为的人,如果被它击败,我就不算真正地活着。”白已冬抓紧手指。

    “白狼…”

    “你不亏欠任何人,你已经付出了所有,无需再坚持了。”

    白已冬的心中,有个邪恶的声音拿弄着蛊惑人心的腔调出现了。

    “不是所有,远远不是!”

    “如果我可以忘记所有事情,如果我可以投入我的全部……”

    白已冬睁开了双眼,看着为他担心的队友和教练。

    这一刻,白已冬身上的气质产生了完全的变化,连与他朝夕相处的的队友都觉得陌生。

    “交给我吧!”

    他说。

    凯西一愣。

    白已冬盯着他的脸,不容置否地道:“最后一球交给我!”

    根本轮不到凯西说话,他擅自决定了最后一攻。

    白已冬一点点地扯下了固定住手指的绷带。

    “白狼,你这是干什么?”

    罗宾惊恐地看着他。

    白已冬直接向队医伸出了手:“帮我把血止住。”

    “这...”

    白已冬的样子给队医一种“如果办不到就要被杀掉”的惊悚感。

    他紧急处理了白已冬手指上的伤口。

    白已冬任由他处理,再看向身边的队友,朗声说道:“还有9秒,让我们全力以赴,如果我们失败了,至少我们尝试过!”

    ““我失败了”比他妈说“如果”强十倍,因为说“如果”是软蛋从来都没有尝试过!”

    “我不会带着我过去的骄傲步入未来!我不会让外界的流言蜚语进入我的生活!今晚我要消灭它们,今晚我要彻底终结这所有的一切!”

    梅德维德走到白已冬的面前说道:“追随你是我的荣幸,我愿意和你并肩作战到最后!”

    其他三个人也围了过来,然后,全队都围了过来。

    “上场吧,你们这群讨厌的家伙!你们这群阿波利斯的恶狼!”

    森林狼的士气达到顶点,在白已冬的带领下一起上场。

    9秒时间,为了防止白已冬接球,凯尔特人的屏障一道接着一道。

    同样的,为了给白已冬创造接球机会,无球掩护也是一个接一个。

    最终,白已冬接到了球。

    突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麦,在这个特别的时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已冬运着球,咄咄逼人。

    麦迪已紧张到不能言语。

    “让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白已冬拍着球:“我将展示伟大!”

    “白狼三分线外持球,八秒、七秒、六秒……”

    白已冬的运球由慢变快,差点一步过了麦迪。

    麦迪防守跟上,正要站住,却不料白已冬又起一手——投篮?

    不对!

    麦迪猜中了白已冬的意图,可他的速度太慢了,两人几乎一起动身,速度更快的白已冬抢先了一步,踩着罚球线,跳了起来。

    麦迪跟上,距离封盖白已冬,可能就差了0.1秒。

    白已冬的手指流出了血,皮球从带着血的食指和中指上拨出,飞向天空。

    这时,终场哨声响起。

    白已冬转身举起双手,好像已经拿下了胜利一般,接受所有人的欢呼。

    然后,

    “唰!”

    “oh……”

    “wow!”

    “球进了!他做到了!白狼杀死了比赛!森林狼击败凯尔特人,成为2007-2008赛季nba总冠军!”

    “从这一刻起,他就是世界之王!”

    “他们是凯尔特人之后,第二支连续四年夺冠的球队!”

    现场的球迷嘘声直达天际,恨不得把北岸花园都翻过来,砸死这帮该死的森林狼。

    白已冬被队友们压在身下,险些变成肉饼,他艰难地从人堆里伸出一只手指。

    我做到了!

    白已冬的队友还有点分寸,生怕压到他的手指,没有做得太过火。

    白已冬起身,看到好像丢失了魂魄的麦迪:“麦,下次再来吧。”

    “下次?”麦迪苦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在总决赛上遇到你。”

    “这很难啊,要么我再也不进总决赛,要么你再也不进总决赛,不然我们总会碰面的。”白已冬笑道。

    麦迪摇头道:“不,我一败涂地,再也不想跟你交手了。”

    “这么说可一点都不像你。”

    白已冬和麦迪握手,两个纷扰多年的朋友兼对手,相互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之后,赢家和输家一起退场。

    赢家要在更衣室内开香槟庆祝,还要回到场上接受斯特恩颁发的冠军杯。

    白已冬开了一瓶香槟,主动扫射队友,然后再拉其他人下水,更衣室瞬间变成了香槟大战的战场。

    狂欢之后,白已冬脱掉球衣,和每一个队友击掌。

    “你的手指?”哈达威惊讶地看着白已冬的右手无名指,指甲已经几乎翻过来了。

    白已冬笑道:“没关系,不用在意。”

    “这只留着血的手指可是刚刚投出了世界上最美妙的投篮。”

    ————————

    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些话,会让你们为这一章多支付1书币,不好意思,因为有些书友关闭了本章说,可能也不会特意看我开出来的单章,所以我就在这里说了。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比我把系列赛写的更长,五六十章了把?一章3000字,100字,又臭又长。以后不会了,这本书不会再有这么啰嗦的比赛,我的新书也不会有,我想改掉这个毛病。之后的剧情,等再过几章,这一卷完结,新的一卷出了,你们大致就能猜到了,我就只有一句话:让我们看着白狼慢慢变老吧。

    另外,我的新书《篮下我为王》已经发布了,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我。我从没写过中锋,希望这次可以写出更有趣的故事。

    我的第一本书让我只能靠全勤过活;

    《公牛传人》让我月入三千,苟且度日。

    希望《篮下我为王》可以有更好的成绩。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