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牛传人 第八百五十六章 攻心

时间:2018-08-19作者:沉默的爱

    麦迪恃才傲物,从来不为比赛担心过,白已冬却把他逼到了绝路上。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我一定不能输给他。麦迪不断地告诉自己,然后运球过了半场,等白已冬对他展开防守。

    白已冬守住路口,不与麦迪多说,挡住突破路线,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缝隙。

    “你的防守和之前一样好嘛。”麦迪说着,强行启动,要把白已冬的防守撞开。

    白已冬只当他的防守是儿戏,淡淡地说道:“这样的防守才对得起你的身价。”

    “我非常感激。”

    这是独属麦迪的时刻,白已冬挡不住他。

    麦迪起步作势欲从白已冬的右侧突破。

    结果,白已冬鼓足力气要与其对抗,却遭其暗算。

    “该死的!”

    白已冬没料到麦迪会后撤一步,安然退到外线,三分出手。

    白已冬反应再快,也只有看着麦迪在他面前将球投进。

    “又差10分了,你所谓的“趋势”已经被我破坏了。”麦迪脸色木然。

    白已冬看着其他地方:“那又如何?这说明“趋势”只在第三节奏效,你们应该庆幸才对。”

    “你还真是巧舌如簧,等你们输掉比赛,你要怎么说呢?”

    撂下这句话,麦迪走了。

    输?白已冬看向前处,这是他从未想过,也从来不觉得这件事会发生。

    他们是不会输的。

    “我终有一天会输,但不是今天。”

    白已冬运球到麦迪面前,说完这句话,进攻随之开始。

    麦迪不知道白已冬何出此言,他们现在已经把住了比赛脉络。

    虽然比赛发展偏离了预期,但凯尔特人始终坚信他们将在主场取胜,拿下这个总冠军。

    白已冬这一步,快得不可想象,后续的加速更是让麦迪惊为天人。

    梅德维德的挡拆与他配合得天衣无缝,幸好有加内特在。

    加内特的协防如天降神兵,卡住白已冬的必经之路,让他的突破无功而返,只得寻找其他机会。

    加内特卡在身前,白已冬无法深入篮下,值此绝境,唯有出奇制胜。

    白已冬大胆地把球拍到身前,用力往身后一记反拉。

    若是一对一的情况下,这么做倒是可以瓦解对手的防守,现在这么做却显得有点举足无措的样子。

    加内特把重心控制的很好,白已冬难以用这样的方式突破他防守,两人站位交替。

    白已冬把球拉回到手上,迅速前向左启动。

    麦迪本要和加内特一起把他夹死,不想白已冬兵行险着,主动向他这边突破。

    梅德维德的挡拆在这个进攻中起到了至为关键的作用,正是他的存在,使得白已冬轻松突过了麦迪;正是他的挡拆,麦迪和加内特都没能追上白已冬。

    白已冬冲到梅德维德的身后,麦迪被梅德维德紧紧地挂住,无法威胁到他分毫。

    完美的挡拆可以造就最好的机会,白已冬外线落位,眼睛直视前方是篮筐,下身支撑着上身跳起,用不擅长的拨射,出手三分。

    皮球飞到空中,对着篮筐坠落,空心入网。

    又变成7分了,麦迪瞳孔闪烁,这已然成了他的心病。

    只要他得分,白已冬肯定会做出回应,不管他怎么做,到头来都输了一筹。

    “t-mac,我们是一个集体,应该一起承担。”

    皮尔斯不想把对抗白已冬的重担压到麦迪身上。

    麦迪何尝不知对抗白已冬是全队的事情,他只是不愿罢手。

    可是现在,他要做出选择,只要全队齐心协力,白已冬打得再好也不能逆天。

    他只有一只手,或许依旧无人能挡,但已没有了先前那种令人绝望,使人恐惧的压迫感。

    白已冬心中默默地算着分差,第四节刚开始,7分的分差并不多,毕竟他们可是从25分的分差一路追到现在。

    唯一的不安定因素是麦迪,如果麦迪突然发难,他们很难防住。

    现在看来,麦迪并不打算用个人能力解决问题,白已冬稍稍心安,正要上前施予压力,结果麦迪却传球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决定要与我一决高下了。”白已冬的语气止不住的嘲讽,“这是在认输吗?”

    麦迪抬起头,说道:“输给现役最佳球员并不丢人。”

    麦迪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他已经看开了。

    白已冬不再逼他,目之所及,皮尔斯和瓦沙贝克的对决就此开始。

    “我仿佛听到了你的灵魂在哭泣,我会让总决赛变成你的噩梦!”皮尔斯是话语如同咒语,落入瓦沙贝克的心头。

    瓦沙贝克有卓绝的天赋,有强大的内心,有坚韧不拔的意志,他具备精英防守者的所有潜质。

    皮尔斯对他来说,是进阶之路上必须踏过的绊脚石,否则他永远都只是一个优秀是防守者,而不是一个防守精英。

    这七场比赛,瓦沙贝克防过皮尔斯,跟过雷·阿伦,对过麦迪,但与皮尔斯直接对位的次数远远超出对位另外两人之和。

    除了game6,瓦沙贝克没有一场比赛限制了皮尔斯。

    皮尔斯今晚的表现,无疑是在告诉他:game6只是我的手感不好,和他的防守没关系。

    皮尔斯摇头晃脑地突破,瓦沙贝克可以跟上,然后前者开始在对抗上做手脚,直要把后者摆脱。

    又是这一招!

    瓦沙贝克已经在这一招上吃了很多亏,当下更不多想,结合之前的教训,排除脑海中的杂念,一门心思地追逐皮尔斯。

    “斯丹克之子,你果然还是需要我!”梅德维德的出现排解了瓦沙贝克的难题。

    瓦沙贝克不想承他的情,现在却没得选。

    瓦沙贝克和梅德维德的双重阻击下,皮尔斯能避开封盖已是个人能力的体现,命中率根本无法保证。

    皮球砸到篮筐上,加内特大吼一声,抓了下来,就地进行二次进攻。

    易健联看得清清楚楚,绝不让加内特在他面前这般得分,起身如洪水猛兽,一把擒住加内特的球。

    “中国易封盖了kg!”

    凯尔特人前赴后继,为了篮板球不顾死活,雷·阿伦、麦迪全部扎进篮下。

    就好像两支狭路相逢的军队打了场遭遇战,人群之中,麦迪拿住篮板,再起攻击篮筐。

    白已冬吼了一声,从后面给了麦迪一个大帽。

    皮尔斯发狠挤开瓦沙贝克,又拿下篮板球。

    “波士顿在用他们的运动天赋蹂躏明尼苏达!”

    比尔·西蒙斯话音一落,皮尔斯的篮下强起被梅德维德劈头盖脸地打下来。

    韦伯甚至还没交说出“第六记封盖出现了!”裁判的哨声扫兴地响起,吹的是梅德维德打手犯规。

    梅德维德举起手,坦荡地接受了裁判的判决。

    “好防守!”白已冬与梅德维德击掌。

    梅德维德说道:“我不应该打到他的手,我太想把他的球盖下来了。”

    “我知道,你做的很好。”白已冬道。

    瓦沙贝克看着梅德维德,难得的没有嘲讽。

    梅德维德不喜欢被他这么看:“你让我觉得我好像是一件展览品,请你收起这种眼神。”

    “虽然最后你搞砸了事情,但之前做的还行。”瓦沙贝克连夸人都夸得梅德维德浑身不舒服。

    比起这种不痛不痒还让人难受的夸赞,梅德维德更愿意听到瓦沙贝克难听,可恶,却可以鼓舞人心的嘲讽。

    瓦沙贝克和梅德维德之间有一种神奇的联系,他们互相看不上对方,讨厌对方,却可以互相促进,互相监督,互相提高。

    梅德维德在球场上表现出了更好的天赋,他第一年打篮球就能给予球队这么大的帮助,这是瓦沙贝克没有做到的。

    即使是瓦沙贝克也承认,他与梅德维德的天赋有差距。

    论身体素质,瓦沙贝克肯定比梅德维德更好,可是打篮球是全方位的考量。

    梅德维德这种,不只是有天赋,他的所作所为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到他体内的天赋,只要他站在场上就能兑现自己的天赋。

    瓦沙贝克同样是天赋异禀的球员,但外线与内线不同。

    外线需要长期培养,而内线只要天赋绝佳(智商正常,别像斯威夫特那种脑残),就能即插即用。

    “你们两个,闭嘴!”

    白已冬现在可没有功夫管这两人:“专心比赛。”

    “是!”只有白已冬可以管束非洲二人组。

    皮尔斯站上罚球线,现场有球迷大喊mvp。

    “什么mvp嘛,就算你们赢了,mvp也是特雷西的,没你的事。”

    可能是被白已冬的垃圾话刺激到了,也可能是被球迷的呐喊所惊,皮尔斯两罚一中,分差变成8分。

    “看来你很在意mvp归谁。”白已冬追着皮尔斯说。

    皮尔斯寒声道:“谁拿都一样!”

    “是啊,反正你也拿不到了,不是特雷西就是kg,甚至连雷都排在你的面前,你这个队长当得真是失败。”

    只要他一开口,扎心的垃圾话张嘴就停不下来。

    每个人都知道白已冬的嘴皮子有多厉害,所以,闭嘴,沉默应对是最正确的做法。

    “我只要冠军!”

    皮尔斯咆哮道:“你尽管说吧,等你们输掉比赛,我看你还能说出什么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