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44章 蝶变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身shen)高一米八,体重足足八十五公斤,车技好,(床chuang)上功夫要得,更有一手打遍全村无敌手军体拳的林大虎,这一刻怀疑他可能睡着了。

    如果不是睡着了,在做梦,怎么可能有个个头还行,(身shen)材却修长的白发白眉小白脸,轻松就用左手掐住他脖子,单手把他举起来了呢?

    而他肯定会挣扎,会反抗啊。

    他两只手两只脚都是自由的,真要被人捏住脖子举起来,完全可以上来冲天炮,下来撩(阴yin)脚,把白衣装((逼))犯放倒在地上。

    可他的双手双脚,包括每一根发丝,都没有一丝力气。

    别说是挥手抬脚了,就是呼吸都无法呼吸。

    也唯有在梦中,才会出现这种(情qing)况。

    “该死的梦,让老子立即醒来吧!”

    林大虎在心中默念时,就看到装((逼))犯举起修长的右手,好像鹰爪那样,恶狠狠刺向他的头顶。

    “嚓,这厮还真以为他是(射she)雕英雄传里的梅超风,会一手九(阴yin)白骨爪,能把人天灵盖上抓五个血窟窿了?”

    林大虎心中再次不屑的骂了句,觉得这梦无聊透了。

    还是赶紧醒来,去送鸡蛋吧。

    他用力闭了下眼时,就听到砰地一声闷响。

    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在车盖上似的。

    再然后,他就觉得(屁pi)股一疼。

    (屁pi)股怎么会疼呢?

    还没等林大虎搞清楚这是怎么会是,后脑也疼了下。

    剧痛!

    与后脑重重磕在铁东西上的感觉,一毛一样啊。

    疼地他眼前发黑,呲牙咧嘴,赶紧伸手用力揉起来。

    “该死的梦,这样践踏老子的尊严。”

    足足过了半分种后,林大虎后脑的疼痛感才慢慢消失,睁开了眼。

    睁开眼后,他才发现他竟然是坐在地上的。

    背靠着车门。

    回头看了眼,心里明白了。

    刚才(屁pi)股疼,是因为蹲坐在了地上。

    后脑疼,则是因为脑袋磕在了车头上。

    “奇怪,老子明明是在开车,怎么会从车厢里掉在地上了?”

    林大虎傻愣愣望着车灯照耀的前方,喃喃自语:“开车睡觉做梦本来就很奇葩了,还能从车上掉下来老子,真几把伟大。”

    车灯照耀的路前方,就是好像怪兽张开嘴巴似的涵洞。

    涵洞两侧的橙黄壁灯,无限延伸出去,就像一条长龙。

    “梦中的那个装((逼))犯,又是什么鬼?”

    林大少左手揉着(屁pi)股站起来时,猛地想到了什么。

    涵洞这边两侧的山坡上,可是个大坟场。

    有主的,无主的,老的新的,估计得有上千座之多。

    两年前林大虎就曾经听跑夜路的同行说起过,这边总是会有灵异事件发生。

    比方司机驾车正常行驶中,前方路中间忽然出现个(身shen)穿大红嫁衣的年轻女子。

    来不及刹车唯有闭眼撞过去后,才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

    那么,林大虎刚才梦到的那个白衣装((逼))犯,极有可能也是灵异现象中的人物。

    只是,他可没听说过,灵异现象中的人物,有开车的。

    别看林大虎五大三粗的,无论是打架还是斗殴,都不拿着当回事,可他却很怕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不怕不行啊。

    就在刚才,还有个白衣灵异人物,轻松捏住他脖子,把他举起来不是?

    还又假装是梅超风,想用九(阴yin)白骨爪给他头顶来一下瞬间汗毛直立的林大虎,想到这儿时,顾不上(屁pi)股疼了,觉得还是赶紧上车远离这鬼地方最好。

    拉开车门,林大虎抬脚刚要上车,动作却又顿住了。

    此刻东方的曙光,已经变成了天亮。

    所以不用借助车灯,林大虎也能清晰看到他看到的东西了。

    他看到了他的(爱ai)车车头上,有五个深深的爪痕。

    深达足足两厘米。

    林大虎呆呆望着那五个爪痕,慢慢走过去,慢慢地伸出手。

    五指张开,如爪。

    慢慢地放在了那五个爪痕中接着就是一声惨叫:“鬼啊!”

    已经驾车驶出涵洞老远的杨逍,好像听到了林大虎的惨叫声,嘴角微微弯了下时,眼眸扫了眼上方的后视镜。

    后视镜里,已经换上一(身shen)男装的展星神,就像具没有生命的傀儡那样,双眸呆滞的望着前面座椅后背。

    无论任何人,在被下了蛐蛐虫的毒药,死后都得变成丧尸后,都会像展星神这般的生无可恋。

    展星神这样的状态,杨逍很不喜欢。

    因为生无可恋的人,是绝不会害怕任何威胁的。

    无论是(身shen)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你特么(爱ai)怎么地就怎么地,我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最哀莫过于心死。

    这种人,是不会乖乖听从别人招呼的。

    所以杨逍就觉得,要想展星神继续俯首帖耳的唯命是从,就必须得给她希望。

    唯有心存希望的人,才会努力争取什么。

    不然,那些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也不会在看到(性xing)感美少妇时,狗(屁pi)的反应都没有,满脸都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恶心模样了。

    眼看就要进青山市区了,杨逍松开了车子油门,看似很随意的说:“我虽然研制出了行尸走(肉rou),但我也不喜欢它。尤其不喜欢,儿时的好朋友,真会变成那个样子。”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杨逍的成长速度惊人。

    她刚来青山时,可是连摩托车都不会骑的。

    现在,她却有一手精湛的车技,把偷来的这辆豪车,愣是做出了1职业赛车手都自惭形秽的动作。

    但她成长最快的,则是心机。

    知道揣摩别人的想法了。

    更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什么样的话,才能让展星神焕发出勃然生机。

    真心话,她是不怎么在意展星神的死活。

    不然在荒山中时,她也不会在惊慌自卑下,要下毒手了。

    展星神说,她有办法能帮助伟大的王上,得到李南方的(爱ai)(情qing)。

    杨逍还没听她仔细叙说呢,可不想她这模样。

    等她说完后,再让她变成这模样也不迟啊。

    为了唤醒展星神的求生(欲yu),杨逍更是假惺惺的说,她们俩是儿时的好朋友。

    果然,听她这样说后,展星神呆滞的眼眸,立即动了下。

    几乎是在瞬间,车厢里就弥漫起了蓬勃的生机。

    就像,自东方升起的金色朝阳,为这个世界铺洒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阳光洒在杨逍灰色的长发上后,以(肉rou)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变黑。

    乌黑,油亮。

    秀发如丝。

    把她耳后的皮肤,衬托的更加晶莹,就像昆仑山上万年不化的积雪。

    尤其是那张脸。

    脸型明明没有任何的改变,却偏偏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金色阳光下,杨逍的脸型没有改变,但她的眼梢嘴角,却出现了微调。

    也正是这种微调,所以才这张脸,增加了让人看了就会嫉妒到发疯的女(性xing)美。

    世界上最出色的整容师,辛勤一辈子,都无法整出这么一张美丽的脸。

    蝶变

    亲眼目睹王上变脸整个过程的展星神,脑海中忽然浮上了这个词汇。

    好像也唯有蝶变,才能形容王上由男人转变成绝世美女的过程吧?

    展星神嫉妒,震惊之余,也很清楚王上之所以让她看到这些,就是在向她释放一个信息:“我都让你目睹我这个大秘密了,那么你如果聪明的话,就该知道该做什么。”

    “我漂亮吗?”

    杨逍回头,笑吟吟地问展星神。

    “漂、漂亮。我从没有想过,世界上还有您这么美的女人。”

    展星神发自真心的喃喃回答:“但,但您的声音不好听。”

    反正已经对这个世界生无可恋,展星神索(性xing)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好了。

    “我知道。不是不好听,是很难听。我自己都讨厌。所以我白天时,一点都不愿意说话。”

    杨逍把车速再次放缓,淡淡地说:“不过,我绝不会一辈子都是这个声音的。有两个办法,可以改变我的声音。”

    第一个办法,就是把李南方拉到烈焰谷的轩辕神像前,手起刀落咔嚓掉,等她恢复昼男夜女的“正常”(身shen)份后,她的声音,就会像她的人一样,成为世界上最最好听的。

    第二个办法,则是在她年满二十三岁后,到了需要繁衍后代的时刻,必须在三月初三那天出谷,和随便一个有缘人苍天为被,厚土为(床chuang)过后,她的声音也会改变。

    只是她不屑和人说。

    展星神也不是太关心。

    她只关心,主动提到是儿时好朋友的王上,什么时候才能给她解掉行尸走(肉rou)之毒。

    不愧是熟读四书五经的轩辕王,文化就是渊博啊,给毒药起个名字,都能起的((荡dang)dang)气回肠。

    不是百(日ri)夫妻,就是红粉佳人或者行尸走(肉rou)。

    “我有办法,能满足王上您小小地心愿。”

    一旦有了撇开行尸走(肉rou)的希望,展星神在重新活转过来时,也拣起了她和王上说话时,尽可能要拍马(屁pi)的好习惯。

    杨逍想得到李人渣的(爱ai)(情qing),这是个小小地心愿吗?

    不过展星神既然这样说,杨逍就这样听了:“说。”

    展星神在发呆时,大脑也不完全是一片空白。

    除了在幻想成为丧尸的可怕模样外,就是在完善她的办法。

    所以她现在说起来时,语气相当的流畅。

    “你确定,你这个计划可行?”

    听展星神详细的说完后,杨逍把车子贴边,回头看着展星神的脸上,带着神秘的似笑非笑。

    就像在说:“我已经看透了你的险恶用心。无非是想利用我小小地夙愿,来为你自己提供安全的同时,趁机达成你卑鄙的心愿罢了。”

    展星神不敢直视杨逍的目光,微微低头用力咬了下嘴唇:“王上,我不否认这个计划里带有我一定的私心。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这对您,对我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犹豫了下,展星神低声说:“您可以同意,也可以让我变成一具丧尸。因为,计划可行与否的最终决定权,在您手上。”

    “我再考虑考虑吧。”

    杨逍双眸微微眯了下,拿出一顶帽子戴在头上:“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