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43章 开车的老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每天清晨四点半会时,林大虎的白色小箱货,都会准时抵达泰平与青山的界牌前后。

    汽车兵退役的林大虎,两年前刚刚承包了一个养殖场,养了四万多只鸡。

    这么多鸡,都是他和妻子俩人照顾。

    不但要喂鸡,清扫鸡舍的卫生,给鸡打疫苗,还得每天凌晨一点左右起来,拣鸡蛋,装箱,再装车,最后要在七点半之前,把鸡蛋送到青山的某大型超市。

    这么多鸡,只有夫妻俩人忙活,每天能睡六个小时就不错了。

    俩人每天都要累个半死,尤其每天还要来青山送鸡蛋的林大虎不过,想到正在妻子肚子里睡觉的小宝宝,林大虎全(身shen)就会有使不完的力气。

    年轻人嘛,不趁着(身shen)强体壮多吃点苦,多挣点钱,以后怎么能让(娇jiao)妻幼子过上好(日ri)子?

    所以林大虎从来都没觉得累,尽管有好几次在开车时,眼睛会(情qing)不自(禁jin)的迷上片刻。

    妻子为此很担心。

    林大虎却不在意,吹嘘他退伍前,可是全军区汽车兵比赛的冠军,休说只是眯下眼睛了,即便是睡着了,车子也会自个儿安全行驶的。

    他没觉得自己是吹,因为他跑车两年了,就没碰到过对手。

    别看有些人开着价值上百万的豪车,照样会被他的小箱货超越,乖乖地在后面吃(屁pi)。

    真以为全军大比武的冠军是吹出来的?

    “擦,又来了个不把命当回事的。看来老子又得大显神威,告诉他飙车是有害生命的了。”

    车子刚驶过青山界牌,确定前面三百米处没有任何安全因素,完全可以眯眼睡上几秒钟的林大虎,刚要闭眼,却从反光镜内看到两道贼亮的车灯,风驰电掣般的自后面飙了过来。

    根据林大虎丰富的飙车经验,压根不需低头看迈速表,也能目测后面那辆车的时速,已经超过了两百四!

    并且迅速总结出了那辆车的基本信息。

    第一,那是辆价值上百万的豪车。

    因为三几十万的车子,时速两百就已经是极限了。

    第二,开车的是个老手。

    没有六年以上的丰富飙车经验,是绝不敢让如此快的车速,保持一分钟以上。

    林大虎之所以能确定后面这辆车的车速,能保持两百多的极速超过一分钟,是因为三分钟前,他刚从涵洞内跑出来。

    三分钟之前,他可没见到有哪辆车能如此快速的追上来。

    他特别讨厌这些开着豪车在高速路上飙车的,这是在嗤笑老林只开了个破箱货吗?

    还是显摆他开了辆豪车,或者不珍惜他父母赐予他的生命?

    每逢看到这种人时,林大虎都会立即决定,用他的超神车技,来挽救这些物质丰富,但精神空虚的人。

    虎躯一震,虎目圆睁,林大虎好像变了个人那样,所有的困意都不翼而飞了。

    滴,滴滴!

    正在贴边行驶的林大虎,听到后面那辆车发出的尖利喇叭声后,无声冷笑了下,方向盘一打,箱货稍晃了下,来到了快车道上。

    滴,滴滴。

    瞬间就已经来到小箱货后面数十米内的豪车,再次点了下喇叭。

    这是在提醒林大虎赶紧的滚一边去,以免耽误老子投胎。

    我就是不靠边,你能奈我何?

    林大虎不屑的撇撇嘴,不但没有贴边,反而在后面那两道贼亮的车灯迅速向左移动时,及时轻打方向盘。

    此刻的林大虎,就像游戏中的绝代高手,卡位相当的风(骚sao),及时,恰到好处的挡住了即将超越他的那辆车。

    吱嘎!

    刺耳的刹车声,自半落下的车窗外传来时,林大虎得意的笑了下。

    真心话,他这个动作是相当危险的。

    毕竟后面那辆车的时速,已经远超两百。

    如果司机反应稍稍迟钝下,没能及时刹车,肯定会造成追尾事故。

    一旦追尾,这可不是普通的追尾。

    豪车自(身shen)车重,甚至比满载一车鸡蛋的小箱货还要重。

    更何况时速超过两百呢?

    强大的惯(性xing),加上豪车的自(身shen)重量,真要追尾了,绝对能把小箱货撞翻的。

    不过林大虎敢保证,后面那辆车绝对不敢追尾。

    原因很简单,一来是那辆能跑到两百四的豪车,造价至少在百万以上。

    真要追尾了,车子受损严重还在其次。

    关键是能造成车毁人亡。

    对那些生活空虚的富家子弟,林大虎自认对他们了解的很透彻。

    都是些不把别人当回事,却把自己小命看得比天还要重的垃圾罢了。

    简单的说,林大虎敢死,豪车司机不敢!

    不然,林大虎几次左右及时打方向,连续挡住豪车超越时,司机为毛只急的点喇叭,却不敢真追尾呢?

    滴,滴滴!

    车喇叭声再次传来时,林大虎从中听出了愤怒。

    “呵呵,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想杀了我。可你能奈我何呢?正如你开着豪车,还不是乖乖在我后面吃(屁pi)啊。”

    林大虎嗤笑一声,左手伸出车窗,冲后面伸出了个中指。

    除了鄙视后面的豪车司机外,还在挑衅他:“有本事,你超越老子”

    他在说这句话时,恰好来到一个左侧是四十五度角的斜坡处。

    本来的三车道,也变成了两车道。

    斜坡上蓝底白字反光的警示牌上,清晰标着时速不得超过六十的标志。

    车子已经来到了一个涵洞前。

    刚才在三车道上,后面那辆车多次努力,都没超过林大虎,更何况现在的路况呢?

    所以林大虎才会这样有信心。

    至于过了涵洞后,豪车再超老林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随便后面小子去吧。

    只是不等林大虎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后面十多米外的车子,忽地骤然加速!

    “挖槽,不要命了?”

    林大虎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再打方向盘,第多次精准的卡位,让小箱货驶到了内车道上。

    那辆车却没减速,发狠似的撞了过来。

    “妈的,找死!”

    林大虎多次阻拦后面车子超越,只是行善罢了,可没打算被追尾。

    别忘了他车子上一货箱的鸡蛋呢,这要是撞上了,车子不一定翻,关键是鸡蛋们肯定会受损严重。

    这些鸡蛋,可是他和老婆辛苦下出来、不对,是他和老婆养的鸡们,辛苦下出来的。

    还得指望它们来换钱过(日ri)子呢。

    完全是本能的,林大虎刚要打方向盘,给那辆豪车让开道路。

    可年轻气盛却促使他我特么就算不要这车鸡蛋了,我也得挡住你!

    这个赌气的念头腾起时,林大虎一脚就跺下了刹车!

    你不是要追尾吗?

    好啊,老子就陪你玩儿。

    反正追尾的责任在你,鸡蛋撞碎了后,你得赔我。

    时速也超过一百三的小箱货,四个轮胎骤停后,强大的惯(性xing)促使车子,依旧向前滑行。

    不再转的四个轮胎,与公路剧烈摩擦时,冒起的轻烟,在反光镜内看得很清楚。

    “来吧!”

    林大虎低吼一声,双手全力攥紧方向盘,等待那惊天动地的一声砰!

    砰的巨响声没有传来。

    林大虎潜意识内有些纳闷,本能的回头看去时,就看到看到了什么?

    看到那辆被他左摆右摆挡在后面的豪车,居然斜刺里冲上了左边的四十五度斜坡。

    整个车(身shen),以倾斜的姿态,自石头砌成的斜坡上方三米处,就像是在飞那样,忽地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林大虎的嘴巴长大,脑袋随着那辆车的忽地一闪而过,迅速转动。

    就看到那辆好像会飞的车子,在斜坡上足足飞出二十多米后,才飞到了路面上。

    黑色的轿车落地后,重重弹跳了几下,随即猛地调转车头,原地转向一百八十度,停在了路面上。

    两道贼亮的灯光,直直地照了过来。

    林大虎连忙抬起左手,挡在了眼前。

    他是彻底的懵((逼))了。

    虽说在电影里,经常出现车子倾斜着向前疾奔的镜头,可那都是经过艺术加工了的。

    现实中,除非那些超级专业特技人员,才会玩出这样的花活来。

    不过,他们所用的车子,都是经过精心改装过的。

    从外表看起来,车子其貌不扬的,实则发动机等配置,那都是世界顶级的。

    尤其是提速这方面,更是不得有半点马虎。

    毕竟让车子在失去重心的(情qing)况下,要想前行这么长的距离,稍稍一懈怠,就会出现人仰马翻的事故。

    很明显,这辆刚做出特技车子,才能做出来的动作的豪车,即便是改装过,但也不可能轻松做出这动作。

    此前(身shen)为职业汽车兵的林大虎,对此很清楚。

    所以当他亲眼看到这辆车,竟然完成了不该完成的动作后,才会被震惊到懵((逼))。

    老林懵((逼))时,眼睛还是管用的。

    他看到有人从那辆车上走了下来。

    你妹的,这人是个拍电影的吗?

    雪亮的灯光中,满头飘逸的白色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衣服,白色的鞋子一(身shen)雪白的样子,去扮演装((逼))犯好了。

    这人应该很生气。

    林大虎理解。

    毕竟换位思考的话,他也会被他刚才的“行善行为”气个半死。

    人家气势汹汹的找他来算账,也是在(情qing)理之中的了。

    不过林大虎才不怕。

    他谁啊?

    可是刚退役不久的军人,不但车技好,(床chuang)上功夫要得,一手军体拳也是打遍山村无敌手的,对付一个满(身shen)白的装((逼))犯,应该不要太简单。

    当白衣装((逼))犯走到小箱货车前时,清醒过来的林大虎,也及时开门下车。

    两只手抱拢,稍稍用力,手指关节就发出咔吧咔吧的爆豆声。

    这是在向白衣装((逼))犯彰显武力呢:“想动手,老子奉陪哇靠,这装((逼))犯生的这么俊?”

    林大虎看清了装((逼))犯的长相,稍稍愣了下。

    还没有等他分析出这人怎么可以比他还要帅气呢,却觉得脖子忽然一紧。

    一只有些冰凉,却滑腻如毒蛇皮肤般的小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紧接着,他就清晰意识到自己(身shen)子向上漂,双脚离地了。

    再然后,白衣装((逼))犯就举起了他的右手。

    右手五指,如爪。

    谨以此章节,来祝福我一个上个月在高速路上故意挡人车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的哥们早(日ri)康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