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40章 走姿赏心悦目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雨小了很多。

    好像它已经完成了帮展星神藏匿行踪的使命,再下还有什么意思呢?

    当展星神脚下一滑,噗通一声左膝跪在湿滑的路上时,雨终于停了。

    有月亮从散开的云层内,慢慢地探出了脑袋。

    “不要紧吧?小心些。”

    走在前面的杨逍,驻足回头问道。

    借着皎洁的月光,展星神能看出她满脸都是关心的神色。

    不过,她宁愿王上满脸都是怒容。

    有时候,被人关心也不是好事。

    因为有可能她越是关心你,就越是想你能死的悲惨一些。

    展星神默默地摇了摇头,爬起来继续走。

    两个人在到山下的这段时间内,都没有再说话,形同陌路。

    无论展星神当前有多么的绝望,恐惧,她都不得不承认王上走路时的姿势,绝对是天下最帅的。

    那些在舞台上迈着猫步,扭腰摆胯妖娆而行的超模,和王上相比起来,那就是一群故弄风(骚sao)的庸俗脂粉。

    双方简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xing)。

    王上的(身shen)材比例,步行时的走姿,甚至包括被夜风吹起的银白长发,都仿佛是被世界最出色的计算工程师,经过长达数年的辛苦演算后,才得出的完美结果。

    展星神看着,看着,都看痴了。

    甚至还有了种要扑上去,紧紧抱住王上,狠劲揉进(身shen)体里去的强烈冲动。

    她当然不敢。

    就像她不敢想象落在王上手里后,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

    其实也不是不敢想,是想不到。

    王上做事,从来犹如雪泥鸿爪,无迹可寻的。

    展星神只希望,下山的路能漫长些。

    最好是一辈子走不完。

    因为唯有这样,她才是安全的。

    但再长的路,无论你走的有多艰难有多慢,终究有走完的时候。

    山下的路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不用去看牌子,仅仅是从车(身shen)的流水线来判断,展星神就能断定这是一辆豪车。

    杨逍走到车前,右手挥了下,那辆车就滴的一声叫,四个小灯忽闪了下。

    她没有去开门,而是不断的挥手。

    每一次挥手,车子就会滴一下。

    她不管,只是看着车后尾箱。

    如是者七八次后,展星神终于忍不住地问道:“王、王上,您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还要你管么?”

    看别人拿车钥匙遥控器点几下,车后备箱就会掀开的杨逍,这都点了七八次了,这破车却始终不给面子。

    这让她有些羞恼成怒,恰好展星神多嘴问她,自然没好气了。

    展星神当然不敢管伟大的王上。

    只是在看她又挥手七八次,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后,气的低低骂了句什么,快步走到车后,抬脚就踢!

    砰地一声大响,其实很结实的车后备箱,立即像被追尾了那样,向内凹出了老大一块。

    “怪不得大长老总说,有些人就是属破车子的,不踢都没反应。原来,果然有这种车子。”

    杨逍伸手掀开车后盖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展星神这才明白,伟大的王上刚才接连按遥控器,是在试图打开车后备箱。

    可问题是,你不点相关的按键,只是死按着开门键猛按,能打开吗?

    她明白了,却不敢说。

    因为她要是说了,哪怕是发自真心的解释,也会被王上误以为是在嘲笑的。

    此时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喏,换上衣服。”

    杨逍从后备箱内拿出一个纸袋,随手扔了过来:“看到那边的小瀑布了没有?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洗漱。”

    展星神本能的抬手,接住那个纸袋后回头看去,就看到十数米外果然有个小瀑布。

    确切的来说,是从高处山崖上流下来的雨水,好像谁家水龙头没有关那样,哗啦啦的往下淌。

    对能抓到展星神,杨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

    不然,她也不会给展美女准备衣服了。

    就是这衣服款式唉,这是男人的好不好?

    应该是(身shen)高一米八的彪形大汉,才合适穿的衣服。

    展星神(身shen)材再怎么高挑,也只是一米七多点,除非再胖上两圈,估计才能把衣服撑起来。

    幸好鞋子还是女式的坡跟皮鞋,目测应该与展星神的秀足差不多大小。

    杨逍“光明磊落”的砸开某时装店拿走这(身shen)衣服时,能想到那双女式皮鞋,就已经很不错了。

    “怎么,看你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不想换衣服吗?还是觉得,我送你的衣服,配不上你展大明星的(身shen)价?”

    看展星神拿着衣服,站在原地上下比划着,就是不去换了,杨逍就有些不耐烦了。

    特殊的(身shen)体构造,让杨逍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女孩子,当然不知道女孩子在换衣服时,无论(身shen)处何种环境内,都会先把衣服审视一番。

    “不,不,我就是随便看看。”

    听出王上有发怒,那么自己就会有罪受的趋势后,展星神连忙摇头,把衣服重新放在衣袋里,开始脱(身shen)上的破衣服。

    很快,一具(娇jiao)嫩的(身shen)躯,就暴露在了皎洁的月光下。

    她的双腿修长。

    她的腰肢纤细。

    她的双峰饱满。

    她的小嘴微微张开着,双眸微微眯起看向杨逍时,嫩舌好像蛇儿般探出来,沿着上唇缓缓扫过。

    不得不说,相貌俊美的展星神,(身shen)材也是超一流的,不然也不会把她自己也迷倒了。

    而且她也深知,女人的(娇jiao)躯对男人来说,有时候就是最厉害的武器。

    她以为,昼女夜男的王上在成为男人时,应该对她的(娇jiao)躯相当感兴趣,说不定还会即兴那样,她就可以施展出所有的本事,来极力讨好王上,为自己争取活下去的机会了。

    展星神看向杨逍时,多希望她能化(身shen)为野兽扑过来。

    很遗憾。

    杨逍没有扑过来,只是倚在车上看着她。

    看着她的眼眸里,饱含着浓浓的戏虐。

    还有,不屑。

    展星神的心儿,咚地大跳了下。

    她能看出,王上就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好像看耍猴儿似的,耐心等待她这只猴子接下来,会有什么精彩的演出。

    只是,让展星神有种强烈不好预感的是,王上为什么会不屑呢?

    难道,她的(娇jiao)躯还不够完美吗?

    不足以迷倒天下任何一个男人吗!

    展星神有这样的信心,所以才在即将遭到惨痛惩罚时,借着杨逍让她换衣服的机会,咬牙施展出了她最后的武器。

    可王上面对她的完美(娇jiao)躯,却是不屑。

    就仿佛王上早就得到过比她(身shen)子更美的女人。

    “怎么可能呢?

    难道是夜神?

    还是牧辰?

    不是牧辰,因为她现在还有守宫砂。

    夜神的(身shen)体虽美,却是和我大相径庭,完全两个类型的。

    她是成熟丰满,犹如牡丹。

    我却像空谷的幽兰,清减却又”

    展星神呆呆想到这儿时,一道灵光忽然自脑海中猛地闪过,脱口叫道:“我知道了!”

    她知道了。

    她总算知道,王上为什么不屑她的完美(娇jiao)躯了。

    只因王上也是女人!

    也唯有王上是真正的女人,所以她才能在别的女人展现(娇jiao)躯时,面露不屑。

    别忘了刚才下山时,展星神可是暗中大赞过王上走路姿势的。

    如果没有一具堪称绝对完美的(身shen)躯,那么在走路时,是绝不会走的那样赏心悦目。

    对,就是赏心悦目!

    和这个词相比,什么穿花拂柳之类的词,都得统统地滚粗。

    就在展星神脑海中,(情qing)不自(禁jin)浮上王上走路时的风姿时,就听她淡淡地说:“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

    完全是二十多年来,备受王上(淫yin)威压迫才养成的习惯,展星神听出她话里不妙的意思后,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泥水中,压根不在意那双雪白的膝盖,就这样重重跪倒在地上,有可能会磕肿了。

    会让男人心疼。

    她更不敢抬头。

    她窥破王上最大的秘密后,整个人都被无比的恐惧所笼罩,(身shen)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着呐喊。

    她除了跪在地上,全(身shen)瑟瑟发抖等待命运的裁决之外,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等待中的残酷打击,并没有到来。

    只有混合着泥土的冷汗,从她额头,鼻尖滴落。

    滴在双膝下的小水洼里,溅起一点点的浪花。

    等待的时间越久,展星神是越害怕。

    正片天,好像都压在了她的肩膀上,让她无法承受,只想猛地抬头,嘶声大喊一声什么,然后痛痛快快的死去,也许就是她现在最最渴望的。

    啪哒一声响。

    就在展星神即将崩溃时,这个声音的响起,瞬间驱走了她无法承受的压力,促使她猛地抬起头。

    然后,她就看到王上依旧倚在车(身shen)上,正拿着一个火机向脸前凑。

    借着火红的火苗,她看到王上那(性xing)感饱满的唇上,叼着一根香烟。

    可能是因先入为主的原因?

    反正展星神可以肯定,现在的王上,与刚才的王上是完全相同的,没有一丝的改变。

    不过展星神敢发誓!

    此前在看到王上的嘴唇时,绝没有想到用“(性xing)感,饱满”此类的形容词,来形容她的嘴唇。

    最多也就是觉得,她的嘴型长得好看些罢了。

    好看的人,就该有张好看的嘴。

    嘴如果不好看了,那还称得上好看的人吗?

    王上的嘴唇不但好看,而且吸烟的姿势,也无比的妖媚,还帅气。

    妖媚,帅气,本来是两个不可以混杂的词,更不该出现在同一个人(身shen)上。

    但现在它们翩翩都被王上用吸烟的动作,给展现了出来。

    淋漓尽致,完美无缺的衔接,也弥补她吸烟是个新手的缺陷。

    也就是杨逍功夫高超,甚至都能有效控制五脏六腑的正常运转罢了,如果道行再欠缺一点,肯定会被烟给呛的剧烈咳嗽。

    再也无法保持她当前飘逸出尘的风姿。

    杨逍功夫再高,可肺叶也受不了从没有接触过的尼古丁侵蚀。

    导致她在装模作样吐出一口烟雾后,赶紧抬手捂着嘴,轻声咳嗽了起来。

    “吸烟有什么好玩的?”

    杨逍雪白的秀眉皱了下,屈指把香烟弹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