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8章 神秘守宫砂(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国庆佳节之(日ri),祝我伟大的祖国繁荣富强,盛世永康!!!

    当初展星神能自信收拾得了李南方,就证明她的武力值相当不错。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月夜星辰(身shen)为轩辕王座下四大神女,每人都有一(身shen)(阴yin)狠歹毒的功夫。

    尤其是月神与夜神。

    花夜神功夫有多高就暂时不提了,单说当初为了换取八百老村长救治李南方,被谢(情qing)伤刺杀的某高官夫人月神吧。

    老谢可是当世有数的近(身shen)格斗好手之一,在干掉月神时,依然自(身shen)也受伤了。

    所以即便是比月神年轻许多的展星神,本(身shen)武力值也与没有黑龙协助的李南方差不多。

    但现在,当她看到这条站在大雨中的白影后,却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意思。

    很干脆的直(挺ting)(挺ting)跪倒在地上,任人宰割。

    这是因为她很清楚,就算她使出全部的本事,也别想伤到这个人。

    反而会因为她的垂死反抗,死的苦不堪言。

    这个人是王上。

    展星神在重重跪倒在泥水中时,心中无比的后悔。

    她该在听到李南方死而复生的消息后,立即自杀的。

    那样,她最起码能用最体面的方式去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遭受数天狼狈逃窜中的惶恐不安后,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其实她现在也有机会自杀的。

    比方咬舌自尽。

    但她不敢。

    因为展星神很清楚,她只要做出任何要自杀的动作,站在她前面足足五米处的王上,就会鬼魅般的扑过来,制止她。

    真要那样,展星神会遭受什么样的痛苦折磨凭着她的高智商,她都想象不出来。

    倒不如像现在这样,随便王上处理。

    “你怎么不逃?”

    一头银白长发的轩辕王,在瓢泼大雨中依然能保持她独特的气质。

    就仿佛这雨一直都没淋到她(身shen)上,正如她说出的话,温和的让人能想到寒冬正午的暖阳。

    最让展星神无法接受的是,王上的语气还是发自内心的。

    就仿佛只要她逃,王上就不会追赶她那样。

    “逃?逃不掉的。”

    展星神声音苦涩的回答。

    “你不逃逃试试,怎么知道逃不掉?”

    轩辕王说出这句话的语气里,带有了明显的蛊惑:“而且,我也不会马上追你。我给你、给你十二个时辰的逃亡时间。够了吗?不够的话,二十四个时辰也可以。”

    “真的?”

    展星神眼睛一亮,蓦然抬头问道。

    轩辕王有些不爽了,淡淡地反问:“我会骗你吗?”

    “不、不会。对不起,王上。”

    展星神慌忙低头,喃喃说道。

    轩辕王背转(身shen)子,昂首看着远方天际乱舞的银蛇,轻飘飘的语气:“那就逃吧。随便往哪儿逃,我都不会在二十四个时辰内追你的。”

    二十四个时辰,就是四十八个小时,两天两夜。

    两天两夜的时间,足够人们做很多事了。

    尤其是对展星神这种(身shen)手的逃亡者来说,只要不用担心会被追杀,两天两夜的时间,应该足够她逃到天边去了。

    可就算是逃到天边,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会被王上追上,重演今晚的一幕?

    展星神在逃亡这几天内,无论是逃亡路线,逃亡速度,逃亡时的反追踪技术,都堪称当世超一流就算最出色的国际刑警,也别想追查到她的行踪,并把她堵在无法逃亡的困境内。

    可结果怎么样呢?

    轩辕王还是在这个大雨瓢盆的深夜,闲庭信步般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事实证明,无论展星神逃亡速度有多快,逃亡路线有多诡秘,逃亡时反追踪的技术有多高端,在轩辕王看来,纯粹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哪怕是她藏到石头缝里去,都能轻易找到她。

    这是为什么呢?

    展星神眉梢猛地一抖,明白了。

    王上能轻松找到她,不是王上的追踪本事,已经到了在地上随便画个圈,就能看到她现在藏哪儿的地步,而是因为她的(身shen)上,带着王上想找到她,就能找到她的东西。

    那是什么呢?

    展星神慢慢地左手,挽起了破碎成条的右臂衣袖。

    湿漉漉的衣袖抹过胳膊后,露出白藕般的颜色。

    在圆润的臂膀上,却有一颗豆粒大小的猩红点。

    守宫砂。

    守宫砂是古代验证女子贞、((操cao)cao)的药物。

    据说只要拿它点在少女的(身shen)上,终年都不会消去。

    不过一旦有男子和她交欢,守宫砂就会立刻消失于无形。

    关于守宫砂这玩意的传说,来自赵匡胤灭后蜀。

    那年王全斌率军入蜀时,老赵就谆谆告诫:“去了后,别给我惹祸,咱们是文明人。”

    很可惜,宋军骄纵不法,滥杀无辜达数万人,结果导致民(情qing)汹汹,民变迭起。

    老赵大怒,立即派人捉拿老王,又拍皇弟赵光义入蜀处理此事。

    赵二入蜀后,立即实施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

    其中就包括提拔当地土鳖,入京为官。

    万县大豪富林宓田连阡陌,骡马成群,肯定会在被提拔之列,于是打点行装到汴京去朝见皇上,接受老赵的面试,等待任命。

    林宓除结发妻子外,还有五位如花似玉的侍妾。最小的侍妾叫何芳子,才18岁,原本是后蜀兰台令史何宣的女儿。

    宋朝灭后蜀,何宣不愿降宋,被宋军杀死,可怜官家小姐何芳子沦为万县土财主林宓的第五房小妾。

    林宓即将动(身shen)前往汴京,家中的所有事物都已交待妥当,唯独对年轻貌美的侍妾放心不下。

    于是将心事透露给了他的好朋友、城外清风观中的上乙真人。

    对上乙真人来讲,这自是小事一桩。

    他不久就从江湖术士的手上购买了一些守宫砂,如此这般地把用法给林宓解释一番。

    林宓如获至宝,回家之后亲自点在侍妾们的臂膀上。

    何芳子是位千金小姐,人既甚美,也多。

    在她为自己所描绘的人生蓝图中,是希望找到个如意郎君,比翼双飞,最终想不到却嫁给了一个几十岁的乡间土财主,还要和一群庸脂俗粉天天争宠斗气。

    她本无意于这种无聊的争斗,但由于她年轻貌美,知书达理,气质高贵,使得林宓天天黏着她,而冷落了那些女人,于是那些女人就结成统一战线,处处与她为难。

    那些女人们自林宓离家之后,一个个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们手臂上红豆般大小的守宫砂痣,不敢洗涤,不敢触碰。

    何芳子却痛恨它,好像那是涂在她(身shen)上的一个污点,她满不在乎,照样沐浴洗涤。

    不久,守宫砂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下,那些俗气十足的女人终于找到了攻击的借口,讽刺她,嘲笑她,甚至公开骂她偷人养汉。

    更有不辞辛劳的,夜夜躲在何芳子的窗下偷听,随时准备捉住(淫yin)妇(奸jian)夫,准备看看她是如何勾引男人的。

    半年以后,林宓已经奉派在汴京任职,派人前往蜀地把一妻五妾一同接来京城。

    当天夜晚,林宓就迫不及待地召唤众美女:“都过来,给老子跳脱衣舞!”

    顿时,绫罗绸缎浮云般落下,一具具美妙的(娇jiao)躯,活生生出现在老林视线中。

    老林很得意,哥们这么多美女忽然就不得意了。

    只因他看到小何胳膊上,怎么没有那(诱you)人一点红呢?

    老林顿时大怒,当即就给了小何两记耳光,问她这是为什么!

    小何把头低着,脸上没有一点表(情qing),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林宓火冒三丈,下令严刑拷打。

    小何自知行动上没有越轨,抵死不肯承认自己有什么(情qing)夫。

    可老林那一记一记的鞭子,把何芳子的芳心慢慢地抽碎。

    她彻底绝望,留下一封血泪交织的遗书,自缢而死。

    而林宓仍以为何芳子是羞愧而死,对她以死剖白的遗书并不重视,草草地把她埋掉了事。

    林宓在万县财大势大,打死一名奴仆或冤死一个侍妾,只要花些银子,摆平其亲友家属,便可不了了之。

    然而在天子脚下的汴京城,可就是人命关天,非同小可了。

    林府死了个小妾,第二天便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

    开封府听到消息了:“卧槽,什么,有人私下乱用死刑,害人致死,却没谁管?不行,立即给老子查!不然,还反了这些土鳖!”

    于是,带有政治派系色彩的行动,当下雷厉风行起来了。

    第一步就是开棺验尸,发现何芳子皮开(肉rou)绽,全(身shen)都是鞭打的伤痕,立即就把林宓前来审问。

    林宓无法隐瞒,一五一十地把事(情qing)经过讲出来。

    判官觉得这事有意思,立即用林宓所剩下的朱砂,点染在三名妇人臂上,然后把一条壁虎放在其中一人的手臂上。

    壁虎马上伸出舌头,眨眼间就把那些守宫砂((舔tian)tian)得干干净净。

    这就草了开封府尹立即判何芳子清白,林宓滥用私刑,((逼))死侍妾,免去官职,并加重罚。

    由于这个案子牵涉到安慰后蜀政权的子民,因而连大理寺也出动了。

    但就在大理寺准备重判林宓的时候,林宓却神秘地死去,上乙真人也投湖自杀。

    这俩人虽然死了,可他们“发明”的守宫砂,从那之后却引发了某些人的密切关注。

    觉得这是个好事啊,能用它来约束少女别乱来。

    不过用在已经有过(性xing)生活经验的美少妇(身shen)上,貌似没多大鸟用。

    那么,有没有某种药物,能代替朱砂,成为保护少女贞、((操cao)cao)的好帮手呢?

    诸多有识之士,立即为此投入了专人专款,开始研究能代替朱砂的真正守宫砂。

    历经数年,耗费银两上万,动用人手过千人,失败数千次后,真正的守宫砂终于还是失败了。

    就在专项研究此物的科研人员信心丧失,准备暂时搁置这项利国利民的大工程时,曙光乍现。

    有一老妪自西而来,于彩霞满天的某个清晨来到了汴梁,微笑着向某大老爷献上了猩红色的朱砂,并说此物一经点在少女的手臂上,只要她不与男子相结合,不拿刀子硬挖,终生不退。

    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大脑一片空白,这是高超过后的低谷,见谅。
小说推荐